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我走了,去瑞士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章我走了,去瑞士了
  胡宪冬离开后还被佟霏的话震撼着。
  她想活出自己该有的样子。
  仔细想想,又有谁知道自己该活成什么样子呢。
  他现在活的样子是他想要的吗?
  佟霏…真是个勇敢的臭丫头。
  天爵这家伙实在是丢了宝藏。
  涂卿阳推门进入病房的时候,佟霏正平躺在床上发呆。
  听到声音,她往门口看去。
  涂卿阳上前,有些不开心的道:“你到底去哪儿了。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儿报警。”
  看到涂卿阳现在的样子,佟霏呵呵笑了起来。
  “你还笑,你这女人真是够不安分的。
  我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佟霏撑起胳膊想要起来坐一会儿。
  涂卿阳上前搀扶着她:“你坐起来做什么。”
  “陪你聊会儿天。”
  涂卿阳愣了一下望向她:“嘶,奇怪。”
  “怎么了?”
  “你不会是出去被鬼附身了吧。
  你不是天天都躲着我的吗。
  今天怎么会这么乖,竟然要陪我聊天?”
  佟霏无语:“去你的,那不聊了。”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看把你认真的。”
  佟霏笑了起来,她靠坐着问他:“昨天小初没什么事儿吧。
  她没有被吓到吧。
  你昨天回家她没有问你我为什么会流血吗?”
  “她又不是傻瓜,你们同岁的,她当然知道你流血意味着什么。”
  涂卿阳这么一说忽然也是笑了起来。
  佟霏看他:“你又是笑什么?”
  “你说多奇怪,明明你跟小初是同岁的。
  为什么我会觉得你是女人,而她是孩子呢。”
  “我长的有这么显老吗?”佟霏佯装生气的望向他。
  “当然不是,只是…可能因为她是我养大的原因吧。”
  佟霏笑:“算你聪明,这解释我还算满意。”
  涂卿阳看着今天格外容易亲近的佟霏有些纳闷。
  “你今天怎么了,没事儿吧。”
  “当然,难不成在你看来,我像是有事儿的样子吗?”
  佟霏睁大眼睛望向他由着他审核。
  涂卿阳耸肩:“只是觉得你今天跟往常不一样,好像一下子开朗了许多似的。”
  佟霏抿唇:“我仔细想过了,既然已经离婚了,我就自由了。
  我总也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中。
  离婚了,我也还是要活的漂亮一点。
  回想过去二十三年中的我,我最爱的,莫过于那时候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样子。
  我在我爸妈坟前发过誓的,这辈子我一定要活成我自己喜欢的样子。
  从前我爱战天爵,所以,我喜欢自己用尽全力追求他的样子。
  可现在,我爱我自己,所以,我要做我想做的自己。”
  涂卿阳定定的望着这个眼前总给给他惊喜的女人。
  他抬手为她鼓掌:“能够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
  佟霏狡黠的笑了笑,即便她在努力,可是却还是掩藏不了眼底的悲伤。
  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一定会从那段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的。
  他等她,等到那一天,他一定展开双臂欢迎她。
  “涂卿阳,你也算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过我的人。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
  “怎么,你要报答我?”
  佟霏笑:“不行吗?虽然我们是交易的关系。
  可是仔细想想,你帮我的的确比我帮你的事情多的多。
  我是个有良心的女人。
  除了嫁给你的这件事,你还有什么希望我为你做的。
  我会竭尽全力的。”
  涂卿阳抱怀:“你把我最想做的事情给规避开了。”
  佟霏笑,却也不说什么。
  他想了片刻后,态度忽然真挚了许多。
  “我想到了,佟霏,你答应我,将来如果有一天,你从对战天爵的感情中走出来了。
  那么作为结婚对象,你第一个考虑的人一定要是我,我等你。”
  佟霏看着他顿了片刻,“我不想伤害小初。”
  “你可真是傻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小初只是像我女儿一样的存在,我不爱她。”
  佟霏抿唇:“我…考虑一下,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涂卿阳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怕,其实走出一段感情没有想象中那样难。”
  佟霏笑,她怎么可能答应他呢。
  她有什么资格用一颗已经死掉的心去拖累充满生机的涂卿阳呢。
  即便他会成为她感情中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也不会去抓。
  涂卿阳很忙,他没有办法一直在医院陪着她。
  中午吃过饭之后他就匆忙离开了。
  佟霏一个人在医院躺着。
  马上就要离开了,她必须要赶紧养好身体。
  下午三点半,病房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佟霏往门口看去:“谁。”
  “佟霏,我是小初。”
  佟霏松懈了几分:“进来吧。”
  谭云初推开门抱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她站在门口姿势有些别扭的望向她,好半响后她愧疚道:“佟霏,对不起。”
  佟霏笑:“小初,你快进来吧。”
  谭云初走上前将花放到了桌子上。
  佟霏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谭云初在座位上坐下望着她:“你…还好吧。”
  “昨天涂总回去没有告诉你吗?
