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这么多年竟还清楚的记得我的尺寸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小蜜现在可是开心的不得了。
  因为她是真的很喜欢哆啦a梦。
  “是呀是呀,你怎么知道的我的梦想的。”
  “因为我就是哆啦a梦呀,现在,我要送你一份礼物,你先闭上眼睛。”布偶哆啦a梦上前一步。
  小蜜乖乖的闭上了双眼纺。
  战天爵说着将布偶头取了下来。
  他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副狼狈的样子沿。
  目光触及佟霏不置信的双眸,他勾唇笑了笑。
  佟霏真的不知道,他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战天爵真的让她完全糊涂了。
  她真的想不到他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追回她,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来讨好小蜜呀。
  难道…他是因为孩子才这样的?
  “哆啦a梦,好了没有呀,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小蜜甜美的声音响起。
  战天爵将目光移回到小蜜的脸上:“好了,睁开眼吧。”
  小蜜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战天爵,她很是惊喜:“叔叔,怎么是你呀。”
  “是啊小蜜,就是我,我们又见面了呢。”
  “妈妈,我跟你说哦,这就是昨天来看我的那个叔叔。
  叔叔说他认识你,你也认识他呢。
  是真的吗?你真的认识这位叔叔吗?
  啊,对了叔叔,昨天你还没有告我你的名字呢。”
  佟霏转头看向战天爵,认识?何止是认识呢。
  “小蜜,你妈十五岁的时候就认识我了。
  我昨天不是说了吗,下次见面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现在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战天爵。”
  “战天爵叔叔啊,好吧,我记住了。
  那叔叔你要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啊?”好在小蜜还记得这茬儿。
  战天爵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下掌面向上呈花朵状:“我就是你的礼物呀。”
  “诶?”小蜜不解的纳闷了一声:“叔叔要把自己送给我?”
  “当然不是,我要送你的是哆啦a梦的口袋。”
  “可是…叔叔不是说你是我的礼物吗。”
  战天爵拍了拍自己:“因为我就是那个口袋呀。
  以后,小蜜如果有什么心愿,你只要告诉我,我都会尽全力为你实现的。”
  “真的?叔叔不会骗人吧。”
  “当然不会,叔叔绝对不会骗你的。”
  佟霏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聊的还挺投缘,不禁有些感慨。
  她站在病床尾部,看着战天爵趴在床边穿着厚重的布偶跟小蜜聊天的样子,心里不禁纳闷了起来。
  难道真的是血缘亲情的缘故吗?
  这还真的是她第一次看到战天爵这样不顾形象的做一件事呢。
  原来,他也可以拉下高高在上的架子做这种事情。
  他今天的行为,真的是完全毁了她的三观呢。
  看到他发珠上的汗渍,佟霏这才意识到即便房间里有空调,可穿成这样也的确是有些厚重了。
  她上前对小蜜道:“小蜜,你已经起来有一会儿了,得休息一会儿了。”
  小蜜点了点头:“哆啦a梦叔叔,我得休息一会儿了。
  我睡觉的时候你会走吗?”
  “小蜜希望我走吗?”
  小蜜抿唇摇着头笑。
  “那我就不走,你好好休息,我等你醒来。”
  “真的?”小蜜很是惊喜。
  “当然是真的,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是你的万能口袋。
  只要是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会做的。”
  小蜜笑的可开心了,她闭上了眼睛,满心期待着一会儿醒来能够继续跟她的哆啦a梦叔叔一起玩儿。
  直到小蜜睡着,佟霏才转身看向正在擦汗的战天爵。
  她本想呵斥他的,可是看他的样子,有些负面情绪倒是被她给控制住了。
  “战天爵,你说你到底是图的什么呀。”
  “图什么?就图让你们娘儿仨能幸福呗。”
  佟霏上下打量着他,有些话这时候倒是说不出口了。
  战天爵低头看了看自己:“我现在的样子挺滑稽的吗?”
