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佟霏,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清晨,佟霏早早的就起了床。
  她最近的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太好。
  见凡睡着就会开始做梦,每次做完梦醒来,她都会累的一塌糊涂。
  有的时候觉得睡了反倒不如不睡来的好。
  涂卿阳下楼来的时候,佟霏正在打电话,她跟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
  他只听她说:“行了,既然签了字就可以了,别的事情以后再说掇。
  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暂时只能先辛苦你们两个了。”
  挂了电话后佟霏来到餐桌边,露萨已经做好了早餐。
  涂卿阳问道:“忙工作上的事情呢?”
  “恩,昨天有份文件需要签字,佟辰竟然没有去上班。
  被我威胁了一通他老实了些,下午去公司把字签上了。”
  “不过你这个时间给人家打电话,也够扰人清梦的。”
  佟霏抿唇一笑:“我的那个男秘书你不是见过吗。
  他是陈叔的儿子。
  这几天我不在,他几乎每晚都熬药加班。
  还真是辛苦他了。”
  “那小子是陈叔的儿子?这以前你倒是没跟我提起过。
  看来你回去得给他颁奖加工资了。”
  佟霏抿唇:“这还不是必须的吗。
  在公司里,能够这样真心为我的人并不多。
  卿阳,一会儿吃过饭后,你就回中国去吧。”
  “干嘛,赶我走啊。”
  佟霏摇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看,佟氏的业务你经手了这么多年,算是最了解的人了。
  这段时间我的确不能回去,所以我只能摆脱你帮我回去盯着佟氏。
  有需要看合同签字的地方,你比我哥可靠得住多了。
  还有,你的宁海集团也不能一直不管,你现在身上可是肩负着重任呢。”
  涂卿阳想了片刻道:“那好吧,这样让你既照顾小蜜,又分心管公司的事情的确会很累。
  那我一会儿去医院看小蜜一眼就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电话联络就是了。”
  佟霏抿唇点头笑了起来:“我就不跟你说谢了,回去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涂卿阳笑了起来。
  吃过饭后,佟霏去楼上看小达,他昨晚跟涂卿阳玩到很晚才睡,这会儿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她让露萨照顾小达,自己带着早餐和涂卿阳一起出发去医院。
  出了门口,涂卿阳说他来提食盒,佟霏笑道:“不用了,这么点儿东西我还提的动。”
  “不是提不动提的动的问题,我是不舍得你做一丁点的事情。
  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就甩手当掌柜的就可以了。”
  涂卿阳将食盒和车钥匙都从她手里接过后将她推到了副驾驶座上:“安稳坐着吧,车也由我来开。”
  佟霏耸肩笑着:“那好吧,你来开。”
  两人上了车后很快就离开了。
  旁侧一辆黑色的悍马车上,战天爵坐在驾驶座眼神中带着血丝,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他侧眸望向这套两层田园式小楼,眼神一阵阴冷。
  佟霏竟然收留涂卿阳在这里住了一晚?
  他们有没有做什么?
  涂卿阳是个男人,他跟佟霏住在同一屋檐下,会放着这样的美人儿不睡吗?
