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这男人…谁能来纠正一下她的三观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回头望向他,目光避开了沈秋。
  战天爵走上前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你先回去帮小达和小蜜洗澡,我很快就进去。”
  佟霏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回身的时候目光掠过沈秋,她也没有回头,所以应该没有看到这一幕。
  但是她不知道,沈秋所站的位置离挡风玻璃很近,是可以看到倒影的。
  佟霏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后,战天爵走到了沈秋身后偿。
  “沈秋,你怎么回来了。”
  沈秋垂头片刻后转身直接扑到他身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战天爵蹙眉,“沈秋,你这是做什么。”
  “救救我吧,天爵,求你…救救我吧,要么杀了我,让我痛痛快快的去死。
  要么把我从战天豪身边带走,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再也过不下去了。”
  战天爵握住她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出几分。
  他望着她满脸的伤痕蹙眉:“这是战天豪干的?”
  沈秋垂眸哭了起来,哭的好不伤心。
  战天爵沉声,他不安慰,也不开口。
  “天爵,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是个魔鬼,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我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我忍过了,这么多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现在全世界能救我的人就只有你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
  战天爵淡然的扬了扬眉心:“虽然我也不想见死不救,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沈秋,我结婚了,有妻子,有孩子。
  我不可能为了前女友的事情而团团转,这会让她不高兴。”
  “从前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围着你团团转。
  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怕我不高兴?
  天爵,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即便你已经知道了我当年离开的理由也还是不想原谅我吗?
  当年错的并不是我不是吗?”
  战天爵神色很是平静,过去那些事情他其实并不想再提起,毕竟过去了。
  他也明白现在沈秋故意提起过去的目的。
  她无非就是想用旧情和愧疚之心束缚住他。
  说的好听了她是来找他帮忙的,可说的难听了,这就是道德绑架。
  可是赶巧了,他战天爵这个人对佟霏以外的女人已经没有心了。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更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
  对于遭受家暴这件事情,你应该找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警察。”
  沈秋的手茫然的从他的手臂上滑下望着他。
  “你自己回来的吗?我派人送你去酒店吧。”
  沈秋后悔一步:“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并没有,离婚这种事儿只是传言而已。”
  “呵,看来…我真的是找错人了。
  我沈秋就应该被战天豪打死在国外,这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我就不该相信胡宪冬的话。
  从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破坏你的婚姻。
  如果不是他说你跟佟霏过的并不好,你们离婚了,那我根本就不会回来自取其辱。”
  沈秋望着他后退几步后慢慢的转过身离开。
  她的脚步有些踉跄,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般。
  战天爵命人送沈秋离开,他看到司机上前请她上车,可她却慢慢的抬手拒绝对方的帮助。
  眼看着她消失在路口,战天爵这才叹口气转身往佟霏家走去。
  佟霏进门的时候可能失魂落魄的所以大门都没有关。
  他上楼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佟霏像是失了魂一样的坐在浴盆边,而两个孩子一起在浴盆里边泡澡边玩泡泡。
  看到佟霏这副样子,战天爵心也有些抽痛。
  他知道她在害怕些什么,现在他只想给她一个拥抱。
  见战天爵站在那里,小蜜兴奋大喊:“天爵叔叔。”
  佟霏回神立时望向门口,见战天爵真真的站在那里,她眼底的忧伤像是一下子挥散一般的望向他。
  她站起身面向他,他也勾唇看着她笑。
  佟霏咬唇:“我以为…你要很久才能过来。”
  “怎么会,我不是说过的吗,很快就过来,我也说过再也不会欺骗你的。”
  战天爵将袖子撸了撸走了进来:“来,我帮你们洗。”
  佟霏默然后退一步,看着战天爵蹲在浴盆边往两个孩子脸上点泡沫。
  两个孩子往他身上泼水,三人幸福的笑着,就好像全世界的快乐都被他们抓进了手中一般。
  “妈妈,你也一起来玩儿啊。”小蜜对佟霏招了招手。
  佟霏抿唇蹲下,战天爵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对小蜜道:“这是我老婆,即便参展也得跟我一伙儿哟。”
  小达嘟嘴:“哪有这样算的,你们是两个大人,我们是两个小孩儿,这样的分组不公平,对吧,小蜜。”
  小蜜点头:“没错。”
  “那这样吧,我跟小达一组,妈妈跟小蜜一组,咱们来比赛哪组小宝宝先洗完澡。
  输了的队要答应赢了的队一个条件。”
  小达点了点头看向佟霏:“霏霏,你跟小蜜敢应战吗?”
