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六年后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六年后,苏黎世机场贵宾休息室。
  一身浅绿色长裙的佟霏把整个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在了座位上:“啊…郁闷死我了,真的没有诶,怎么办,小达。”
  旁边座位上一身小绅士装的小娃子抱怀一脸鄙视的瞅着自己的亲妈。
  他有一双像是佟霏的丹凤眼,还有像是妈妈一样透明干净的皮肤,可鼻子却更像是爸爸,挺翘出了好看的弧度。
  他薄薄的唇一上一下张合着,“意料之中的事情。”
  “诶,你这臭小子,有你这么跟你妈说话的吗。
  现在怎么办,要来不及了诶。”
  小绅士从自己小小的时尚双肩包中拿出一个大大的手机拨打电话。
  “果爸,霏霏的护照丢家里了,你现在还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可以给我们送过来。”
  “我现在正在路上去机场的路上呢,刚刚保姆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了你妈的护照,就直接给我打电话了。”
  “那我们等你。”
  挂了电话,佟霏往前凑了凑:“怎么样,你果爸有时间来给送吗?”
  “娜安奶奶一早就发现了你的护照给果爸打了电话,果爸现在正在路上呢。”
  “哇,太好了,”佟霏将东西呼啦一下子全都划进了包里。
  “我还以今天只能改签了呢。”她重新坐回到果果身边:“我们今天运气真是够好的了,对吧。”
  “我认为这是侥幸。”
  小家伙正经的望向佟霏:“霏霏,你真得去看医生了。”
  “都是为你操心操的,你看看你…啧啧…”哪有点儿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战天爵第二吗。
  好的不遗传,装酷倒是挺在行。
  她这是什么命呀。
  果游恺小跑着进了贵宾休息室。
  看到佟霏,他无语的白了她一眼,直接将佟霏的护照交给了小达。
  “宝贝儿子,听着啊,这个从现在开始只能交给你保管。
  还有,回了中国,你一定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指望你妈了。”
  佟霏抬手拍了果果的手臂一下:“诶,你不能这样教小孩子,不然他会不听我话的。”
  果果身子一旋在她身边坐下:“我都不是说你。
  你一个人带孩子回去真的行吗?
  你就不能跟涂卿阳说一声,让他等几天吗。
  我马上就忙完了。”
  “他说不行,我能怎么办。
  不过你放心吧,我这都是生孩子后遗症。
  过几年就会好了。
  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吗,一孕傻三年。”
  “你这都六年了好吗,我真怕你会傻一辈子。”
  佟霏瞪他:“你一天不埋汰我能不能死。
  我这几天不是被工作给累的吗。”
  “果爸,刚刚我妈还说是为我操心操的呢。
  你看,她果然不记事儿了。
  我妈不会是得了间歇性失忆症了吧。”
  “还用问吗,肯定是。”父子俩对望后坏笑了起来。
  佟霏有些无语,行吧,反正果果教育出来的孩子肯定跟他一个德性没错了。
  只要不像战天爵,那怎么都好。
  机场大厅里传来登机提示。
  佟霏站起身:“到了,小达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果游恺也跟着起来,他伸手抱了抱佟霏:“到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也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佟霏抿唇。
  果游恺又蹲下身在小达脸上亲了一下:“儿子,去了中国一定要听你妈的话,不要惹她生气,知道吗。”
  “放心吧果爸,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我妈的。
  我不会把她丢了的,肯定好好的带回到你面前。”
  “哎呦,我儿子真懂事儿。”果游恺又亲了他一下这才站起身帮两人拎着行李去登机。
  飞机起飞后,佟霏的心里竟觉得莫名的紧张。
  六年了,她终于…回家了。
  可心里却一点儿兴奋的感觉也没有。
  相反,她反倒觉得有些想要打退堂鼓。
  原来人果然不能适应某一种生活模式。
  一旦适应了就很难改了。
  她身侧的小达倒是表现的格外的豁达。
  飞机起飞后不久,他就戴上了耳机开始听音乐。
  不过半个小时他就沉沉的睡着了。
  佟霏将他的耳机取了下来,给他盖好了被子,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才躺好侧头望向窗外。
  六年了,她鲜少想起过去的事情。
  原来以为,离开了战天爵,离开了中国以后日子会很难熬。
  可是因为孩子的到来,她的生活似乎格外的充实。
  照顾孩子,学习,陪孩子们成长,她几乎没有时间去怀念过去的一切。
  所以仔细回想起来,日子真的没有那么苦,反倒处处充满了幸福。
  涂卿阳偶尔会来看她们母子。
  可她却从来没有问过他关于安城,关于那个人的事情。
  好像这样就可以彻底的从过去剥离出来一般。
  模糊的思绪中,她也慢慢的睡着了。
  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飞机终于平稳的落在了安城的土地上。
  飞机场里人山人海,一向爱装酷装沉稳的小达也终归是个小孩子。
  他好奇的四下里到处看。
  佟霏揉了揉他的头笑:“小达,看什么呢。”
  “霏霏,这里果然是中国诶,到处都是华人呢。”
  佟霏笑了起来,原来他好奇是因为这个。
  目光触及前方的人群,佟霏的目光从某个人脸上扫过的时候,心竟不自觉的漏了一个节拍。
  是她看错了吗?