  他用力的捶向方向盘。
  他以为她是有多重要的事情要来处理。
  原来是来私会野男人了。
  这个佟霏行呀,越来越有本事了。
  他发动车子追了上去,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
  车子平稳的驶到医院,两人一起上楼。
  他们进去的时候,果游恺正躺在陪床上睡着。
  门一响,他立刻坐了起来。
  见是佟霏和涂卿阳,果游恺伸了个懒仗起身:“你们两个来的够早的。”
  “果果,辛苦你了。”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来点儿实惠的,我饿了。”
  佟霏举了举手中的保温盒:“这不是给你来送饭了吗。
  去洗手吧,我给你盛出来。”
  她走到茶几边将早餐摆放了出来。
  果游恺进屋去洗手,佟霏走到病床边看正在熟睡的小蜜。
  她的手轻轻的抚mō着小蜜的额头,双眸间尽是温柔。
  “我昨天听果果说,小蜜的手术算是非常成功的。
  如果能够正常恢复好,她就不必做下一次手术了。”
  佟霏唇角勾着有些感恩的笑意:“是啊,老天爷其实待我不薄对吧。
  我一直在祈祷,只要小蜜好,让我折寿十年二十年都没关系。
  tangp
  老天爷兴许是见我可怜,所以给了我这么大的恩赐。”
  听她这么说,涂卿阳真不知道是该说些什么。
  作为一个母亲,佟霏绝对是已经对这两个孩子尽心尽力了。
  可任何一个母亲,都应该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吧。
  折寿祈祷孩子能够健康的行为,是很多中国父母都会做的事情。
  “等小蜜恢复了健康,我要把她小时候没能做过的事情带她一一去做一遍。
  我要让小蜜和小达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涂卿阳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果果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看来两人勾肩搭背的样子,他嗤嗤的笑了两声。
  涂卿阳连忙将手松开回头看向他:“这么快。”
  “是啊,我洗漱速度太快,扰了你们恩爱是吧。
  那我要不要回去重洗一遍?”
  佟霏回身瞪了他一眼:“一晚上没休息好,脑子也傻了是吧,别乱说话,赶紧吃你的饭。”
  “啧啧,真是母老虎。”果游恺在茶几边坐下开吃:“你们两个吃过了吗?”
  “吃过了。”佟霏说完看向涂卿阳:“卿阳,小蜜这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了,要不你先走吧。”
  “不急,等小蜜醒了,我跟她告完别再走。”
  果游恺边吃边道:“涂卿阳你刚来就要走呀。”
  “我也不想,不过霏霏赶我回去帮她管公司。
  反正我在这里也帮不上太多忙,那我还是在能帮到佟霏的地方发光发亮吧。”
  果游恺看向佟霏笑道:“你倒能指使人。”
  佟霏笑:“我该庆幸,在安城还有人能帮上我的忙。”
  她跟涂卿阳对视一笑,果游恺扬了扬眉,其实这两人站在一起倒也是男才女貌的。
  如果这个涂卿阳口碑好一些,他还真可以考虑把霏霏嫁给他呢。
  果游恺吃过饭后,佟霏就让他回去休息。
  她帮果游恺将包装好,将他送到了电梯口。
  临上电梯前,果游恺神秘兮兮的拍了拍她肩膀:“诶,昨晚你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
  佟霏蹙眉抬手点了点他脑袋:“我们能发生什么事儿呀,你这脑子思想可也真够龌龊的。”
  “什么思想龌龊,我这叫男人本性,不过看你的表情…你没真什么也没做呀。”
  “恩,没做,你赶紧滚吧。”佟霏往电梯里推他。
  果游恺伸手挡着电梯的感应处:“嘶,那涂卿阳还是不是个男人呀。
  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下手,难道…他那方面不行?”
  佟霏抬手拍了他手背一下,他连忙吃痛缩回手。
  “你干嘛,谋杀亲哥们呀。
  这劲儿大的,怎么着,今早露萨给你吃菠菜啦。”
  “恩,吃了,所以我现在力大无穷着呢,你别招我了,快滚吧。”
  电梯门缓缓关上,果游恺呵呵笑了起来:“行行行,我走,你回去吧。”
  电梯开始下行,佟霏转身回了病房。
  进病房的时候,小蜜竟然醒了,正在跟涂卿阳说话。
  “那你什么时候还会再来看我?”
  涂卿阳的手轻轻的揉了揉小蜜的额头:“等你身体康复了我再来好不好?
