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魏征二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东宫的太监也有武艺不错的,比如那几个正在殴打书生的太监。
  那几个太监向唐舟扑来的时候,气势汹汹。
  他们可是东宫太子李承乾的手下,什么时候被人这般轻视过
  所以他们在听到命令之后,突然就扑了来,而且扑的像头头饿狼,仿佛要吃掉唐舟般。
  只是他们刚要扑来,直没有动手的铁不知突然抬脚就把他们几个给踢翻在地。
  这些太监,那里是铁不知的对手。
  “滚。”铁不知恶狠狠的说道。
  名像是头目的太监何时被人喊过滚,以至于他明知不敌,却还是不肯就此善罢甘休:“你们好大胆子,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是东宫内侍,你们打了我们,就等着被砍头吧。”
  唐舟将那人上下打量了番,虽然外貌跟太监无疑,可却也多了些令人厌恶的东西,贼眉鼠眼的,唐舟这样看过之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太监望了眼唐舟,略有些吃惊,他必定是见过唐舟的,只是虽然有些吃惊,他还是冷哼道:“我叫卓二,我知道你是唐舟唐小侯爷,但你敢坏太子殿下的好事,那也得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卓二正说着,铁不在突然就巴掌扇了过去:“滚。”
  “好,好,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卓二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只会继续被打,想着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于是也不再久留,相互搀扶着就离开了江南阁。
  而这个时候,旁边众人见唐舟得罪了东宫太子的人,皆是为其唏嘘不已,仿佛唐舟此时已经是个死人,而为了避免被殃及到,这些人连忙离开了江南阁。
  刚才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但转眼之间整个江南阁就安静了下来,出了唐舟和廉红药他们外,剩下的就只有那个被打了的书生,此时书生被打的满脸血迹,但他却并无点后悔之意,如今见那些太监都离开了,忍不住哈哈笑道:“痛快,痛快,这群阉狗,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们下。”
  廉红药见这男子如此气概,想着刚才事情,心头顿时感激不已,望了眼来迟的唐舟,不由得颇有嗔怒,可想到唐舟肯为自己得罪东宫太子,又是忍不住仰慕起来。
  唐舟见整个江南阁只剩了他们几人,于是便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廉红药此时已恢复往日冰冷,于是将唐舟来之前的事情给娓娓道来。
  原来,廉红药在江南阁设下宴席等唐舟前来,不料左等右等却是不见人影,而这个时候,个商人mō样的人突然来到江南阁要给廉红药赎身,廉红药不答应,那商人也就放下狠话离开了,不多时,那几个东宫的太监就来了,两拨人相差时间很短,可知那个幕后之人是东宫,他们只是想来个先礼后兵罢了,若能用钱财解决,他们也不准备使用武力。
  只是面对东宫的那些太监,廉红药仍旧不肯罢手,于是那些太监便要强行将廉红药带走,而这个时候,这个书生就站了出来,大义凛然的职责那些太监的所作所为,最后,被打。
  唐舟看了眼那个仍旧趴在地上起不来的书生,忍不住为其摇了摇头,不知是可怜他的遭遇,还是可嘉他的勇气。
  廉红药见唐舟如此,时也莫不透,最后只能说道:“这位公子在这样的情况下肯舍身而出,也算是我廉红药的恩人。”
  说着,廉红药便来到那书生跟前,将其扶了起来,廉红药虽然冰冷,但身上却有异香,她将那书生扶起的时候,香味扑鼻而来,那书生顿时觉得心旷神怡,双眼睛更是转也不转的盯着廉红药看,廉红药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将其扶到椅子上坐下之后,便询问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小生小生贺连山见过红药姑娘。”
  说这话的时候,贺连山还有些羞涩,那里还有刚才痛骂那些太监的霸气。
  廉红药微微施礼,道:“东宫并非好惹的,贺公子还是尽早离开京城吧。”
  唐舟听到廉红药这话,有点满意的点点头,如果这个贺连山聪明的话,现在感觉离开京城是最好不过的。
  可让唐舟没有想到的是,那贺连山却是摇摇头道:“小生是来京城考科举的,没有取得功名,怎可离开至于东宫,堂堂天子脚下,我还不信那几个阉人能把我怎么样。”
  见贺连山这般硬气,唐舟嘴角露出了丝冷笑,他觉得这个少年很有骨气,但却也太过想当然,做事之前有点不做考虑,那几个太监没有了那个东西,来这青楼自然不是要自己享用,他们肯定是为他们的主子找女人的,如今贺连山和他坏了李承乾的事,李承乾必定生气。
  他唐舟好歹是个侯爷,李承乾就是恨他,也只能背地里找他的麻烦,可像贺连山这样个书生,李承乾还不分分钟弄死他
  至于天子脚下,哼,天子脚下才是最为肮脏的,李承乾如果愿意,他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个人给灭掉,而且让任何人都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
  对于这个肯站出来的年轻人,唐舟倒也谈不上什么好感,他肯在那样的时候站出来,并不是他多么高尚,只是他比其他人更加的喜欢廉红药罢了,这点从他直盯着廉红药看就知道了。
  个为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不惜惧怕切的男人,他值得那个人女人去敬重,但却不值得柳味去敬重。
  不过虽如此,唐舟还是决定救他命。
  “你若聪明,以后再也不要来京城了,离开京城找个小地方隐居起来,你这辈子兴许还能保条命。”
  “哼,东宫的太监来青楼抢人,明明是他们不对,却要我躲起来,这世上还有王法没有东宫太子又何妨,我就舍下这条命,也不离开。”
  唐舟微微凝眉,暗想好倔强的个人啊,这种脾气的人怎么感觉好熟悉,忽而间,唐舟就想到了那个魏征。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