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那你背我上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战天爵第一次去她家吃饭的时候,佣人也炖了鸡汤。
  那天,佟辰不在,家里只有爸妈和她。
  战天爵的到来,让她原本空虚寂寞烦的寒假立刻升温了不少。
  当时爸爸亲自帮她把鸡皮去掉将鸡肉放进了她的碗中。
  他纳闷的看着。
  佟爸爸看到他的眼神就笑了起来解释道:“哦,天爵呀,你别介意啊偿。
  我家霏霏不吃鸡皮鱼皮鸭皮这些东西,所以每次吃饭我都会给她去皮的。
  我自己女儿吃的东西,我不喜欢让别人动手。”
  战天爵笑了笑:“是吗?这个我倒还真不知道呢。”
  佟爸爸边擦着手,边继续道:“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所以,我的希望也是如果有一天我女儿要嫁人,她的另一半也能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如果霏霏有福气,也能遇到一个将来为她剥鸡皮鱼皮的人就好了。
  连这种小细节都会帮她做的人,想必大事也能为她解决的很好。”
  佟霏将鸡肉夹起盯着看。
  自从爸爸走了之后,再也没有人在她吃鸡肉鱼肉鸭肉的时候帮她剥皮了。
  这么多年,她养育了小达和小蜜这两个宝贝,也早就不会挑剔什么鸡皮鸭皮了。
  忽然觉得心里好难受,她想爸妈了。
  “怎么不吃?”战天爵盯着她的脸看。
  佟霏侧过头背对他,她仰了仰头将眼泪逼回眼眶这才转过头。
  “谢谢。”
  战天爵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竟然会感动到她。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么多年,没有什么人对她好,所以她才会这样容易满足。
  战天爵深情的握住她的手,声音沉沉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真的,佟霏,对不起。”
  佟霏吸了吸鼻子咬唇没有做声,她将手从他手心里抽出后拿起筷子夹起了鸡肉吃了起来。
  “其实你不给我剥皮也是可以的,这些年我已经不挑食了。
  因为要给孩子做榜样,鸡皮鸭皮也是很有营养的。”
  她没有看战天爵,说完就开始喝起了汤。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佟霏转移话题看向他,此事她眼神中的雾气并未完全消散。
  “等着跟你一起回去。”
  佟霏眉心微蹙:“我暂时不打算回去,你难道不打算管公司的事情了吗?”
  “公司有什么重要的,现在家庭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佟霏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疯了不怕,只要有你,我就能重新找回理智。”
  佟霏纳闷,是她从前真的不了解他,还是他刚刚才变成这幅德行的。
  如果让别人知道高冷的战二爷原来是这种人,只怕那些等着嫁他这个高冷男神的女人都会哭死在他家门口吧。
  “你不是饿了吗,快吃饭吧。”
  战天爵笑了笑:“我好像知道你当年追我的那种感受了。”
  “什么?”佟霏刚要喝汤,又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
  “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对吧。”
  佟霏白了他一眼,勺子指向他的脸:“你这才是屁股呢。”
  战天爵哈哈的笑了起来:“这是一个比喻,你计较什么。”
  “你到底要不要吃饭了,不吃饭就走。”
  “吃,为什么不吃呢。”
  战天爵陪她一起吃饭。
  两人这样坐在一起吃饭是时隔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
  他真的都有些记不得了。
  看来以前,他真的是làng费了大把的好时光。
  “你知道小达的心愿是什么吗?”
  佟霏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提这种问题。
  “小达的心愿是要保护你和小蜜一辈子。
  你把这个孩子教育的很懂事。”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小达和小蜜的心愿…你从哪儿打听到的。”
  “我去过小达和小蜜上学的幼儿园,我见过他们的老师,翻看过他们的画册。”
  佟霏沉默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吃过饭后,战天爵开车载佟霏回了医院。
  两人一起上楼,小达和小蜜正在一起看动画片。
  为了迁就小蜜,小达就躺在小蜜的身侧。
  两人一回来,小达和小蜜心情都好的不得了。
  小蜜问道:“战天爵叔叔,哥哥说你是我妈妈的丈夫,是我和哥哥的爸爸,真的吗?”
