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闹翰林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次日早,程处默吃过早饭后就直接去了翰林院。
  虽然他很少读书,但对这个地方并不算特别陌生,小的时候他可没少跟那些权贵子弟到这个地方玩,翰林院虽是读书的地方,可他们这些权贵公子来玩,这里的人还真不敢将他们怎么样。
  来到翰林院的时候,长孙温以及尉迟恭的儿子尉迟宝琳,秦琼的儿子秦怀道以及段珪他们已经来了,这几个人从小块玩的,因此见面之后立马就你句我句的聊了起来。
  而就在他们这样玩闹的时候,高履行带着另外拨权贵公子也走了来,这些权贵公子有不少都是那天参与了打砸翠明楼事件的人。
  这些人走来之后,完全没有丝悔改的亦或者懊悔的意思,边走边笑,仿佛根本没把这次的翰林院之行放在眼里。
  他们的这些行为让程处默和尉迟宝琳等人很生气。
  明明是这些人闹事害得他们必须在这里抄够九百本书,可这些人却没有点愧疚之意,如今更是嘻嘻哈哈的,更有甚者看到程处默这样的大老粗还取笑他九百本书要抄到什么时候。
  “他nǎi]nǎi]的,你们给我站住。”程处默的脾气跟他老爹程咬金差不多,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如今遇到了害他要在这里抄书的这些人,那能不眼红。
  而程咬金这么喊,高履行这边的人也顿时无名火起,上次他们去砸翠明楼,结果却被受罚,现在他们都窝着气呢,见有人找他们晦气,他们也是不曾多让。
  “你才nǎi]nǎi]的,怎么着啊,程处默,你这识不了几个大字的,恐怕要在这个地方待辈子吧。”
  “不错,不错,你们这些武夫之字,没事来翰林院凑什么热闹,还是回去舞刀弄枪,等什么时候要打仗了,去战场上积累军功吧。”
  高履行这班人嘻嘻哈哈的说着,而这边程处默和尉迟宝琳等人却已是怒不可揭。
  “他nǎi]nǎi]的,今天不教训你们,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打。”程处默声打,尉迟宝琳,秦怀道这些武将之子立马就冲了过去。
  他们从小块长大的,可没少块打架,上了个,其他的人就不会袖手旁观,时间,翰林院的前院顿时就厮打成了片。
  双方交手,胜负立马就判了,像程处默尉迟宝琳这些武将之子,虽然是纨绔子弟,可毕竟身在武将之家,武术功底是从小就练的,高履行这些人平日里虽也练武,可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程处默拳撂倒个后,脚就把另外个人给踢翻在地,那尉迟宝琳个弹腿踢倒人后,飞身就骑了上去,照着那人的脑袋就啪啪的扇了起来。
  高履行被秦怀道给逮住了,这秦怀道虽然年纪是这些人中最小的,但其父秦叔宝在世的时候对他管教甚严,所以武力却是这些人中最高的,那高履行那里是他对手,几下之后就被秦怀道给打的抱头鼠窜。
  高履行这边的人节节败退,也不敢再恋战,边打边退,退着退着就就到了翰林院的内院,内院是平日里那些翰林读书的地方,此时却只有几张桌子。
  这些人打到内院之后,很快就把这些桌子给掀的到处都是。
  “他nǎi]nǎi]的,害我们来抄书,见了我们还这么横,看我不打死你。”程处默啪啪又朝那些人的脸上打去。
  “饶命,饶命”
  被打的疼了,这些权贵之子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于是纷纷求饶,可程处默这些人打的上瘾了,那里肯停手。
  眼看就要闹出人命,个声音突然从内院的内院传来:“住手,翰林之地,何等神圣,岂容尔等在此胡闹”
  声音颇为老气,但却很是威严,程处默这些人寻声望去,见是个矮瘦老头,本不想将其放在眼里,那被欺负的高履行等人却是连连喊道:“孔老夫子,救命,救命啊。”
  听这话,程处默顿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十八学士中的孔颖达,孔子的第三十世孙。
  念及此,就算是这些平日里很是纨绔的人也不敢不给他面子,于是纷纷起身行礼。
  这些人行完礼后,孔颖达仍旧很是生气:“尔等虽为武将之子,以后也是要当将军的,但规矩却也不能不知道,在这翰林院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程处默等人相互望了眼,异口同声道:“夫子教训的极是。”
  程处默等人这么喊,那高履行等人却是像突然见到了救星,连连喊道:“夫子,这些人毫无道理,言不合便与我等动手,还请夫子明察啊。”
  这些人刚说完,程处默突然脚踹了过去:“他nǎi]nǎi]的,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
  说着,抡起拳头就又朝那些人打了起来,尉迟宝琳等人见此,也顾不得孔颖达在场,挽起袖子就又朝那些人抽了去。
  孔颖达看着这种场面,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而且高呼道:“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
  孔颖达虽然这样高呼,但程处默和尉迟宝琳这些人此时却是再听不进去了,就算要听,也得教训完高履行这些人才行。
  就在程咬金等人打的痛快了之后,长孙温,段珪这些跟程咬金伙但因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以至于没有参战的才终于站出来劝架。
  长孙温毕竟是长孙无忌的儿子,他也恨高履行害他来这里抄书,所以借程处默这些人的手来教训下他们他点都不反对,但身为长孙无忌的儿子,他又时常考虑到拉拢人的心性,所以这个时候他站出来劝架,就能得到很好的效果了。
  至于段珪,他倒没有长孙温这些花花肠子,他只是胆小害怕罢了,他的父亲段志玄可不能跟程咬金比,他那里敢上前动手而且他也没那个本事。
  他之所以出言相劝,最主要的还是害怕高履行等人出现个三长两短,那个时候,就算他没有动手,怕也要受到牵连。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