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我要做亲子鉴定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战天爵抱怀,脸上虽然平静,可心里却再难平静。
  胡宪冬晃动着酒杯,“这种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在我看来几率不大。
  天爵,说真的,你真的确定那个孩子是你哥的吗?”
  “那个孩子你没见过,他的基因很明显,更像是战家人这边。
  我很清楚我没有碰过佟霏,如果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佐”
  “那你就真的确定你哥跟佟霏在床上做了那事儿?你的确亲眼看到那个过程了吗?你自己不也知道吗,佟霏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胡宪冬说着身子往前凑了几分:“你说,有没有可能只是误会。”
  连福一倒是在一旁抱怀道:“老胡,你是医生,应该比我们都清楚,现在世上有种药叫情药,佟霏的确不像那种女人,可战天豪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渤。
  想要对付佟霏那种单纯又专情的女人,给她下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考,他能卑鄙到这种程度?”胡宪冬啧啧了两声:“天爵,你们战家也算是出了奇葩了。”
  战天爵此刻有些出神,他在考虑这两人的话,那天佟霏分明很清醒,完全没有被下药后的女人该有的那种*满满的样子。
  “喂,哥们,想什么呢?”
  战天爵回神:“那天,佟霏不像是被下了药的样子,我也的确没有看到他们两个做那件事的全过程。
  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战天豪一丝不挂的搂着只穿着睡袍的佟霏躺在床上,房间里一片凌乱,那样子…”
  胡宪冬双手一拍:“也就是说,眼见不一定为实,兴许只是战天爵做了个假象跟看呢。
  天爵,你仔细想想,这个孩子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兴许…佟霏偷了你的精子?”
  “这像话吗?”连福一望向胡宪冬:“天爵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连这种东西被偷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有一种人喜欢戴套自己解决吗?万一天爵也有这种癖好呢。”
  战天爵白了胡宪冬一眼:“我没那种癖好。”
  “那就是酒后乱性,你没有酒后乱性之类的吗?”胡宪冬一拍手,再次咋呼。
  连福一扬眉:“换做是别人,这种可能倒的确很大。
  只是,以我对天爵的了解,他知道自己酒品不怎么好,很少会出现这种喝挂的情况。”
  战天爵瞳孔微缩,他脑海里忽然蹿出两道声音,而这声音的来源都是佟霏。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佟霏拉着他的手腕疯了一般的跟他喊着:“天爵,没有,真的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
  即便你不喜欢我,可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清楚我的为人不是吗?
  我就算背叛全世界,也不可能背叛你的。”
  他的眼眸忽的清亮了几分,再想起前几天,因为叶蓁诈孕的事情他去找她解释。
  她却是云淡风轻的跟他说:“战二爷你没有发现你的酒品不好吗?喝了酒,一切皆有可能。”
  他猛的站起身,身侧的连福一和胡宪冬皆抬眼望向他。
  “怎么了天爵?”连福一看着他忽然凝重的表情,觉得他似乎是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胡宪冬也是瞪大眼睛道:“怎么着,你不会是想起来自己真的酒后乱性过吧?”
  “我想不起来,不过宪冬,你得再帮我一个忙了。”战天爵眼神严谨的低头望向他。
  “说呀。”胡宪冬被他这么一看,也不禁正坐了几分。
  战天爵凝眉:“我要做亲子鉴定,你给我联系人吧。”
  “亲子鉴定?”胡宪冬和连福一两人异口同声后互相对望一眼。
  胡宪冬站起身绕到他面前:“怎么了,难道这孩子真有可能是你的?”