  “来呀,谁怕谁。”
  分组完成,小蜜被佟霏抱出了浴盆,小达跟着战天爵。
  佟霏手法娴熟的接水帮小蜜冲洗。
  小达基本上是半被帮忙半自己洗的类型。
  但他没有长头发,所以他还很快就洗完了。
  战天爵抱着他胜利的旋转了起来。
  佟霏看着两个大男人的样子笑了起来。
  小蜜嘟囔:“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我们两个弱弱的女生,赢了也不光荣。”
  战天爵放下小达揉了揉小蜜的头:“闺女,愿赌服输啊,不许耍赖。”
  小蜜哼的一声:“那好吧,战天爵叔叔,你要我们答应你什么条件。”
  “恩…特别简单,今晚你们自己睡,不要妈妈陪。”
  小达和小蜜对望一眼,两人都不做声了。
  佟霏也吃了已经,抬手掐了他一下。
  战天爵不理,蹲下对小达道:“我两岁就开始自己一个人睡觉了。
  那时候别人都夸我勇敢。
  我相信五岁的小达肯定比当年五岁的我厉害,你敢不敢挑战一下自己。”
  小达嘟嘴:“我倒是不怕,可我担心小蜜会怕。”
  小蜜可怜兮兮的望向佟霏:“妈妈,我会怕。”
  佟霏刚要说什么,就只听战天爵道:“那你作为哥哥不是要保护妹妹吗。
  这样吧,在妹妹八岁之前,你都陪妹妹一起睡保护她怎么样?”
  小蜜期待的看向小达。
  小达得意的挑了挑眉:“没问题,以后小蜜就交给我来保护了。”
  小蜜上前抱住了小达,撒娇的用童音道:“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看到两个小家伙达成一致的样子,战天爵转头暧昧的看了佟霏一眼。
  佟霏莫名其妙的蹙眉回望,这男人,什么意思呀。
  洗过澡后,小达和小蜜很快就去房间睡了。
  今天在游乐场两个小家伙都玩儿的很疯,这会儿都有些累到了。
  没有让讲故事,两人在床上滚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佟霏从他们卧房里出来的时候往楼下看了看。
  见战天爵已经不在客厅了,她以为他已经走了,心里顿时失望了几分。
  走就走,都不打声招呼的吗?
  她咬了咬唇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推开门。
  一进去,她立刻被坐在床边看书的战天爵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没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走了。”
  他举起手中的书:“你竟然还看这种书?”
  佟霏上前一把将书抢过:“你怎么乱动我东西呀,你管我看什么书呢。”
  “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厨艺这种东西,不是看看书就会的,要经常练习。”
  佟霏将一百道家常小菜的做法书扔到了一旁望向他:“我喜欢看不做,不行吗?”
  “行,你喜欢的,我都全力支持。”他摊了摊手:“怎么样,你就没有什么特别想问我的问题吗?”
  佟霏眼神间闪躲了一下:“如果你有想说的,我可以洗耳恭听。
  如果没有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我今晚要睡在这屋,没看到吗,枕头我都让陈叔给我准备好了。”
  佟霏往她床上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还真的多了一个枕头。
  就连床单被套也被换过了。
  她无语,怪不得刚刚陈叔那么高兴呢,感情是因为这个。
  “你过来坐这儿,既然没有想问的,那就由我来说。”
  佟霏没动,战天爵微微起身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坐在了床侧。
  他搂着她的腰,她虽然倚靠在他怀里,可身子却有些僵硬。
  “刚刚沈秋来找我,是想让我救救她。
  可能是之前她遇到过胡宪冬,也不知道老胡跟她胡说了些什么。
  她以为咱们两个人离婚了,所以才回来找我帮忙。”
  佟霏望向他:“她要你帮她什么?”
  “她受够了战天豪,想要离开战天豪身边。”
  佟霏咽了咽口水,踟蹰片刻后,她垂眸,眼神中带着几分哀伤:“看到今天沈秋的样子,你不会恨我吗?”
