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冤家路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正在佟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小达在洗手间里高声。
  “霏霏,我忘记带替换的衣服了,你帮我送一下。”
  “哦,好。”佟霏多庆幸小达在这关键的时候救了她一命。
  她将手从涂卿阳的手中抽出笑道:“小达第一次自己洗澡,估计他还以为衣服本来就在里面呢。”
  涂卿阳刚刚看到了她眼神中的小心思。
  他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容易被他拿下。
  不过算了,总不能她还没有回国定居他就把她吓回去。
  以后她彻底回来安顿下再说吧。
  佟霏将小达的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找出一件t恤和一条帅气的小背带裤送进了洗手间。
  小达叫到:“你放那儿出去就行了。”
  看着他耳边的泡沫都没能冲干净,佟霏侧头一笑,袖子一撸走过去。
  “行了,来,妈帮你冲洗一下。”
  “不要啦,一会儿涂爸会嘲笑我的。
  我是个男子汉,自己可以的。”
  “你涂爸不会嘲笑你的,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爸爸妈妈帮忙洗澡的。”
  “真的?”
  “当然啦,你已经非常的棒了。
  你看,除了头发边上有点泡沫之外,别的地方你都洗的很干净了。”
  小达咧嘴自豪的笑了笑。
  洗完澡,佟霏帮他擦干后就先出去了。
  小达自己可以穿衣服,所以她不打算帮忙。
  涂卿阳还坐在刚才的地方没有动。
  “洗完了?”
  “恩,第一次成果还算不错。
  就一点地方的泡沫没能冲干净。
  再锻炼几次,他以后就完全可以自己洗了。”
  佟霏说着掏出手机走到床边:“卿阳你先坐一下,我给果果打个电话报平安。”
  她拨通了果游恺的号码。
  果游恺很快就接听了,“宝贝儿,到了?”
  “恩,现在已经进酒店了。”
  “小达呢,换小达听。”
  佟霏翻了一记白眼:“跟我说句话很闹心是吧。
  只可惜呀,小达现在接不了电话,洗澡呢。”
  果游恺笑了起来:“吃醋了?”
  “行了,别跟我白活了。
  小达来了这里还在想着小蜜呢。
  你别忘了帮我去看看小蜜。
  我们都走了,她心里肯定很难受。
  你可一定要安抚好她。”
  “行了,你放心吧,我今天中午就去医院。
  那边天黑了吧。”
  “恩,我们一会儿要跟卿阳去吃饭,不跟你啰嗦了,先收拾一下。”
  挂了电话,小达刚好从里面出来。
  佟霏上前帮他吹了吹头发。
  见娘儿俩收拾的差不多了。
  涂卿阳站起身道:“走,咱们先下去点餐。
  小初今晚在加班,应该很快就能过来了。
  我们边吃边等。”
  “好啊。”
  三人一起下楼,远远看去,他们就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一般。
  涂卿阳让小达点餐,可是看着这些中餐名,小达觉得很是陌生。
  “涂爸里面有好多字我都还不认识,而且,我也不知道什么菜好吃。”
  佟霏抿唇:“我家保姆是苏黎世人,我们平常不吃中餐,所以这菜还是你点吧。”
  涂卿阳对服务员摆了摆手。
  服务员收回菜单,涂卿阳点了八道菜,都是宁海酒店的招牌菜。
  菜刚上齐,小初来了。
  六年后再见到小初,佟霏有些愣住了。
  六年以后的小初,身上几乎已经找不到六年前灵动的气息。
  原本一头卷卷的齐肩发也变成了利索的齐耳短发。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ol套装,踩着细高跟。
  远处看去,就好像只是一个上班族一般。
  她眼神中的俏皮和自信已然消失。
  佟霏好像从她眼神中看到了很多年前受过伤的自己。
  “佟霏,好久不见。”
  佟霏抿唇起身跟她拥抱了一下:“小初,好久不见。”
  两人松开后,小初将目光落到了座位上小小的小达身上。
  “哇,好可爱的小宝贝,像是洋娃娃一样呢。”
  “阿姨,洋娃娃是形容女孩儿的,我是男孩儿。”
  三个大人都被小达的话逗笑。
  佟霏的手揉了揉小达的头,宠溺的很。
  “好好好,阿姨错了,小朋友,我叫小初,你可以叫我小初叫姐姐好像不合适,可是,按照辈分,你只能叫姐姐了。
  你呢,你叫什么”
  小达从座位上跳下来对谭云初伸出手,一副小大人儿的样子。
  “小初姐姐你好,我叫佟友达,你可以叫我小达。”
  “哇…”小初由衷的发出一声赞叹,她伸手跟小达握了握手笑道:“佟霏,你家小伙子看起来好霸道范儿。”
  佟霏伸手掩唇轻笑,其实她心里是自豪的。
  以小达五岁的稚龄来看,他已经表现的非常好了。
  涂卿阳坐在一侧翘着二郎腿:“行了小初,过来坐下吃饭吧。”
  “好呀。”谭云初做到了涂卿阳的身侧,与小达面对面。
  佟霏看向谭云初的一身职业装束问道:“小初,你现在已经开始上班了吗?”
