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霏霏,我怀孕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听到这话直接从座位上站起,出车祸?
  电话那头,战天爵的声音倒是云淡风轻。
  “这种小事你也来烦我,你是打算交辞职信了是吧。”
  秘书连忙承认错误:“抱歉二爷,那我就按照以前的处理方式处理了。”
  听战天爵这样说,佟霏眉心紧紧的蹙起:“战天爵,你怎么这么冷漠。
  叶蓁出车祸了,你怎么能做到这么平静的钤。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难不成你希望我去探望她?
  我不认为我做的有多过分。”
  六年前佟霏离开后,战天爵就让叶蓁离开了。
  是她自己死活不肯走,还说离开他会活不下去。
  战天爵明白,她不是离开他活不下去,是离开他的钱活不下去。
  商海沉浮这么多年,如果连叶蓁这样势力的女人都看不透,那他也真是白混了。
  佟霏咬牙嘟囔一句:“战天爵你没人性。”
  说完,她将手机直接挂断。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只知道,对于一个守在他身边六年的女人,他的行为显然有些冷漠过火了。
  仔细这么一想,叶蓁也算是自己受到了报应。
  只是…她不会死吧。
  佟霏咬唇,最后甩了甩头,她的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工作都忙不完了,她可没有心情去管别人的闲事。
  佟霏深呼口气翻开资料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战天爵放下手机不过十分钟,胡宪冬的电话就催命般的响了起来。
  他顺手将手机划开。
  “天爵天爵,重大新闻,你那块狗皮膏药又来我们医院住院了,车祸诶。”
  “我知道。”
  “你知道?”胡宪冬吃惊:“谁呀,消息比我还灵通。”
  “医院给我的秘书打过电话。”
  “我去,我们医院的医护人员办事效率就是高。
  不过叶蓁这女人真能折腾,这都第几次了。
  这种把戏玩儿着有意思吗,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你是医生,问我干嘛?
  她有病就治,没病就让她走。
  还有,以后她去了医院不要给我打电话。
  我没有闲到连旁人的闲事都管的程度。”
  胡宪冬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那你还打电话来?”
  “我不是想八卦一下你的事儿吗。
  说说,昨晚怎么样,佟霏在别墅门口见到你没有大吃一惊吗。”
  “我昨晚没回去。”
  “没有回去?你有病啊,给你制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回去。”
  “先让她稳稳再说,追的太紧万一给她造成了心理负担,她又逃跑了呢。”
  “呵,我们堂堂战二爷也有患得患失的时候呀。”
  手机那头,胡宪冬坏坏的笑了起来。
  战天爵点燃一支烟,云雾中,他的双眼微眯。
  “六年前,我错误的低估了那个臭丫头倔强的个性。
  那时候的失去可以算作错过。
  可如果这次我再失手,那就变成过错了。”
  听着战天爵略显低沉的声音,胡宪冬也收敛起了吊儿郎当的个性。
  “你们两个呀,脾气都太倔。
  一个固执,一个执拗。
  可这么多年下来,我发现你身边也真的没有什么女人能像佟霏一样适合你了。
  人家不图你的钱财,就图你的人。
  结果呢,八年,你连你的人也没能给她。
  人家都说,个性太过相似的两个人在一起终归是没有结果的。
  可我从来就不信这些。
  相处的不好了,那自然是没有结果的。
  就像六年前的你们。
  可如果相处的好了,两人才更能体会对方的心,更懂得惺惺相惜。”
  “我认识你三十多年,你就这句说的像人话。”
  “哥们,你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你小心我在你和佟霏中间使绊子。”
  战天爵难得的唇角扬了扬:“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行了,你快忙你的吧,我这儿也忙着呢。”
  挂了电话后,一身白大褂的胡宪冬拿着叶蓁的片子看了看后走进了病房。
  他进去的时候,叶蓁眉心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很疼痛的样子。
  胡宪冬上前对着叶蓁扬唇:“叶小姐,好久不见了。”
  “胡医生,大家都是认识的,你就直接叫我蓁蓁吧。”
  胡宪冬耸肩:“那可不行,这里是医院,万一被别的医护人员告状说我对待病人态度轻浮可就不好了。”
  “怎么会,这里可是你家的…”
  “嘘。”胡宪冬耸肩一笑:“叶小姐,你的x光片已经拍出来了。
  我仔细看过不下三遍,你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衔接的非常好。
  皮肤外也没有任何擦伤。
  你的验血报告显示一切正常。
  这次的车祸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恭喜你了。
  你没事儿了,一会儿休息一下平复一下心情就可以回去了。
  我会派人下去给你办出院的。
  我把片子和化验单给你放在这里先出去了。”
  胡宪冬说完转身要走。
  叶蓁急道:“胡医生等一下…”
  胡宪冬回头:“怎么了叶小姐,还有事吗?”
