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花魁大赛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活字印刷术并没有让唐舟获得多大的钱财上的利益,所以在那之后,他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西市客栈的建设上,而那百金在他的极力要求下,硬是得到了五十金送给了宋小羽,要她帮忙在客栈后院建造个大点的酒坊。
  至于剩下的五十金,则被秦舒给积攒了起来,听她的意思,上次因为唐舟不得已去青楼胡混,城郊的那些好地已经被其他权贵给买去了,现在她要用这些钱攒着,等够了把那些地再买回来。
  唐舟来自于后世,自然明白土地的价值,因此对于秦舒的这些行为,他虽觉得有点过头,但并没有反对。
  而就在这样忙碌的时候,烟花巷的花魁大赛如约而至了。
  这天早,唐舟刚起床没多久,程处默就带着因为使用了活字印刷术而完成任务的秦怀道、尉迟宝琳以及段珪他们来了,几个人会面之后,直奔烟花巷而去。
  按照规定,花魁大赛在巳时开始,唐舟他们去的时候才辰时,而这个时候,昨日已经布置好的擂台现在正在被人进行检查和装饰,在烟花巷中间的那个大大的擂台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装饰品,真是漂亮极致的。
  而除此之外,离擂台比较近的几家青楼的楼台已是被长安城各有权势的人家给包了起来,这样的楼台不多,视线极好的也就四家,其余的皆是马马虎虎,因此想要得到这四处楼台并不容易。br />
  不过好在不少权贵子弟都还在翰林院进行抄书,而长安城那些有钱的商人又不敢跟权贵相争,所以程处默他们倒是抢到了个极佳的位置。
  楼台般都比较长,可以坐不少人,程处默等人上了楼台的时候,发现上面已经有人了,这让程处默有些不喜,刚想上前轰那人下去,却突然发现那人有些眼熟。
  楼台上坐着的有两个人,其中人穿着男装,但程处默眼就看出这个人是个女人,她应该三十岁左右,身男装将其衬得颇具英气,面对程处默等人,却是点不以为意。
  另外人,是个小女孩,应该不过才十来岁,也是穿着男装。
  程处默正惊疑间,后面赶来的唐舟已是认出了那个年纪大点的女子,于是连忙上前行礼,道:“丹阳公主怎么也来了”
  唐舟这么说,程处默突然恍悟,原来是丹阳公主啊,怪不得这么眼熟。
  丹阳浅笑,指了指旁边的几个位置,道:“本公主闲来无聊,想来看看闻名京城的花魁大赛,不可以吗”
  唐舟浅笑,连忙答道:“可以。”
  说着,唐舟等人在旁边坐下,而这个时候,唐舟才终于明白他们为何能够抢到这个楼台,若非丹阳公主安排,这青楼的老鸨又怎敢放他们上来
  就在唐舟在丹阳身旁坐下的时候,丹阳公主另外侧的小女孩突然冷哼了声:“谁说烟花巷只那么男人来得,难道我们女子就来不得吗,太不公平了。”
  这小女孩才不过十来岁,连身子都没有长开呢,但听她口气,看其表情,却可见其股说不出的霸道之气,而这股霸道之气让这个小萝莉看起来少了几分可爱,只是虽少了几分可爱,却又十分的令人喜欢,想要忍不住逗逗她。
  只是这小女孩是跟着丹阳公主来的,她又这般目空切,所以就算唐舟和秦怀道想逗她,也必须先弄清楚这个女孩的身份才行。
  不过程处默却是不以为意,笑道:“你还小,不懂,过几年你再说这样的话,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程处默是个喜欢恶搞的人,他这话的意思多少有再过几年你要是沦落到这里的话就不会说这句话了的意思。
  而程处默刚说完这话,丹阳公主已是微微瞪了眼程处默,而后介绍道:“她是圣上的十六女城阳公主。”
  丹阳公主只说了句话,但已经足够说明切了,李世民的十六女城阳公主是李世民跟长孙皇后所生的女儿,李世民对其宠爱的很,敢说再过几年城阳公主沦落风尘,这程处默也真是不知事情轻重的。
  而丹阳公主说了这么句话后,程处默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这话往大了说,可是要丢性命的,不过这时唐舟却向他暗示莫要多言,本来想要开口求饶的程处默也只好闭嘴。
  丹阳公主把切看到眼里,却也只露出了丝浅笑,其实城阳公主年纪还小,她根本听不到程处默那句话的意思,所以程处默越解释越不妙,想要不惹麻烦,还是装作什么都没说的好。
  果不其然,程处默闭嘴,那城阳公主也觉得无趣,不再继续下去,只望着那个装饰的很好看,但却没有个人上去的擂台发呆道:“那些才女什么时候出来嘛丹阳姑姑你带我来看才女,可他们怎么还不来。”
  丹阳苦笑了下,道:“你个小煞星,分明是你缠着要跟来的,那里是我要带着你来的。”
  城阳公主嘟了嘟嘴,道:“你与父皇谈及花魁大赛,我不懂问你什么是花魁大赛,你说是才女之间的比试,我素来是喜欢才女的,这才跟着来的嘛。”
  听到丹阳和城阳两位公主的交谈,唐舟等人心头俱是惊,花魁大赛虽然在长安城风靡,可也只是些权贵和商人之间的游戏罢了,丹阳公主与李世民说这些做什么,难不成李世民对这花魁大赛上的姑娘感兴趣了
  这个有点邪恶的念头只是闪而过,而后便被他们给摒弃了,李世民后宫佳丽那么多,怎么可能喜欢风尘女子,而且就算他喜欢,也不可能找丹阳公主说这个吧,难不成李世民另有算谋,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正当唐舟这般思索间,楼下擂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人,那人年纪在四十岁左右,副精明mō样,上台之后随即向众人行礼,道:“花魁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年就由钱某来说下规则吧。”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