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沈秋和佟霏,你选谁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电话那头,徐暮年怔愣了半响。
  “暮年哥哥,你在听吗。”
  徐暮年声音不知为何忽然变的平静了许多。
  “霏霏,你的消息可靠吗?”
  “这个…对不起,我没有调查消息是不是可靠。
  这是刚刚佟辰刚告诉我的偿。
  他昨天晚上在酒吧喝酒,遇到了一位老朋友。
  他那位老朋友翻看手机相册给我哥看美女的时候,我哥在一张被他快速翻过的照片里无意间看到了瑶瑶姐和一大家子人在一起的照片。
  他问那人,这个女人是谁。
  那人说,那是他大舅子的未婚妻,还有几天就结婚了。
  因为急着告诉你,所以我还来得及派人调查消息的可靠性。
  不过我哥说他不会认错的。
  暮年哥哥,你先别着急,我先派人…”
  “知道那个男人是哪里的吗?”
  “我哥说他那朋友是从山城来的。”
  “山城…我有个战友叫齐景焕,他是山城人,霏霏这事儿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再管了,交给我来处理。”
  “暮年哥哥,你一定要把瑶瑶姐追回来,一定要。”
  “你放心,我一定会的。”徐暮年挂了电话,直接找到了齐景焕的电话开始调查这件事。
  佟霏在自己的老板椅中坐下。
  她是单方面的付出得不到爱情。
  而瑶瑶姐和暮年哥哥,他们明明是相爱的,最后却还不是一样走不进婚姻。
  老天爷真是会拿有情人开玩笑。
  那些不懂爱情的人走近婚姻却有不珍惜。
  而有些人,只想要平凡的幸福,却怎么也得不到。
  瑶瑶姐,拜托,拜托你千万要回到暮年哥哥身边。
  你们那么合适,不该分开的,真的不该。
  佟霏翻开文件,心情有些烦乱,竟然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战天爵睡的正沉,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烦躁的将手机捞起。
  见来电显示是叶蓁,他心中的怒气瞬间被唤醒。
  不过这电话来的正是时候。
  将手机接起后,电话那头传来叶蓁的哭声。
  “战天爵,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要让尚义来收我的房子。
  这房子是我的买的,不是你的。”
  战天爵勾唇,她哭的越大声,他心里越解气。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房子是用我的五百万买的。”
  “那钱是你给我的…”
  “有证据吗?”战天爵抱怀:“我怎么不记得我给过你钱。
  我凭什么要给你钱?
  我调查过那笔钱的去处,除了购买了你现在的这套房子之外,你还往你的老家汇了一百万用于给你父母购置老家的房产。
  你父母名下的新房我很快就会派人去查收。
  还有,前几天你划了一百万购买的服装。
  衣服我不要,因为对于我来说那已经是垃圾了。
  我要现钱,希望你将衣服折现后尽快还给我,不要等着我起诉你。
  你要知道,被我战天爵起诉的人,没有几个会有好下场的。”
  “天…天爵,我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
  “天爵?这两个字是你叫的?叶蓁,我给过你机会让你滚的。
  是你自己不知好歹,不懂得见好就收。
  你现在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你敢跟佟霏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对付你这种不要脸的人,就要用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所以别跟我面前哭哭啼啼装可怜。
  我可不吃这一套。”
  叶蓁怔住了,真该死,佟霏竟然还是跟他说了。
  这个佟霏,果然是变的恶毒了。
  不,她从前在学校里时的善意根本全都是装出来的。
  “没有,佟霏为什么要这么说。
  二爷,我是被冤枉的。
  我发誓,我没有跟佟霏说这种话。
  佟霏一直都恨我,她这样跟你说,分明就是为了在你面前挑拨的。
  二爷,我明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又怎么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呢。
  二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比起一个为了钱财一门心思要挤进战家的名利女,我更愿意相信从头到尾什么也不图,只想要跟我在一起,让我快乐的佟霏。