  我没什么大碍的,只是流了一点点血而已。
  对于每个月都要流几天血的我们来说,那真心不算什么的。”
  “真的没事儿吗?”
  “真的没事儿。”佟霏慎重的点了点头。
  谭云初松了一口气:“昨天晚上我担心了一晚上。
  我也想问问卿阳舅舅你怎么样。
  只是,卿阳舅舅一晚上都没有回家。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担心。
  所以我今天一早就让苏靖哲帮我打听你的下落。
  看到你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涂总昨晚没有回家吗?我以为他回去了呢。”
  “他没有在这里陪你吗?”
  佟霏摇头:“我没有让他在这里。”
  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干嘛要连累别人呢。
  “他…没有回家,难道是不想见到我吗?”
  佟霏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就笑了起来。
  “我看你昨天要跳楼时的那份架势很勇敢吗。
  怎么今天反倒就患得患失的了。”
  “这不一样,昨天我是为了争取爱情。
  而今天…我是担心卿阳舅舅会恨我。
  我可是差点害死了他的孩子。
  不管我有多爱他。
  可我跟他终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你腹中的宝宝却是他的骨血。
  我不希望他因此而恨我。”
  佟霏的手抚mō着自己的小腹:“谁告诉你这是涂总的孩子的?”
  “不是吗?”
  佟霏抿唇笑着摇头:“不是。”
  “不可能,如果不是的话,我卿阳舅舅怎么可能会这么担心。”
  谭云初内心很是纠结。
  听到这个消息,她本能的很高兴。
  因为这孩子不是卿阳舅舅的就证明她还是有机会的。
  可另一方面她也有些担心。
  既然这孩子不是他的,他还这样担心佟霏,那就证明他对佟霏的感情是真的。
  想到这里,她不止纠结了,还很郁闷。
  “真的不是。
  小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放心,我这两天就会离开中国了。
  我不会跟你抢他的,我有自知之明,你加油吧。”
  “佟霏,其实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佟霏点头:“你问啊。”
  谭云初犹豫了片刻问道:“我听苏靖哲说过你的事情。
  传闻说,你为了追求战天爵简直是不顾一切。
  听说你为战天爵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
  既然你这么爱他,你们也结婚了。
  那你应该很幸福。
  为什么你们还会离婚呢?
  难道…是结婚以后你发现你爱的人跟你想象中的其实并不一样吗?”
  这个问题…佟霏觉得很难回答。
  她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
  “我们两个同岁,我觉得有些问题是可以交流的。
  如果这件事情立场对换,我跟卿阳舅舅结婚了。
  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跟他离婚的。
  你那天与我说,只有相爱的婚姻才是势均力敌的公平的婚姻。
  可是在结婚前,你就知道他不爱你不是吗?
  那时候你要的本来就很简单,只要能够一生相守不是吗?
  他不爱你,可是你爱他啊。
  怎么可能会离婚呢,我实在是想不通。
  即便离婚是战天爵提出来的,你也可以拒绝的不是?”
  佟霏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呀,我说错了吗?
  你那天说我们很像,可是,在这一点上,我们其实一点儿也不像。
  起码我们的处理方式不同。”
  佟霏抿唇点了点头笑着:“小初,其实我想劝你一句。
  如果你这辈子找到的另一半注定跟你不是相爱的。
  那么,找一个爱你的男人结婚一定胜过跟你爱的男人结婚。
  其实爱情就是一场拉锯战。
  赢的,永远都是那些在感情中爱的更少的。
  跟战天爵…我已经爱的筋疲力尽了。
  我心痛的倒地不起,奄奄一息。
  只要他来拉我一把,不,哪怕他只是回头用眼神鼓励我一下。
  我都有力气爬起来。
  可是…他就那样继续前行,根本就对我不管不顾。
  我的爱情,就在他的冷漠中一点点的被抽丝剥茧,最后…只剩下了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是一场爱情的独角戏。
  这样的婚姻,困住了他,也杀死了我。
  与其这样,何不让他自由呢。”
  谭云初望着佟霏淡然的表情。
  “那你…不会后悔吗?”
  “后悔,当然后悔,可我后悔的,只是当年为什么没有选择多爱自己一些。
  现在的生活我觉得很舒服。”
  她的手抚mō到自己的小腹上:“我有了新的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
  我知道,未来,我会非常幸福的。”
  谭云初努嘴:“那你这孩子…是战天爵的?”