  小初抿唇一笑:“我在卿阳舅舅的公司做管理,已经三年了。”
  佟霏惊讶的望向她:“我说呢,你身上已经散发出了很浓厚的成熟女人呢的气息了。”
  小初呵呵一笑:“你怎么那么会夸张啊。
  我今天不过是换了身衣服而已。”
  佟霏也是笑了起来:“怎么样,在公司上班会累吗?”
  “也…还好吧。”小初转头望向涂卿阳:“就是卿阳舅舅这份比较挑剔,总是喜欢挑三拣四。”
  涂卿阳抱怀:“对你严厉是为了你好。
  你也不希望听别人在你背后说你只是靠关系进公司里当花瓶的吧。
  再说,我付了你工资的,对你严格要求也是应该的。”
  小初撇嘴对佟霏笑:“听到了吧。”
  佟霏咯咯笑了起来:“这话听起来倒很有道理的样子呢。”
  “所以呀,我只能认命了。”
  佟霏帮小达剔了鱼刺。
  看到小达吃的很香,佟霏第一次发现,她的宝贝儿子竟然喜欢吃中国菜。
  而让她更加吃惊的是,小达果然是那个人的儿子,口味竟也如此的相似。
  战天爵喜欢吃鱼,小达也很喜欢。
  战天爵不吃香菜,小达也几乎不吃香菜。
  吃过饭后,小达有些不想离开涂卿阳。
  因为好久没有见过了,小达拉着佟霏的手:“霏霏,可不可以让涂爸留下来啊,我想让他陪我玩儿。”
  “不行,你涂爸很忙的,没有时间陪你玩儿。”
  “可是…我们那么久没有见过了,我有好些话想跟涂爸聊呢。”
  涂卿阳笑着揉小达的头:“儿子,要不今天你跟我回家吧。”
  小达听完接着扬头期待的看向佟霏:“霏霏,可以吗?”
  “你说呢。”佟霏脸色严肃。
  “佟霏,今晚让小达跟我走吧,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佟霏为难道:“小涂晚上从没有跟别人一起睡过,我担心…”
  “霏霏,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我之前不还答应过果爸会照顾你的吗。”
  一旁谭云初侧头偷笑。
  佟霏无语,“对,你不是三岁的孩子,你是五岁的孩子。”
  “好了佟霏,我又不是外人,即便我真的不行,家里不是还有保姆吗,你就放心吧。”涂卿阳开口,佟霏真心不好拒绝。
  见小达是真的很想跟涂卿阳在一起,佟霏犹豫了片刻才道:“行吧,你去了不许烦你涂爸,好好听话。”
  “我知道。”小达明明很高兴,可却一副小大人儿似的样子隐忍着不笑。
  涂卿阳将小达抱起看向谭云初:“小初你自己开的车吧。”
  “对,我自己开的车,卿阳舅舅,你先带小达走吧。
  我刚吃饱饭要溜达溜达消消食儿。”
  佟霏抿唇,她看向小初:“正好,我最近在减肥,陪你一起溜达。”
  涂卿阳瞅了眼前的两个女人一眼:“你们两个现在就像两根筷子在晃悠,还减肥呢,你们是打算让那些胖子情何以堪。”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懂,我们也有我们的追求,对吧佟霏。”
  谭云初努嘴望向涂卿阳:“哎呀你别影响我们两个女人散步了,赶紧走吧。”
  他无语点头抱着小初转身:“行,你们减肥吧,我带小达先走了。”
  小达开心的跟佟霏拜拜。
  “霏霏,晚上我不在,你自己盖好被子哦,拜拜。”
  佟霏无语:“你照顾好你自己吧。”
  两人走远,佟霏侧头对谭云初笑了起来:“看到没,这是我亲儿子,有的时候说起话来活脱脱就是个小气人。”
  谭云初羡慕的看向她:“这怎么能是气人呢,分明就是宝贝呀。
  多好呢,你还想去哪儿找这么贴心的小孩啊。”
  佟霏耸肩一笑,那倒也是。
  “我们去哪儿逛逛吗?”她看向谭云初,想听她建议。
  小初犹豫片刻道:“要我,我们去楼下走走吧。”
  “好啊。”两人一起下楼,期间两人都很沉默。
  一出酒店,一股迎面而来的热làng立刻扑了上来。
  佟霏呼口气:“这天气,也真是要命了。”
  “苏黎世现在的天气好吗?”