  她将目光回旋,并没有,真的是战天爵。
  即便隔着人群,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佟霏心里一阵慌乱,谁能想到呢。
  六年后重回安城,她第一个遇到的人竟然会是他。
  说是缘分,她觉得有些可笑。
  可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们已经在六年前安城墓园外彻底结束了。
  她没有忘记那天他的话。
  现在他们两个是毫无关系的人。
  所以,还是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才是最好的吧。
  佟霏深吸口气,目光从战天爵身上移开,直直的往前望去。
  而这时,战天爵也已经看到了佟霏。
  六年不见,她竟然还是老样子。
  唯一能证明时光在她身上流逝的证据大概就是她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了吧。
  他目光落到那个孩子身上。
  那一刻,他浑身都激灵了一下。
  这孩子的样貌…
  怎么会…她不是说这个孩子是涂卿阳的吗?
  佟霏…这个女人竟然骗了他。
  “那个人我认识诶。”
  走的近了,小达的手忽然就抬起指向人群中的战天爵。
  佟霏郁闷极了,真想敲这孩子一下。
  平常不言不语的,现在干嘛多废话。
  可是她却强自镇定的将目光在战天爵身上扫了一下低头望向小达。
  “你爸以前不是给你看过这个人的照片吗,认识也是正常的。”
  两人说着话已经从战天爵身边走过。
  战天爵站定回头望向走远的娘儿俩。
  只听那小孩子用不屑的童音淡淡的道:“是说过。
  可是霏霏,没想到那就是你的前夫呀,从前你眼神真不咋滴。”
  佟霏心跳已经快要飙出嗓眼儿了。
  “恩,从前我瞎,话说这辈子谁能没有一段踩屎的过去呢。
  好了,别啰嗦了,你爸还在门口等我们呢。”
  战天爵握拳,踩屎的过去?
  呵,六年了,她果然还是老样子。
  可是这个孩子…佟霏,你以为装作不认识就可以逃过去了吗。
  我饶不了你。
  “总裁,该登机了,不然要来不及了。”
  身边的秘书有些紧张的提醒他行程。
  战天爵冷哼一声扫了秘书一眼后转身快步去登机。
  走出好远,小达回头望去。
  佟霏轻声问道:“怎么样,人走了吗?”
  “走了。”
  佟霏松了一口气,小达扬头看她:“霏霏,你手心里出了好多汗。”

  还敢说,佟霏低头瞪向他:“你这小子今天是怎么回事,干嘛要多话啊,以后看到那个人直接当做没看到。”
  小达难得的咧嘴笑了笑:“霏霏,你看到你前夫是不是觉得很尴尬所以才会紧张到出汗的。”
  “闭嘴,一会儿在你涂爸面前不要乱说话。”
  两人出了机场,涂卿阳就站在门口等他们。
  见到涂卿阳,小达小跑着奔了上去,涂卿阳将他抱起:“小达,想爸爸了吗。”
  “当然想了,涂爸,我们五个月没有见面了哦。”
  涂卿阳的手在他的鼻尖上点了一下:“昨天我打电话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了吗。
  在这里不能叫我涂爸,要叫我爸爸。”
  “爸。”小达顺手抱住了涂卿阳的脖子。
  佟霏走上前抿唇一笑:“卿阳,好久不见。”
  “如果不是你不让我去见你们,我们本来可以不必好久不见的。”
  佟霏耸肩一笑,“好了别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了。”
  她将小达从他怀里抱过:“回去吧,不是还有公事要谈的吗。”
  “你呀…”涂卿阳的司机将车开了过来。
  涂卿阳坐到了副驾驶座,佟霏和小达坐在了后座。
  “小达,累不累,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
  从明天开始,我带你出去玩儿。”
  “真的吗?”小达表现的很是开心,身子也靠到了主驾驶和副驾驶之间。
  涂卿阳抬手揉了揉他的头:“我从来不骗小孩子。”
  小达嘟嘴,尽显童真:“如果小蜜也能一起回来就好了。”
  佟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笑了起来:“如果小蜜知道你这么惦记她,她肯定会特别高兴的,我们回去就给她打电话吧。”
  “好呀,还得给果爸打呢。”
  “恩。”
  小达转头继续去黏涂卿阳了。
  看到小达此时此刻的样子,佟霏心里又是一阵感叹。
  小达没有爸爸,所以,从他开始记事开始,果游恺就教育他。
  你是家里的男子汉,你要负责保护家里的女人。
  久而久之,在家里,小达就总像是个小大人一样。
  其实有的时候想想,她真的挺对不起小达的。
  “佟霏,想什么呢。”
  正望着窗外发呆的佟霏回神望向副驾驶座正在看自己的涂卿阳。
  她抿唇:“我在想,这六年安城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呢。
  我以为,这次回来我可能就会认不出这座城市了呢。”
  涂卿阳邪魅一笑:“城市的中心商圈就这样,即便再过十年八年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但郊区和开发区就不一样了。
  改天我带你们娘儿俩去转转,那里你现在是真的认不出来了。”
  “是吗。”
  郊区…她的唯一印象就是废弃的篮球场。
  战天爵他们平常就在那里打篮球。
  因为那里很隐蔽,不会有人打扰他们。
  第一次跟着徐暮年去那里的时候,她还很是喜欢那里的氛围。
  废弃的篮球场围墙上全都被一些‘艺术青年’喷上了很抽象的画。
  她记得有大嘴的小丑。
  还有身材超级正的骷髅头。
  而那面墙上,也曾埋下了她的秘密。
  不知道那个篮球场有没有被拆掉呢。
  “总之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年初的时候,佟氏还在那里拍下了一块地皮。
  我听说你爸生前一直想建养老院。
  只不过这个计划一直没能成形。
  这一次你可以去看看那块地皮合不合适。”
  佟霏感激的望向他:“谢谢。”
  “行了,以后需要你说谢谢我的地方还多了去了。”
  涂卿阳想要让她们娘儿俩住到他家去。
  可是佟霏却坚持要住酒店。
  他了解佟霏的脾气,所以只能答应了。
  他将她们安排进了涂氏酒店的总统套里。
  两人将行李放下后,涂卿阳看了看时间:“正好,去楼下一起吃顿饭吧。”
  佟霏看向他:“小初在国内吗?”