  所以你完全可以不必再狡辩了,因为没人会相信。
  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赶紧还钱。”
  “二爷,二爷…你放我一马,只要你放我一马,我保证再也不去烦你了。
  半个月,我…我没有工作,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的。”
  “晚了,你的难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战天爵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叶蓁跌坐在地上,看着尚义带来的一群壮汉,她的心里有些胆怯。
  尚义上前:“叶小姐,大家都很忙,希望你配合我们,赶紧离开。”
  “这是我家,我不走,你们赶紧给我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叶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做困兽之斗了。
  如果没有二爷的那五百万,你根本就不可能拥有这个家。
  现在你招惹到了二爷,二爷只收了你的房子,你该庆幸。
  我劝你还是识趣一点儿的比较好。”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离开的。”
  尚义扬唇:“叶小姐不走也可以,那就等着二爷起诉你吧。
  我跟着二爷的这些年,二爷一共起诉过三个女人。
  一个被判了无期徒刑。
  一个被判了十七年。
  还有一个被判了九年,可却在第二年的时候死在了监狱里。
  你兴许会成为第四个,恭喜你。”
  尚义说完抬了抬手:“兄弟们,既然叶小姐不识相,那咱们就先走。
  让法院里的人来处理这件事。”
  “等一下。”叶蓁的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她听说过这些事情,只是,从没有想过这些事现在竟然会落在了她的头上。
  “我走,可是,尚义,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跟二爷求求情。
  半个月的时间,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二爷的命令一向不容更改,叶小姐,我可帮不了你。
  如果叶小姐决定离开的话,那就请吧。”
  尚义做出了请的姿势。
  叶蓁握拳:“我总要收拾一下东西吧。”
  她转身进了房间收拾衣服。
  看着被她整整齐齐挂在衣柜中的华服,她的眼睛像是被刺痛了一般。
  都是因为这几件该死的衣服,如果不是因为他们。
  她根本就不会落魄至此。
  不,都怪佟霏,如果不是佟霏,天爵怎么可能对她这么绝情。
  佟霏就是个扫把星,她生命里的克星。
  她将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回到袋子里。
  这些衣服她一次也没有穿过,应该可以退的吧。
  不过已经超过一个星期了…
  算了,去看看,万一他们可以退呢。
  一百万,她的确拿不出来。
  佟霏下午给徐暮年打电话,可是徐暮年的手机却没有人接。
  她有些担心,如果瑶瑶姐要结婚的事情是真的。
  那么暮年哥哥会不会受不了呢。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向外面层层叠叠的楼宇。
  认识乐瑶姐的那年,她18岁,正是在准备高考的年纪。
  那天天气很热,她坐在屋里学习,听到有人按门铃她也没理会。
  没多会儿,她就听到了楼下徐暮年的声音。
  当时她就扔下笔小跑着下了楼。
  真的是徐暮年来了,他还带来了他的女朋友。
  她下来的时候,正听着徐暮年在跟爸妈介绍乐瑶姐。
  见到佟霏,徐暮年很开心对他勾手:“霏霏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
  乐瑶姐回头,她一下子就看到了乐瑶姐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佟霏开心的走上前对着乐瑶姐招手,徐暮年道:“这位是黎乐瑶,我女朋友。
  瑶瑶,这是佟霏,我一直跟你说的小妹妹。”
  黎乐瑶抿唇对佟霏笑:“霏霏你好,你的名字我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呢。”
  与家里的长辈打过招呼之后,徐暮年带着黎乐瑶和她一起去楼上她房间里聊天。
  爸妈不在的时候,徐暮年这才问佟霏:“霏霏,今晚你能不能跟你爸妈说一声,让你乐瑶姐在你这里睡。”
  “啊,为什么呀?这样徐伯伯和伯母不会生气吗?”