  “我刚刚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一直都觉得有些害怕。
  我想住几天院观察一下,可以吗。”
  “叶小姐,不是我不想让你住院,主要是你的各项体征都不错。
  比健康人还健康。
  而且,我们医院床位一直都很紧张。
  你这样占着床位,那真正需要住院的患者就住不进来了。”
  “这里是vvip,没有多少人能住的起,如果真有人要住,我再走不行吗。”
  胡宪冬眉心一扬,没病的人非要住院,有好戏看的既视感。
  “原则上是可以的,那你就自己跟你的主治医商量吧,我刚巧不是你的主治医。”
  “胡医生,你是天爵的朋友,我出车祸的事儿,天爵他知道吗?”
  胡宪冬耸肩摇头:“我不清楚,今天没跟他联系。”
  叶蓁脸色有些僵硬:“那…能不能麻烦你告诉他一声,我想…”
  “叶小姐,我只是名医生,不是你和天爵的情感顾问。
  有什么事儿,你自己打电话,ok?
  我楼下还有患者,就不跟你闲聊了。”
  胡宪冬说完已经拉开门出去了。
  他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其实,看天爵对这两个出车祸的女人的态度就能看的出,到底谁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六年前佟霏出车祸的时候,战天爵魂儿都吓走了一半。
  佟霏明明没事儿,他却非要逼着他去给佟霏检查。
  而叶蓁呢,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可他记得很清楚,从叶蓁第一次出车祸入院以来,天爵就压根儿没有出现过。
  如果不出所料,一会儿一定会有他的秘书送来一捧花表示慰问。
  想想也真可怜。
  叶蓁收到秘书送来的鲜花时,脸上一片惨白。
  她有些后悔了,刚刚不应该踩刹车的,如果她真的受了伤,那天爵一定不会不在乎的。
  可是她也是人,她也会怕。
  面对死亡,她怎么可能完全的无动于衷呢。
  “天爵呢。”
  “叶小姐,总裁很忙,正在开会,没时间。”
  “那你告诉他我出车祸了啊。
  到底是钱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叶蓁不悦的看向秘书怒吼。
  “你去叫他来,叫他来啊。”
  秘书沉默不语,“叶小姐,抱歉,我还要赶回去帮总裁准备下一场会议的材料,祝您早日康复。”
  他说完转身要走,叶蓁直接将鲜花狠狠的甩到了秘书的身后。
  秘书关门离开后,她拿出手机拨打战天爵的号码。
  “天爵,你现在在哪里,我知道,你上班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会烦,可是…”
  战天爵冷冷的打断对面的哭腔:“知道还打过来的行为才最令人厌恶。
  如果你给我打电话的目的是让我去探望你。
  那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我没有时间,很忙。”
  “再忙难道连看一眼你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吗。
  天爵,你女朋友出车祸了,你不该这么无动于衷的啊。”
  “谁说你是我女朋友的?
  我战天爵承认的女人没人敢不认,我可战天爵不承认的女人,谁敢承认?
  六年前我就已经把话跟你说清楚了。
  对于一个我睡都没睡过的女人,我只是让你帮我演了一出戏,给你五百万,不少吧。
  怎么,五百万挥霍完了,觉得不够,还想要的更多?
  还是你发现赖在我身边即便什么都不用做也可以锦衣玉食的滋味很好,不舍得离开了?
  听好了,以后少在外面以战天爵的女朋友这种身份自居。
  你这样的女人,即便只是陪我玩玩儿也是不够格的。”“天爵,你怎么能这么过分呢,当初是你先找上我的。”
  战天爵眉心一冷:“是我找上你的,可我当时把条件跟你说的很清楚。
  我认为,你是为了钱自愿帮忙的,我没有逼你。”
  “我不是为了钱,我是真的爱你。”叶蓁低吼着。
  “爱我的女人多了去了,家事好的,背景好的,自身条件好的比比皆是,如果你不是佟霏的朋友,那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懂吗?”
  “可我为了你连最好的朋友都背叛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
  “就凭你也敢说自己是佟霏最好的朋友?
  一个背叛者而已,没资格做她的朋友。
  我奉劝你一句,回去好好的查一查朋友这两个字的含义。
  以后不要用这两个字出来丢人。”
  战天爵说完,咚的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
  叶蓁咬牙切齿满心的愤恨,战天爵和佟霏,他们两个人当真好狠毒的心。
  有钱人就可以随便耍弄别人的感情玩儿了吗。
  有钱人就可以把别人的尊严放在脚底下践踏了吗。
  他们要玩儿爱情游戏,凭什么把她抓出来当垫背的。
  她不甘心。
  他们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吗。
  那她六年的青春岂不是就这么白白牺牲了吗。
  五百万就想打发她是吗,想都别想。
  叶蓁眉心一转下了床离开了医院。
  她竟然会主动办理出院手续这一点胡宪冬还是很意外的。
  后来给战天爵打电话了解过后才知道,原来她在战天爵那里吃了闭门羹,也难怪她灰溜溜的走了。
  本来还以为会有什么好戏可以看的。
  可现在看来他是白惦记了。
  佟霏下班后直接从楼上去往地下一层停车场。
  走到车边的时候,她就看到有人蜷缩做一团蹲在她的车旁。
  她纳闷了一下慢悠悠的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听到声音,一直将脸埋在膝盖上的女人慢慢的抬起头望向她。
  昏暗的停车场中,没人能察觉到此刻佟霏脸上的惊讶。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出车祸了吗,出车祸的人不在医院,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
  “霏霏。”叶蓁说着将脸重新埋回膝盖窝里哭了起来。
  佟霏有些烦躁,“你这是干什么。
  如果你想哭的话,去别的地方哭。
  让开,我要上车走了。”
  叶蓁伸手轻轻的抓住了佟霏阔腿裤的一脚。
  “霏霏,我们息战吧,够了,我真的跟你闹够了。
  我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
  为什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呢。
  我曾经真的是那么那么的珍惜你。
  我怎么会…该死的抢了你的男朋友呢。
  我也怄我自己,可是,有些事情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了。
  霏霏,我不求你原谅我,可是拜托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好不好。”
  佟霏往后退了一步,将自己的裤腿从她手中抽出。
  她这又是玩儿的什么把戏?