  佟霏无语侧头一笑。
  他欣喜,看来今天收益不错,非但小蜜开心了,他还让佟霏笑了。
  “看来的确很滑稽,不过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天天穿成这样都没问题。”
  “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要喜欢这个。
  你赶紧进去换了吧,很热的。”
  “热又怎么样,值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往外走去,战
  tang天爵笨拙的拉住了她:“你干嘛去?”
  “你里面的衣服没有湿透吗?我去帮你买一身换洗的衣服。
  你先进去洗一下吧,我很快就回来。”
  听她这么一说,战天爵松开了拉着她手腕的手:“是湿了,黏在身上超级不舒服。”
  佟霏无语转身离开。
  看着出了病房的佟霏,战天爵的手隔着布偶落在了心脏的位置。
  已经冰冷了很多年的心,此刻竟觉得温暖。
  有些初衷好像在此刻被找回了一般。
  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他回身看了一眼熟睡的小蜜后转身进了洗手间。。
  佟霏离开之前嘱咐护士帮忙照看一下小蜜,还告诉护士里面有个男人在洗澡,让她们不要进洗手间。
  下了楼,佟霏开车来到就近的精品男装店。
  战天爵的穿衣风格是出了名的挑剔。
  可是现在她可没有时间帮他准备什么精致的着装。
  她还要回去照顾孩子呢。
  在男装店,她选了一身她喜欢的男装风格买了一整身。
  她回来的时候,战天爵还在洗手间里等她。
  小蜜还在睡着,她敲了敲洗手间的门,里面立刻传来战天爵的声音:“佟霏,是你回来了?”
  “你把门打开一个缝隙,我把衣服给你塞进去。”
  战天爵将门打开,佟霏背对着他将衣服袋子塞了进去。
  他接过之后,佟霏顺手帮他将门带上了。
  不过她并没有走远,就她站在门口抱怀:“这个是在离医院最近的男装精品店买的。
  我没有时间去帮你买你喜欢的品牌,你就将就一下吧。
  一会儿你出来,自己回去换上你自己的衣服就好。”
  她说完话,里面一直没有什么声音。
  佟霏没有在意,想也知道,他看不上这几千块一件的衣服。
  不过不管了,她也不是他家的老妈子,能帮他做这些,她觉得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战天爵在里面呆了很久才出来。
  他一走出来,就双目炯炯的望向佟霏。
  佟霏扬眉打量着战天爵,他很少穿这种休闲服。
  不知道是因为这衣服是她喜欢的风格的原因,还是战天爵本身就是衣架子的原因。
  反正此刻她眼中的战天爵很帅气。
  “怎么样。”战天爵憋了半天才问她。
  佟霏点了点头:“还不错。”
  她抬起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他:“你开车我的车去我家换衣服吧。
  换完衣服以后你就拿着你的行李去酒店吧。
  今晚…我希望你不要再住在我家了。
  这样会让我觉得很不方便。”
  “你这是要赶我走?”战天爵走上前:“我可不能走。”
  佟霏看着他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我刚刚答应过小蜜了,她说不让我离开,我就不会离开。
  我会等她醒来之后陪她玩儿的。”
  “战天爵,你这样是没用的。”佟霏有些无奈,她知道有些话说了也是没用的。
  可她还是愿意不厌其烦的再说一遍。
  谁知道这一次他会不会就正好听进去了呢。
  “我哪样了?”战天爵笑了起来:“现在死皮赖脸的我的样子让你不习惯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适应几年就会习惯了的。”
  佟霏侧头不再跟他说话:“算了,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从来都不会听。
  你愿意固执就随你吧,我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我也一样,我坚持我的决定。”
  失去一次是自己蠢,如果再失去一次,他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战天爵的手轻轻抚mō着自己的裤子:“不过说真的佟霏,你的记忆力真的不错。