  听佟霏说完,黎乐瑶脸色立刻尴尬了几分垂眸。
  佟霏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徐暮年叹口气:“我这次回来没跟我爸妈打招呼。
  我说要结婚,我爸妈可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
  “他们不同意?”佟霏一向比较直接。
  徐暮年担心的看了黎乐瑶一眼。
  佟霏连忙抿唇。
  她拉着黎乐瑶坐下哄道:“瑶瑶姐,你别担心,徐伯伯和徐伯母人都很好的。
  他们可能真的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暮年哥哥是个好人,他也是个有主见的人。
  我们都相信,他选择的女人不会错的。”
  当时她这样安慰的,她也以为,这天底下没有犟不过父母的子女。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直到最后,正是徐伯母亲手拆散了这桩姻缘。
  她是那么坚持,那么坚定的不许乐瑶姐进门。
  即便后来许多年后乐瑶姐怀孕了,即便暮年哥哥说他这辈子非乐瑶姐不嫁,即便最后徐伯伯已经点头应允,可她就是不肯松口。
  暮年哥哥已经很多年没有跟徐伯母说话了。
  旁人不知道因由一直在胡乱猜测。
  可是佟霏知道,他是因为太爱瑶瑶姐,因为爱,所以才会那么痛恨拆散了他们的佟霏。
  门口传来敲门声,佟霏回神回到座位上:“请进。”
  陈恭河走了进来:“涂总,二爷又送花来了。”
  佟霏蹙眉,这个男人真是…
  “让保安把那群送花的人赶出去。
  以后见凡是战天爵派人来送花的,全都赶走。”
  陈恭河犹豫了一下:“霏霏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跟二爷把话说清楚。”
  佟霏摇头:“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可有些人偏要犯贱。
  随他吧,反正我不奉陪了。
  行了恭河,这事儿你别管了,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是。”陈恭河离开后,佟霏翻看了文件继续心烦意乱的看着。
  没多会儿,胡宪冬打了电话过来。
  佟霏犹豫了一下将手机接起:“喂。”
  “霏霏,还好你接了,不然我都打算去你公司找你了。”
  “干嘛呀,有话就赶紧说,我现在很忙。”
  “我跟你说啊,天爵病了,发着高烧昏迷不醒呢。”
  胡宪冬的口气很是焦急的样子。
  电话这边,佟霏勾唇,口气很平静:“是吗。”
  “是呀,他这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叫你的名字呢。
  哎哟喂,这可怜样子哟。
  你这会儿有没有时间来看看他。
  我现在挺忙的,没办法照顾他,要不你…”
  佟霏听到这里侧头一笑,脸上带着几分讽刺:“对不起,我也很忙。
  以后关于他的事儿,你不必再给我打电话了。
  我不是救世主,这世上的人都有生老病死。
  可怜之人多的数不胜数,我管不了旁人。”
  “我说霏霏,你没必要这么绝情吧。
  你看,你们两个现在虽然在闹离婚。
  可现在不是还没有离呢吗。
  你俩还是夫妻呢。
  作为夫妻…”
  “我已经让律师拟定离婚协议了。
  明天我会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胡宪冬吓住了:“什么?这事儿…天爵知道吗?”
  “他知不知道都可以,与我无关。
  我告诉你就是让你知道,以后他的事情我不会再过问和插手了。
  所以…不要再因为他的事给我打电话了,我很忙。”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这一通话,佟霏竟觉得心里很是轻松。
  佟霏抬眸往窗外看去,下了一夜的雨,此刻天空被洗刷的真是美极了。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有些事儿就必须要做的彻底一点。
  有一句话涂卿阳说的是对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她已经…迷糊了太久了,是时候清醒了。
  胡宪冬瞅着手机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躺在床上正在输液的战天爵蹙眉。
  “怎么了?她说了些什么?
  什么事情我知道了吗?”
  胡宪冬眨巴眨巴眼,好半响后才问道:“你知道佟霏要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的事情吗?”
  “什么?”战天爵高呼一声:“这个女人…”
  “看来佟霏这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开你了。
  原来这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狠呀。
  怎么办,你就打算这么由着她,耗到日子让她跟你离婚?”
