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她16岁那年知道了沈秋的存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说完拎起包转身就走。
  胡宪冬傻眼了,他说错啥了?
  他们不是本来就没有离成吗。
  怎么有种被战天爵连累一起被嫌弃了的感觉呢。
  他连忙起身拉住佟霏:“好好好,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小表妹偿。
  你跟战天爵那混蛋没关系。
  我考虑到咱们俩这么多年朋友了,你说要买房,我立刻就把房卖给你,完全是出于朋友爱,这样你总不生气了吧。撄”
  佟霏将手腕从胡宪冬手中抽出。
  见她停住了脚步,胡宪冬继续道:“其实我跟你说实话吧。
  我最近在医院研究一个医药项目,需要大额的资金。
  你也知道我爸那人,宁可帮外人也不帮我。
  所以我就只能自己筹钱了。
  我差的钱也不多,那房子一卖,立刻完事儿。
  我本来是打算去天爵那儿拿钱的。
  赶巧了,那天正好你问我房子的事儿。
  我想了想,那房子我的确是闲着不住,所以就直接给你了。”
  “真的?”佟霏看着他真挚的样子,也不像是骗人的呢。
  “真的,我骗你干嘛呀,又没人给我打赏。
  行了吧,这会儿不生气了吧。”
  佟霏的气的确消了。
  胡宪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诶,正好,我也下班了,跟我一起出去喝一杯吧。”
  “我跟你?不要。”佟霏摇了摇头。
  “干嘛,怕我吃了你呀。
  你放心,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胡宪冬将白大褂一脱拿起包:“走吧。”
  “我没答应要跟你一起去喝酒。”
  “咱们好歹朋友一场,六年不见了,一起喝个酒不犯法。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不在你面前提天爵的事儿。”
  佟霏有些犹豫。
  “如果我是徐暮年,你是不是早就跟我去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干嘛跟我提暮年哥哥。”
  “我这不就是一个比较吗。
  行了,别犹豫了,走吧。”
  胡宪冬顺势就推着她的双肩将她带出了办公室。
  经过护士站,正在交接班的护士个个心花怒放的跟他打招呼。
  胡宪冬倒也热情,笑的也是灿烂。
  “美女们,今晚夜班辛苦了。
  我带着我家小表妹先走一步了。”
  佟霏听着小表妹这称呼竟觉得有些搞笑。
  两人下了楼,胡宪冬直接贴进了她的车里:“我车还没修回来,正好今天不用打车了。”
  佟霏坐在驾驶座上瞅着他哭笑不得。
  她本来打算直接开回家的好吗。
  “看我干嘛,我这英俊的侧脸已经帅的无法无天了。
  我自己知道,所以你别犹豫了,出发吧。”
  “你也真行,自恋的简直没谁了。”
  “我自恋呀,当年不是你跟战天爵说,我们四个哥们里,就属我最帅吗。
  跟你说,当年就因为你这话,战天爵那老东西好几天没爱搭理我。
  那绝对是吃醋了。”
  佟霏才不信,战天爵对她永远都那样,吃什么醋,酱油还差不多。
  “刚刚可是你自己说不提他的。”
  “诶,忘了,行,聊点儿别的。
  这个时间咱俩去酒吧未免太早了。
  这么着吧,我带你去个好地儿,保准你喜欢。”
  前面直行,海南路右转。
  “你这么大年纪了,现在还经常去酒吧吗?”
  “什么叫这么大年纪。
  我是有多老呀。
  男人这个年纪刚刚好。
  你不知道,我只要一去酒吧,就能把那些年纪小小的姑娘迷的一塌糊涂。”
  “你确定他们迷的是你,而不是你腰包里的钱,还有医院少夫人的位置?”
  “切,你可真会聊实话。”
  胡宪冬瞅着她笑了起来:“不过又有什么所谓。
  反正从那里面出来的时候,我腰包里的钱还是我的。
  医院少夫人的位置也跟她们无关。”
  “你就没有在哪里偶遇过你的患者吗?”
