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听着,佟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侧头一笑,什么叫演技,跟叶蓁一比,她这辈子都没资格拿什么奥斯卡。
  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叶蓁竟也真能沉得住气。
  这么多怨气,刚刚在聚会上她都能忍住。
  “叶蓁,你说的对,就我那岌岌可危的婚姻,即便没有你也会有别人撄。
  可我宁可那个人是别人,也不希望是你。”
  佟霏从墙边离开几分走到她的面前。
  “我不恨你破坏了我的婚姻。
  但我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偿。
  六年过去了,你始终没能成为战天爵的妻子。
  怎么样,爱了六年却得不到的滋味如何?
  你现在,有没有一丁点能体会到我当时的心情?”
  佟霏勾唇一笑:“我说过的,我曾经的痛,一定要一点一点的全都还给你们。”
  叶蓁咬牙:“你是不是看我不反抗,就以为我好欺负。
  听着,佟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我不是你,既然我等了他六年,那就有信心跟他耗到底。
  我绝对不会让他从我身边离开。
  你别想回来重新把他抢走,我不会放手的,死也不放。
  告诉你,你绝赢不了我,因为我比你更狠。”
  叶蓁说完转身愤恨的离开。
  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佟霏背抵在墙边,剪不断,理还乱。
  叶蓁说的对,她为什么不老死在国外呢。
  真是回来自寻烦恼。
  要不要干脆就不管佟氏了,逃回国外去算了。
  佟霏闭目,真是疯了,连这种醉话都想的出来。
  她凭什么放着佟家的基业不管,为了躲避这对伤害过她的人逃走呢。
  不是想放手吗,逃避不算放手。
  真正的放手,是即便相遇也能做到心中平静。
  再睁开双眼时,她眸中清亮了不少。
  对,她得勇敢面对。
  第二天一早,陈叔开车来将小达带到了别墅里。
  而佟霏就从酒店出发直接去了公司。
  半晌午的时候,她将手头的资料全都看完了,她给秘书室打了一通电话。
  没多会儿,秘书室的室长在门口敲门进来。
  “佟总,您要的秘书室职员的资料全都在这里了,请您过目。”
  佟霏将资料接过,逐一查看后抽出了两张。
  “这两个人从今天开始调到我这里来工作。”
  秘书室室长将资料接过:“这李楠在咱们公司工作五年了,学历和资历都可以。
  但这陈恭河…佟总,他还只是个新人呢,我担心他会影响你的工作。
  不如,我帮您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吧。”
  “不用了,这两个人交给我就可以了。”佟霏抬眼看向他,表情很淡然。“好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是。”
  秘书室室长离开后不过几分钟,李楠和陈恭河就一起来报道了。
  李楠比她年长两岁,算是公司在涂卿阳领导时代的老员工了。
  对于工作上的事项,她了解的应该比自己多不少。
  至于陈恭河,她用他,单纯就是因为他是陈叔的儿子。
  从前,她跟他打过几次交道,她很喜欢他像陈叔一样稳重踏实的性子。
  “佟总。”
  “佟总。”
  两人异口同声的看向佟霏。
  佟霏抿唇一笑:“欢迎你们来我这里工作,首先申明两点。
  第一,如果你们不愿意跟着我干的话,可以现在主动提出回到原来的岗位。
  我不会反对,也不会挽留,尊重你们的选择。
  但如果你们选择留下就必须要遵守我的工作原则,对我绝对忠诚。
  我这个人最忌讳的就是背叛。
  第二,你们两个之间内部不要搞什么内斗,必须抱作一团,有团队意识,互帮互助。
  我需要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
  严禁推卸责任。
  在我这里出了事情,只要你们敢于承认,我就可以帮你们承担。
  但如果你们推卸责任,那么对不起,不管你是谁,立刻给我卷包袱走人。”
  佟霏说完将目光在两人身上旋了一圈:“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考虑。
  你们可以去外面考虑一下一会儿进来给我答复。”
  陈恭河有些小激动:“总裁,我不需要考虑了,您说的两点我一定会做到的。”
  李楠也是点头:“我也一样,请总裁放心。”
  “那好,李秘书,陈秘书,合作愉快。
  陈秘书,你通知一下副总,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李秘书,你可以去安排一下今天下午跟涂总进行工作交接的事宜了。”
  “是佟总。”
  两人离开后,佟霏掏出手机给小达打了一通电话。
  小达接到电话的时候声音响亮极了:“霏霏,干嘛,我忙着呢。”
  “你在忙什么呀。”
  “陈爷爷正在帮我在院子里架秋千呢。
  等你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我们的劳动成果了。”
  “这样啊,天气这么热,在院子里呆一会儿记得拉着爷爷进屋凉快一下,别热坏了。”
  “知道了。”
  “好了,那妈妈不跟你说了,妈妈要忙咯。”
  挂了电话,门口传来敲门声和陈恭河的声音:“佟总,副总他…”
  “行了行了,用的着你在这里废话通报吗。”
  接着,门就被推开了。
  佟辰双手抄进口袋中吊儿郎当的走到她的桌前。
  “我亲爱的佟总裁,您又找我干嘛呀?找茬儿?
