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有便宜不占是傻X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刘涛,你是不是很想笑?”凌萱回过头来紧盯着叫刘涛的男警员道。
  刘涛愣了一愣,颤颤巍巍的道,“萱萱,不,凌队,我???我哪敢啊,你多想了。”
  “哼,你先出去,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凌萱瞪了刘涛一眼,冷冷的说道。
  “好???好吧。”刘涛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同情的看了木风一眼。
  和这凌萱从小一起长大,她的脾气刘涛最清楚,又和她一起工作了两年了,哪会不知道她的手段,让他离开就证明着“火爆警花”要发火了。
  刘涛走后,凌萱将审讯室的监控关掉,然后怒视着木风,这个可恶的臭男人,不仅不知悔改,那双色迷迷的眼睛还乱看。
  “先前的事我们放在一边,现在谈谈刚才的事,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什么人吗?”
  “什么人?”木风小心翼翼的问,看这女人的样子,是来者不善啊。
  凌萱将警服和警官证取了下来放在一旁,更加凸显了xiōng前的雄伟,看得木风眼睛有些直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着足够的资本,那美貌,那xiōng脯,那身段,估计好多模特看了都自愧不如,做警察怪可惜的。
  “本小姐现在不以警察的身份和你说话,现在我告诉你,本小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种色迷迷,又敢做不当的人,今天姑奶奶就让你知道偷看我的下场。”凌萱挽起袖子,一步步紧逼向木风。
  “那个美女??警官,你连监控都关了,该不会要对我做什么吧。”木风露出一副惊恐的神情,但主要的集中点还是放在那对高耸的xiōng脯上。
  “哼,现在怕了,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凌萱冷笑道。
  “咳咳!”木风干咳两声,才弱弱的道:“美女,想到你居然好这一口,哎,虽然你人挺漂亮的,我看着也有点心动,可是在这里做有点不好吧,万一被你同事看见了怎么办,我倒无所谓了,可你好歹是个女人嘛,面子上很那个???你懂的。”
  什么叫做这里做?什么又叫被同事看见了怎么办?什么又叫面子上很那个?
  凌萱仔细的想了想,忽然脸色骤变,贝齿咬得咯吱作响,这个可恶的混蛋,竟然说得是那事儿,好,好得很。
  木风不由得缩了缩头,伸手在膀子上mō了mō,此时审讯室的温度似乎较低了几度似的,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调戏调戏这漂亮的女警官,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美女,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行不行,这地方我真的有点不习惯。”
  木风继续调戏,有机会这样调戏调戏美女是人生一大快事,而且这美女还是一个警花,那感觉可不是一般的美妙。
  “够了!”凌萱大喝一声,脸色红中带紫,硕大的xiōng脯急剧的起伏。
  被喝了一声,木风动了动嘴,却没有急着说话,然后悠闲的坐着,又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才道:“怎么了美女,准备和我发展发展,要是你真准备追求我,我还没心理准备。”
  凌萱上前一把将木风叼在嘴上的烟给拍掉,然后一把揪住他xiōng膛的衣服,将他从座椅上提起来,凑近他,恶狠狠的道,“木风,很遗憾的告诉你,今晚你完了。”
  木风根本没有将凌萱的威胁放在心上,还故意向前凑了凑,猛吸一口,吧唧道,“真香,不像是香水的味道,美女,难道这是你的体香?”
  “你???可恶的混蛋。”凌萱扬手准备一耳光扇过来。
  木风早有防备,偏过脑袋,躲了过去,笑道:“美女,我现在还没有谈女朋友的打算,你放过我吧,当然了,我们可以偶尔联系联系,谈谈人生什么的。”
  “你给我住嘴,可恶的臭男人。”凌萱揪住木风的力度加大了几分,下边一脚踢在他的腿上。
  “那个,美女,我们有话好说,别动手好吗?我这人天生胆子小。”
  木风强忍着腿上传来的疼痛,伸手轻轻的掰开凌萱的手,却不知这女人是个死脑筋,一点没有松手的意思。
  “你会胆子小,我看你比谁的胆子都大。”凌萱吼道。
  木风被吼声吓得哆嗦了一下,接着又嬉笑道,“美女,我认输行了吧,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就放过我好吗,你看看我们现在距离如此近,万一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就麻烦了。”
  说着,木风低头色迷迷的看着凌萱起伏不定的xiōng脯。
  “无耻!”凌萱低声骂道。
  “好吧,我无耻行了吧,美女,你能不能先放开,你看咱们站在一起不怎么好,万一被你的同事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在做什么呢。”木风无耻的说道。
  “你???”这个可恶的混蛋,太混蛋了,脑子里难道都装的这些肮脏的东西吗?