  到时候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儿。”
  小蜜开心极了:“好啊好啊,涂爸,我一定会好好吃饭,早日康复的,到时候你可一定要说话算话哦。”
  “放心吧,涂爸是男子汉,一言九鼎。”
  佟霏进去将门关上,小蜜嘴角笑意更大了:“妈妈,涂爸说要走了。”
  “我知道,涂爸就是来跟你告别的,等你身体康复了他再来看你。”
  “涂爸跟我说了,妈妈,你给我带早餐了吗,我现在就要吃饭。
  吃的多多就可以早点把伤口养好了。”
  “带来了,妈妈这就喂你。”
  佟霏给小蜜喂完饭后就送涂卿阳离开。
  因为有工作上的事儿要跟涂卿阳交代,所以佟霏出去前特地跟小蜜嘱咐了一声,她五分钟就能回来,让她不要害怕。
  两人下楼后,小蜜乖乖的躺在床上。
  没多会儿,病房门慢悠悠的被打开。
  小蜜转头看去,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很高大很英俊的叔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一旁静观其变的战天爵。
  他看着眼前的孩子,整个表情都有些不自在了。
  “叔叔,你要找谁?”小蜜侧头眨巴着大眼睛望向他。
  战天爵慢慢走到病床前,尽力的扯出一丝笑容:“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叔叔,我妈妈说,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话的。”小蜜嘟嘴:“我不认
  识你,所以不能告诉你。”
  “我不算是陌生人,我认识你妈妈,你妈妈是不是叫佟霏?我还认识果游恺,还认识小达。你看,我不是陌生人吧。”
  小蜜的瞳孔微微扩大了几分,看起来似乎很惊喜:“真的诶。”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吗?”
  小蜜想了想道:“我叫佟溪羽,小名叫小蜜。”
  这个孩子也姓佟?她跟佟霏又是什么关系?
  “那你跟佟霏是什么关系?”
  他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小孩子的世界都是比较单纯的,与其从佟霏那里找答案,还不如自己来问。
  小蜜笑容满满的道:“她是我妈妈呀。”
  妈妈?战天爵咽了咽口水,极力让自己平稳住自己的心情。
  佟霏她怎么还会有个女儿?
  这六年,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你几岁了?”
  “五岁。”
  一大一小,一问一答。
  战天爵牙根紧咬,五岁,小达五岁,小蜜也是五岁。
  五年前,佟霏生下的竟然是…是龙凤胎。
  佟霏…佟霏这个女人,到底瞒了他多少事儿。
  “你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你生病了吗?”
  小蜜点了点头:“是啊,我生病了,做了手术。”
  “什么病?”这么小的孩子会生什么病?
  “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啊。”
  战天爵握拳,几乎要消化不了自己听到的一切。
  他看着病床上的小女娃儿,她脸的轮廓像极了佟霏。
  可是这一双秋水翦瞳般明亮的皓眸却像极了他。
  战天爵的手轻轻的抚mō到她的脸颊上。
  佟霏,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你妈妈什么时候发现你有这个病的?”
  小蜜嘟嘴:“叔叔,你的问题好多哦。”
  战天爵很想给这孩子一个微笑,可他现在真的笑不出来。
  他的心很疼,心疼这个孩子,更心疼佟霏。
  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六年…如果他不要听果老的,早点来找佟霏。
  这些苦…他是不是就可以帮她分担一些。
  怪不得她那么恨他,怪不得…她说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不在。
  他好后悔。
  “叔叔,你怎么了啊,怎么又忽然不说话了。”
  战天爵在病床边蹲下:“你什么时候做的手术?”
  “前天呀。”
  “疼吗?”
  小蜜想了想摇了摇头:“贝特朗叔叔给我打了麻药,做手术的时候不会疼,不过出来以后会有一点疼。”
  战天爵看想孩子心口的位置。
  “小蜜你真是乖孩子。”
  “贝特朗叔叔也是这样说的。
  他说因为我很乖,所以做完这次手术后,就不用再做第四次手术了。
  叔叔,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呀。
  有的小朋友要做四次手术哦。”
  战天爵眉心紧紧的纠在了一起:“你是说…你之前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了?”