  怎么着,这是打算以后一天一顿吵的节奏是吧。”
  看着他这副德行,一身条纹粉红西装,带白头的尖头皮鞋,头发朝天竖起,佟霏觉得脑仁儿疼。
  “这里是夜店吗。”
  “真是土,这是现在时下最流行的穿搭,你懂不懂呀。”
  佟辰说着在佟霏面前旋了个身:“完美吗?”
  佟霏揉了揉眉心:“你说你能不能正经点儿啊。
  你天天这样儿多没劲呀。”
  “谁说没劲的,跟你吵架有劲吗?不也没劲吗。
  可你还不是天天把我拎过来。”
  “什么吵架,我是找你有事儿要谈的。”
  真的,佟霏一直都觉得,跟这样的男人聊天简直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记得小时候,他们兄妹感情很好的。
  她记忆力的哥哥也不是这副样子的。
  可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你的正事儿不就是让我滚出公司吗。
  不告诉你了吗,没门儿。
  以后我天天来公司,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
  既然你以后要天天来公司了,那就正好。
  我有个项目要交给你,你敢不敢接。”
  佟辰侧头冷笑一声:“我凭什么要接你给我的项目。
  我要做什么项目,我自己不会去找啊。”
  佟霏烦躁的舔了舔唇,这样的人,她真想把他摁地下臭揍一顿。
  “听着,你不能一直在公司里白吃白喝。
  现在你已经成为公司的负担了。
  如果你想要不被别人说闲话,那就必须要做点儿成绩出来给大家看看。
  我手里这个项目是十足十会盈利的。
  之所以交给你,是希望你能够将它完成,让公司里的人对你刮目相看。
  我不希望别人出去说,佟乐驰的儿子就是个草包。”
  “切,你会这么好心?谁信呀。”
  “哥,”佟霏郁闷极了:“你能不能认真点儿。”
  听佟霏这声无奈的叫,佟辰扬眉坐下:“说吧,什么项目。”
  “儿童娱乐设施。”
  “我去,都烂大街的项目你让我做?”佟辰翘着二郎腿,一脸的鄙视。
  “佟霏,你是不是故意要让我接这项目,然后看着我赔钱让人指责我好把我赶出去。”
  佟霏郁闷的拍桌:“你能不能别三句话不到就说我要赶你出去。
  我赶你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可多了去了。
  你现在难道不是被我猜中了心思恼羞成怒吗?”
  佟霏郁闷的叹口气:“你知道现在的父母在孩子身上会投入多少钱吗。
  我做过市场调查,那绝对是笔不菲的数目。
  是,现在每个城市儿童娱乐场所都不少。
  可这市场离饱和还远了去了。
  我们要做的是婴幼儿一站式服务的全国连锁项目。
  我们要整合这个市场,从中兼收利润。
  上至早教和学习,下至娱乐和游戏。
  只要父母带着孩子走进了我们的店,就总有一个让她们无法离开的理由。
  儿童的市场就跟女人的市场是一样的,非常有盈利性。
  现在的年轻父母,都舍得为孩子花钱。
  只要你稍微动动脑子,一定会盈利的。
  而且,我连合作伙伴都给你找好了,你稳赚。”
  佟辰撇嘴站起身就往外走去:“这么无聊的项目,要做你做,我可不做。”
  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佟霏郁闷的将已经给他准备完整的资料甩到了桌上。
  真是白替他担心了。
  烂泥扶不上墙。
  行,他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不是,她做就是了。”
  佟霏按了一下内线:“陈秘书,你进来一下。”
  陈恭河从外面恭敬的走了进来上前:“佟总,您有什么吩咐。”
  “行了恭河,这里没有外人,你不用这么拘束。”
  “佟总,您…还记得我呀。”
  “你说呢,我不过是几年没见你,又不是几十年。”
  佟霏将资料递给他:“你拿着这资料出去看一下,这几天着手准备一下这个项目。”
  “好的佟总。”
  陈恭河说完往外走去,可走到一半,他又转身折了回来。
  “菲菲姐。”
  佟霏抬眼看向他,“大少爷一直就这样儿。
  你别伤心,加油,我一定会一直支持你的。”
  “谢谢。”
  佟霏抿唇笑了笑,“陈叔现在在我那里住,有时间过去吃饭吧。”
  “好。”
  陈恭河才离开没多久,佟霏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佟霏很谨慎谦恭的道:“果叔叔,是我,霏霏。”
  “霏霏呀,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是有事儿?”