  这么多年还清楚的记得我的尺寸,我也是佩服你的。
  你看这衣服虽然很普通,可不得不说,像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很合身,对吧。”
  佟霏眼神微眯,她也想忘记,可有些事情已经镌刻在脑海里了,相望也忘不掉了。
  她跟他参加过那么多次时装展,他的尺寸她一早就已经了若指掌了。
  这么多年不见,他除了比往年稍显清瘦了些之外,别的并无变化。
  所以他的衣服尺码不会变也是正常的。
  “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
  有些事情,我也不必刻意去记,反正脑海里都是有的。
  这一点你应该也是很清楚的。
  当年如果不是为了追你做了傻事儿耽误了学业。
  那六年前佟氏的危机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
  “说起来,也算是我搞砸了你的人生。
  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要对你负责。”
  战天爵浅笑着望向她:“所以,我就更要加倍的对你好了。”
  “不必了,这世上任何人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
  所以,承担责任这件事也轮不到旁人来为自己做。
  谁的错误谁买单,我不是一个喜欢推卸责任的人。
  当年你很清楚的告诉过我,你跟我不可能。
  是我不听劝告还一味的跟在你屁股后面转。
  所以有些事情…说起来算是我咎由自取,自食恶果。”
  她说完站起身:“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陪小蜜的话,那麻烦你帮我守一会儿吧,我出去透口气,很快就回来。”
  “跟我在一起是这么烦闷的事情吗?”战天爵拉住她的手腕:“不出去不行吗?陪我坐一会儿吧。”
  佟霏看着他:“是挺闷的,如果不是看在你今天为小蜜做了那些幼稚事情的份儿上,我早就请人把你赶出去了。”
  战天爵松开手,佟霏快步走了出去。
  他扬了扬眉并没有气馁。
  佟霏这种绝情的话说的多了,他似乎都已经听习惯了。
  都说习惯成自然,还真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是沾了小达的光,今天白天又是沾了小蜜的光。
  他望向病床上睡的沉稳的小蜜:“你们两个小家伙还真是我的幸运宝贝。
  能不能追回你们的妈,就看你们了。”
  佟霏来到楼下绕到楼后的花园里小做了一会儿。
  这个时间,花园里有很多在散步,康复,聊天的患者和患者家属。
  她形单影只的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
  她在想到底怎样才能让战天爵彻底离开这里呢?
  小蜜看起来很喜欢他,她多害怕他会将小达和小蜜都抢走。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恐怕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人生的希望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她知道战天爵为什么会来找她。
  因为她太轻易的放弃了他,让他忽然觉得没有了成就感。
  他想要奴役她。
  可是真的想都别想了,她不可能做一辈子傻瓜的。
  佟霏纠结的垂头双手抵住额头,手肘支在膝盖上。
  得让战天爵离开,一定要让他远离她的孩子才行。
  她可以失去全世界,就唯独不能失去小达和小蜜,这两个孩子,是她的命。
  佟霏上楼来的时候,战天爵正坐在床侧专注的看着小蜜,那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她偷偷站在门边看着屋里的父女俩,有那么一瞬,她的心也是疼的。
  她也觉得心里有愧。
  不过她不是对不起战天爵,而是对不起这两个孩子。
  他们明明有父亲,可却因为她无法处理好跟他们父亲的关系,而让他们从小就没有享受到真正的父爱。
  她以为自己加倍的爱这两个孩子,他们就会满足。
  可是事实上,她知道他们一直都很期待父爱。
  而这个,恰恰是她再也无法给他们的。
  她推门而入,战天爵转头看向她,眉宇微扬:“回来了?”