  “其实…也差不多,只是我本身就是个怕热的人。
  生完孩子就更爱出汗了。
  我在苏黎世夏天的时候几乎不出门。
  因为我讨厌汗流浃背的感觉。”
  佟霏往前看去,不远处有个商场,她指向那边:“我们去那里面逛逛吧,顺便蹭一下冷气。”
  “好主意。”
  两人脚步快了些,进了商场后佟霏脚步才放缓了一些。
  谭云初问道:“佟霏,这次你要在安城呆很久吗?”
  “不会,是卿阳说明天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我必须亲自回来参加。
  不然我也不会临时赶回来的。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想回到这里。”
  “过去的事情…忘了吗?”
  佟霏看着她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如果是真爱的话应该很难吧。
  可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很轻松。
  与六年前的样子大不相同。”
  佟霏望向她想了想:“有些事情的确很难忘。
  可是,生活里的琐事太多了,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怀念过去。
  久而久之,我就把过去当成了秘密锁在心底。
  只要不去触碰就不会痛。
  而这几年,我似乎已经学会如何控制心底的思绪不要涌出来影响我的生活了。
  你呢…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对于涂卿阳,你还是那样的执着吗?”
  谭云初扬了扬眉叹口气:“怎么说呢。”
  “怎么,你现在的心境很复杂啊。”
  “我很执着,可是卿阳舅舅也一样执着。
  曾经不知道你的存在时,我很嚣张的敢对全世界的人说我爱他要跟他在一起。
  可是这些年,我却反倒不敢那样说了。
  曾经我觉得你不爱他,他就不会幸福。
  而我爱他,就可以给他幸福。
  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就像我爱他爱的很幸福一样。
  兴许,他也爱你爱的很幸福呢。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在卿阳舅舅那里,你的确比我有魅力。
  我输了,真的输的一败涂地。
  佟霏,我现在承认你是对的。”
  佟霏纳闷,她是对的?她什么是对的?
  “男人绝情起来才是真正最可怕的。
  明明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明明就没有血缘关系。
  可他却能将我当成一个小孩子一样照顾着。
  你知道多可笑吗?我跟你同岁。
  我因为他的不在意离家出走,他说我是任性。
  我因为他不肯腾出时间陪我,他说我是不懂事儿。
  我因为他的一次次拒绝而伤心哭闹,他说我是小孩子脾气。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我是因为爱他才会这样的。
  不不不,他明明知道我是因为爱他才这样儿的。
  可是却就是固执的相信这是小孩子为了吸引大人注意的把戏。
  有的时候面对他,我真的是哭笑不得的。”
  看到谭云初还能笑的出来,佟霏也只能附和着笑了笑。
  这种时候,她能说什么呢。
  总不能说,你现在做的都是无用功吧。
  如果她说了小初就会听,那她愿意一天说上一百遍。
  “那你以后怎么办,就继续这样跟他吊着吗?
  你不觉得难受吗,明明每天都能看到却得不到。
  这种感觉很不爽吧。”
  谭云初侧头瞅着她神秘兮兮道:“当时你就没有想过要把战天爵给扑倒睡了吗?”
