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蓝焰佣兵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地面上,那剩下被困在沼泥里的三个天星学员,也呆住,刚才短短的时间,一下,他们队伍死了两个,连最强的,在他们眼里简直无所不能的德隆,也一下就死了。
  这些猎杀者的可怕,简直如同恶魔,恐怖的没有边际。
  但是,现在,却被那个黑发的家伙,连连斩杀。
  萧辰最后清理掉断臂的哥顿。
  把一些战利品扔到了包裹里,这才走向三个苟延残喘的天星学员。
  “饶……饶命。”
  三个人,吓得直哆嗦。
  现在,萧辰在他们眼里,是恶魔之中的恶魔,魔中君王,比那些猎杀者可怕无数倍。
  萧辰扫了一下,却是走向其中一个。
  贝蒂呆呆的看着萧辰走近,看到他扔下一把匕首,就飘然离去。
  看着萧辰的背影离开。
  三个人都不约而同松一口气。
  特别是娜莎莉,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想到不久前,她还要从这个恐怖的家伙手里抢夺火云灵果,简直就是找死,自掘坟墓都没有这么恐怖。
  贝蒂有了匕首,挖掘起泥土来就比较轻松,花费了一些时间,终于从沼泥里爬出来,她又帮助娜莎莉,还有唯一剩下那个男学员凯尔脱身。
  “可怕,太可怕了,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凯尔哆嗦着,几乎难以站立。
  满地的尸体,空气里还有难以消散的血腥味。
  “这人,是谁,年纪,看去也不过和我们差不多,但是,实力,这么恐怖,本来我以为德隆就是天才,但是,现在和这个人一比,简直就是垃圾,渣滓,给他提鞋都不配。”
  娜莎莉默默的想着。
  甚至望着,拿着匕首出神的贝蒂,有一丝嫉妒。
  那人,没有看自己一眼,却帮助那个毫不起眼的贝蒂脱身。
  “贝蒂,你看什么?”
  “没……没有。”贝蒂拿着匕首,呆呆的出神。
  “这人……我见过吗?”
  她心里浮起一点淡淡的疑问,萧辰,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
  但是,她怎么都记不得自己会认识这么一个恐怖的家伙。
  ……
  ……
  黑血镇。
  是一个小小的镇子,里面只有几百口本地的居民,因为毗邻着黑血沼泽而闻名。
  每年的这段时间,是小镇中最热闹的日子。
  天星学院的试炼队伍会包下镇子里的几个小旅店。
  这几乎是传统。
  天星学院的黑血沼泽试炼每年都会进行,已经延续百年的漫长时间。
  以至于,这个小小的镇子,里面各种设备都十分齐全,酒吧,医疗馆,铁匠铺,魔法材料店……
  他们都是赚着这些试炼队伍的钱。
  这些学员,能在天星学院修行,肯定非富即贵,个个都身价不菲。
  而且,黑血沼泽十分危险,这些学员要进去试炼,必须大量装备,受伤之后又需要治疗,试炼完,要释放压力,必须要有娱乐的东西,甚至,一些试炼过程,得到的难以见光的“黑货”,也要找黑市商人出手。。。
  商人牟利,这许多,经过多年的发展,就是一条龙服务。
  夜sè酒吧。
  虽然是正午,也是有不少的客人。因为这里不但是酒吧,还是佣兵工会的一个分据点,虽然不是很正式,但是简单的任务jiāo接功能这里还是有,黑血沼泽本来就是冒险天堂,因此,酒吧内往来的冒险者不少,还有一些天星学院的试炼生,则是慕名夜sè酒吧的美酒“翡翠夜sè”而来。。
  柜台边,坐着三男一nv,都是一脸的冷漠。
  其中有着一个穿着淡蓝sè皮甲的nv人,最是惹眼,海蓝sè的皮甲上纹刻着一道道火焰的纹路,隐隐闪烁着幽蓝之光,明显是魔法制品,高贵,jīng美,束身,越发衬托着nv人傲然的曲线,稍微的动作,低xiōng皮甲外lù出的雪白xiōng脯就微微震颤,勾得人魂都要掉进去。
  与这火辣装束截然不同的是nv人美yàn的脸上冷酷如冰山的表情,一抹如血的红chún,糅合在一起足以使任何男人疯狂。
  这样的nv人,出现在酒吧里,本来绝对会有无数的苍蝇蜂拥而上。
  但往来的不管是冒险者还是试炼学生,都是远远的避开,柜台边,竟是有着一段小小的真空。
  刚才有个不开眼的人,做了所有男人都想做的事,搭讪,顺便嘴花花了一句,结果,此刻在mén外躺着,牙齿都被nv人身边的巨汉一拳打光了。
  “那,连蓝焰佣兵团的魔nv都敢去招惹,真是找死。”酒桌上,冒险者们低声嘲笑着刚才的冲突。
  “啧啧,也不能全怪那小子,我要是不认识,我也想去啊,你看那身材。。。怎么长的。。。我真想róu……唔。”边上一人赶紧捂住他的嘴,脸上汗都下来了。
  “草,你TM小声点,那魔nv是九星顶阶的剑士。突破剑师指日可待,你TM的找死不要拖上我。。。”
  ……
  ……
  “汉克,你还是这么冲,你看,你一来,我这生意起码少三成。”
  夜sè酒吧的老板,一个圆脸中年人在柜台后面搓着手,看着空dàng不少的酒吧,皱眉叹气。
  “而且,那是天星学院的学生,不是普通的冒险者,你下手,也太重了。”