  “患者…我要是跟你说,我脸盲,记不住谁跟谁,你信吗?
  即便真遇见了患者,我也认不出来。
  再说,即便真被对方认出来了,我也可以告诉她们,认错人了,我还有个双胞胎哥哥。”
  佟霏无语一笑,这推卸责任的方法倒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前面广告牌后面有个路口,拐进去。”
  佟霏往前看了看纳闷道:“这…有点儿偏吧,这什么地方呀。”
  这地儿虽然不算是郊区,可也差不多了。
  胡宪冬说的广告牌,其实就是羊汤馆。。
  而广告牌这边的小路口拐进去,就是个废弃的仓库吧。
  “偏又怎么了,里面一会儿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往前开十米,把车靠路边停下跟我进来就行。
  停稳了车,佟霏跟他一起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她就已经听到了墙里面传来的音乐声。
  转弯后前行三五米有个大铁门,胡宪冬将大门推开。
  佟霏哇的一声。
  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震惊。
  这里面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大白天的,里面却没有什么光线。
  如果不是顶上五颜六色的彩灯在旋转,佟霏觉得这里面一定是看不见东西的。
  最让她震惊的是,这大白天的,才六点多钟,这里已经有好多人在蹦迪了。
  “怎么样,这地儿不错吧。”
  “你怎么找来的。”佟霏眉心蹙的紧紧的。
  胡宪冬唇角一勾:“我认识的一个小妹子带我来过一次。
  我发现这儿的酒不错,烤肉也很地道,所以就偶尔来玩儿一次。”
  说真的,这么热闹的地儿还真不是她喜欢的。
  胡宪冬带她走进里面的吧台上坐下:“哥们,来杯粉红佳人和一杯黑骑士。”
  “得嘞,稍等。”
  “一会儿我还要开车呢,不能喝酒。”
  “这家迪吧有个最大的优点,自备代驾,所以你放心喝吧,没事儿。
  而且酒不浓,以你的酒量,十杯都没问题。
  等着,我去那边儿给你点上烤肉和爆米花。”
  胡宪冬说完已经起身往另一边的吧台上走去。
  佟霏环视周围,这里的确蛮有特色的。
  在迪厅里吃烤串儿,这绝对是她从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可这里的男男女女们似乎已经习惯了。
  看他们喝着洋酒,吃着烤串儿的样子,佟霏觉得有些想笑。
  不是嘲笑,就是觉得这样的中西合璧很滑稽搞笑。
  胡宪冬回来的时候,酒也刚好调好。
  调酒师给她调了一杯粉嫩嫩的鸡尾酒,怪不得叫粉红佳人。
  佟霏抿了一口扬眉看他:“的确不错。”
  “我就是被这里的酒给征服了。
  这里的音响效果的确一般,但是别的条件都不错。”
  佟霏笑:“这里的小女生年纪都不大吧。”
  “别看她们年纪不大,个个倒都非常主动。
  这个年代的孩子,我真是…招架不了。”
  “那你还说你自己不老。”佟霏又喝了一口。
  甜丝丝的,真没有什么酒味。
  “诶,对了,这些年你有过沈秋的消息吗。”
  胡宪冬的话音一落,佟霏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没有。”
  “一个月前,我去英国出差的时候偶遇过她一次,她腿骨骨折,去医院做手术。”
  “是吗,”如果不是这里的光线灰暗,胡宪冬一定能够看得出她此刻脸色有多难看。
  “你不问我她为什么去做手术啊。”
  佟霏看他,虽然没有开口问,但眼神却是疑惑的。
  “因为右臂骨折,她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可我估计…十有是被打的。
  我后来看过她的片子,摔出来的骨折伤口不可能是那样的。”
  佟霏紧张了几分问道:“谁打的。”
  “你说呢?”胡宪冬转头白了她一眼:“用脚趾头想想也会知道。”
  佟霏眉心一紧,是啊,她这问题分明就是多此一举的。
  “这件事儿我没跟天爵说。
  其实我一直觉得挺郁闷的。
  我总觉得像是背叛了他似的。
  可有了六年前我告诉他你怀孕了那件事儿后,我反倒不敢乱说话了。
  我总抱着侥幸心理,反正他们也不会回国,天爵应该不会知道的,对吧。”
  佟霏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却并未做声。
  “霏霏,沈秋还问过我你的事情。”
  “是吗,她问了些什么。”
  “就问我这些年你和天爵好不好。