  “吭。”佟霏不好意思的白了她一眼:“是不是聊偏了。”
  “怎么会,你说实话,咱们两个明明很像,总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吧,那我岂不是很龌龊吗。”
  佟霏无语的笑了起来。
  “你不用担心,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这样。
  这不算龌龊,我们都是成年女人了,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以前,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扑倒战天爵,把他变成我的男人。
  可是,总也没有合适的机会。
  婚前我能经常见到他,但却没有二人共处一室的机会。
  婚后我虽然可以跟他共处一室了,可他却又不回家了。”
  “啊,好悲催呀我们。
  不行,我不能这么消极。
  我还有毅力可以支撑。
  我就这样等着,等到嫁不出去的年纪,他只能娶我。”
  佟霏望着她,真是服了她了。
  “佟霏,其实我知道自己在赌一场不属于自己的爱情。
  可是…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路。
  我已经爱了他太久太久的时间。
  想不起也不知道要如何再去爱别人了。
  这辈子,我就跟涂卿阳耗上了。
  只要他不结婚,我就绝对不会放弃他。”
  佟霏摇头笑了笑。
  谭云初抬起手肘轻轻的撞了她胳膊一下:“怎么了,你笑什么呀。”
  “笑你傻呗。”
  谭云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现在就希望中国有句古话能够应验。”
  “古话?哪一句?”
  “傻人有傻福呗。”
  佟霏被打败了:“但愿吧。”
  经过一家包包店,佟霏拉着她走了进去。
  “说真的,自从生了孩子,我都好久没有这么安安静静的逛过街了。”
  “卿阳舅舅说,你在苏黎世有一个好朋友。他不会陪你的吗?”
  “他?他不烦我就不错了,诶,这包包怎么样。”
  佟霏随手拎起一款碎花款单肩小包给小初看。
  谭云初眉心一扬:“咱们两个好像的确很像。”
  “怎么?”
  “我也一眼就看中了这款包包。”
  佟霏笑:“所以吗,六年前我不就跟你说过吗,你早该相信的。”
  她看了一眼价签,六万二,接着她将银行卡掏出来递给售货员:“给我把这个包起来。”
  谭云初叹口气:“可是像又有什么用,我终究不是你,所以卿阳舅舅只爱你,不爱我。”
  佟霏嗤声一笑:“当年我也是这么想的,好多人都说我漂亮。
  可我即便再漂亮又有什么用。
  战天爵还不是一样不喜欢我喜欢别人。”
  小初无语的望向她:“再这么下去,我不会成为第二个佟霏吧。”
  “不会的,如果你愿意以我为戒的话,我相信你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虽说卿阳他跟你不来电,但喜欢你的人还不是一样很多。
  对了,那个苏靖哲结婚了吗?我记得当年他很喜欢你的。”
  “靖哲啊…”谭云初苦笑一声:“不说这些了吧。”
  佟霏觉得小初脸上的笑容是有故事的。
  可既然她不愿意说,自己自然也不会勉强。
  正这时,售货员将她的包包打包好送了过来。
  佟霏将包接过递到小初面前:“你自己的包你自己拿吧。”
  “我的?你不会是给我买的吧。”
  “就是给你买的。”佟霏说着已经将包塞进她手里转身往外走去。
  “那不行,这我不能收的。”小初追上来想要将包还给她,“这是你喜欢的款式,我怎么能抢呢。”
  “我过几天就走了,买那么多行李带着不方便。
  再说,字眼用错了,这不是你抢的,是我送的好吗。”
  佟霏抿唇:“不过一个包而已,咱们别在公众场合推推搡搡的了,走啦。”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谭云初无奈的笑了,这可真是个让她又爱又恨,可偏偏却爱不得也恨不得的女人呢。
  小初提着袋子追上前:“那我就不客气了,这礼以后再还。”
  佟霏笑道:“谁送礼是为了还礼的啊,真傻。”
  “说真的,今天看到你儿子的时候,我有些羡慕你。
  曾经,我也想过大学一毕业就跟卿阳舅舅结婚的。
  如果生活真的能够如人所愿,那我现在也应该已经儿女成群了。”
  “你的理想都跟我一样。
  只不过我的理想实现了一半,你的还在萌芽状态。”
  “如果我现在有个孩子,兴许我也不会这么难受。”谭云初看她:“所以你是幸福的。”
  佟霏点头:“有了孩子以后,我的生活变的充实了起来。
  比较起来,我的确很幸福。”
  两人从一间服装店前走过,佟霏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说她的名字:“那不是佟霏吗。”
  本能的,她转头望去,接着就看到让她恨的牙根痒痒的女人叶蓁。
  此刻叶蓁身边站着的女人她也认识,是她们的大学同学,舍友严丹。
  刚刚叫她名字的人正是严丹。
  见真的是佟霏,严丹快步上前看向她:“真是你呀,霏霏。”
  佟霏抿唇一笑:“丹丹,好久不见。”
  “是啊,听蓁蓁说你出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佟霏看着严丹浅笑,目光却透过她的耳畔落到了她身后略显紧张的叶蓁身上。
  她该说些什么呢,冤家路窄?