  涂卿阳看着她扬眉,片刻后点头:“在呢,就在安城。”
  “叫上她一起吧。”
  “行。”涂卿阳坦然的掏出手机给谭云初打电话。
  电话接听后,听说涂卿阳要跟自己吃饭,谭云初很是兴奋。
  可是一听佟霏回来了,她的兴奋劲儿立刻消失了。
  “是吗。”
  “我们在酒店餐厅等你,你一会儿下班就赶紧过来吧。”
  “我就不过去了吧,你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了,我去不太好。”
  “行了,别废话了,到了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的时候,佟霏正在催促小达去冲澡。
  安城很热,佟霏怕小达出一身汗会很难受。
  佟霏要进去帮忙,可是小达却看了涂卿阳一眼后扬起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佟霏惊讶的望向他:“真的?”
  “当然,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洗澡的时候你不可以进来。”
  他说完就已经把门关上了。
  她回头望向涂卿阳无语一笑:“这小子…有的时候说出口的话真是让我无语,哪里像个小孩子吗。”
  “他想要自己做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做。
  不要像那些个溺爱孩子的父母一样,孩子的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中国的有些父母有的时候就这样。
  明明是他们的溺爱亲手剪断了孩子的翅膀,却又嫌孩子不会飞。
  你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小达这孩子一直都比较自立,不过洗澡却一直都是我帮忙的。
  他这样还真是第一次的。
  兴许是因为你在这里他害羞了。”
  佟霏走回到厅里坐在了沙发上:“这次董事会是有什么重大的决策啊。
  我在瑞士的时候你不跟我说,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涂卿阳狡黠一笑:“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不跟你谈公事。
  关于董事会的事情,你明天去了公司不就知道了吗。”
  “你至于这样保密吗。”
  涂卿阳勾唇笑着在她身侧坐下转移话题。
  “怎么样,再次回到安城,有没有做好准备。”
  “做什么准备啊。”
  “跟我在一起的准备啊,我可是等了你六年了。
  你总不至于还让我继续等下去吧。”
  佟霏无语一笑:“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不与你谈感情的事情。”
  涂卿阳的手轻轻抬起握住了她放在腿上的手。
  “佟霏,说真的,跟我在一起吧,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要你点头,我们立刻就可以结婚了。”
  佟霏望着涂卿阳,眼神有几分愧疚。
  “我…”
  “怎么,还没有忘记他?
  六年了,你对他的爱有这么深吗?
  你也该从那段感情中彻底走出来开始崭新的人生了,你说呢?”
  佟霏垂眸,她没有将手挣脱出来。
  可是她的表情却很纠结。
  有些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她不爱他,既然不爱,要怎么在一起呢。
  如果是别人,她或许可以就那么嫁了。
  毕竟,她自己也很清楚,嫁给一个更爱自己的人是对自己的善待。
  可是这人偏偏是涂卿阳,是她在心里很感激的男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激,她无法将他拖拉进一段对他不公平的婚姻中。
  她多希望他能够幸福,而这份幸福,她给不了。
  跟了他,她能做的事情只有拖累他而已。
  兴许他现在还因为没有得到她而迁就她。
  可将来若两人真的结婚了,那么,他单方面付出感情的婚姻跟当年她与战天爵的婚姻又有什么区别呢。
  总有一天,她的不爱会将他伤害的遍体鳞伤。
  最终,两人还不是分道扬镳。
  这辈子,经历过一段那种撕心离肺的痛就足够了,何必再去牵累他呢。
  “佟霏,你不能一直紧闭着自己的心门。
  总要打开一条缝隙,才能让别人走的进去不是吗。
  我说真的,嫁给我吧,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