  “万一呢?”战天爵看想他:“佟霏不是那种人,可我却亲眼看到了那种不堪入目的画面,我认定佟霏跟战天豪上了床,可是事实上,这个过程我的确没有见过。
  那个孩子的基因更像是站家人,所以,那个孩子要么是我的,要么是战天豪的。
  如果那天只是战天豪制造了一个假象给我看,那就意味着,战天豪根本就没有碰佟霏,那这孩子…除了是我的,不可能是别人的。
  在我的记忆中,成年后我喝醉酒的次数屈指可数,可的确有那么一次…有些诡异。”
  他虽然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了,可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也是可以推算出来的。
  那次,是他发现战天豪跟佟霏‘jiān情’的第二天。
  他那两天一直都不在状态,所以下午他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找了个地方喝闷酒。
  兴许是心情不好的缘故他多喝了几杯。
  后来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是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睡在两人的房间里,而佟霏不在。
  他
  tang起身下床的时候发现床上有点血渍,当时他也没有多想就出了房间。
  他是在客房里找到了佟霏,佟霏正睡的深沉,他也没有多想就拿着自己的衣服离开了。
  那之后过了约有一个半月,他就对她提出了离婚。
  传闻中说佟霏八个月的时候在医院早产生下了孩子,在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就想过,八个月早产产子的传闻应该只是幌子。
  只是那时候按照时间推算,他坚定的相信,那个孩子是她跟战天豪的。
  但是现在再回想的时候他才不觉出了一身的冷汗。
  佟霏的个性他比谁都了解,如果她当时真的被战天豪怎么样了,即便她怀孕了,应该也不会生下那个孩子。
  会生下孩子,是不是就意味着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战天豪的。
  他可真是糊涂,怎么能现在才做这种猜想呢?
  “宪冬,你抓紧时间安排,这亲子鉴定我会尽快就做的。”
  胡宪冬侧头看了连福一一眼,这才对战天爵点了点头:“行,我尽快。”
  连福一笑道:“如果这孩子真是你的,那你不想离婚这事儿就好办了。”
  战天爵眉眼微微眯起,如果这个孩子真是他的,那他饶不了佟霏那个臭丫头。
  上午,佟霏刚开完会就直奔办公室,她与瑞士那边签订了一份合同,今天要跟那边进行电话会议。
  开完会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陈恭河敲门进来:“佟总,到了午饭时间了。”
  佟霏抿唇一笑:“这么快呀,我还不饿呢,恭河,你跟李楠一起去吃饭吧,别管我了。”
  “那怎么能行呢,我爸说你早晨就没吃,中午再不出,那你下午还不得饿晕了啊。
  霏霏姐,工作是重要,可再重要的工作也没有身体重要呀。
  走啦霏霏姐,一起去吃饭吧,今天我请客。”
  佟霏笑了笑,将桌上的文件合上:“那好吧,我们去楼下速度吃点儿,我这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
  她起身跟陈恭河一起出了办公室,两人叫上李楠一起去楼下吃饭。
  小小的餐厅里本来热闹的很,可她的出现却瞬间就让餐厅里安静了下来。
  里面用餐的客人几乎都是佟氏的员工,看到佟霏,他们纷纷站起身跟佟霏打招呼。
  在这种环境下,佟霏觉得自己很难吃舒心,所以就在点餐的时候征求李楠和陈恭河的意见,要不要打包去楼上吃。
  两人自然不会反对,所以饭菜好了之后陈恭河去结了账,三人一起上楼在办公室吃饭。
  佟霏边吃饭边看文件,李楠也不敢多说什么,倒是陈恭河道:“佟总,边吃边看资料容易消化不良的。”
  佟霏抿唇笑了起来:“你倒懂的多,我在国外念书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么吃饭的,我的肠胃都习惯了。”
  李楠有些敬佩陈恭河,他胆子倒是大。
  佟霏看到什么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份和田服装的合作提案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
  陈恭河往前凑去看了看后摇头:“这个不是我接手的,李姐,你知道吗?”
  李楠起身走到佟霏身后恭顺的看了一眼后点了点头:“佟总,这是今天早上你在屋里开电话会议的时候我接的,本来打算下午跟您汇报的。”
  “服装部送来的?”
