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佟霏,我这是在追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直接将手机挂断。
  她昨晚躺在床上半宿没睡,许多事情慢慢的也就想开了。
  没回国之前,她之所以能够内心平静,是因为眼不见为净,太过忙碌没有时间去回忆过去的事情和伤心痛苦。
  可是,不去想不代表伤口已经消失了。
  让她曾经痛苦过的根源还在,回国之后,遇到了有些人起了化学反应,伤口再次裂开,所以她的心情会有些极端,想法也会与原先预想的发生偏颇偿。
  既然症结找到了,她现在就必须要对症下药。
  很快,电话又想起了第二遍,第三遍撄。
  战天爵一直都是个执着的人。
  直到门口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陈恭河推门道:“佟总,战二爷来了,要不要…”
  话还没说完,战天爵已经一把将门推开走了进来。
  陈恭河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失败,连个门都看不好。
  先是被大少爷硬闯,现在又是战二爷。
  他很是紧张的看向佟霏。
  佟霏看着他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
  陈恭河关门出去。
  佟霏身子向后靠去。
  战天爵走上前站在桌对面打量她:“还不错,挺有总裁架势的。”
  “你来干什么。”佟霏的声音并不热情。
  “你都正式来上班了,作为丈夫,我难道不应该来恭喜你吗?”
  “丈夫?呵,战天爵,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太不要脸了吗,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六年前,是你说的要放我走跟我离婚的。
  离婚协议书为什么还没有签字。”
  “出尔反尔啊。”战天爵直接坐下翘起二郎腿跟她对视。
  “你不觉的我们很般配吗。
  都是出尔反尔的高手。
  走之前,还说自己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儿,回来之后却把证据都带回来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我们战家人基因的确强大。
  如果我带那个孩子出去,别人一定都会以为那是我的孩子。”
  佟霏咬唇,真该死,太窝火了。
  “所以呢,你现在想来表达个什么意思?
  我给你戴上了绿帽子,你觉得很不爽。
  所以要来示威吗?
  示威没有必要带那么多花吧。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多好多专情呢。
  战二爷不是一向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吗。”
  战天爵笑:“示威的确没有必要带那么多花。
  可我不是来示威的,鲜花配美人不是?
  你是安城最美名媛,当得起这一车的鲜花。”
  你是我心中最帅的男人,当得起这一车的鲜花。
  这话当年她对他说过。
  佟霏垂眸。
  战天爵唇角勾笑:“是不是想起了些什么?”
  “当年我年纪小,不懂事儿,做过的事情太多,早就已经忘了,所以我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都是些闹心的回忆,以后也没有必要再想起。”
  “没关系,我会一点一点的让你全都想起来的。
  有句话说的好,初心不忘方得始终。
  你的初心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呢。
  扑倒战天爵,把他变成你男人。”
  佟霏心头一紧:“战天爵你什么意思,你神经病吧。”
  “想当年你追我的时候,我对你可没有这么差劲。”战天爵说完扬眉。
  她愣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她想歪了吗?
  她起身走到战天爵身边,拽住他的手臂就往外扯。
  “我现在忙着呢,没时间跟你闲扯,你赶紧给我滚。”
  可是战天爵却稳坐木椅。
  “你太瘦了,得多吃点儿,我在想,要不要把你喂胖一些呢。
  女人不见得都瘦了好看。
  你脸型不错,胖瘦都无所谓的。”
  佟霏拽了半天累的有些呼哧的望向他。
  “你到底想干嘛呀战天爵。”
  他真的把她给弄糊涂了。
  不生气,不严肃的他让她看着都觉得害怕。
  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她精心算计着要报复他。
  可他随随便便一个动作就能把她攻击的毫无防备。
  “一个男人送一个女人花,还是一车一车的送,你说我想干嘛。”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其实你很聪明,明明都想到了,就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好,那我就把话说明白,免得你装傻。
  佟霏,我这是在追你。”
  佟霏倒吸口气,这话如果十年前听到该有多好。
  心都伤了,还谈什么追不追。
  她现在看到他浑身上下都能闻到厌恶的气息。
  可是战天爵到底是怎么了,他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
  她深信,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这样。
  “怎么,被我的话吓到了?
