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放松,我会温柔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可是…”佟霏咬唇:“时间真的不早了。”
  “不差这一会儿。”他亲自给她倒了一杯酒递给她。
  佟霏犹豫了片刻后接了过来,他顺手打开了设备找了部电影,两人靠坐在一起各自心思。
  “让佟辰娶那个女孩儿,是果老的意见吧。”
  佟霏轻轻抿了一口酒点头想起今天果叔叔的话纺。
  他说,像佟辰这样的男人,三十多了还不能自立,无非就是因为他生命中还没有出现过那个想让他拼尽一切去守护的人。
  如果这个人出现了,那他是可能会改变的沿。
  佟辰也是爸爸的孩子,果叔说,以她爸的心性,教不出太过分的孩子。
  佟辰他只是这些年桀骜惯了,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正常的生活了。
  所以如果这个女孩儿能够改变佟辰的话,相信也会是一件好事。
  加上…他们现在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爸爸孩子有两个,可公司却只有一个。
  如果佟辰将来找的女人太难对付的话,将来可能就会成为她隐性的敌人,造成佟家两兄妹的不合。
  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敌人,所以,她必须要找一个她能控制的嫂子。
  而这个江梦音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来她去见江梦音也就只是抱着道歉的心理。
  可没想到见到她后,她竟然给了自己那么大的震撼。
  “你说…一个男人,真的有可能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吗?”
  佟霏看他时眼神中有些期许。
  战天爵看着她勾唇:“我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其实,现在的佟辰,如果真的能经历一段走心的感情,兴许他会改变的。”
  “可如果他并不爱这个女人呢?他刚刚不就说他不爱那女孩儿的吗?”
  “那无非就是两种结局,一种,他一开始不爱,后来慢慢的爱上,那么一切皆大欢喜。
  而另一种就是不管过去多少年,他依然无法对这女孩儿走心,那么…最大的悲哀也就只是那个女孩儿了。
  但愿她只是赔了身,别连心都赔上了。”
  佟霏神情间有一抹忧虑,身心俱疲的滋味她比谁都懂。
  “不过佟霏,既然这是她自己决定的,你也不必太过难受。
  婚姻本来就是有双面性的,既然你已经劝过那女孩儿了,那你就没有什么好自责的了。
  你不可能为别人的人生负责。
  路得是别人自己一脚一脚走出来的。”
  佟霏听了战天爵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再做声。
  两人无声的盯着电视屏幕看电影。
  佟霏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红酒。
  一连两晚上,两人都在一起看电影,佟霏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昨晚在影院里发生的一切。
  她脸色一阵红润,身体一阵阵的温暖了起来。
  战天爵转头看到她杯子里的酒不知不觉间被她喝完了。
  他弯身拿起酒瓶给她续酒。
  看到她红润的脸色,他特地看了看酒瓶:“怎么脸这么红?”
  “吭,有吗?我一喝酒就爱上脸。”
  战天爵扬眉:“你以前没这个毛病。”
  “最近刚有的,不行吗?”
  佟霏说着理直气壮的转头看向他。
  他到底哪儿来的那么多话啊,不说话她又不会给他发哑巴证。
  现在这种时候两人单独相处很尴尬的好吗?
