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佟霏,承认吧,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有那么一瞬,佟霏的心是慌乱的,她不是小孩子,所以自然知道涂卿阳要做什么。
  她就这么看着他的唇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直到两人的唇角几乎相触,她的脸微微侧了开来。
  涂卿阳的唇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看到她的反应,涂卿阳的唇离开她的脸望向她的眼:“霏霏…撄”
  佟霏咬唇低头:“对不起。”
  “是你还没有做好准备,还是我这样对你是进度太快?
  佟霏,你也知道,我认识你六年了,六年,连一个吻都不值吗?”
  “对不起。”佟霏心里更加愧疚了偿。
  “够了,别再说这该死的对不起了。
  对不起能改变什么?
  能让你爱上我对我死心塌地吗?
  能让你跳上我的床吗?
  能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同床共枕吗?
  不能,什么也不能对吧,所以,这些废话你何必再说。”
  佟霏知道自己的行为的确很伤人的心,所以她甚至都没有勇气辩解什么。
  与其让他每次对她求爱被拒绝后什么也不说,她倒更希望他能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发发脾气。
  起码她心里不会那么愧疚。
  佟霏望着他,此时此刻她该说些什么呢,她真的不知道。
  看着她此刻的样子,涂卿阳心烦意乱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佟霏,我真想看看,终有一天,你会不会也为我堕落一次。”
  他说完从她身侧离开回到她家门口上了车决绝的开车离去。
  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佟霏向后退了一步,背靠在了后面的青石墙壁上。
  她垂眸盯着地面,眼神有那么一瞬是死的。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她看到自己身前出现了一双铮亮的手工皮鞋和微晃的西装裤脚。
  抬眼望去,战天爵雕刻般精致的脸入了她的眼帘。
  她眉心微蹙望向他,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眼神间满是她看不懂的光芒。
  两人的距离很近,佟霏收回目光从墙边离开转身要走。
  可战天爵却手快的抬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去哪里。”
  “回家。”
  “我没出现之前,你并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可我现在有了。”佟霏抿唇:“二爷不知道吗,人都很善变。”
  战天爵勾起唇角:“是吗,既然人都是善变的,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还爱我吗?”
  “早就不爱了。”说这话的时候佟霏很平静。
  “那你爱涂卿阳吗?”
  佟霏看着他,眼神见尽显不悦:“我好像没有理由回答你这个问题吧。”
  “你必须回答,如果你不回答,我不会轻易放你离开的,我想,你也不愿意跟我在大街上纠缠不休吧。”
  佟霏点了点头:“好,我回答你,我爱他,很爱他,这样你满意了?可以松手了吗?”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让他吻你。”
  佟霏愣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的话,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家里看看监控。
  刚刚,我可是在那里面看到了很有意思的画面呢。”
  他一说完,佟霏立刻转头看向五米开外战天爵家的门口。
  门上方,闪着红光点的摄像头正正的对着她现在所在的方向。
  “佟霏,承认吧,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佟霏盯着战天爵自信的样子,许久后,她忽然侧头莞尔一笑:“战二爷,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男人。
  谁规定,一个女人没有跟一个男人接吻就一定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的?
  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叫yù拒还迎吗。
  涂卿阳是个怎样的男人,他聪明,睿智,不用点儿手段,我怎么可能把他套牢。
  我已经在感情中失算了一次,这一次,我当然要步步为营稳妥点儿。
  现在,别说是跟他接吻,即便是上床,我也不会有什么二话。
  只是聪明的女人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让一个男人得到自己呢。”
  她随意的抬手拍了拍他心口的位置:“聪明如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吗?
  我可是上下男人的床如家常,即便被当场抓包也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来否认的女人。
  这一点,你不是经历过,心里很清楚的吗。”
  她说完松开手望向他:“时间不早了,二爷还要在这里站会儿吗?那二爷就自便吧,我要先回家去了。”
  眼看着佟霏转身离开,战天爵眉眼间染上了一丝不悦。
  为了避开他,有必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不堪吗?
