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只是玩玩(求收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头儿!”
  “表姐!”
  何洋和五位隐龙卫高手纷纷冲到木风面前,将他围在中央,拔出短刀和匕首,警惕的注视着他。
  “放开,快将我表姐放开,抓住一耳光女人算什么英雄。”
  木风瞥了何洋一眼,低喝道,“滚,我从来没说我是什么英雄。”
  “草!动手!”
  匕首,短刀通通闪耀着寒光,从六个方向猛然的刺向木风。
  “找死!”木风一手提着水月柔,身躯化作一道残影,在六人身边急速的穿梭。
  砰砰砰???
  六拳,六声闷响,何洋等人便如炮弹一般的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哼,隐龙卫,不堪一击。”木风不屑的冷笑道。
  水月柔涨红着脸颊,呼吸急促,一手使劲的搬开锁住喉咙的谁,另一只手拔出一把短刀,一刀狠狠的捅向木风的xiōng口。
  碰!铛!
  又是一声闷响,接着便是金属掉落的声音,水月柔手中的短刀只剩下一个刀柄,刀尖部分已经掉落在水泥地上。
  好硬的身体,水月柔震惊了。
  木风冷笑连连,在之前被十妹扎了一刀,那是毫无防备之下,可这次他学聪明了,锁住水月柔的同时就暗中将力量运转。
  《三变炼魔体》神功,尽管木风还处于第一变的初期,不过在运转力量的之下,一把小小的短刀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
  “不好意思,刀对我没用。”木风眉毛一挑,戏谑的看着水月柔,舔了舔舌头,玩味的笑道,“长得到是不错,只可惜???”
  “无耻!有??有本事就???杀??了我。”水月柔急促的道,接着一口香津吐在木风的脸上,憎恨的看着他。
  “杀你?”木风顿时笑了笑,眼神中的阴冷消失不见,眯了眯眼睛,盯着水月柔高耸的xiōng部,“杀了你我可舍不得,我觉得有更好的办法解决,你说呢?”
  水月柔眼中露出了惊恐,同时伴随着慌乱,如果这个男人直接杀了她,她毫不畏惧,可这人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眼神中充满着强烈的yù?望,她胆怯了,这要怎么办?
  “呸!畜生!”又是一口香津吐在木风的脸上。
  木风玩味的笑了笑,伸手在脸上擦了一下,伸出舌头在手指上舔了舔,“真甜!”
  “混蛋,放开我。”水月柔真的慌了,这一刻,她不再是一个高手,而是一个女人,双手不停的在木风身上扭打,撕扯。
  “啧啧,如此美人儿,我怎么舍得放呢。”木风身后抬起水月柔的下巴,看着这张绝色的脸颊,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如果说之前对这女人没有任何兴趣绝对是假的,对于木风这货而言,美女的吸引力比什么都大。
  只不过那时木风的杀意占据了yù?望,而这时就不同了,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吸引力的确不小,当然了,做点什么他还不怎么敢,自己的老婆大人还在一旁看着,真要来真的,死的估计是他。
  不过嘛,调戏调戏还是不错的,隐龙卫的高手,又是一个绝色佳人,这调戏起来绝对和警花凌萱一样,别有一番滋味。
  “你敢,放开??放开我。”
  “嘿嘿!”木风露出yín?邪的笑容,一双色爪光明正大的伸向了水月柔那高耸的xiōng部。
  “住手!”何洋急冲冲的冲过来,怒视着木风道,“放开我表姐,你好歹也是一个高手,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吧。”
  “过分?我过分了又怎么样,因为我这个资本,不服气?那你可以将我干趴下。”木风眯了眯眼睛,鄙夷的道。
  “你???”何洋结舌。
  身为隐龙卫,哪里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在常人眼里,如今是和谐社会,有法律,有世俗的一切条条框框,可对他们这种人而言,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说话的权利,反之,你只能龟缩在角落。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动我表姐一根毫毛,除非你杀了我。”何洋郑重的道,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匕首。
  水家与何家是表亲,而且两人从小就是一起长大,何洋只比水月柔小一岁,但两人关系却犹如亲姐弟一般。
  从小到大水月柔的性子就很要强,不论做任何事都要争第一,为此付出了别人百倍的努力,今日有这样的实力和地位绝不是上天的恩赐。
  何洋从小就是个典型的官二代,不学无术,曾经被表姐水月柔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后才改邪归正,并且通过非人的训练后才进入了隐龙卫,几年的磨砺后才有了今天的实力。
  在这之前他一直有任务在外,将手里的任务完成之后就立即申请调到庆南市表姐手下当小兵。
  对何洋而言,水月柔就是她的亲人,纵使敌人再强大,也绝不会让人伤害她。
  “你很想死?”
