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与东宫太子有涉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府衙的大牢隐隐有些凉,可能是因为夕阳将要落尽的缘故吧。
  唐舟离开府衙大牢的时候心情有点沉重。
  宋小羽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的确很严重,甚至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可很奇怪,当他离开大牢的时候,并没有想过就此罢手,相反,他很想帮她,很想很想。
  可能,他觉得自己来到这个时代遇到的很多人都应该是缘分吧,既然遇到了,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
  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他让本来不认识的人会慢慢认识并且熟悉,他会让两个陌生人的心灵突然之间就切合的紧了。
  唐舟想帮宋小羽,为个叫做缘分的东西。
  所以,从大牢离开的时候,唐舟并没有离开,而是径直去了史文道的书房。
  史文道的书房有很多书,身为长安城刺史,他需要阅读很多书来增长自己的知识,不说才高八斗,但至少在皇上亦或者长安城的权贵说了某个典故亦或者词的时候,他能够不闹出笑话来。
  书房很大,但这个时代的书并不是定装亦或者线装的,而是卷轴式的,卷卷的摞在起,令人有些怀疑这么多树当中,这些书的主人是怎么确定那本书里写了什么的。
  唐舟进去的时候,史文道正在书房焦躁的走来走去,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可此时面对宋小羽,他却很为难。
  当然,他的为难并不是因为史文道和唐舟的相逼,而是因为宋小羽的身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身份太过于敏感了。
  所以,在唐舟进来的时候,史文道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这让他对唐舟的态度有些改变,虽然只是很轻微的改变,可唐舟还是感觉到了,这个史文道对唐舟少了丝尊敬。
  感觉到这点变化的唐舟并没有生气,相反,他反而露出了丝浅笑,在史文道对面坐下后,道:“史大人的忧虑本侯爷很能理解。”
  史文道微微惊,道:“小侯爷已经知道了”
  唐舟颔首:“宋小羽的父亲宋公卿之前在长安城经商有道,赚了不少钱财,因此便被当时的太子李建成给拉拢到了自己麾下,其实谁都清楚,李建成只不过是想得到宋公卿在钱财上的支持罢了,毕竟那个时候太子李建成与当今圣上的关系很不融洽。”
  “而不幸的是,太子李建成败了,因为宋公卿跟太子李建成关系,在太子李建成被杀之后,宋家生意落千丈,宋公卿更是因此得了急病,命呜呼。”
  听唐舟将这些隐秘道来,史文道的脸色这才微微平静下来。
  “圣上对李建成脉的人向都很忌惮,如今宋小羽的身份很是特殊,本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判,所以这才改成择日再审,这事若是随便判了,看能会惹圣上不高兴啊。”
  虽然史文道对唐舟并不是特别信任,可他还是在唐舟跟前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而唐舟则使自己仍旧保持镇定,道:“本侯爷理解,李建成脉的人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已经被杀了很多,而就算如此,圣上仍旧对他们不放心。”
  说到这里,唐舟略微顿了顿,他很清楚,李世民之所以对李建成脉的人不放心是因为李世民的皇位的来的并不正。
  当然,也跟多年前就直存在的传说有关。
  李建成被杀之后,李世民便派人去屠杀李建成的家眷,那天东宫血流成河,可是后来李世民的人却并没有发现李建成次子李承道的尸体,而后,便有传言,称李承道已经秘密潜伏,早晚要夺了李世民的江山。
  因为这个,李世民对任何李建成有关的事情都特别的敏感,有时更是会因此失去理智,宁可杀错也绝不放过。
  对于这些情况,史文道也了解,所以他连忙颔首表示明白,以避免唐舟说出更多诛心的话来。
  “史大人已经知道了宋小羽的身份而故意隐瞒不报,是有可能引起圣上愤怒的,可若是报了圣上,又会让史大人的良心过不去,可是如此毕竟当年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宋小羽还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
  唐舟说完,望着史文道笑了笑,史文道也笑了笑,不过是苦笑。
  “小侯爷太看得起在下了,隐瞒不报怕圣上生气是真的,但若说本官良心过不去,就未免把本官看得太高尚了,本官做事但凭利益,虽说李建成脉被杀了很多,可在朝堂之上,当年李建成的人还是有很多在朝堂上为官的,比如魏征,比如薛万彻,他们也许对皇上忠心耿耿,可当年太子李建成对他们也是极尽笼络之心,下官若是将宋小羽递交了出去,小侯爷觉得他们会放过本官吗”
  “也许他们不会明着来跟本官作对,但找个机会,他们就能弄死本官。再有,听闻李建成的次子李承道逃走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我有幸见识过,他是有仇必报的人,如果他真的活着,你觉得我把宋小羽交出去,他肯放过我”
  说到这里,史文道又是苦笑摇头:“李建成虽死,可他那脉的人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什么时候想要找下李建成的晦气,那就必须先考虑清楚是不是得罪得起这些人。”
  史文道依旧对唐舟表现的很真诚,把自己心目中的想法都说了出来,虽然有些暗黑,但却让人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有些道理的。
  那些投降了李世民的李建成脉的人,肯定内心对李建成都有愧疚之心,若知个无辜的小女孩就因为她的父亲跟李建成有了那么丁点就关系就被杀,试问他们的良心如何过得去
  听完史文道的话后,唐舟沉默片刻,很快却又笑道:“所以史大人的决定是”
  “这件事情瞒不住圣上,与其在圣上先我之前得知,我不妨先告诉圣上,兴许这样还能得到圣上的庇佑。”史文道说着,神色却有些异常,好似他这句话像是玩笑,可唐舟却不由得心中沉。
  “不如本侯爷给你出个主意如何”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