  “是啊。”
  佟霏扬了扬眉:“奇怪,上次都闹翻了,这和田公司应该不会跟我们合作的呀。”
  李楠似是回答领导问题一般,自然的站在了佟霏右手后侧。
  “现在的和田公司今时不同往日了。
  我前几天就听说,和田公司好像被安城哪位大人物给整了,他们现在急需融资来周转公司的资金。
  只是那位徐总转遍了安城也没有公司敢跟他合作。
  因为那位大人物似乎对他下了封杀令。
  他可能是走投无路才会在跟我们早就撕破脸的情况下来寻求与我们公司的合作机会。”
  被安城的大人物整了?
  佟霏不自觉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怎么感觉这件事儿跟战天爵脱不了干系呢。
  那天他不是已经揍过人了吗,难道他后来还是对人赶尽杀绝了?
  除了战天爵,她也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会做这种事儿了。
  佟霏将资料合上扔到了一旁吃饭:“行了李秘书,坐下吃饭吧。”
  李楠坐下后问道:“佟总,我们要跟这个和田公司合作吗?”
  佟霏摇头:“不合作,当初我找上那个徐大洋的时候,他落井下石,现在他已经是沉入井中的石子了,我们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的去捞他。有些事情,就是报应。
  一会儿你就把这提案通知服装部部长,回了吧。”
  “知道了。”
  佟
  霏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你们两位慢用吧。”
  “佟总,你吃这么一点不行呀,你本来就快瘦的脱相了,再不好好吃饭,你这最美名媛的称号怕是要保不住的。”
  陈楚河的直白让佟霏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我都是孩儿妈了,要这称号有什么用,谁爱要谁就要去吧。”
  李楠怪怪的看了陈楚河一眼,陈楚河自觉有些别扭,连忙不再做声。
  李楠放下筷子:“佟总,我也吃好了。”
  “那怎么行,你别学我呀,我这几天胃口不好,你们吃你们的。”
  “楠姐,我们买了这么多呢,吃不完就làng费了。”陈楚河也劝了起来。
  李楠不好意思的坐下,见佟霏笑了笑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下继续忙,李楠轻声对陈楚河道:“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大胆。”
  陈楚河笑了笑:“佟总人挺好的,楠姐你不用这么拘谨的,多难受呀。”
  “那怎么行。”李楠第一次知道,陈楚河的胆子真心不小。
  佟总是什么人,传闻满天飞,而且几乎都一边倒的在说她不好的。
  她也亲眼看到过佟总在会议室发飙的样子,说真的,她还是挺害怕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的。
  做事很霸道,说一不二,不过她的确很强。
  在她认识的女人中,她绝对是颜值和能力都拔尖儿的。
  只是因为她的一些传闻,她现在这饭碗每天都端的战战兢兢的,哪敢无礼。
  李楠和陈楚河将饭菜吃完后就收拾了一下离开了。
  一下午,佟霏又是看合同,又是看财务报表,好不容易抽出了喝杯茶的功夫,她边喝着茶边看了一眼手机,发现竟然有十一个未接来电,都是战天爵打的。
  她看了一下自己手机的模式,果然,静音了。
  不过也幸好静音了,不然刚刚她会被这电话声扰死的。
  她将手机放下端着茶杯来到落地窗边往外看风景歇一下自己的眼。
  这安城是越来越美了,繁华之余,似乎少了一丝宁静。
  自打接受公司以来,她每天都像是打仗一样,她有心想要带小达一起去野外散散心,可却总是抽不出时间。
  她实在是好奇,那些年她守着战天爵的时候,他是怎么分身乏术每天都把工作那么及时处理完的。
  她真的做不到呢,即便每天把时间压缩的很紧张也好想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工作呢。
  看起来,她的确是有些太弱了,还需要继续强化自己的工作效率才行呢。
  佟霏回到座位上放下茶杯打了个懒仗后继续工作。
  奶奶忌日的这天,佟霏起了个大早。
  她下楼的时候发现陈叔已经带着李嫂在厨房忙了。
  见她收拾妥当下来的,陈叔问她:“大小姐,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厨房这里有我呢,你放心再睡会儿吧。”
  “没事,我不习惯睡回笼觉。”她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不用,大小姐,这菜品和点心都按照你要求的准备着呢。
  你看看还缺什么再告诉我,我再继续准备。”
  佟霏点了点头:“恩,没什么了,就按照这些准备完就可以了。”
  佟霏带上了围裙上前帮忙,尽管陈叔不让她插手,可有些东西,她还是愿意亲自去准备的。
  这可是时隔六年后她第一次为奶奶准备忌日。
  不为别的,就冲当年奶奶打心眼儿里支持她,她也不能怠慢。
  虽然她厨艺不好,但好在有李嫂在一旁协助,九点多的时候她们就将所有的点心都给准备好了。
  陈叔送小达去幼儿园回来的时候,她正好将东西运上车要出发。
  佟霏没有让司机去,而是亲自开车去的墓园。
  她出发的时候没有叫战天爵,来到墓园后,她就在墓园门口等着。
  十点半的时候战天爵也一个人开车来了。
  他一下车就走向佟霏:“你怎么自己先走了。”
  “我不能先走吗?”