  小蜜点了点头,天真的笑着,那样子好像完全都不害怕似的。
  可是战天爵却莫名的难受。
  如果这个孩子和小达都是他的种该怎么办。
  佟霏需要他的时候,这两个孩子需要他的时候,他像是个隐形人一样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对佟霏,对孩子,他从来没有尽过该有的义务。
  以前他不理解佟霏为什么这么恨他,现在他真的懂了。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贝朗特带着两个护士进来。
  见病房里有陌生的东方人,贝朗特用英语问道:“你好,你是来探望小蜜的客人吗?”
  战天爵点了点头。
  “以前好像从没有见过你。”
  战天爵呼口气:“对,我是今天刚听说孩子做了手术,所以来探望的。”
  “这样啊,现在我们要给小蜜做检查了,你可能得先出去一下。”
  “好。”战天爵回身揉了揉小蜜的头。
  “小蜜,你乖乖的,叔叔还会再来看你的。”
  “叔叔你要走了吗?”
  战天爵点了点头。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小蜜看着他笑了起来,嘴角上扬的弧度跟佟霏甜美的笑容如出一辙。
  “叔叔好神秘哦。”
  “小蜜,叔叔要走了,再见。”
  “叔叔再见。”
  小蜜躺在那里目送战天爵拉开门
  离开。
  她小脸上挂着笑用英语问贝特朗:“贝特朗叔叔,那个叔叔是不是很帅。”
  “小蜜的妈妈是大美人,所以她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大帅哥呢。
  来吧小蜜,咱们要开始做检查了哦。”
  “好呀。”
  战天爵出了病房后,双脚有些发软。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听到了护士站的方向正在跟护士们打招呼的佟霏的声音。
  他连忙侧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躲避。
  直到佟霏进了病房,战天爵才从里面出来走到病房门口往里看去。
  医生正在给小蜜做检查,佟霏站在一旁跟小蜜说着什么,那样子…母慈女孝的样子,真的是好温馨。
  他暗暗的在心中发誓,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也不管这两个孩子是不是他的。
  为了曾经对她付出了爱情和痛苦的佟霏,他一定要重新来过,好好呵护她们三个。
  不管佟霏需不需要,他都不会再离开她,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不会改变想法的。
  贝特朗离开病房后,小蜜神秘兮兮的道:“妈妈,刚刚有个很帅的叔叔来看我了哦。”
  “是吗?原来我们小蜜喜欢帅叔叔啊。”
  “妈妈不喜欢吗?”小蜜躺在那里看着站在床边的佟霏:“那个叔叔…我很喜欢诶。”
  “是吗,看来那叔叔很投你的眼缘,你们成为朋友了吗?”
  “不知道算不算成为朋友,他都没有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那你怎么不问。”
  “叔叔说,下次看到我的时候再告诉我。”
  佟霏呵呵笑了起来:“这个叔叔这样神秘呀。”
  “是啊,不过妈妈,你应该认识他哟,因为叔叔认识你。”
  “是吗?嘶,你这样说,妈妈都有些好奇了呢。”
  “妈妈,等我知道那个叔叔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
  “好呀。”她揉着小蜜的头:“你起来有一会儿了,有没有觉得累,如果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
  “我不累,我想听妈妈讲故事。”
  “那我们就继续讲故事。”佟霏翻开童话故事书,用英语慢慢的读起了故事。
  因为还有小达在,果果心疼她,所以他睡了一白天觉后,傍晚就来将佟霏替换回了家。
  想来佟霏白天照顾小蜜,晚上照顾小达也会辛苦。
  这种时候他不分担,谁来分担呢。
  佟霏也不跟他客气,他说让她回家,她就当真回家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停下车的时候她傻了眼。
  是她眼花了吗?
  还是产生了幻觉?
  站在她家门口提着行李的男人…那不是战天爵吗?---题外话---大家周末愉快啦,明天万字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