  我以为你是个心脏承受能力很强的人。”
  “战天爵,我的心脏承受能力一点儿也不强。
  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这种梦话。
  还有,我跟你,这辈子都没可能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症结在哪儿。
  这么多年来,我对症下药早就已经把对你的爱根治了。
  现在我真的是想爱你也爱不起来。
  你之所以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不就是觉得被我背叛了,所以不解气吗?
  你看我现在过的很幸福,所以很不爽对吧。
  你想拉我重新回到地狱里去对吧。
  可是抱歉,我的人生我的未来美好且漫长着呢,我没有心情陪你玩儿这种不入流的下地狱游戏。”
  自进了她办公室以来,战天爵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丝波澜。
  “跟我在一起叫下地狱?”
  曾经,她以为那叫幸福。
  她以为她能站在他的身边笑到最后。
  可后来她才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永远隔着一个女人。
  即便拥有了他的人,她也得不到他那颗心。
  那颗心被铜墙铁甲包裹着,她削尖脑袋挤的头破血流也钻不进去
  看着她头破血流的样子,他只在一旁鼓掌叫好。
  这不是地狱是什么呢。
  “对。”佟霏坚定的点头。
  “好,就算是地狱,那我们也肩并肩一起闯到最后吧。”
  佟霏蹙眉望着他:“战天爵,你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我对你示好看起来就那么别扭吗?”
  “像是疯子。”
  战天爵眉心微扬:“好吧,既然你现在不相信,那我给你一段时间来适应,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
  战天爵起身离开。
  佟霏双手揪着头发趴在桌子上。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昨天明明没有喝醉。
  她打了战天爵,涂卿阳和战天爵打了起来。
  他右侧脸颊上的淤青还能看的出来。
  她也不是做梦。
  战天爵的态度为什么会忽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到底在玩儿什么鬼把戏,难道是要为叶蓁报仇吗?
  想到这一点,佟霏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要坚守自己的底线。
  绝不能再跟战天爵这样的男人扯到一起。
  这辈子,被伤一次就足够了。
  不可以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
  中午吃饭时间,涂卿阳给她打了电话。
  今天涂卿阳也在佟氏,可因为要忙着准备风投公司要的资料,他没有时间吃午饭。
  “那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涂卿阳边翻看着资料边应着。
  “恩…那我就随便买了。”
  “好,对了,昨晚你…没事吧。”
  佟霏扬眉:“没事,我回去洗了个澡早早的睡下了,那一天就算翻篇了。”
  “我昨晚回去一直很担心你,想给你打电话,又担心你会不接。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
  佟霏呵呵一笑:“昨天我走了之后…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吧。”
  “你指的是什么事?”
  “你们没有再打起来吧。”
  涂卿阳笑了起来:“都不是小孩子了,打什么架,你走了之后,我们也走了。”
  佟霏点了点头,这就好。
  “佟霏。”
  她刚打算要挂电话的时候,涂卿阳的声音就透过手机在耳边温柔的响起。
  “恩?”
  “不管怎么样,即便你跟他真的没能离婚,我也不会离开你。
  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
  佟霏蹙眉,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六年没有回来,中国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集体表白日吗?