  “小达,不要乱教妹妹。”不等战天爵回答,佟霏已经快一步上前将小达从病床上抱了下来。
  “好了,今天中午辛苦了,你现在就跟露萨回家去吧。”
  “霏霏,我没有乱教小蜜呀,他就是你的丈夫呀。”
  “很快就不是了,好了乖,回家去吧。
  露萨,麻烦你了。”
  “放心吧霏。”
  露萨带小达离开后,战天爵走到床边对小蜜道:“如果我是你的爸爸,你会开心吗?”
  小蜜侧头看向佟霏。
  见佟霏有些不开心,小蜜连忙摇了摇头:“战天爵叔叔还是做我的万能口袋吧,我更喜欢万能口袋。”
  战天爵扬唇一笑回头看向佟霏,这女人…
  不行,他以后一定要把这两个孩子的心笼络到他这边。
  这样以后她就不能再用眼神威胁孩子不许喜欢他了。
  下午,小蜜又休息了一会儿,战天爵和佟霏两人相顾无言。
  她让他走,他就是死皮赖脸的死活不肯。
  小蜜醒来,战天爵主动陪玩,这会儿她这个当妈的反倒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了。
  战天爵让她回去休息,他在这里照顾孩子,可她当然不会愿意。
  她一定要严密监视,避免战天爵抢走她心爱的宝贝们。
  这样一直耗到傍晚果游恺来接班。
  果游恺推门而入,原本一脸的温柔笑意在看到战天爵时瞬间冷却。
  那模样,真的有些滑稽,像是在变脸。
  佟霏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的对他耸了耸肩。
  战天爵听到声音转头看他,对他懒懒散散的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果大少爷。”
  “你怎么会来这里的。”果游恺的口气并不好。
  “果爸,我跟你说哟,这个战天爵叔叔是我的万能口袋。
  以后我有我自己的小叮当了哦。”
  果游恺一会儿看看小蜜,一会儿看看战天爵,这家伙搞什么鬼呢。
  “是吗蜜宝儿,这样啊,果爸要跟你的万能口袋出去聊会天抽支烟。
  你让你妈陪你一会儿好不好呀?”
  小蜜看向战天爵,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
  果游恺的心瞬间碎了一地,他这个照顾了她五年的爸还不如这人出现一天来的管事儿?
  战天爵揉了揉小蜜的头:“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呀。”
  他站起身离开病房前看了一眼好似在看好戏的佟霏才跟了出去。
  战天爵一走,佟霏立刻来到病床边陪小蜜。
  表面上的若无其事不代表心里也觉得若无其事。
  这两人…不会打起来吧。
  果游恺走到楼梯间,战天爵也跟了进去。
  他掏出烟递给果游恺:“抽吗?”
  “战二爷的烟我可抽不起,还是算了吧。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重新追回佟霏
  既然是要追,就没有理由什么都不做。”
  “不是战天爵,你到底什么意思呀。
  佟霏是你家的小猫小狗吗?
  你说不要了,立刻就要让她签字离婚。
  你说要,立刻就开始追她回去。
  你他妈不觉得你这样实在是有些太欺负人了吗?
  你真当佟伯伯和佟伯母不在了就没有人为佟霏撑腰了是不是?
  我看你还真的是仗着自己在安城有点儿社会地位,所以不把我这种小人物的话放在眼里是吧。
  告诉你战天爵,我果游恺这人就是活的洒脱,钱多钱少我都能过。
  但如果我家佟霏被人欺负了,我能散尽家财为她争口气。
  所以我警告你,你赶紧给我从她们母子身边滚开。
  别再来影响她的人生了。”
  “你真的确定,佟霏离开了我就真的更幸福了吗?”