  佟霏抿唇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
  谭云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我不会再问的。”
  两人相视一笑。
  她其实特别想告诉谭云初,涂卿阳并不是你的良人。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离开他吧。
  可是她却说不出口。
  有些事情,如果不由着自己去经历的话,她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就像当年…也有人劝过她,战天爵不适合她。
  可她完全把别人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那时候,她的眼里只有爱情,只有自己的执念。
  哪里能够听得进别人的话呢。
  直到自己真的在这个坑里碰的头破血流的时候她才终于明白了。
  旁观者清。
  果果在清晨四点多的时候赶到了医院门口。
  佟霏被手机的响声给惊醒。
  见是果果打来的,她离开就清醒了许多接起了电话。
  “喂,果果。”
  “我在人民医院门口,你在几层。”
  “26层6床。”
  果游恺挂了电话后就上来了。
  看到佟霏穿着病号服一脸沧桑的模样,果果顿了足有五秒钟。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德行了。”
  他说话的口气不好,可脸上的表情却是满分的心疼。
  佟霏嘻嘻一笑张开双臂:“不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吗?
  我们都多久没有见面了。”
  “切,你不会把你这副病秧子的样子传染给我吧。”
  果游恺嘴里是这么说的,可他还是张开上臂上前抱住了她。
  “臭丫头,想死我了。
  不过你现在这副死样子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你说你,不就是离婚吗,至于吗。”
  他松开她上下打量她:“啧啧,太难看了,太难看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你就知足吧。
  如果按照我以前的个性,你都得回来给我收尸了。”
  果游恺捧着她瘦了不止两圈的小脸儿蹙眉。
  “哎哟,我家大宝贝,战天爵这个混账,真是气死我了。
  你也是蠢,天底下的男人又没有死绝。
  你干嘛非要跟他。
  明知道他心里的人不是你,还非要嫁。
  我也真是被你蠢哭了。
  你结婚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来着?”
  佟霏拍了他手臂一下:“好了,大老爷,我知道我当时不识好歹不听你的话不对。
  现在沦落到这幅德行也是我活该,我错了,你就别训了。
  这里可是26楼。
  我要是抑郁症犯了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你就算给我收尸都捡不着全尸了。”
  果游恺瞪她:“你当我瞎呀,这里的窗户都是死的,打不开好吗。”
  佟霏噗嗤一笑:“原来你能看见呀。”
  “还有脸笑,敲死你算了,”果游恺敲了她脑袋一下:“就你这样儿的还敢生孩子。
  你也不怕给孩子教成佟霏二号。”
  “诶,我怎么了,上学的时候我学习成绩一直比你好的好吗?
  我智商可是135诶,你想怎么着,跟我再切磋切磋?
  来吧,数理化史地生,紧着你挑。
  不管哪一科,我秒杀你。”
  “智商好有什么用,一根筋,感情上蠢成了天蓬元帅的转世。”
  果果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啧,当初我要是在你结婚之前就把你给强拉到瑞士去就好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碰个头破血流。
  即便你真把我拉到了瑞士,我也会回来完成婚礼的。
  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人就是这么的执着吗?”
  “执着?我看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佟霏眉心微扬。
  看到了果游恺,她沉闷的心情也舒缓了几分。
  “错,我是不撞的头破血流不回头。”
  “笑屁呀,得意是吗?都成弃妇了还得意。
  说吧,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坐飞机没问题吗?”
  “没事,反正也是躺着,去了以后再养一段时间就是了。”
  果游恺点头:“行,那今天就走,免得夜长梦多你又后悔了。”
  “我不会后悔的,大女子举手无悔。”
  天亮后,果游恺去给佟霏办理了出院手续。
  佟霏去护士站要了纸笔给涂卿阳留了一张纸条才跟着果游恺离开。
  两人回家收拾了必需品后直接赶往机场。
  果游恺去买了机票,两人肩并肩的坐在玻璃窗前望着外面的风景候机。
  佟霏问道:“果果,你第一次离开这里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里很失落。”
  “我为什么要失落?人生总要经历许多分分合合。
  有的人就是在旅途中书写人生的。
  我们现在虽然不是去旅游,可这也是我们人生的一段很重要的旅途。
  别想着以后见不到谁而感到伤心。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只有迈出这一步,你才能开始崭新的人生。”
  他说完伸手拉住她的手:“宝贝儿,加油吧。
  未来多姿多彩的生活可正在等着你呢。”
  佟霏抿唇一笑,对,果果说的对,为了崭新的生活,加油。
  涂卿阳去医院看佟霏的时候,护士告知她已经出院了。
  当时他就炸了毛,可还没等着骂人,护士就交给了他一张密封的很好的纸条。
  看完纸条,他立刻转身离开医院开车去往机场。
  可是,去往瑞士的飞机正在冲入云霄。
  他站在机场外围,看着一点点消失在天际的飞机,低头看向手中的纸条。
  ‘卿阳,我走了,去瑞士了,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的生活,努力的变成更好的佟霏,不会让你失望的。
  还有,别等我,我不值得。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请多珍重,再见。’
  涂卿阳叹口气,怪不得她昨天表现的那么好,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连当面告别都省了,这女人,真够毒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