  这么大个安城,这么多的人口。
  六年后她第一天回来竟然就先后偶遇到了战天爵和叶蓁。
  这一出偶遇真的比那些什么狗血剧更狗血了呢。
  这老天爷是在考验她吗。
  “我是出国了,今天刚回来的,要办点事儿。
  你呢,你不是去新加坡留学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学时期的严丹还只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大学生。
  她的父母在农村老家建立了绿色无污染蔬菜供应基地,绿色蔬菜有渠道直供新加坡。
  她一夕之间成为暴发户的女儿还留学去了新加坡。
  这么多年不见,她倒也被金钱养成了标致的小家碧玉了。
  “我回来三年多了。
  霏霏,老天爷对你也太好了吧。
  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变呢,还是那么的漂亮。”
  佟霏笑着,眼睛微眯更加漂亮了:“你就夸张吧。”
  “是真的,蓁蓁,你说,霏霏是不是一点儿也没有变呀。”
  严丹说着回头望向叶蓁。
  叶蓁咽了咽口水上前,唇勉强勾起:“是啊,霏霏,你还是那么漂亮,我们真是好久不见了,对吧。”
  “是啊,好久不见了。
  可是蓁蓁,你这几年怎么生活的啊,怎么…才六年不见你就苍老了这么多呢。
  如果不是认出了丹丹,大街上遇到你我根本就不敢认你呢。”
  严丹转头看向叶蓁:“也还好吧,我们都是在正常的成长,总也不能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逆生长吧。”
  佟霏眼神得意的望向叶蓁,她现在有些感谢父母给了自己的这副好皮囊了,“蓁蓁,现在在哪儿高就呀。”
  “我…暂时没有出去工作。”
  严丹对佟霏道:“霏霏,你还不知道吧,蓁蓁的男朋友可有钱了,她哪儿用出去工作呀,甩手花钱就可以了呀。”
  男朋友?竟然不是老公吗。
  “是吗?你见过吗?帅不帅呀。”佟霏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落在叶蓁身上的。
  叶蓁的眼神在闪躲。
  严丹嘟嘴:“我倒想见呢,我都约了他们小两口好多次了。
  可是蓁蓁她男朋友太忙了,总也没时间。”
  “蓁蓁,这可就是你不对了。
  我们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的同窗而且还是同宿舍的舍友。
  难不成,你还怕我们见了你男朋友就把他抢走啊。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要脸的闺蜜啊。
  你真是想太多了。”
  “不会…怎么会呢…他是真的很忙。”叶蓁握拳,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再忙的人总也得吃饭吧。
  诶,有时间咱们组织一次同学聚会吧。
  大家都带着自己的男朋友老公什么的聚聚。
  多好呀,肯定很热闹,你们说呢。”
  听了佟霏的话,严丹一阵小兴奋的拉着叶蓁:“我也觉得肯定很热闹。
  蓁蓁到时候你一定要把你家那位带上哦。
  这次我说什么也要见见他呢。”
  看到叶蓁铁青的脸色,佟霏抿唇笑着。
  严丹在大三那年就在家里的安排下去了新加坡留学,所以她们的事情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她也相信,叶蓁绝对没有脸告诉同学,是她抢了最好的闺蜜的老公。
  “丹丹,那这事儿就交给你来组织咯。”佟霏笑着拍了拍严丹的肩膀。
  “没问题。”
  佟霏狡黠一笑,真到了同学聚会那天,想必热闹。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