  “我们要一起为奶奶办忌日,你一个人走了怎么行。”
  佟霏耸了耸肩没有所生,她打开车子的后备箱:“这是我给奶奶准备的,我一个人拿不了,你来帮忙吧。”
  战天爵上前帮她一起提着,他们两个往墓园里走,他看着她问道:“这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总是不接。”
  “我忙。”
  “忙到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恩,没有。”佟霏看也不看他,两人前脚走到奶奶的墓碑前。
  战天爵命人准备的忌辰用的东西也被送了上来。
  见她跟自己准备的餐点差不多,他有些惊讶:“奶奶爱吃的东西
  ,你竟然还都记着。”
  “沈秋离开后,我跟奶奶在一起吃饭的次数,比跟你见面的次数更多。
  记得奶奶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并不难。”
  佟霏看着墓碑上奶奶和蔼可亲的眼神和慈爱的笑容,她抿了抿唇:“奶奶,好久不见,霏霏来看你了。”
  她蹲下身,帮奶奶把墓碑边的草拔了拔:“我这么多年没来看你,你有没有生气啊。
  对不起,我去国外读书了,这些年都没能回来。
  现在,我重新回到安城生活了,以后我会尽量多来看你的。”
  战天爵上前蹲在她身边望向奶奶的墓碑:“你不告诉奶奶,你非要跟我离婚的事情吗?”
  佟霏转头看向他,眼神间染上了意思不悦:“这是奶奶的忌日,你说这种废话干什么。”
  “我总也得当着奶奶的面儿提醒你一下,当年,我们可是在奶奶面前发过誓,要一辈子照顾对方的。”
  佟霏侧头一笑:“当时,你的承诺并不走心。”
  “不走心的承诺也是承诺,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佟霏咬牙看向他:“那我是不是也该告诉奶奶,离婚是你先提出来的?”
  战天爵勾唇笑:“是我先提出来的,谁还没点儿小脾气吗?
  我提出来你立刻就签了字,怎么,迫不及待的等着跟我离婚呢是吧。
  只可惜,我是个重信重义的人,说出来的承诺就一定会完成。
  所以我今天再当着奶奶的面儿承诺一次,我战天爵,绝对不会跟奶奶的孙媳妇佟霏离婚的,死也不离。”
  佟霏冷哼一声:“你可真是会倒打一耙,不过我今天不与你讨论这些事情,做正事儿吧。”
  仪式办完,战天爵和佟霏一起给奶奶磕了三个头这才离开。
  下墓园的路上,佟霏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她心头一紧,连忙避开战天爵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
  “喂,贝特朗医生,这么晚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的。”
  “佟小姐,你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
  “方便。”
  “小蜜刚刚被送进了医院,我听说你去了中国,有事要找果先生处理。
  但现在果先生手机打不通,所以我只能给你电话了。”
  “小蜜怎么了?”佟霏的心瞬间纠了起来。
  “她的情况不太好,看起来,需要尽快安排第三次手术了。”---题外话---明天是八千字更新哈明天明天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