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偶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仲春的午后阳光很好,春风吹在耳边像情人呢喃。
  与宋小羽等人离开之后,唐舟和铁不知二人去了翠明楼,既然已经决定在宋宅的基础上建造客栈,那他便需要将这些情况跟柳紫衣说下。
  而在去翠明楼的途中,唐舟显得心事重重。
  如今宋宅已经拿下,按理说唐舟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个地方怪怪的,是因为宋小羽的大方吗
  唐舟觉得的确是因为这点反常,他才有些想不通的,之前宋小羽死活不肯卖宋宅,可经过这次的事情后,他却大方的要把宅子送给自己,这是有些奇怪的。
  唐舟不怀疑这个世上有掷千金的人,更不怀疑这个世上有重恩情轻钱财的人,只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宋小羽的身上,总令人觉得怪怪的。
  这样想着,唐舟和铁不知已经来到了翠明楼,此时的翠明楼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了,唐舟扫了眼,见只有五六桌的人在吃饭,占去了客栈的半。
  而在这五六桌人当中,有桌只坐了个人,但却要了满满桌子的菜,而这张桌子的客人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来岁,样貌也是英武不凡。
  这少年身后站着魁梧男子,那男子脸冷峻,眼就能看出他是负责保护那少年安全的人。
  唐舟这么扫了眼后虽然惊奇,但并没有特别在意,带着铁不知直接去了后院,后院的花草正开的茂盛,柳紫衣和明珠两人挽着袖子在处理食材。
  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唐舟,柳紫衣心中喜,连忙起身道:“小侯爷怎么来了”
  明珠白了眼唐舟,对唐舟仍旧没有什么好脸色,好像唐舟每次来他们翠明楼都是在坑他们,第次来的时候虽然帮他们还了债,可也把他们翠明楼半的股份给弄走了。
  前次来,更是要把翠明楼给卖了,她就奇怪了,如今翠明楼生意这么好,卖了做什么
  对于明珠的不欢迎唐舟并不在意,她毕竟还小,有点怪脾气很正常。
  “来跟柳姑娘说些事情,盖客栈的地方已经找到了,资金也都有了着落,丹阳公主、程咬金、长孙无忌和牛进达他们每家出五千贯钱,而我们新的客栈分他们点五成股份,剩下的四成你我两人平分。”
  柳紫衣听到唐舟找的这些人后,脸上顿时露出惊诧神色,这些人可都是京城长安数数二的人物,如果他们都入股了,那以后他们的客栈谁还敢惹事
  而凭借他们的人脉,生意想不好都难吧
  能够攀上这些人是厉害的,而最厉害的是他们还愿意出钱,他们每人出五千贯钱,那他和唐舟就不用拿出来太多本钱了。
  “这可是好事”
  柳紫衣还没说完,她旁边的明珠立马插嘴道:“小姐,好什么好嘛,我们之前有五成利润呢,现在只剩下两成了,可新客栈开业,在里面忙忙碌碌的还不是我们亏大了。”
  说着,小丫头还嘟起了嘴。

  柳紫衣笑了笑:“你个丫头知道什么,根据小侯爷的设想,新客栈可比我们现在的翠明楼要大几十倍,两成利润可比现在的五成要多很多,再者,有丹阳公主卢国公这些人的入股,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们你以为他们只是出钱就能够拿到点五成的利润吗”
  账是很好算的,只要是个聪明人就知道其中的道道,明珠撇了撇嘴,她又何尝不知道,她只是看不惯自己的小姐现在什么都听那个唐舟的罢了。
  就在几人这样商讨客栈的应事宜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阵阵叫骂声,而且还伴随着打砸的声响。
  听到这些之后,唐舟和柳紫衣两人皆是微微凝眉,自从二月二那天丹阳公主的句话后,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来翠明楼闹事了,怎么今天却有人敢来找事
  “走,去看看。”
  唐舟说完之后,带着众人就走了出去,而当他们来到外面后不由得吃了惊,只见高履行脸醉态,手里拿着根木棍正在噼里啪啦的敲着,而在高履行身后,几个其他的世家子弟也不甘示弱,纷纷或骂或砸的,好不威风。
  而这些人脸颊通红,很显然喝酒了。
  酒精能够麻醉人的神经,让人失去理智,进而做出些平常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今天在早朝上,唐舟几句话就救下了宋小羽,这让高履行很生气,为此就找朋友多喝了几杯。
  几杯酒下肚醉了之后,他突然就想起了这些憋屈的事情,然后就带着人来了。
  他们都是世家子弟,家里的关系很硬,虽然明知丹阳公主说过要时常来吃饭,但那也不过是句话罢了,今天他们就算砸了翠明楼又能怎么样
  气势很盛,这些人的气势很盛,砸的肆无忌惮,柳紫衣见到这种情况,顿时就急了,刚要冲上去阻止,却突然被唐舟给制止了,这些人非同般,柳紫衣去了也没用。
  唐舟只是把铁不知叫来,在他耳边低语了番,铁不知明白后,立马就出手了。
  唐朝的世家子弟虽然多半纨绔,可大唐毕竟是从马上打下的天下,所以这些人都还有两下子,只是他们的这两下子跟经过杀人训练的铁不知怎么能比
  按理说铁不在很快就能够搞定这些人,可不知为何,铁不知出手却处处有所保留,虽不败,却也没有赢的意思,而那些世家子弟见他们这些人都打不败铁不知,顿时就怒了,于是下手也就重了些,看到什么就打什么。
  而当这些人在翠明楼厮打的时候,那个点了桌子菜的少年却还在吃,而且吃的云淡风轻,好似翠明楼的菜真的好吃的能让他忘记危险,又好像周围的切跟他点关系都没有。
  可就在这个时候,个世家子弟的棍子突然不甚脱手,而且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个少年的桌子上,打翻了盘上好的鸡汤。
  鸡汤溅出的汁泼到了少年的衣服上。
  少年微微凝了凝眉。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