  我说你们分开了,沈秋好久好久都没能说话。
  我本来想跟她好好聊聊的,可是我在那边有一台脊柱侧弯的手术要做。
  所以就只能先进手术室。
  等我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沈秋已经不在医院了。
  护士说,她被她丈夫接走了。”
  佟霏再次陷入了沉默。
  在沉默中,她将一杯酒慢悠悠的喝完了。
  胡宪冬的酒倒是没怎么动,他对调酒师道:“再来一杯红粉佳人。”
  “我不喝了,喝多了不行。”
  “这杯度数比粉红佳人还低。”
  调酒师的速度很快,没多会儿就将一杯红色的鸡尾酒递给她。
  佟霏将酒杯握进手里,却没有喝。
  “霏霏,其实有件事儿本不该我问。
  可我这人一向八卦,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沈秋到底是为什么离开的。
  难道真的是跟天爵说的那样吗?”
  佟霏将椅子一旋回身看向正在跳舞的男男女女。
  她将酒杯握在手里晃动着,可却一口也没喝。
  旁侧胡宪冬也转过身来:“我觉得应该是误会。
  那年你不才20岁吗。
  20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把一个24岁的女人赶走。
  那时候你还只是个孩子。”
  佟霏垂眸,片刻后,她抬眸望向他:“你八卦的内容可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战天爵没说错,她就是被我赶走的。
  所以这件事,你以后不要再八卦了。
  会让人觉得很难堪的。”
  “你看你,我这么真诚的跟你聊,你却一点儿也不真诚。
  我知道,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现在说不清楚对吧。”
  “没有误会,20岁时的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为了得到想要的一切,可以不择手段。
  你就坚定的这样相信一辈子就可以了。”
  她端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我还是更喜欢喝粉红佳人的味道。”
  她将酒杯放到了吧台上:“你说的烤肉要是还不来的话,我就要走了。”
  看她这嘴硬的样子,胡宪冬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什么了。
  他让人催促了一下烤肉。
  佟霏吃的很香,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只是从那个话题之后,她就不主动跟他聊天了。
  胡宪冬知道,她心里肯定不舒服极了。
  索性就边吃边喝边撩妹去了。
  七点半,佟霏见他还玩儿的起劲便说要先走。
  她现在已经是个母亲了,不能那么随性。
  胡宪冬在店里给她找了代驾送她出去。
  佟霏上车后,他扶着车后座的门道:“我今晚问你的问题不会让你晚上睡不着吧。”
  “不会,亏心事做了那么久,早就已经被淡忘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就是这个意思。”佟霏抿唇:“放心吧,如果我真要睡不着的话,那我早就因为这件事儿失眠而死了。
  你进去继续玩儿吧,我先走了。”
  佟霏自己将门关上,代驾将车开走。
  胡宪冬目送车子离开,转身要回迪厅,可想到什么,他又连忙掏出手机给战天爵打了过去。
  “跟你说件事儿,今天佟霏来找我算账。
  她知道那别墅是你们公司开发的了。”
  “是吗?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儿。
  她应该不会闲到无聊去调查这些吧。”
  “谁知道呢。”
  战天爵眼神一冷,直接就想到了涂卿阳。
  现在除了他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无聊了。
  “那她也知道我住在那里的事儿了吗。”
  “应该不知道,因为她根本就没提起这茬儿。
  不过我猜她将来要是知道了,一定还会再来找我算账的。”
  “你就说你不知道,我应该是刚搬进去的就可以了。”
  胡宪冬抱怀:“废话,我本来也打算这么说。
  就你家佟霏那脾气,要真拧巴起来,还不让我去把那别墅给吃了啊。”
  战天爵扬唇一笑,倒真有可能。
  “那你今天是怎么活着逃出来的。”
  “我机智呗。
  我跟你说,佟霏现在应该回家去了。
  你今晚还是不打算出现吗?”