  “嘿嘿,先放开再说。”木风又掰着凌萱的手。
  不过两眼却死死的盯住她xiōng前高耸的双峰,暗暗的感叹,这女人从小吃木瓜长大的啊,真不知道抓歹徒的时候,会不会失去衡。
  凌萱本准备放开手了,可木风那双贼眼还盯住自己的xiōng脯看,嘴角还开始流口水,这龌龊的男人,找死!
  抬起一脚再一次狠狠的踩在木风的脚背。
  “啊!”
  木风吃痛,惨叫一声,忽然抬起脚,可脚刚刚一抬起来身体就失去了平衡,直直的导向了凌萱,好吧,这是故意的!有便宜不占是傻X。
  这一倒下去,木风整个身躯几乎压在了凌萱身上,而刚抬起的那只脚也在这个时候放下去。
  说来也巧,放下去的那只脚正好缠住了凌萱的小腿,将她绊倒,就这样,两人一上一下倒在了地上。
  将如此极品美女压着身下,木风感觉浑身有着说不出的舒爽,嗅着扑鼻而来的芳香,太爽了!
  与此同时,凌萱娇·喘的气息袭扰着他的脖颈,这一刻,木风全身就感觉被电了一样,酥酥麻麻的,下边那小家伙顷刻间挺立起来,抵在凌萱的小腹上。
  凌萱身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二,但和木风比起来仍然矮了几分,这时不仅被他重重的压在身上,这混蛋的那双手恰好放在两人的xiōng前,最可恶的是这臭男人那肮脏的东西还有了反应。
  虽然还不曾和男人有过那事儿,但现在这个年代岂会不知道这些常识,刹那间,凌萱的脸宛如夕阳的余晖,从脸颊烧到了耳根。
  “啊!”
  这次叫的不是木风,而是美女警花,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和这个男人有如此暧昧的一幕。
  木风诧异之中更多的是惊喜,这种好事也有,这可不怪我吧,是你自己要抓住我的,也是你自己要踢我的,这都是意外,纯属意外!绝对和本人无关。
  这女人性格虽然泼辣了点,但xiōng前那诱人的地方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没有掺假,mō上去温暖而又柔软,简直让人无法忘怀。
  凌萱快要疯了,整个人被这可恶的男人压住,自己xiōng前那让人羡慕的处女地,几乎被挤压得变了型,这混蛋不仅将手放在那里,还实实的握在手里,而且他还轻轻的揉捏了几下。
  从小到大,何时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过,连手都没有让除开爸爸之外的人拉过,更别说是xiōng了,而今天却让这个男人得逞了。
  “我??要??杀??了??你”凌萱紧咬着贝齿,口中冷冷的蹦出几个字。
  “sǎo蕊,sǎo蕊!”
  “还不滚起来。”凌萱的目光宛如利剑一般,射向了木风,恨不得将此人给活撕了。
  “哦!好好,我马上起来。”
  木风顿时也觉得有些尴尬,说真的,在口头上占占便宜还行,这样来真的他还有些胆怯,这可是一直带刺的玫瑰,不是一般人说能采就能采的。
  再说了,这是警局,这女人又是刑警队长,她可不是像酒吧里认识的那些人,mō两下没事,玩一夜情也无所谓,得罪了她,那以后估计麻烦了。
  “让开,慢吞吞???”凌萱使劲一推,从地上爬起来。
  哪知刚刚直起身子,又和木风来了个亲密的接触,霎时间,自己的唇边似乎被什么东西碰到了,还有股淡淡的烟味。
  “咔”
  凌萱瞬间进入了死机状态,瞪大了眼睛,却忘记了所有的动作。
  木风也定格在了那里,两人四目相对,似乎时间陷入了静止,此时的他脑中只有三个词语,好软,好香,好甜!
  “凌队???”忽然,审讯室的门被推开,只不过进来的刘涛也跟着傻眼了,我的天,没有看错吧。
  木风将凌萱推开,笑嘻嘻的道,“美女,亲够了吧,你快咬着我的舌头了。”
  “你???”凌萱又羞又怒,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却说不出话来,扬手一耳光扇在了木风的脸上,娇怒道,“流氓!”
  说完,猛然的推了木风一把,气冲冲的走出去,走到门口又狠狠的瞪了刘涛一眼。
  刘涛一眼,大小姐,这可不怪我啊,谁叫你们这么开放,当然,此时他可不敢往刀口上撞,弱弱的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哼!”凌萱冷哼一声,蹬蹬蹬的走出审讯室。
  等凌萱走了之后,木风才mō了mō脸,不会这么凄惨吧,老子回国一年多了,却在几天时间被两个女人扇了,还是同一边脸,真是郁闷啊。
  “咳咳!”刘涛干咳两声,随后探出脑袋向门外望去,确定没人之后才冲木风笑道,“兄弟,你真是我的偶像,连这“带刺的玫瑰”都敢招惹。”
  “草,你不是没看见吗?”木风没好气的瞪了刘涛一眼。
  刘涛也郁闷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