  “行,当然可以。”
  战天爵给她倒完酒笑着向后坐去,她既然不爱听他说话,他就当真不说了。
  只是人要倒霉,喝凉水也是能塞牙缝的。
  两人才刚将目光一起凑到了屏幕上,那里面的激情画面立刻就刺激到了两人的感官神经。
  男人将女人压制在身下,两人火爆而有热情。
  这时候房间里只有她和战天爵,她真的不知道这视线应该往哪儿放。
  所以,她极力装作自然的将酒杯凑到了唇边。
  战天爵转头看向她,佟霏余光能感觉到他的注视。
  可她却选择忽视。
  再这么下去,尴尬癌都要被召唤出来了。
  战天爵将自己的酒杯放下伸手拉住她的手。
  佟霏的心紧了一下。
  “怎么不敢转头看我。”
  佟霏瞪大眼睛看向他,赌气道:“我哪有不敢看你。”
  战天爵在她话音一落的时候,就顺势拿下了她的酒杯身子前倾吻住了她的唇。
  佟霏一下子就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的吻。
  这下子,她真的不敢看他了。
  他能允吸到她唇齿间清新的红酒香。
  他也能感受到她灵魂深处的
  tang慌乱和羞怯。
  战天爵的唇滑到她的耳畔,用暧昧而又魔性的声音怂恿着她:“佟霏,让我爱你。”
  佟霏没有点头,却也没有摇头,只是默默的睁开了眼看向她,脸颊上晕染了粉红。
  昨夜她答应过他的,下一次不会拒绝他。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真的这么迫不及待,所谓的下次竟只有一天之隔。
  如果说她没有做好准备,那就真的有些矫情了。
  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一向都是身子说了算的。
  只是有些人的自制力比较强,有些人弱。
  而她…分人。
  如果眼前的男人是旁人,她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但他是战天爵。
  即便她恨过,悔过,痛过,可当他的柔情蜜意席卷而来时,她身体中隐藏的情深不负被勾缠出来时,她依然拒绝不了他。
  所以,即便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也能跟他做这件事。
  她想这些的时候,战天爵的吻在她的脖颈上传来火热的温度。
  因为她没有摇头,所以他也没有停下的想法。
  不知为何,此刻的他有些迫不及待。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攻下佟霏这座城池,让佟霏这个在结婚证上跟他紧密相连的人从此以后跟他身心合一。
  当褪去所有时,他惊艳的望着她。
  这是他跟她‘第一次’如此‘坦诚’相待,如新生婴儿一般。
  他的唇烙印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
  她就那样迎合着他,两人把原本该在七年前新婚夜做的事情延迟到了今天。
  可是激情却并未有半分削减。
  佟霏喜欢被他在指尖下点燃的感觉。
  而他也喜欢她的柔软和香气,能够轻易的激发出男人的原始*。
  世人都说,佟霏是遗落在人间的*,可今天战天爵才知道他们错了。
  那些没有见识过佟霏这份美好的人怎么会知道,她岂止是*那样简单。
  她的滋味让他yù罢不能。
  两人彼此交融的那一刻,佟霏略显生涩的蹙眉让他倍加疼惜。
  他知道,她这是不适应男人的触碰。
  他在她耳边轻轻亲吻了一下:“别怕,放松,我会轻轻的,温柔的。”
  佟霏看着他扬起充满迷人姿态的脸淡淡的笑了笑。
  他低头撅住她的双唇,唇齿交战之间,体会的又是别样的滋味。
  为避免她害羞,战天爵故意将电影换成了音乐。
  “别忍着,外面不会有人听到的。”
  可他不知道,他的话才是最让她害羞的。
  她抬手抱住他,轻喘。
  而他畅所无阻的行使着男人的主权。
  佟霏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只是因为房间里的音乐声很响,所以外人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佟霏有那么一瞬是毫无意识的,就好像云里雾里的感觉。
  等到她回神的时候,战天爵已经伏在她肩头喘息着。
  佟霏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办事。
  原来她第一次笨拙的勾引竟是那么的失败。
  她能清晰的记起那时候疼的撕心裂肺的滋味和他的粗鲁与霸道。
  那是与这一次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也是让她从此以后不敢轻易尝试这件事的原因。
  她不知道,原来男人可以有很多个极端。
  他可以对你粗鲁,也可以把你宠进骨髓,温柔你的身体。
