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画活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廉红药此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唐舟身上。
  而唐舟身边的程处默此时却是突然愣,还傻乎乎的问道:“唐兄,你真看出什么了”
  唐舟无奈苦笑,却并没有搭理廉红药的意思。
  唐舟的行为显得有点孤傲,以至于很快惹怒了旁边的那些直都在心里爱慕廉红药的人。
  “这位公子,看出来就看出来了,没看出来就没看出来,可别不懂装懂,骗谁呢。”
  “我看他根本就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不然怎么不敢上去补上笔”
  “哼,我看就算他看出什么来了,他能有廉红药姑娘的画技,他若真补上笔,可就真是画蛇添足了。”
  “不错,不错,确是如此。”
  众人这样讽刺稀落唐舟,程处默突然有些看不下去。
  “嚷嚷个熊,我唐兄说看出来就看出来了,画出来吓死你们。”程处默说着,拉起唐舟就向台上推,而程处默这么推,唐舟就是想下去也不好下去了。
  如果下去,那就太没面子了,本来被众人说几句也没什么,可被推上再下来,就不行了。
  没办法,唐舟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台上,向那廉红药姑娘微微下后,道:“献丑了。”
  “无妨,公子请。”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П。即可新章
  唐舟在廉红药刚走坐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拿起画笔在画纸上很是轻描淡写的画了几笔,几笔之后,唐舟便把画笔给放下了,众人见唐舟这么快就画好了,不由得有些好奇,而些想看笑话的人则已是忍不住又嚷嚷开了。
  “哼,我看你能画出点什么来”
  那人话没说完,已是因为看到画上唐舟添的几笔而惊叹起来,只见本来很空的山水画,被唐舟寥寥数笔给添了叶扁舟,小桥上多了个凭栏远眺的丽人,而岸边的花花草草间多了两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本来死气沉沉的山水画因为唐舟给多出的这几样东西而突然活了起来,就算不懂画的,在看了这样幅画后也能知道前后之差别。
  “妙,实在是妙,没想到山水画中添了这几样东西,竟然别具风格啊。”
  “不错,不错,幅画多了这几笔,就算是活了。”
  “最为重要的是,这几样东西画的栩栩如生,画技不俗啊。”
  众人这样称赞的时候,廉红药也是暮然惊,她之所以选择唐舟是因为有人吩咐她这样做的,但开始她对唐舟并不看好,甚至觉得让个人来玷污她的画简直是对她所作画的侮辱。
  但当她看到唐舟添的这几笔后,也不由得深深折服,本来她只是想在桥头添上个人的,这样就给人种意境深远的感觉,但唐舟在画中又多了艘小船,两只蝴蝶,如此就又是不同。
  小船在远方,蝴蝶在近出,花纸上的两样东西很近很近,可观之全局,却仿佛很远很远,山水画的那种层次分明是最难把握的,可在唐舟的笔下,却是那般的轻松自如。
  听着众人的称赞,程处默也觉得很是得意,这时不知是谁认出了唐舟,道:“哎呀,原来是唐小侯爷”
  那人这么喊,众人纷纷惊呼,原来这个在画上添了几笔的人竟然是唐舟。
  唐舟并不喜欢被人这样围着的感觉,于是便想离开,而这个时候,廉红药道:“小侯爷画功不凡,这幅画当小女子送与你的礼物如何”
  听廉红药要送唐舟画,整个江南阁顿时炸开了锅。
  “廉红药姑娘还从来不曾送人过画呢,这小侯爷真是好福气。”
  “小侯爷作得好诗,画得好画,得这么幅画当是自然”
  众人这样说着的时候,廉红药又道:“琴有知音,画也当有知画之人,小侯爷觉得呢”
  唐舟笑了笑,把画接了下来,道:“知画而知人,廉红药姑娘可莫后悔今天的赠画之举。”
  听到这话,廉红药眉头微微凝,但随即又道:“既然送你了,又何来后悔”
  两人只交谈了寥寥数句,旁人可能根本听不出他们两人说的深意,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他们只是惊叹于廉红药的赠画之举。
  拿了画后,唐舟和程处默两人便离开了江南阁,此时天色已是不早,琴妙坊的琴音已经停止,想来秦琴姑娘已是弹奏完毕,两人也就没有再去琴妙坊,直接各自回去了。
  而唐舟在回去的途中又仔细看了眼那幅江南春色图,看过之后,忍不住微微凝眉,暗想道:“这廉红药姑娘到底有何愁绪呢”
  其实,唐舟对廉红药说的话并非是无的放矢,当他第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并不是需要再添些东西,她最先想到的是廉红药有心事,而且是愁绪。
  因为唐舟发现,这虽是春色图,可前面的色调有些轻淡,后面的则有些凝重,就像他对廉红药说的那样,知画而知人,看个人画了什么画,也就多少猜出了这个人的心思。
  前面的画轻淡,说明廉红药直都在假装开心或者快乐,而后面的用调极重,则表示廉红药的内心深处是藏着什么的,至于藏了什么,唐舟却是不可考的。
  夕阳渐渐落尽,天边现出片红霞,廉红药回到后院之后,个女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红线姐,帮你考过唐舟了,他的确不简单。”
  在江南阁的幕后之人竟然是吴王李恪的智囊红线,确切的说应该是廉红线。
  廉红线浅浅笑:“他既然不简单,那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也就值了,而且有了唐舟的帮忙,你要夺得花魁会很容易的。”
  听到廉红线这话,本来脸色苍白的廉红药突然有些晕红,道:“我不明白红线姐是什么意思。”
  廉红线笑了笑:“你的画轻易是不送人的,就连吴王也是我帮着求了张你才肯给的,可今天你却如此轻易的把画给了唐舟,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还不清楚吗”
  离别的人寄相思,而相爱的人则往往赠物。
  廉红药的脸颊更红了,但她的语调却是更冷:“别人添了笔的画就不是我的,给他就给了,再说了,这不是更有利于你的计划吗”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