  “她想的美。”战天爵白了他一眼:“你就多余打这通电话。
  她以为叶蓁怀了我的孩子,现在正在气头上。”
  “我这不是想帮你装装可怜博取一下同情吗。
  你说你活到一大把年纪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可在佟霏这里怎么混成这样了。
  当年你也是块香饽饽来着。”
  “得了得了,你也别说了,我这儿烦着你,你赶紧走吧,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胡宪冬呲牙一笑:“你也别太悲观了。
  你想,她既然会吃醋,就证明她心里肯定还是有你的,对吧。”
  “阿嚏。”战天爵打了个喷嚏咳嗽了两声。
  胡宪冬笑了起来:“你也是傻,隔壁就是你家,你进去睡一觉再出来堵她不就行了。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干这幼稚的事情。
  发烧了吧,被人嫌弃了吧,要我说你就活该。
  你说你提前十年做这些,你俩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战天爵斜了他一眼:“少说风凉话。
  她今早为了避开我,提前了两个小时上班。
  幸亏我没离开,不然我根本捉不到她。
  再说,谁能想到十年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胡宪冬将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抱怀:“所以说,当年你喜欢上沈秋干什么。”
  战天爵脸色一冷:“我发现你就爱哪壶不开提哪壶,过去的事儿,能让他翻篇过去吗?”
  胡宪冬呲牙一笑:“这话你别跟我说呀,跟佟霏说去,佟霏说翻篇儿,不就立刻翻篇了吗。
  不过天爵,我问你个…比较不好回答的问题。
  你不许翻脸啊,我就随口问问。
  你说…现在,如果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沈秋和佟霏,你会选谁。”
  战天爵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问点儿正常的有营养的问题吗。
  这是问题吗,就是些屁话。”
  “啧,我这不就是好奇吗。
  说真的,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没法儿选。
  你就没想过吗,兴许沈秋过的不好,也想着回到你身边呢。”
  战天爵斜他:“你不觉得你这话有问题吗。
  还有,你没事儿提沈秋干嘛。”
  胡宪冬嘿嘿一笑:“我就这么随口问问,别多想啊。
  这不是咱们兄弟俩个聊天吗,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就得聊女人,要不然多无聊,我又不好你这一口,你说是吧。”
  战天爵白了他一眼:“行了行了,你快滚吧,我这儿烦着呢。
  作为医生你不知道病人应该多休息吗。”
  “我是看你这心里被小鹿撩的没法儿睡了才舍掉自己下夜班的休息时间陪你聊天的好吗。
  我告诉你,你也就是我兄弟我才会问你的。
  你要不是我兄弟呀,我才懒得管你这闲事儿呢。
  你倒是说说呀,你会选谁。”
  战天爵沉声犹豫了片刻:“佟霏。”
  胡宪冬抱怀狡黠的笑了起来:“意料之中。”
  战天爵瞥他:“你可真够无聊的。”
  “天爵,真的,我时常在想这问题。
  以前我觉得你会选沈秋。
  因为你这人就这么倔,比驴还倔。
  我以为你不会管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只会固执的相信自己要的是沈秋呢。
  可自从看到佟霏离开后你那德性之后,我就知道你是完全被套牢了。
  只是我其实想不通,为什么这六年你没有去找她。”
  战天爵眉心微蹙,沉默着向上望去。
  佟霏离开的那天,他派人去调查佟霏的去向。
  第二天,他飞机票都买好了,可却在机场被果成天给拦住了。
  那天,果成天派人将他接到别墅,跟他谈了半个小时。
  果老说:“天爵,霏霏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
  那孩子一向乐观,每次看到那孩子,我都觉得这世界敞亮的很。
  其实,我从早就想让她当我家儿媳妇的。
  只可惜,我家果游恺没有这个好命,霏霏根本不拿他当男人待。
  你倒是走运,能够被她看上,可你太不懂得珍惜。
  你们战家的两个小子我都不是很喜欢。
  老大太阴,你太狠。
  不过起码,你本质不坏。
  可我实在是没想到,你会将她伤的那么深。
  说真的,如果不是霏霏拦着,我挺想搓搓你的锐气。
  年轻人不能这么目中无人。
  你这么伤害别人,总有一天,报应会回到你头上来的。
  看到我这条腿了吗?这就是报应。”
  他低头看向果成天没有任何内容的右腿处。
  “现在说说吧,你去瑞士想干什么?”
  “果老,我们还没有离婚,我要去把她带回来。”
  “然后呢,你们当真打算这么折磨着彼此生活一辈子?”