  他要起身,可佟霏却忽的抬手抱住了他:“别起来。”
  她声音很急促。
  “怎么了?”战天就在她耳边响起:“还想要?我可以无限量的满足你。”
  他逗她的语调让佟霏脸很红:“别瞎说,我…我有些害羞,现在不能看你的脸。”
  战天爵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就这么抱了她一会儿后还是抬头看向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战天爵眉心微微一样,看着她脸泛着红润。
  “都说了让你不许起来了。”佟霏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你怎么这样儿呀。”
  战天爵将她的手扒开:“我看都看不够,你怎么还挡上了呢。
  我知道你害羞,可我们是夫妻,以后我们要经常做这种事情,你得习惯。”
  佟霏不好意思的想要推开他:“谁要跟你经常做这种事啊,我才不。”
  战天爵双手束缚住她笑了起来:“这件事情从来都是男人掌握主动权。所以,你的反对无效。”
  他说着在她唇角亲吻了一下后又抱了她一会儿。
  佟霏觉得刚才折腾的时间不短,现在肯定很晚了。
  所以她就
  催着他赶紧走。
  想到两个孩子,这一次战天爵没有再反对她。
  两人穿好衣服后一起离开了包间。
  因为两人都开了车,所以酒店的经理特地给两人找个两个代驾。
  战天爵和佟霏都坐在佟霏的车上一起回来的。
  到了家门口,佟霏在他还没有开口前道:“今天你就不要跟我一起过去了,改天你在进去看着两个孩子吧。”
  战天爵扬了扬眉心点头:“好,那你进屋去洗个澡,早点儿休息。”
  佟霏笑:“恩。”
  他上前拥抱了她一下后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才放她进屋。
  佟霏打开门后回头看了他一眼才进了屋。
  小达和小蜜还没有睡,两人正在客厅里看动画书。
  佟霏一进屋,两人一齐望了过来。
  她上前蹲下身抱了抱两人:“两个宝贝,等妈妈很久了吧。”
  “妈妈忙,我们都知道的。”小蜜笑着望向小达:“哥哥,对吧。”
  小达撇了撇嘴:“我比你更知道的好吧。”
  佟霏笑了起来:“谢谢两位宝贝这么体谅我,这样好不好,这周日,我带你们两个一起去游乐园玩儿。”
  “真的?”这一次,一向沉稳的小达也跟小蜜一起异口同声的问她。
  见两个孩子这么惊喜的样子,佟霏点了点头:“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呢。
  这个周末,妈妈就算是再忙也一定会抽出时间的。”
  “妈妈,你这里怎么破了。”小蜜眼尖的看到了佟霏脖子上的淤青,她心疼的抬手指了指。
  佟霏起身走到洗手间里将对着镜子看了一眼。
  那一瞬,她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战天爵,怎么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呀。
  她郁闷的咬了咬唇,连忙将领口第一粒扣子系上出来。
  小达站在洗手间外有些担心:“霏霏,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恩,没事,你们放心吧。”佟霏揉了揉两人的头。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你生病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照顾你的。”
  “真的没事,妈妈只是嗓子有些痒,所以掐了几下,可能是妈妈皮肤太嫩了吧。
  好了看看时间,十点多了,该休息了,你们两个洗过澡没有。”
  “洗过了。”
  “那都跟我上楼来,今晚妈妈给你们讲故事。”
  佟霏一手牵着一个宝贝上了楼。
  房间里,宽敞的大床上,佟霏的声音温柔的传来。
  两个孩子一人窝在她一侧静静的听着这声音。
  直到两人睡着,佟霏还又讲了几页这才将书放下去洗手间里洗澡。
  站在镜子前,佟霏真的是想骂人的心都有了。
  当时她是太忘情了,竟然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被弄成这样子了。
  天哪,被种了满身的草莓,这要她明天怎么见人。
  佟霏跳进浴盆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才出来搂着两个孩子睡下。
  今晚真的太累了,她已经没有力气跟战天爵计较他在她全身种草莓的事情了,先睡觉比较重要。
  清晨,她下楼的时候,陈叔正在等她,见她下来,陈叔喜滋滋的上前道:“大小姐,二爷说邀请你一起去跑步。”
  “啊?他人呢?”