  “我最近特别想吃肉,一会儿我给你带荤菜回来。
  好了不说了,你忙吧,我饿了,要去吃饭了。”
  “好,去吧。”涂卿阳挂了电话,并没感觉到失望。
  本来也没指望她会回应自己。
  不过有些话,他该说也还是要说。
  佟霏是让陈恭河去将午餐送给了涂卿阳和他的团队。
  回到公司后,她一个人去到父亲生前的办公室想要安静一会儿。
  只有在那里,心灵才能真正的安静下来。
  这个办公室承载了许多她儿时的记忆。
  一开始佟辰想要在这间办公室办公,但她却极力反对。
  最后没有办法,佟辰才另选了办公地点。
  她走到父亲的办公坐位上坐下,坐在父亲做过的大班椅中,就好像父亲在拥抱着自己一样。
  很有安全感。
  办公桌上还摆放着他们一家四口的三张照片。
  有一张她只有四五岁的样子,是被爸爸抱在怀里照的。
  只可惜,那时候她年纪太小,早就忘了当时的场景。
  更想不起那时候父亲怀抱的温度。
  再看看另一张照片中,一家四口一前一后排列
  她站在妈妈身后,佟辰站在爸爸身后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那年她16岁,正是花季少女,也正是刚开始暗恋战天爵的年纪。
  那时的她脸上洋溢的笑容多幸福呢。
  看到佟辰搭在自己肩头的手,佟霏眼眶有些酸涩,想起了刚刚吃饭回来在大门口遇到佟辰的场景。
  他说:“瞅瞅,听说这满大厅的花儿都是战天爵送你的。
  我的好妹子,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怪不得能稳稳的把佟氏握在手中呢。
  这一点,我真心的对你甘拜下风。
  你太有手段了,你说你怎么做到的,竟然能把男人玩儿的一愣一愣的。
  战二爷那么厉害的人物,竟然给你送了一车的花来。
  啧啧,我家妹子哟,真是不简单哟。”
  她看着佟辰吹着口哨嘲讽离开的背影,心没来由的疼的一抽一抽的。
  他们毕竟是亲兄妹,拥有相同的父母,从小一起长大。
  可怎么,他们就会变成今天这样了呢。
  小时候,他们也是能够在一起一玩儿就是一天的,不是吗。
  为什么长大了,许多感情也变了质呢。
  是佟辰变了,还是她变了。
  难道…真的是她做错了吗?
  她只是想要让佟氏好,让他好,她做错了吗?
  为什么她的一片苦心,他却并不理解呢。
  第二天上午,佟霏顺利的跟涂卿阳交接了所有的工作开始正式上任。
  公司里的高层们都说要为她办一个欢迎宴。
  可佟霏却并不赞成。
  她现在没有成绩,也没有威信,即便办了欢迎宴,也没有人是实打实的服她。
  与其让人背后议论摆排场,还不如把这精力放在工作上来的好。
  交接仪式结束后,佟霏立刻回到了办公室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内线电话响起,佟霏接起,里面传来陈恭河的声音。
  “佟总,战二爷又派人送了一车鲜花来。
  前台请示能不能送上去。”
  “要么扔了,要么跟昨天一样,让他们哪儿搬来的哪儿带走。
  哦对了,让他们把昨天堆在大厅里的那些也都给我带走。”
  “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佟霏直接拨通了战天爵的电话。
  电话那头,战天爵声音略显轻松:“花收到了吗,喜欢吗。”
  “全都被我扔了,你以后不要再送花来了。
  你这样已经严重的影响我的生活了。”
  “怎么会,你可以试一下,习惯成自然。
  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我想,我应该是全世界收花收的最多的男人了。
  你懂我的意思吧。”
  佟霏咬唇,混蛋,居然用过去的事情来惹她。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懂你的意思。
  反正你以后不要再送花来了,真的很讨厌知道吗。”
  “你收不收是你的事儿,我送不送是我的事儿。
  既然我说了要追你,那自然是要拿出诚意的。”
  “战天爵,你追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就不相信你是真的想要重新跟我在一起生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就问你一句。
  我带着别人的孩子跟你生活在一起,你都不会在意吗,你不觉得恶心吗?”
  战天爵眉心微蹙,怎么可能不在意。
  可事已至此,难不成拱手将她让给涂卿阳吗。
  总不能让她再受一次情伤。
  战天爵邪魅一笑:“怎么能是别人的孩子呢,好歹也是我们战家的种。
  我不把他看牢,难不成还等着让他以后长大了以后像他爸一样祸害我吗?
  我就把他养在身边,我疼他,宠他,给他世上最好的一切。
  我让他将来连想忘恩负义的机会都没有。”
  佟霏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
  怪不得会这么殷勤。
  她就说吗,战天爵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毫无理由的对一个人好呢。
  不现实。
  “战天爵,想要我重新回到你身边是吗?做梦去吧。”
  她刚要挂电话,就听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一道男声:“二爷,不好了,叶小姐出车祸了。”
  ---题外话---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权少驭妻有方,新文占坑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