  “不想。”
  “那你少他娘的废话,有多远滚多远。”木风骂道。
  “哼,要不就杀了我,要不就放开我表姐。”何洋将匕首对准了木风,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木风怔了一下,这小子真是有意思,明明处于劣势,竟然威胁起老子来了。
  嘿嘿,那哥就陪你们玩玩。
  这一刻,木风的杀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玩弄之意。
  其实水月柔猜测得并没有错,木风并不想完全得罪隐龙卫,回到华夏就想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如果真的和他们扯上了关系,那还过屁的个平静生活啊。
  只是,水月柔那我是老大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别说她只是隐龙卫驻庆南市的一个小头头,就是隐龙卫的首领木风也未必有忌惮。
  所以,在木风心里才会形成这样的反差,想挫挫他们的锐气。
  “美女,咱们玩一个游戏怎么办?”木风笑眯眯的道。
  水月柔怒视着木风,根本就听不见去,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一刀宰掉木风。
  “呵!我知道你想干掉我,不过你没有那个本事。”木风反手将水月柔往怀里一拉,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怀中,将头埋在她的香颈间,重重的吸了一口,哈哈大笑道,“真香,
  哈哈哈。”
  “无耻,有本事放开我,你这混蛋。”
  木风得意的摇了摇头,伸手在水月柔脸上摩挲了几下,“你说对了,我就是混蛋,那又怎么样?”
  “你???”
  “小子,你不是想救你这什么表姐吗,我给你一个选择,割断你的喉咙,只要你敢做,我保证不为难你们任何人,更不会对她做什么,要是你不敢,那就不一定了。”木风悠然
  的道。
  “卑鄙。”水月柔憎恨的道。
  木风耸耸肩,虽然这样做的确有点卑鄙,和刀疤等人没有两样,但他还是坚持着。
  和刀疤等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用王洛珊和夏若雪的当做诱饵,引他上钩,最后准备弄死木风,而木风呢只是将这当成一种游戏,有着本质的区别。
  “卑鄙就卑鄙,我管你怎么说,怎么了,你不敢用自己的命换他们五人和你表姐的命。”木风笑眯眯的看着何洋。
  何洋扭头看了看另外五个兄弟,调来庆南市的日子并不久,可几人的关系却十分要好,用自己的命换六人,真的可以吗?
  最主要的是表姐还在对方手里,这才关键,倘若用自己弄得命真的能够换取六人的性命,那也值了。
  可是,这人会不会遵守承诺,谁也不敢保证,万一自己抹掉脖子后,这个人又反悔了怎么办,那不是白白的死了吗。
  霎时间,何洋陷入了矛盾之中。
  晌久后,何洋深呼吸一口,“你说得是真的?”
  “少废话,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一分钟过后你不动手的话,我就干掉他们,然后再将你表姐给???嘿嘿。”木风yín?邪的抖了抖眉毛。
  “何洋,别听他的,他骗你的。”
  “对,死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相处的时间即使不长,可在哥几个的心里早已经将你当做兄弟,你千万别干傻事。”
  “草,有本事就杀了我们,用一个女人来威胁,只是有损高手之名。”
  ?????
  另外五个隐龙卫高手来到何洋面前,劝解何洋的同时,五双眼睛充满着怒火,死死的盯住木风。
  “洋洋,你们快走,别管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你们快走。”水月柔使劲的挣扎,她只有何洋一个表弟,眼睁睁看着他死可能吗?
  而且,何洋所担心也是她所担心的,这混蛋根本就是在玩人,就算何洋真的自杀,她也不会相信这个混蛋会放过他们。
  刚才木风击杀刀疤等杀手那凌厉的手段已经见识到了,他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杀人魔。
  既然不是人,那说的话哪还能相信。
  “啧啧,都很讲义气嘛,不错不错,好一个隐龙卫,好一个兄弟情深,好一个姐弟情深,哈哈哈。”木风张狂的大笑。
  “畜生,有种就杀了我,杀不死我,这笔账我水月柔发誓,一定百倍偿还。”水月柔怒吼道。
  “水月柔?啧啧啧,多好听的名字,和你的美貌很相配。”
  “畜生!”接着,水月柔挣开了木风锁住她喉咙的手,一口咬在上面。
  “啊!”木风惨叫一声,惊呼道,“你属狗的啊。”
  “咬死你,咬死你这混蛋。”
  “放开,再不放开我动粗了。”真是奇了怪了,这不畏子弹和短刀的,偏偏遇上女人就软了。
  咳咳!当然,不是某些地方软,而是手上。
  水月柔哪里会松口,反而更用力的,直到木风的手腕渗出鲜血。
  “松口!哎哟,你松不松?”
  疼痛依然没有停止。
  啪!
  木风扬手一巴掌拍在水月柔那风韵的翘臀上。
  这一下,水月柔松口了,脸上瞬间羞红,同时眼中含着愤怒,扬手一耳光扇在木风的脸上,“流氓!”
  “这个???”木风委屈的mō了mō脸,“顺手,顺手而已。”
  “顺你个头。”啪的一声,又是一耳光扇了过来。
  木风伸手捂住脸,弱弱的道,“我错了还不行了吗?”
  “错了,你也知道错了,木风,玩够了吧。”身后,传来王洛珊冰冷的声音。
  扭头一看,这疯女人两眼快要射出火花,“老??老婆,那个???我只是开个玩笑,开玩笑,我哪会杀他们,我只是玩玩。”
  “玩?这么说你最开始想的就是占人家的便宜咯。”王洛珊冷冷的道。
  “这???嘿嘿。”木风伸手抓了抓头。
  啪!
  又是一耳光,响声更大。
  这一次,打他的不是水月柔,而是王洛珊。
  “木风,你就是个混蛋。”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