  上了别的男人的床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臭丫头,除了嘴硬,她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可爱的地方了。
  他慢慢的来到佟霏家门口,虽然他们现在住的很近,可他却连她的家都进不去,第一次觉得,自己活的还真是失败。
  佟霏上楼后就去敲了敲谭云初的房门:“小初,你睡了吗?”
  门从里面打开,小初哭的眼眶通红:“霏霏,你回来啦。”
  佟霏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叹口气:“你看你,眼睛都快肿成核桃了,怎么了,刚刚你们聊的不愉快吗?”
  “他哪里是来接我的,分明就是为了让我原谅那个杀人犯的。
  佟霏,我真傻,怎么会爱一个这样的男人爱的死心塌地的。
  你说,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傻蛋的人吗。
  霏霏你告诉我,当年战天爵不爱你,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现在真的觉得…快要撑不下去了。”
  佟霏无语一笑:“我不也没有坚持下来吗。
  撑不下去的时候就不要再撑,总不能让自己为了这段感情折了灵魂。”
  “那当年,为什么你没有早点放弃他?”
  “因为当时…我没有现在这么大彻大悟。
  那时候就觉得,我这辈子离不开这段爱情。
  失去了他,我就会死。
  可事实证明,这世上的人来去都是一个人。
  没了他,我照样能活的好好的。”
  佟霏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初,如果你深爱过一个不爱你的人。
  那你现在的状态都是必经之路。
  不绝望,又怎么会懂得放手呢。
  别太难为自己了。
  不然等到将来有一天再回忆起今天的自己时,你会笑自己是个傻瓜的。”
  小初垂眸,眼神间尽是痛苦。
  佟霏将手从她的肩头移开:“我猜你现在应该更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那我就不烦你了,我去隔壁书房看会儿资料,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小初无奈的看向她:“有的时候我看到你真的觉得很可怕。”
  “为什么?”
  “因为你好像我心里的另一个我自己,太了解我了。”
  佟霏无语失笑:“看你刚刚那严肃的表情,我还以为我在你心里成了洪水猛兽呢。”
  她说完后退两步:“行了,你休息吧,我去隔壁了。”
  战天爵在门口站了很久才决定要回家,他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陈叔拉着小达的手走了过来。
  战天爵望着小小的小达,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每次看到小达,他心里都会有一丝诡异的感觉。
  说不上多奇怪,他明明不喜欢小孩子,但每次见到这小屁孩儿,他却都并不讨厌。
  见到战天爵站在这里,陈叔连忙拉着小达走了上来:“二爷,你怎么过来了,你是来找大小姐的吗,我进去帮你叫吧。”
  战天爵低头望着仰头看他的小达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刚刚已经见过她了,这会儿正打算回去了。”
  小达嘟嘴望向战天爵:“你见过霏霏了?你没有欺负她吧,你不许欺负他哦,不然我长大了一定会帮她报仇的。”
  “报仇?”战天爵扬眉一笑,这小子,想法很犀利吗,而且也很直接,懂的保护佟霏,不错,还挺得他心意的。
  “我跟你妈不是仇人,我是她的丈夫。”
  小达转头问陈叔:“陈爷爷,他是个大骗子,霏霏根本就没有丈夫。”
  陈叔抿唇一笑:“小达,二爷可没有骗人,他真的是你妈妈的丈夫。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得叫他一声爸爸。”
  小达皱着小眉头:“可是我有爸爸了。”
  “你爸爸是谁?”战天爵抱怀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陈叔的话让他心里一阵舒展,瞬间感觉自己赢了那个涂卿阳。
  “我有两个爸爸,涂爸和果爸,你根本就不是我爸爸,”小达也学他的样子抱怀。
  “可在法律上,我就是你父亲。”
  “我还小,法律管不了我,我只听霏霏的。”
  战天爵看着小达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小子,还挺机灵,如果他真有这么个儿子,那感觉似乎也不错。
  小达对他做了个鬼脸拉着陈叔的手要进门:“陈叔,我妈说要我少跟陌生人说话,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吧,我要喝西米露。”
  陈叔点了点头:“好好,回家,二爷,那要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进去了。”
  战天爵点了点头:“去吧。”
  陈叔拉着小达的手推开了大门进去,大门关上后,战天爵还能听到院落里一老一小的对话声。
  陈叔说:“西米露要什么口味的?加水果吗?”