  战天爵蹙眉不语。
  “我从你眼底能够看出你的心思。
  爱一个人,不是用你这种方式表达的。
  如果你觉得我的话可信,那你就听我一句。
  霏霏去瑞士只是想避开你。
  她现在心很累,需要休息。
  她在那里联系了学校,要重新开始上学。
  跟着你的这几年,别人都在成长和进步,只有她在原地踏步。
  如果你还算是个人,有点儿人性的话,看在你老丈人的面子上,不要去打扰她。
  让她安安静静的在那里沉淀一下自己,成长一下自己。
  你也该承受一下这份弄丢了心爱之人的痛苦。
  只要把这份痛苦融入骨髓,未来,你才会在再次相遇的时候用真心相待。”
  见他一直不说话,胡宪冬拍了他胳膊一下:“哥们,我的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
  战天爵回神望向他苦笑。
  “好好好,算了,这个问题别回答了。
  你刚刚为什么不选沈秋?
  是因为不敢选,还是你真的已经把她彻底放下了?
  这么些年,你担心过她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吗?”
  战天爵扬眉一笑:“我都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再想起过她了。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
  我明明觉得自己爱的人是沈秋,可是她离开了,我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
  胡宪冬扬眉一笑:“但是当年佟霏离开的时候,你却是痛的死去活来的。
  所以我早就说过吗,你早晚有一天栽在佟霏的手里。
  还记得吗,那年你还正跟沈秋好着呢。”
  战天爵看着他扯起嘴角:“有的时候我挺佩服你的。
  那时候,我真的只把佟霏当成妹妹。
  你是怎么说出那种逆天的话的。”
  “嘴上当妹妹,可是心里不当妹妹有什么用?”
  “有吗?”
  “怎么没有,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一起吃饭。
  饭吃到一半,佟霏给你打电话问你在哪儿。
  你告诉她咱们在哪里。
  我说佟霏一会儿铁定找来,你说不会。
  结果过了不到十五分钟她就打车过来了。
  她还特搞笑的拿了一封情书。
  她说:‘哥哥们,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今天收到了一封巨搞笑的情书,给你们念念啊。’
  她当时说着,我就歪头看你,结果就发现你脸已经黑了一半。
  结果佟霏还没察觉,还挺开心的念着,那情书内容我还记得呢。
  ‘你是我的阳光,你是我的水。
  没有你,我就像花儿离开阳光,鱼儿离开水。
  我会枯萎我会窒息。
  佟霏,救救我吧,请跟我在一起。’
  哈哈哈哈。”
  胡宪冬边说着边拍着大腿笑了起来,“这情书直到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还用来逗乐呢。
  这大学生据说还自诩为诗人。
  当时听了那情书,我们几个都笑了,尤其是连福一,差点儿连饭都喷出来了。
  只有你板着脸,跟谁欠你二五八万似的。
  我记得你当时还问佟霏,‘开心吗,好玩儿吗,这么大了,一点儿也不知道害臊。’
  那口气,分明就是嫉妒了好吗。
  也就是佟霏听你的话,当时就把情书撕的粉碎扔到了垃圾桶里。
  要是我呀,非得天天去你跟前念三遍膈应你不行。”
  战天爵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也是抿起了唇角。
  他记得,那次,他心里的确是有些不爽。
  因为连福一之前才跟他说过,佟霏这样的女孩儿,应该有很多人追求的。
  模样好,身材好,家世好,性格好,单纯,也没有什么算计心。
  跟这样的女孩儿在一起,心里舒服不说,也会提升一个人生档次。
  所以她在学校一定很会受欢迎。
  结果他刚说完不到两天,她就拿这情书来气他了。
  “我还做过这样的事儿?”
  “你才知道呀,你做过的这种事儿多了去了。
  对了,你还记得那次佟霏溺水差点儿淹死的事情吗?”
  ---题外话---亲们,今天的更新是八千字的更新撒我要让佟霏变强光要飞起来啦,哈哈,亲们抓牢,别被我甩空中去啦
  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这个是宠文,喜欢的妞儿们要先收藏哟,我先占一下坑蹭一下收藏的,吼吼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