  佟霏点了点头走到沙发边坐下。
  战天爵回身望向她:“你散心用的时间真的是够久的。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呢。”
  “如果小蜜不在的话,我就不会回来了。”
  “行了,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我回来的,所以你不用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
  我以后不会再强迫你了,我就守着你。
  什么时候你愿意回头,我等着你就是了。”
  佟霏沉声,这是她最讨厌听到的话。
  她回头之后呢,他以为他们那样彼此伤害过后还会有办法重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
  想到过去的十四年,她对他是爱恨交织的。
  可是她是有理智的,她已经不是十岁的小毛丫头了。
  她懂得有些伤害,是这辈子也无法被抵消的。
  因为心口的伤痕已经存在了。
  佟霏不打算继续跟他纠缠那些没用的废话,索性就拿起一本书来看书。
  中午,露萨和小达来送饭。
  佟霏怕小达会影响到小蜜休息,所以她规定小达只有中午才能来陪小蜜一会儿。
  小达倒也乖乖的听话。
  露萨帮忙喂小蜜吃饭,小达在一旁给小蜜讲小故事。
  佟霏走到茶几边,见只有一份饭菜,她想了片刻道:“你吃吧,我不饿。”
  战天爵知道她是在跟自己说。
  看了看饭盒里的牛
  排,战天爵想了想道:“露萨,我想请霏霏出去吃个饭,你能帮我们照看一下小蜜和小达吗,我们会早点儿回来的。”
  “当然。”露萨很痛快的点了点头。
  佟霏道:“我就不跟你一起出去吃了,你自己出去吧,我把露萨带来的饭菜吃掉就可以了。”
  战天爵微笑着抓起她的手腕:“行了,别犟了,我是真有些饿了,就当是陪我,走吧。”
  佟霏本来想反抗,可是小达小蜜和露萨都在看,她终究是没反抗跟着战天爵一起出了病房。
  他们离开后,小达神秘兮兮的对小蜜道:“小蜜,你知道那个叔叔是谁吗?”
  “是战天爵,我的万能口袋呀。”
  “不对不对,他是霏霏的丈夫,是咱们的爸爸呢。”
  “真的吗?”小蜜惊讶的看向他:“可是…我们的爸爸已经有涂爸和果爸了啊。”
  “他说,涂爸和果爸将来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小孩儿。
  但他已经结婚了,新娘就是霏霏,所以他才是我们的爸爸。
  他还说以后会好好对霏霏和咱们两个呢。”
  小蜜唇角扬起了非常漂亮的弧度:“真的吗?
  恩…他今天上午陪了我一上午,好像的确对我很好呢。”
  小兄妹两人议论起来倒也有模有样,想到自己要有爸爸了,两人都是止不住的开心。
  佟霏跟战天爵走到电梯口,她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手中抽出:“战天爵,我真的不想吃。”
  “你不是不想吃,你是不想跟我一起吃饭。
  可是不行,小达和小蜜刚刚看着我把你带出来了。
  我必须要把你喂饱才行,反正你现在抗议是无效的。”
  他强势的再次拉起她的手腕,将她带进了电梯。
  佟霏有些被动,连车子都是他开的。
  他打了一通电话后开启了导航带她来到了一家中餐厅。
  “身体虚弱的时候吃西餐没什么营养。
  中国人就该用中国人的老方法养,走吧。”
  佟霏不反对他的意见,反正都已经来了,那就吃饱了再走好了。
  进了店里,战天爵点了一道乌鸡汤,一道清蒸鱼和两道素菜。
  两人坐在偌大的包间里,佟霏都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战天爵是想找话题跟她聊的,可是她一直就嗯嗯啊啊的回应着,每个话题都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知道她是不愿意跟自己说话,他索性也就闭了嘴。
  菜先上来,佟霏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
  过了二十多分钟鸡汤才被端了上来。
  战天爵亲自帮她盛了汤,又将鸡皮去掉才放进了她碗里。
  “来,吃吧,多喝点儿,你这几天太累了,喝这个补一下。”
  看着被他去掉鸡皮的鸡肉,佟霏的眼眶湿润了。
  他还记得…他竟然还记得…---题外话---novelcoa/1315957/i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正在占坑求收藏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