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星萧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一片虚无的hún沌之中。
  一个灵魂意识醒了过来。
  一阵阵断断续续的意识传出……
  “啊啊,可恨,教廷那帮黄máo孙子,还有意大利的黑手党世家,那群杂máo蝙蝠,暗算你家萧爷爷,哼哼,不就是拿《打神鞭》敲了几下西方圣器《光明权杖》和《光明圣杯》吗,呜鸟的圣器,不禁敲啊那群杂máo蝙蝠,劳资就是口渴了,喝了罐你们该隐始祖的jīng血,我擦,又不好喝,犯的着十三亲王联手追杀我地球跑了几圈……最可恨的还是昆仑宗那帮牛鼻子……小爷不就是把你们的《打神鞭》借去玩了几天,顺便吃了你们几颗太上yù液大还丹吗,老君炉里随便炼一颗都比这好丫,问你们太上大老爷要几颗好的呗,拿宝贝似地放了几千年,不怕发霉啊……靠靠,顶多是我们华夏人民内部矛盾,竟然勾结那帮黄máo孙子,杂máo蝙蝠,摆下元始天罡落雷大阵来灭我……”
  黑暗中,“这位”还充满怨气。
  “你们这些臭牛鼻子,果然很有你们祖上那位二老爷的风范,喜欢群殴,一群殴一个,现在劳资神魂都伤了,伤不起啊,虚空黑dòng撕裂,放逐到域外,连六道轮回都进不了。”
  “嘿嘿,不过我也不亏,上古封神圣物《打神鞭》,没想到还能护持神魂不被天雷寂灭,维持一线生机,现在小爷就是想死也死不了,臭牛鼻子,你们就等着吧。”
  只见神魂深处,一根极细小如发丝一样的黑sè小杖子悬浮在那里。
  飘啊飘啊飘啊。。。
  忽然一阵,奇异的四sè漩涡浮现。
  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
  “啊,不要……”
  噗咚……
  跟石头落进水里一样,这股意识彻底“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一片沼泽的边缘,一个黑发少年昏mí在一片灌木边。
  他双眼紧闭,面如金纸,一根殷桃木木法杖就落在他的脚边,他的左腿紫黑,肿的十分厉害,左脚踝上,有四颗小dòng,汩汩的流着黑血。
  眼看是进气多,出气少,必死的局面了。
  陡然,黑发少年的上空,天空中一阵元气涌动。
  各种元素暴动,一个四sè漩涡猛然浮现出来。
  一道白光猛的窜出,没入黑发少年身体里。
  
  一片虚无灰sè的hún沌中。
  一团白光窜进来。
  “我靠。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那团白sè光球跳跃着,时而隐隐浮现出一张人脸,时而又消散,它肆无忌惮的在灰sèhún沌里胡luàn飞着。
  “你……你,你是人是鬼?”忽然,一个惊颤,恐惧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恩。”白sè光球猛的一顿。
  很快,它发现,在这片虚无hún沌里,还有一颗光球,只是此光球呈淡黑sè,近乎透明,而且还在颤颤巍巍,似乎就要消散了一样。
  “啊,我想起来,原来这是识海。。。。。。。”那团白sè的光球跳跃了几下,猛的恍然大悟,倏忽一下,他闪到了那团淡黑sè光球前。
  淡黑sè光球仿佛被什么惊到了一下,往后猛退,又似乎没了什么力气,猛烈的颤动着,几下间,似乎光芒更弱更淡了,随时要消亡掉。
  一股股惊恐,害怕,伤悲的情绪从淡黑sè光球里传来,让白sè光球一愣,此人怎么这么胆小,懦弱。
  他略一定神,道:“看来,我是闯到你的识海里了,你别怕,我也不夺你舍。”
  笑话,小爷可以选择的路线多了,虽然ròu体被昆仑宗那群臭牛鼻子布下的元始天罡落雷大阵里毁了,神魂也是重伤,但被《打神鞭》护持住,可以修散仙,鬼仙,也可以找天材地宝重塑ròu身,夺舍倒并非上策,除非遇到非常契合自己的ròu身。
  见那淡黑sè光球还在惊恐,根本没听见自己说什么。
  白sè光球也懒得再说什么,猛的一冲,就要离开这具ròu体。
  轰!
  仿佛被一面无形的墙壁撞了一下,白sè光球咕噜噜滚回来。
  “我靠,这什么情况,劳资出不去……”
  它又往外冲。
  轰!轰!轰!轰!