  “劳资才不鸟什么天星学院,胖哈克,你叹什么气,你在星空城里还有店,这里,不过是一间小小分店,再说,你这段时间也赚了不少这些脓包的钱。”柜台边的一个巨汉,狮口阔鼻,背后一把足足有一米五的巨剑,嗡声的说着。眼光,不屑的扫过酒吧里一些天星学院的学生。
  这些冒险者看不起天星学院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这就跟贵族和平民的阶级不可调和一样,除非,力量,到了一定层次,比如法师,剑师,才可能完全无视这种阶级的鸿沟。
  哈克苦笑一声,也不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下去。
  “汉克,我这小本生意,哪里比得上你蓝炎佣兵团,进一次沼泽内区,至少也能赚十万金币吧。”
  “那都是拿命来换。。。哼。”巨汉身边,一个穿着法袍的青年手臂还用白纱吊在脖子上。哼了一声,说道:“哪有你轻松,坐在这里轻轻松松的收钱。”
  哈克搓着手,忽然压低了声音,扫了一眼酒吧内的天星试炼生,说着:“这话,也不是这么说,有轻松的活,你们不是不愿意干嘛。”
  法袍青年略一想,就知道哈克说的什么,猎杀者,看了一眼淡蓝皮甲的nv人,耸耸肩膀:“我是没所谓,大姐头,不愿意。。。”
  “泽伦。”淡蓝皮甲的nv子终于出声了,她的声音不是清脆悦耳的,而是有着淡淡的磁xìng,冷漠的说着:“我组建的是佣兵团,不是强盗团,你要想当强盗,请便。”
  “好的,好的,大姐头,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三杯。”法袍青年泽伦举起双手,表示投降,顺便,连连往嘴里倒着酒。
  “我靠,泽伦,我看你就是想骗酒喝。”汉克连忙去抢那酒坛。
  正闹着。
  酒吧的mén被推开了。
  一个瘦削的身影在外面光影下拉长,缓缓的走进来,手上,抓着一个大包。
  “咦,难道是天星学院的学员试炼归来了。”
  “不像,你看他,没有穿天星学院的校服,也许是冒险者。”
  酒吧里,有着一些议论。
  等那人走近了。众人都是抽一口冷气,不少人,更是下意识的握紧武器。
  进来的,是个黑发的少年,年纪,并不大,但是浑身上下,有一种浴血百战之后的凌厉感觉,身上的那些蛛网jiāo错的疤痕,更是恐怖。
  漆黑的瞳孔一扫。
  酒吧里一下子都噤声,似乎被少年身上的气势压迫。但是也有着冒险者,冷哼了几声。目光挑衅的看过去,打量着。
  哈克从柜台后喊着:“冒险者,来,喝一杯。”
  显然,他也认为这不是天星学院的学生,而是一个刚从沼泽里出来的冒险者。
  这种人,很好辨认。
  能从黑血沼泽出来的冒险者,身上都带着这种酷厉的气息,和天星学院的菜鸟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就算对方看起来只是个少年,这些商人,也是客气。
  酒!
  有酒!
  萧辰抿了抿干涩的喉咙,吞咽了一下,眼睛里,shè出光来。
  这厮,以前,就是酒鬼。
  他师傅,《幻星宗》萧老邪,是个大酒鬼,常说着一句话就是,三杯成大道,一醉解千愁。。。连带着,从他三岁从孤儿院被抱走,就被培养,从小,不喝水,只喝酒。
  长大了,随身一个酒葫芦,一杆星锋剑。
  仗剑天涯,杀一人,喝一口,不亦快哉。
  这日子,算起来,没有过去多久,但是人已经换了一人,而且,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竟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过去了很漫长的时间。
  三杯成大道,一醉解千愁。。。
  老鬼,劳资是再也喝不到你的酒了。。。。
  萧辰径直来到了比较空旷的柜台边,也没去看柜台边那几个佣兵,甚至,那个xìng感妖娆的nv人都没让他停留一眼,感受着心中淡淡的惆怅,喊道:“有什么好酒,都上来。”
  哈克,连忙给萧辰倒了杯,酒液淡绿。
  萧辰抓起,仰头,一口干了,咂吧一下嘴巴,眉头微皱:“这酒,甜滋滋的,度数也低,给nv人喝还差不多,老板,给我烈酒,烈酒!”
  这话说得。
  坐在他身旁的几个佣兵都是眉头直跳,那蓝sè皮甲nv子更是面罩寒霜,一双美目凌厉的盯着萧辰,空气都瞬间冷了几度。
  四周,有冒险者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这家伙,完蛋了,竟然在蓝焰佣兵团的边上说这话。”
  “得罪了蓝焰佣兵团的母老虎,这家伙,还有好果子吃,等着看戏吧。”
  “我打赌他比刚才被扔出去的那个家伙更惨,起码要断两条腿。”
  刚才萧辰喝的,是夜sè酒吧的招牌酒,“翡翠夜sè”,来这里的人,几乎都喝这酒,没想到给萧辰说成“nv人喝的”。
  这是错一,而错二,比错一更严重,蓝焰佣兵团的团长,恰恰就是一个nv人。
  一个厉害的nv人,恐怕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种“轻视nv人”的话。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