第74章 左右为难的史文道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说实话,高家不容易对付,唐舟也不想招惹,而他跟那个宋小羽也实在谈不上交情。
  但唐舟这辈子最怕欠人情,更怕有人因为自己而受无妄之灾。
  如果自己不是想买宋小羽的宅子,那高履行又怎么会想先自己步把宋宅夺去,那么此时的宋小羽可能还像以往样,虽然生活的并不富裕,但却过的很开心吧
  番沉思后,唐舟决定去府衙看看。
  尹四见此,心中大喜,连忙跟了上去:“小侯爷身份尊贵,我们家老大也就骗了点钱,您去说句话,他兴许就被放出来了。”
  听到尹四这话,唐舟的神色却并未有得意亦或者轻松,他微微沉眉,道:“只怕没有那么简单,长安府衙的刺史大人史文道官阶不高,但他能在长安城这样权贵遍地都是的地方生存下来而且生存的很好,他绝对是个聪明人,高府虽只是以欺骗罪将你家老大给告了,但你以为史文道真的敢以小偷小mō这样的行为给宋小羽定罪吗”
  唐舟的话很清楚,史文道是个八面玲珑的人,长安城的权贵他都不敢得罪,就算他并不喜欢高履行,可他还是会选择迎合高履行的,既然宋小羽是被高家的人送去的,他史文道就绝对不敢以小偷小mō的罪来对待宋小羽。
  尹四听得唐舟这话,突然就紧张起来:“小侯爷,那那怎么办,难道我家老大要被杀头”
  唐舟耸耸肩,道:“杀头倒不至于,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圣上对人命案更是慎之又慎,我大唐每年被砍头的也不过百十来人,没有罪大恶极的地步,那史文道还不敢给宋小羽定死罪。”
  听到自家老大死不了,尹四这才稍微放松。
  “小侯爷,那我们怎么救我家老大”
  “办法是有的,不过必须先去看看才行。”
  两人这样边走边说,铁不知跟着后面却是语不发,这样来到府衙门前后,唐舟要铁不知和尹四在外面等着,他自己单独进了府衙。
  这个时候,对宋小羽的审讯应该早已经结束了,唐舟是小侯爷,最近的风头还可以,与长安城不少权贵关系都不错,因此他进府衙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刁难。
  在客厅见到史文道的时候,史文道连连行礼,而后问道:“不知唐小侯爷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小侯爷恕罪,不知小侯爷来我府衙所为何事”
  唐舟浅浅饮了杯茶,道:“听闻史大人在西市抓了个叫宋小羽的人,可是如此”
  听到唐舟提及宋小羽,史文道眉头顿时紧,而后立马就谨慎起来。
  “是,是抓了个叫宋小羽的人,这这个人在西市是个混混,京城骗钱,而且搅得整个西市不得安宁,有人为此高了他,本官身为长安城刺史,是有维护长安城稳定的职责的。”
  听完史文道的话后,唐舟点点头:“史大人为我大唐可真是鞠躬尽瘁啊,只不知史大人准备怎么判这个宋小羽呢”
  史文道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可他就是猜不到唐舟问这话的意思,于是便谨慎的试探道:“暂时关押在大牢,还没有判,不知不知小侯爷跟这个宋小羽是什么关系”
  看了眼史文道,唐舟发现这个史文道真是个精明的人,只要是权贵,他就不敢把话说的太满,生怕说的太满难以收拾。
  “想必史大人应该已经知道这宋小羽是名女子了吧”
  府衙对于犯人是要搜身的,因此知道宋小羽是名女子应该不算秘密。
  而史文道见唐舟竟然知道宋小羽是名女子,不由得心头沉,唐舟对宋小羽的秘密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他猜想唐舟和宋小羽的关系必定不般,如此来,他夹在唐舟和高履行中间,就又难办起来。
  苦笑了下,史文道连忙说道:“是是,这宋小羽的确是名女子,不过本官对她可很是礼遇的,给她的牢房也干净的很。”
  唐舟笑了笑,高能送来的犯人史文道会礼遇才怪,所以唐舟在笑了笑后,突然问道:“宋小羽与本侯爷关系匪浅,不知本侯爷可否去大牢看她看”
  “这”史文道时为难,但很快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小本官想先跟小侯爷谈论下有关宋小羽的事情,不如等我们谈完,小侯爷再去跟宋小羽见面如何”
  唐舟知道史文道这是想拖住自己,然后让自己的人去大牢做安排,暗想着,唐舟却摇摇头:“为何不能先让小侯爷见见宋小羽,然后再跟史大人交谈呢”
  “这这,小侯爷,还是先交谈吧,而且您这茶还没喝完呢,我这可都是好茶”此时的史文道都快急哭了。
  唐舟见此,心中暗笑,但他并无意给史文道难堪,毕竟要救宋小羽还要靠史文道呢,于是他便见好就收,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谈吧。”
  听到唐舟突然改口,史文道终于松了口气,并且连忙暗示自己的属下,能够跟在史文道身边的下人必定是最了解史文道的,因此他在看到史文道的暗示后,连忙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
  唐舟虽知那人目的,却装作未见,望了眼史文道后,道:“不知史大人想跟本官谈些什么呢”
  “是是这样的,小侯爷,这宋小羽好几起骗钱的案子都是证据确凿的,想要让下官免她无罪,这恐怕有点困难。”
  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往往不是选择方作为靠山,最正确的做法是保持公正,这样来,无论是谁都说不了闲话,双方虽然对他都是不喜,但却不会到仇恨的地步。
  史文道在京城这样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当刺史,每天都要面对很多百姓的权贵的纠纷,他早已经练就了身权衡权贵关系的本事。
  公正,现在的他谁都不愿意得罪,他要保持公正,因此有关宋小羽的些罪状,他需要跟唐舟说下。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