  每次都被撞了回来。
  最后……白sè光球只能放弃,晃晃悠悠的飘到那淡黑sè光球前,干笑了两声,道:“兄弟,出不去勒,我暂时……”
  “恩”
  他刚才也没注意,现在猛然发现,这神魂已经是油尽灯枯,分明就是将死之人了。
  “兄弟,你”
  那淡黑光球,先前,虽然听不懂“识海”“夺舍”之类的话,但也察觉出来,这闯入自己脑海的“陌生人”似乎没有恶意。
  然后,他又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
  不由得沧然,凄凉,自己都要死了,还怕什么“鬼魂”。
  “这位……鬼……大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白sè光球默然,对方神魂显然已趋于消散,普通人神魂最为脆弱,一旦重伤,除非世间少有几样灵yào才能复原,他自己目前也只是一缕神魂,而且残破无比,修为大减,又被困在这里,就算想帮助对方也是莫可奈何。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隐隐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竟似从神魂深处产生一些悲凉,白sè光球本是邪气之人,在修真界有“妖星”之称,做事随心所yù,从无谓什么同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
  得到了白sè光球的默认,淡黑sè光球微微一颤,似乎是恐惧,但很快,竟似完全缓和了下来,白sè光球甚至感觉到他神魂里有解脱之意。
  “你……不怕死?”
  白sè光球先前觉得此人胆小,懦弱,没想到面临死亡倒是如许平静,让他多了分好奇。
  “怕,只是……相对死亡,我这样痛苦的活着,也没意思。”
  淡黑光球仿佛陷入了回忆当中,意念也变得痛苦。
  断断续续的,一些意念传来:“我生来就是一个失败的人……我的父亲,是紫龙王国的的一位伯爵,本来,我们祖上,只是平民。父亲凭着自己,白手从戎,短短十年从一个小兵做到了黑杀军团的团长,还被封了伯爵,简直,就是一段传奇,提到我父亲,王国之内谁不夸奖,连国王陛下都赐下一块金牌,称我父亲为“矫夭神龙,惊天一剑”。和父亲相比,我的xìng格软弱。从小不爱武事,只热爱艺术,画画,音乐,雕刻,都是我的最爱,我的目标是成为像哥芬特一样伟大的yín游诗人。。。如果我出生在普通人的家庭,此生我也许能快乐的生活,终生徜徉在艺术的海洋。然而,我出生在军人世家,我的父亲,是王国的雄鹰,他只有我这么个儿子,希望我继承他的意志。。。
  为了不让父亲失望,我试着去努力练剑,然而,我怎么都练不好,我甚至见血就晕。。。父亲,为了锻炼我的胆量,带我上了一次战场,你知道我怎么了吗?我吓的niàokù子了。。。”
  说到这里,淡黑sè光球,似乎因为jī动飘摇不定,意念也更加断续了。
  “整个王国,都在笑话我,笑话我的父亲,他是一只雄鹰,却生了一只niàokù子的草jī。”
  “我……看到父亲……望着我,失望,伤心,冷漠……我不甘心……不甘心,既然,武技斗气不行……还有魔法,我来到了……天星学院,我要学习魔法,但我毕竟年纪也大了,错过了学习的最佳时间,天资也只是普通,无论我怎么努力追赶,实力还是在年级中垫底……连一星法士都突破不了,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听说“黑血沼泽”里出产一种神奇的植物“紫斑血芝”,可以大幅增加jīng神力,提高冥想能力,我报名了天星学院死亡率最高的“黑血沼泽”试炼,我一定要取得“紫斑血芝”,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士,不再令父亲失望……呵呵……没想到,失败了……或许,早该想到了……毕竟……这是八成死亡率的“黑血沼泽”试炼啊……反正……废物活着,还不如死了……死了……”
  意念,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鬼……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是个废物?”
  白sè光球一直静默着,接收着淡黑sè光球的意念,淡淡道。
  “你不是废物,世间之大,人的命运各有不同,你努力过,抗争过,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其勇气,也比世间大多数浑浑噩噩虚度一生的人强。”
  “我不是废物!”
  “我不是废物!”
  淡黑sè光球猛的一亮,仿佛燃烧了起来……白sè光球却知道,这只不过是它的回光返照。
  “没想到,我,萧辰失败了一生,呵呵,最后终于有人认同我了,认同我了,鬼……大哥,谢谢你!”
  蓬——
  犹如火焰一样燃烧起来的淡黑sè光球陡然一震,四散成一丝丝淡淡流光,无意识的漂浮在识海中……
  虚空再无声息。
  许久之后。
  “嘿……萧辰,你也叫萧辰……”
  虚空之中,白sè光球忽然自嘲般一晒。
  “想我萧辰邪气一生,天地不管,做事随心所yù,最后竟然还会同情心发作,说出这么ròu麻的话……”
  “我命由我不由天,劳资可是死了都还想回昆仑,搅他个天翻地覆,jī犬不宁呢……”
  “你这就放弃了……以为死是解脱……”
  那些四散的淡黑sè流光一震,仿佛受到了什么招引,丝丝汇聚,游鱼一样盘绕在白sè光球边,最后全部融入了白sè光球……
  ……
  沼泽边,奄奄一息的黑发少年轻轻震动了一下。
  双眸睁开,隐隐,有一丝jīng光闪过。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