  战天爵自己抽出一支烟点燃:“果游恺,既然你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当年,我要来瑞士把佟霏带回去的时候,是你爸阻止了我。
  那时候我想,佟霏正在恨着我,我当时出现的确不是最好的时机。
  让她看着我更痛苦,倒不如让她在这里安心上学。
  但我没想到,这些年她竟然会这么辛苦。
  你既然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让她更幸福呢。
  佟霏从前的生命,有一半都是被爱情支撑过来的。
  你凭什么就觉得她离开了我可以更幸福?
  如果她真的忘了我的话,那么六年了,她完全可以走近下一段爱情了。
  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
  是因为涂卿阳不够优秀吗?是因为别的男人不够吸引她吗?
  都不是的,因为佟霏跟我岳父一样,是个长情的人。
  长情的人,想要走出一段感情都不会那么容易。
  即便这段感情给她的只有伤痕,可她却也会偶尔想起感情中美好的东西。
  我承认,我是个混蛋。
  从前的人生中,我没有给佟霏幸福。
  但以后不会了,我已经彻底的清醒了。
  我不会…我绝不会再放开佟霏的手,我要给她幸福。
  不管你是你也好,果老也好,天皇老子也好。
  只要我没死,我就不打算再放弃她们娘儿仨。”
  “我呸,你以为谁还会再相信你的话吗?
  看着佟霏刚来瑞士那段时间的落魄样子…战天爵,见凡是有点儿良心和记心的人,都不会再允许自己醉亲近的朋友去经历那种炼狱般的生活。
  你说的没错,兴许佟霏还爱着你。
  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能抹杀你们之前过去的那些伤痕吗?
  不能吧,既然不能,你有什么资格再来搅乱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心。
  给不了她幸福就不要说大话。
  还要给她幸福,你拿什么给她幸福?”
  “我跟你这样的人还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解释。
  你若真想跟我抗衡就尽管放马过来吧,我随时奉陪。”
  战天爵说完掐熄香烟转身要走。
  可果游恺却是不依不饶,他要保护他的发小。
  “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告诉你战天爵,你别太嚣张了,这里是瑞士,不是中国。”
  “所以才说你无可救药,因为害怕你爸,你就缩在瑞士当乌龟。
  说真的,你这样的人我是真心的瞧不起的。
  如果不是看在你跟佟霏从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我理都不会理你。”
  被他这样一说,果游恺很火大,他一把拉住战天爵就推了他一下。
  战天爵回身就给了果游恺一拳。
  打架这方面,果游恺从来就没有认过输,他扑上前就挥起了拳头。
  两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肯认输。
  佟霏在病房里呆了好一会儿,怎么也不见那两个大男人回来。
  小蜜问道:“妈妈,战天爵叔叔和我果爸怎么还没有回来呀。
  他们回来好一会儿了呢。”
  佟霏想了想揉了揉她眉心:“小蜜,妈妈出去看一眼好不好?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好呀。”小蜜点点头:“快点儿让他们来陪我玩儿吧,总是听故事好无聊。”
  “好。”佟霏起身快步出了病房。
  她沿着走廊转了一圈也没能找到那两人的身影。
  难不成下楼去了?