  “看情况吧。”
  “她现在对你的叛逆心非常的强。
  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
  佟霏坐在车后排闭眼小寐。
  自从听到沈秋这两个字,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了。
  她16岁那年知道了沈秋的存在。
  那天,她第一次去战家做客。
  因为她之前在徐家说自己喜欢战天爵的时候被徐伯伯听到了。
  所以徐伯伯就将这事儿告诉了战家。
  对于战家来说,与佟家联姻无疑是锦上添花。
  而且,谁都知道,佟家的女儿是个出了名的美人儿胚子。
  所以那天,战家的长辈们都很是喜爱她。
  尤其是奶奶。
  就连吃饭的时候,奶奶都让她坐在了她老人家的身侧。
  直到现在她还能清楚的记得当年奶奶的话。
  她说,“霏霏你快点儿长大,长大了,就能做我孙媳妇儿了。”
  当时坐在她身侧的战天爵把筷子往桌上一摔。
  他生气的对奶奶说:“奶奶,霏霏还是个小孩子,你怎么胡说八道的呢。”
  “17岁已经不小了,我17岁的时候都跟你爷爷成亲了。
  再说,人家霏霏自己也承认很喜欢你。
  懂的喜欢是什么,就不能算是小孩子了。
  霏霏,你可要为你的话负责,将来一定要嫁进我们家呀。”
  佟霏脸红不已,刚要点头,就听战天爵呵斥道:“我有女朋友了,以后你们谁都不许再乱点鸳鸯谱了。”
  满桌子的人都因为战天爵的话而尴尬不已。
  奶奶更是不开心的沉着脸说:“你喜欢的人过不了战家人的眼。
  我告诉你,我看霏霏不错,我就认准她做我的孙媳妇儿。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想做战家的掌门人,先把佟霏给我娶进门再说。”
  “那这战家的掌门人我不做也罢,你们又不是只有我一个继承人。”
  当时战天爵说完甩手就离开了餐桌出去了。
  佟霏犹豫了片刻连忙跟奶奶说:“奶奶,我出去看看天爵吧。”
  “行,你去吧,要是那小子欺负你,你就告诉奶奶,奶奶为你做主。”
  佟霏礼貌周到的离开,她追到门口的时候,战天爵已经上了车。
  她敲玻璃,战天爵却并不理她。
  眼看着他要开车走了,她只好跑到车前面摊开手挡住他的去路。
  战天爵落下车窗望着她有些无奈:“霏霏,让开,我还有事。”
  “你干嘛对奶奶发脾气呀,是我先说喜欢你的,又不是奶奶先乱点鸳鸯谱的,你这样是不是针对我的。”
  战天爵看着她单纯的双眸无奈一笑:“霏霏,我不是要针对谁。
  你还太小,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
  “我懂啊,爱就是要跟这个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生儿育女白头到老。
  两人要琴瑟和谐,鹣鲽情深。”
  听她这样说,战天爵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你年纪不大,懂的倒是不少。”
  “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战天爵眉心微扬着点了点头:“算你说的有道理。”
  “所以吗,我跟你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别太低估现在17岁的少女的决心,我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哦。”
  “可是丫头,我真的有女朋友了,她叫沈秋。
  你暮哥哥也认识,不信的话,改天我带你去认识。”
  ---题外话---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推荐文文‘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占坑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预计八月份左右开始更新,文文名已修改,妞儿们要先放入书架哟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