  “在大门口等你呢。”
  佟霏瞪眼,这个混蛋,来的正好。
  她迈步走出了大门,战天爵穿着一身运动服在她家门口做运动呢。
  见佟霏出来,他打量她一圈:“怎么没有换运动服?”
  她上前轻声咬牙嘟囔:“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呀。”
  “我怎么了?”
  “你看。”佟霏轻轻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衣领拉了下来给她看。
  战天爵勾唇笑了起来:“怎么了。”
  “你眼睛不好使呀,你看这印记。”
  “这不是很正常吗?”战天爵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人在忘情的时候那还不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吗。”
  “喂。”佟霏等他。
  “好好好,是我不好,那怎么办,不然我让你亲回来?
  你可以把我全身都亲上这样的痕迹,我不会嫌弃的。”
  佟霏郁闷的叹口气:“喂。”
  战天爵将她往怀中揽了几分:“行了,我知道你要生气了,不说了还不行吗,下次我注意。”
  “你还想有下次呀。”佟霏瞪他:“没门儿。”
  她看了看他的打扮:“算了算了,你快去跑你的步吧,我要回屋去洗漱了。”
  战天爵拉住她:“今天等我一起,我还要送你去上班。”
  “今天不用,我不直接去公司,我要开车出去一趟
  ,所以你别接我了。”
  “那我晚上接你。”
  佟霏努了努嘴:“这个,到时候再说吧。”
  她今天是真的有事,早上她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跟李楠一起去了一趟跟佟氏有合作的顽石公司,签了一份合同才回来的。
  她才刚回办公室呆了没多会儿门口就传来敲门声,“佟总,一楼有位姓谭的小姐想要见您,她忘记带手机了,所以服务台将电话接到了我这里。”
  “谭?叫什么名字?”
  “谭云初。”
  “是我朋友,快让她上来吧。”
  “是。”
  谭云初进入她办公室的时候,佟霏放下手头的工作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初,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马来西亚住很久呢。”
  “我倒是想住很久,可是这边有点事儿,我不得不回来。”
  佟霏拉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怎么回事呀,你还真跟卿阳怄上气了啊,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差不多就得了吧好吗?”
  “可是我太生气了,他现在不光要我宽容,还用道德绑架你。
  他凭什么把那个女人安排进佟氏。
  那个女人有什么能力进佟氏工作。
  我明知道你没有办法拒绝他,我能不生气吗,”小初郁闷极了。
  “你看你,都在马来住了那么久了,怎么还为这点儿小事儿闹心呢。
  别人做错了事情,该忏悔的是别人。
  你干嘛用别人的错误惩罚你自己呢。
  你现在生气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是无改变的既定事实了。
  所以想开点儿行吗?
  你现在在生气,可那个费舒雅她都不知道,她还是在舒舒服服的过自己的日子。
  而且说的难听点儿…兴许她就巴望着你能每天都不开心呢。
  你就这么想趁了她的心意吗?”
  小初郁闷的抱怀:“反正不管谁怎么说,我就是跟费舒雅那个贱人不共戴天。”
  佟霏听她这么说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倒活的随性。
  看到她这么笑,谭云初想到什么似的道:“诶对了霏霏,我差点都忘了,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要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韩文轩的男人?”
  韩文轩?佟霏纳闷的望向她:“你怎么会想起来问他?”
  “这么说来你认识?”
  佟霏点头:“恩,怎么了吗?”
  “那你看看这个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你。”
  小初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佟霏看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这照片…你从哪儿弄来的。”---题外话---我这一章从中午十二点写到了晚上八点半,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一死了,原来这种戏是要死脑细胞的,亲们,奖励月票不,跟你们说哦,客户端投票,一票变三票哟
  我好像有强迫症,看着题外话不啰嗦两句都觉得不得劲儿。
  http://novel/a/1315957/indexhtml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占坑求收藏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