  她往电梯口走去,刚要坐电梯下去,就听到了楼梯道里传来一阵吼声。
  听着是果游恺的声音,她倒退回去走到楼梯口往下看了一眼顿时傻眼。
  这两个大男人,正在楼梯下面打架呢。
  她看到的时候,是战天爵骑在果游恺身上对他抡拳头。
  她心惊,推门呵斥:“战天爵你干什么。”
  两人闻声都转过头,佟霏看了两人一眼,头都大了。
  两个好好的大好中年,全都满脸是伤。
  果游恺嘴角还挂着血渍。
  见佟霏来了,战天爵停了拳头,果游恺推开他。
  从他推人的动作来看,应该是打的没劲儿了。
  战天爵坐在地上,左腿伸直,右腿屈起,右臂搭在膝盖上,看起来也是很累的样子。
  佟霏连忙跑下楼梯将果游恺扶了起来。
  果游恺斜向战天爵:“今天你是沾了佟霏的光,不然我非要废了你。”
  “谁废了谁还真不一定呢。”
  “那我们就试试啊。”果游恺说着就倾身要去扯战天爵的衣领。
  “你们俩够了。”佟霏一把拽住了果游恺的手腕。
  “这么大的男人了还打架,你们也不嫌丢人,谁先动的手。”
  “他。”
  “他。”
  两人异口同声的指向对方。
  佟霏目光犀利的从两人身上扫过:“怎么,吃了这么多年的饭,你们倒学会推卸责任了是吧。”
  “我没有推卸责任,真是他先动的手,他给了我一拳。”
  果游恺瞪眼看向佟霏:“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我先给了你一拳不假,可是谁先推我的?
  我本来都要走了,放过你这一马的,结果你却先挑衅我。”
  “挑衅你怎么了,怎么着,高高在上的战二爷挑衅不得?我涂卿阳就爱在野兽身上拔毛,管得着吗?”
  “行了,打完手架还要打嘴架是吧,你们两个能不能别无聊了。
  看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像是两个地痞流氓一样。”
  佟霏郁闷的叹口气站起身:“你们两个赶紧下去找医生上药去。
  真是难看死了。”
  “喂,你不扶我起来呀。”果游恺对她伸出手。
  佟霏拉了他一把,果游恺支在佟霏的肩头站了起来。
  见两人这么亲密,战天爵有些不爽。
  他上前将佟霏拉开,自己搀扶起了果游恺。
  果游恺嫌弃的要甩开他。
  可战天爵却阴森的喊道:“要么你自己爬上去,要么我扶你,反正不许佟霏扶你。”
  “这里你说了算吗?”果游恺不爽,脸都黑了。
  “你一米八的个子,你以为佟霏支的动你吗。”
  果游恺扬了扬眉,有道理,“那你背我上去。”
  “凭什么?”
  “我这一身伤可是你打的,你不背我,难不成让佟霏背我吗?
  算了,你不背就算了,我让佟霏扶我。”
  战天爵咬牙,这天底下,敢用佟霏跟他谈条件的也就只有这个混账东西了。
  他弯下身:“上来。”
  果游恺得意的坏笑,跳上了战天爵的肩膀。
  战天爵把果游恺背上了台阶,佟霏站在下面看着滑稽的一幕有些想笑。
  这都什么画风呀,她还真是…五官尽毁。
  到了医生办公室,贝特朗看到两人的时候,以为两人是被恐怖组织袭击了。
  “我的天,怎么伤的这么重?需不需要报警。”
  “不用不用不用。”佟霏连忙摆了摆手:“贝特朗医生,麻烦你给两人上一点药吧。”
  “诶,就上药哪儿行呀,我伤的重,还不得做个ct啊,核磁呀什么的吗。”
  果游恺病歪歪的躺在了诊断床上。
  “做什么核磁,你看看你这嘴说话利索的,都能把死人说活了,我看你好着呢。”
  佟霏敲了他肩膀一下。
  果游恺啊呀大叫:“轻点儿,脱臼啦。”
  “这会儿知道喊疼了,刚刚干嘛去了?”
  “我去,老爷们儿打架,谁先叫嚷谁怂包,不知道吗你。”
  佟霏无语的白了他一眼目光落到了坐在医生办公桌前一脸深沉的战天爵。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战天爵受伤的样子。
  她知道战天爵有多会打架,以前她是见识过的。
  她曾经亲眼看到过他把一个想欺负她的人打了个半死。
  说真的,以战天爵的身手,能够乖乖的被果果伤,无非就是为了她吧。
  不知道自己这样想是不是有些自作多情,可如果真是这样的…多好。
  ---题外话---明天加更,明天有万字更哦妞儿们有没有感觉到甜蜜蜜的感觉?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