  那天她还去酒店找她,阴狠狠的告诉她,绝对不会放弃,因为她比自己更狠。
  可这才过了两天,她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来装可怜。
  真当她佟霏是傻子吗。
  “听好了叶蓁,我不需要你在我这里改过自新。
  我只需要你永远的跟我保持距离。
  以后的人生中,我不希望再提及或者想起跟你作为闺蜜一起共处的那几年时光。
  还有,别动不动就跑到我面前哭哭啼啼。
  我不吃你这一套。
  赶紧给我闪开,我还要回家去呢。”
  叶蓁执着的分毫未动,她只是仰头哭的梨花带雨的望向她。
  “霏霏,我怀孕了。”
  佟霏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可心里却有丝烦躁。
  在瑞士时,她早就想过,战天爵总有一天会拥有属于他和别人的孩子。
  可是,她真的接受不了这个孩子是由叶蓁来生。
  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叶蓁的孩子成为同父异母的兄妹。
  她最希望的是,这辈子都不要跟他们有任何牵扯。
  “恭喜你,既然怀孕了,那你该去找战天爵,而不是来找我。
  难不成,你是来跟我炫耀的吗?
  那就不必了,战天爵这个男人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只要你能让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那我一定对你感恩戴德。”
  叶蓁摇头哭着:“不是的,我不是来跟你炫耀的。
  我只是…感到很无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没有朋友,能倾诉的人也只有你了。
  我知道你现在恨我,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找来了。
  霏霏,我不知道天爵为什么会那么恨你。
  恨你恨到为了不让你幸福,他宁可牺牲自己的婚姻来拖着你。
  为了不让你好过,天爵不会给我婚姻的。
  那天我去酒店找你,也不过是因为知道了真相后觉得痛恨。
  我以为,只要我坚持守护,总能换来他的真心和我想要的婚姻,可那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做白日梦。
  所以我才会将怒气撒到了你的身上。
  如果没有婚姻,那我的孩子…就没有完整的家。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
  霏霏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个孩子,我到底该留还是舍。”
  佟霏抓着车钥匙的拳心握紧:“这样的事情你干嘛要问我。
  你的事情你自己跟战天爵商量去。”
  “如果天爵肯跟我商量,那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叶蓁慢慢的扶着她的车子站起身:“天爵根本就不许我提让他离婚的事情。
  我真的想不通,你到底哪里得罪了他。
  为什么他明明不爱你,却还要折磨你。
  你曾经那么爱他,难道就为了那份爱,他不该放过你吗。
  我也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霏霏,你根本就不懂我现在的心情。
  我可能马上就要成为单亲妈妈了。
  我不想这样儿。
  可如果真要我去做掉这个孩子,我…我是一个母亲啊。
  我怎么能忍心呢。”
  看着叶蓁痛苦的样子,佟霏微微侧过头。
  单亲妈妈滋味她不懂吗?
  没有人比她更懂了。
  “叶蓁,我跟战天爵之间的感情的确已经结束了。
  我们的婚姻到底有没有那一纸证书绑着我也不清楚。
  我是我,战天爵是战天爵。
  我左右不了他的人生。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跟他的事情不要再来烦我。
  我不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参谋,更不是你的爱情指导师。
  想要婚姻,你唯一需要攻克的难题只有战天爵。
  如果你能让他跟我离婚的话,那我谢谢你。
  我也早就想放自己一条生路了。”
  她说完将叶蓁往旁边一扯,直接拉开门上了车。
  可是车子转弯的时候,她还是听到了叶蓁拍打着车窗的吼声。
  “霏霏,天爵还不知道我怀孕的事儿,拜托你不要告诉他,我还不想让他知道。”---题外话---
  这大热的天气,这一章写的我急火攻心了都
  文文‘宠婚蜜爱,权少驭妻有方’因有读者反应与别的作者书名前缀相差一个字,所以改成了‘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链接http://novelhongxiu/a/1315957/indexhtml,亲们,求收藏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