  “恨你?呵呵,霏霏,你想什么呢,我为什么要恨你?”
  “如果不是我,你本来可以跟沈秋结婚,本来可以好好的保护她的。”
  她拆散了两人是事实,她赶走了沈秋也是事实。
  沈秋爱的人是战天爵,可却因为她,沈秋只能嫁给战天豪。
  不能跟最爱的人在一起那种悲哀和痛苦,她其实真的懂。
  沈秋恨她,她是能够理解的。
  当年战天爵恨她,她也是可以体谅的。
  也正因为如此,当年他不理她,生她的气,她才会那么的坦然,依然跟在他身边讨好他。
  那时她只是觉得,做错了事儿就该被惩罚。
  如果他能生气,骂她几句,或者打她几下,那样她似乎就可以偿还一些愧疚了一般。
  “爱情这种事儿真的不一定的霏霏。”战天爵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谁告诉你没有你我就一定会娶沈秋的。
  兴许当时我是那样想的,可谁知道我后来会不会变心又看上别的女人呢?
  男人善变,女人也善变。
  不能因为当时你的一个决定,而让你背一辈子的黑锅。
  如果这个女人不是我的真命天女,那即便我娶了也会分开。
  可如果她是,那即便说要分开,也终究会重新走到一起,这就是缘分。”
  佟霏望着他:“那你是怎么跟沈秋说的?她的忙,你帮还是不帮。”
  她不相信他会拒绝沈秋的请求。
  可她也不喜欢战天爵又跟沈秋重新搅和到一起。
  战天爵笑:“我告诉她,我已经结婚了,有老婆孩子,不能为了前女友抛头露面,毕竟我战天爵这种居家型好男人也快绝种了。
  我可是大街上从来不看女生大腿的那种柳下惠。
  所以佟霏,真的,作为男人,我都羡慕你,你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公呢。”
  佟霏无语的噗笑一声,她白了他一眼,真是受不了他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走啊,我今天也有些累了,想睡会儿。”
  “走什么走,我好不容易支开那两个小东西,你认为我有可能会离开吗?”
  他说着往床上一躺:“来吧,活动活动再睡。”
  “我才不要,你自己活动去吧。”佟霏要起身,可却被他一把拽了回来躺倒在床上。
  战天爵紧紧的抱住了她:“我跟你说哟,有老婆的人还要自己活动的,那是变态。
  难不成你希望你嫁的男人是个变态吗?”
  佟霏无语的揉了揉额头:“你可真会胡说八道,不管你了,我要去洗澡准备睡了,真的很累。”
  “活动活动有助于睡眠。”佟霏硬是起身去了洗手间,战天爵也不依不饶的跟了进去:“我也得洗洗。”
  佟霏叹口气看他,这男人…谁能来纠正一下她的三观。
  这还是她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高冷男神吗?
  是谁说的,男人在爱情面前都很幼稚。
  她现在可以相信他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会这么无赖的吗?
  战天爵见她盯着自己看不说话,他上前搂住她的腰低头就吻了起来。
  佟霏被吻的喘息不过,最后只能由着他了。
  所谓的鸳鸯浴,她还真是第一次洗呢。
  不过在浴室中做那种事…
  仔细想想,这几次好像没有一次是正正规规的在床上做的。
  佟霏觉得自己的起步真的很高呢。
  等两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全身都是瘫软的,他将她抱了出来放到了床上后搂着她睡。
  佟霏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呢喃道:“战天爵。”
  “恩?”
  “这一次,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战天爵扬唇将她搂的更紧了,他在她脖颈出亲吻了一下:“不止这一次,以后永远都要相信我。
  佟霏,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我失去过,所以更懂得珍惜。
  相信我,永远。”
  佟霏抿了抿唇,没有睁眼也没有做声就这么睡着了。
  深夜里,沈秋所在的酒店房间里只亮着微光。
  她像是个鬼魅一般坐在梳妆镜前,手中的卸妆棉在眼角、嘴角处来回摩擦。
  不会儿,淤青和伤口消失,一张干净的没有一丝伤痕的脸出现在镜中。
  镜中的她唇角微勾,满满的戾气尽显。
  ---题外话---今天是万字更,还有一章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