  “果叔叔,对不起…之前我说要把儿童娱乐设施那个项目拿下给我哥做,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你呀,不用道歉。
  我那天就告诉过你,你哥那个人,眼高手低,看不上这点儿利润。”
  “果叔,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这项目由我来做,你看行吗?”
  果成天在电话那头声音慈和的笑了起来:“比起你哥,我倒更放心你。
  霏霏,你还是很有潜力的。
  你刚起步,眼睛不要只盯着那些个大项目。
  项目越大,争抢的人越多。
  而那些争抢的人往往为了能够得到项目会不惜压缩自己的利润。
  其实到手之后的实际利润不见得比这些小项目多。
  有的时候呀,越是这样的小项目,越能带动公司的利润。
  我做了一辈子生意,有些事儿看的比你准。
  相信你果叔叔,这笔生意,我保你稳赚不赔。
  记住,水滴虽小,但也能凝聚成海。”
  “果叔叔,改天,我真得去你家好好听你给我念一念生意经了。”
  “那你就来,果叔叔天天在家里闷着呢。
  哎哟,我要是有个闺女该有多好呀,就是贴心。”
  佟霏呵呵笑了两声,门口传来敲门声,她道:“果叔,我这里有点事儿,先不跟你说了,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行,挂了吧。”
  挂了电话后,佟霏抬眸望向门口:“进来吧。”
  李楠出现在门边:“佟总,涂总那边今天下午交接不了,几天前预定的风投公司的人要来。”
  “行,我知道了。”
  “还有件事…”李楠有些犹豫。
  佟霏扬眉:“怎么了?”
  关于佟霏,她们都只知道她传闻中的样子。
  嚣张跋扈,大小姐做派,性格很难缠。
  有些事儿,尤其是非工作上的事儿,作为一个深谙生存之道的秘书,李楠其实是有些担心的。
  因为在领导跟前工作,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事不关己的事情引火烧身。
  “有话就说。”
  李楠理了理衣襟上前:“佟总,一楼大厅服务台打来电话说…说战二爷派人送来了一车花,让搬到你办公室里来。”
  “什么?”佟霏惊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谁?”
  “战二爷。”李楠有些紧张的又重复了一遍。
  佟霏眼睛眨巴了无数下这才反应过来她没有听错。
  可是战天爵给她送花?多好笑。
  从前,他可是从来没有送过她一朵花,不,连一片花瓣她都没有收到过。
  佟霏蹙眉,他这是什么意思,打一巴掌再赏一个甜枣吗?
  真把她当傻子了不成。
  “佟总,前台那边问可不可以让搬花的师傅上来…”
  李楠底气不足的话语打断了佟霏的思绪。
  “这花一束都不许搬进来。
  告诉他们,从哪儿搬来的,就运回哪儿去。
  我这里不开后花园。”
  “是。”李楠转身出去的时候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挨骂,比想象中好一些。
  佟霏双手支在额头前,脑子里很乱。
  ‘一车花’这三个字让她想起了往事。
  当年她追他的时候,为了吸引他的注意。
  她特地订了一车的花送到了他的公司给他。
  其实她的目的特简单,就是宣誓主权,这男人是有主儿的,让他们公司里那些个春心荡漾的女人收敛住自己的小心思。
  而且这花儿,她一送就送了半个月。
  正在想着,她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佟霏转头斜了一眼,只见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正是战天爵的。
  ---题外话---今天依然有加更,第二章等到六七点钟左右撒,有月票的妞儿,砸光光吧,客户端投票一票变三票哟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