  “好呀。”
  “那要加什么水果?”
  “只要不是葡萄味的,别的什么都可以,我不喜欢吃葡萄。”
  “好好好,那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让李嫂给你做。”
  站在门口的战天爵凝了凝眉心,这小子竟然也不喜欢吃葡萄?
  战天豪很喜欢吃葡萄,可他却并不爱吃葡萄。
  这小子的口味…为什么会跟他像?
  战天爵双眸直勾勾的望向佟霏家大门,有那么一瞬,他脑子里有些混沌。
  战天爵手机响的有些不是时候,他将手机从口袋中掏出看了一眼后转身边接听电话边上了车:“别催了,我这就出发了。”
  电话那头传来胡宪冬不爽的声音,“你还好意思发脾气,我这都等你半个小时了好吗。”
  战天爵挂了手机,边回头看了一眼佟霏家边发动车子离开了。
  佟霏在书房里看资料的时候,小达从外面闯了进来:“霏霏。”
  佟霏转头看着他抿唇:“回来啦。”
  小达跑到佟霏身边依偎在她的怀里:“霏霏,我刚刚在门口看到那个二爷了。”
  佟霏眉心微拧:“是吗。”
  “那个二爷说,他是你的丈夫,真的吗?他肯定是在骗人的对吧,他怎么可能是你丈夫啊,你没有丈夫的呀。”
  佟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按照法律规定的定义,他的确是我丈夫。”
  小达顿时哭丧起了一张小脸:“怎么可能啊,那他就没有骗我咯。
  那他说他是我爸爸也是真的吗?那样,我不就有三个爸爸了吗。”
  佟霏抚mō着他头的手顿了顿,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摇了摇头。
  “你不会有第三个爸爸的,我正在跟他办理离婚手续,以后,我跟他就不是夫妻关系了。”
  “真的?那既然你有丈夫,你们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呢,你们为什么要离婚呢?那个二爷是个坏人吗?”
  佟霏想了想道:“一个人的好坏不是别人用一句话就能够评定的。
  有些人在别人眼里是好人,可他却对你没有善意。
  而有些人明明是别人眼里的大恶人,可他却会对你很好。
  在别人眼里,二爷他兴许并不那么善良。但在我眼里,他不是坏人。
  至于我们要离婚的原因,无非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婚姻对于我和他来说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离婚,是我们对彼此的尊重。”
  小达挠了挠眉心,佟霏知道,他没有听懂。
  佟霏笑了起来:“你还小,听不懂也没有关系的,等你长大了,有些道理自然而然也就懂了。”
  小达这才开心的点了点头:“李奶奶在做西米露,我们下去喝吧。”
  “妈妈这里稍微有点儿小忙,你先下去找陈爷爷,让陈爷爷陪你喝,我一会儿再下去好吗?”
  小达想了想点头:“那…我去叫小初姐姐一起。”
  “别去了,你小初姐姐今天很累所以先睡了。”
  小初嘟嘴兴趣缺缺的点了点头:“那我自己下去找陈爷爷了。”
  “乖。”佟霏点了点头,看着小达离开了书房。
  把工作带回家来做其实她也有些觉得对不起小达。
  可是没办法,她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
  战天爵来到萨酒吧后就进了他们哥儿几个常见面的包间。
  进屋之后,胡宪冬正在跟连福一两人聊着什么。
  见他来了,连福一递给他一杯酒:“来晚了,罚酒吧。”
  战天爵将酒杯接过仰头一饮而尽:“就知道你们两个会这样。”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找我们出来的吗,你自己倒是迟到了。”
  连福一说完双手一摊:“我们两个也很忙的好吗?”
  战天爵走过去在他身侧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行,那我再自罚一杯。
  知道你是大忙人,不过今天你必须出来,因为我有事儿找你。”
  听他说完,连福一狡黠一笑转头看向胡宪冬:“看到没,我赢了,给钱吧。”
  胡宪冬撇嘴不爽的看向战天爵:“你说你哪天有事儿不好,非得选今天。”
  战天爵勾唇一笑:“赌了多少?”
  “没多少,十万。”
  战天爵点头:“正好,给他吧,就当我的律师费了。”
  连福一斜了他一眼:“我没有那么便宜。”
  “没让你白干你就知足吧。”战天爵唇角勾着不显眼的笑意。
  连福一抱怀身子往后一靠:“你找我帮你是关于佟霏起诉离婚的事情吗?”
  “你也知道了?”
  “我天天往法院跑,不知道才怪,这事儿你怎么想的,离还是不离。”
  “当然你不离,这件事儿你给我压下来,我就一个要求,不离婚。”
  连福一转头看了胡宪冬一眼才看向战天爵:“真回心转意了?老胡可是说那小丫头现在不待见你。”
  “是不待见,不过再不待见,我都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
  “你这是怄气呢,还是真的想通了。”连福一勾着嘴角喝了一口酒。
  “想通了。”战天爵倒了一杯酒身子向后靠去:“这世上的女人没有多少能够像佟霏这样了解我。
  不管过去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她都是在我过去的人生中陪伴了我很多年,给过我快乐的女人。
  既然横竖都是过日子,那我为什么不跟佟霏一起过呢?”
  连福一优雅的抿了一口香槟点头:“好,看在你làng子回头的份儿上,我就帮你帮到底了。”
  战天爵勾唇:“难不成你还打算不帮我来着?”
  “之前,暮年曾经找过我,他请我无论如何都要看着你,别让你再靠近佟霏折磨佟霏,你猜我答应了他没有。”
  “答应了。”战天爵扬眉:“不然佟霏回来这么久,徐暮年不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连福一耸肩:“你也别怪暮年,他都是为了佟霏好。
  虽然是哥们,但有些话我还是觉得应该直说。
  佟霏再怎么着也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六年前你那样对她的确不够厚道。”
  胡宪冬举杯:“行了行了,既然天爵现在有心重新找回幸福,那我们就不提过去的事情了,来天爵,我预祝你追妻路别太漫长。”
  连福一端起杯子跟战天爵碰了一下:“同祝。”
  战天爵唇角扬起:“放心吧,不管这路漫步漫长,我都做好了缠她一辈子的心理准备。”
  “有志气。”胡宪冬笑了起来:“虽然我觉得你现在的表现有点儿晚了,但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回头是岸吗。
  我相信只要你诚信点儿,佟霏那小丫头早晚能再被你拿下。”
  战天爵跟他碰了一下杯:“借你吉言吧。”
  说完正事儿,战天爵想起了些什么似的看向胡宪冬:“宪冬,还有件事儿我问你一下,你说…一个孩子有可能生活习惯跟自己的父亲不像,却像自己的叔叔吗?”
  “什么意思?”
  “今晚,我偶然间得知佟霏的儿子不喜欢吃葡萄的习惯。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从来不吃葡萄,但战天豪却不一样,他喜欢的很。”
  胡宪冬眉心扬了几分:“还有这种事儿?”
  战天爵点头不语,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难道…他真的错过了什么吗?
  ---题外话---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继续求收藏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