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来电显示,战天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想干什么?我的目的难道不是表达的很明确吗?”战天爵眉心勾起望向她。
  “我…我只是想要确定佟霏是不是跟涂卿阳在一起,我并没有伤害过她。”
  “你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机会伤害她而已,因为涂卿阳现在的心思都在她的身上。”战天爵站起身双手抄进口袋里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总之你的恩怨我不管,我只负责佟霏的安全。
  你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佟霏的身上偿。
  佟霏金贵的很,伤她一根毫毛你都赔不起。
  别试图利用涂卿阳挑起事端,在我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撄。
  这一次是警告,若有下次…”
  他邪魅的笑着走到她的面前:“你还能不能全身而退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看到费舒雅恐惧的望向他的样子,战天爵满意的勾唇冷笑一声转身离开:“都撤了吧。”
  他一声令下,所有的打手都跟着他一起离开。
  费舒雅跪坐在地上,心中的恐惧令她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跟着泛了起来。
  那个男人怎么竟会查到她的底细?这绝对是头可怕的雄狮。
  看似安静,可却随时都能咬断她的脖子。
  战天爵回到家的时候佟霏就在他家门口等他。
  一看到他从车上出来,佟霏立刻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战天爵勾唇笑了起来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佟霏将脸埋在他的心口。
  他想要看她,可她却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松手。
  “到底怎么了。”
  佟霏咬唇,声音有些哽咽:“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如果有一天你决定要离开我,直接告诉我。
  不要在背后跟别人联手一起伤害我。
  我可以笑着祝福你,但却再也禁不起一份沉重的伤害了。”
  战天爵的手在她头上揉了几下:“我不会离开你,更不会伤害你。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感觉到你情绪不对劲。”
  佟霏摇了摇头松开抱着他的怀抱。
  她抿唇看着他笑了笑:“没事。”
  “怎么会没事,我比你想象的更了解你,所以赶紧说,别让我着急。”
  佟霏咽了咽口水:“今天沈秋来找过我。”
  “她找你干什么?”
  “她说…她是回来收复失地的。
  她要夺回原本属于她的男人和地位。
  男人是你,地位是真正的战太太的名号。
  我不知道…沈秋在你心里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我知道,她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今天我在她面前表现的很好,很坚强。
  但我不知道我能挺多久,所以战天爵,不要跟她联手伤害我。”
  战天爵将她一把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傻丫头,你把我战天爵当成什么人了。
  你真以为我只会说空话是不是?
  从前伤害你的事情是我该死,相信我,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他将身前这个惊弓之鸟用力的抱紧。
  他知道,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可是为了爱他,她放下了一切的骄傲,受伤后学会了将自己用所谓的坚强的伪装将自己包裹。
  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他很清楚,是他。
  是他把本该幸福的无忧无虑的佟霏弄成了今天这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战天爵拉着她的手:“行了,跟我进屋去坐会儿。”
  “还得回家呢。”
  “你看看你现在的状态,回家只会吓到孩子的。
  先跟我进屋去平静一会儿心情再说。”
  佟霏点了点头,没有再挣扎,任由他拉着自己进了他家。
  他们两人也进屋,战天爵就直接让佣人们回避了。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她跟战天爵两个人。
  她坐在沙发上,战天爵蹲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弄点果汁。”
  佟霏望着他:“你会吗。”
  战天爵的手指在她脸颊上勾了一下:“别太小看我。”
  他起身去了厨房,没多会儿就回来了。
  再出来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杯火红的火龙果西瓜汁。
  佟霏接过果汁抿唇:“没想到你会做这些。”
  “这种东西,只要不是弱智都能做的。”
  他在她对面的茶几上直接坐下:“以后沈秋再找你的时候直接把她忽略掉就可以了。
  这些年她在国外受了不少的苦,可能是把心中的恨都记在你的账上了。”
  佟霏点头,虽然冤枉,可是狗咬她一口,她总不能咬回去。
  那样她不是连狗都不如了吗。
  战天爵望着她,身子前倾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后扬唇笑了起来。
  佟霏蹙眉:“你笑什么。”
  “笑你的进步。”
  “进步?”佟霏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好像又回到了七年前,你有什么心事都愿意告诉我,跟我分享。
  我以为这样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看来我的努力还是有成效的,如果我继续努力的话,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回到从前的。”
  “可我一点儿也不想回到从前。”
  “为什么?”
  “七年前,只有我单方面的付出,我不开心,一点儿也不。”
  战天爵身子一旋来到她身侧坐下,手搂着她的腰。
  “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你付出了真心。
  你怎么倒是这么笃定了。
  其实我仔细回忆了一下,佟霏,我身边没有女人敢像你一样这么放肆的。
  不是因为她们不敢,而是我不允许。
  即便当年沈秋是我的女朋友,她也是按照我的要求在我身边生活的。
  我不允许她们做的事情,没人敢做。
  但你却是不同的。
  你就是一匹小野马,没人能控制你,也没人能要求你。
  而我,似乎就默默的让你这匹野马在我身边肆无忌惮了很多年。
  仔细回忆起来,我似乎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喜欢你了。
  只是那时候的你太小,我担不起老牛吃嫩草的名号。”
  听他这样一本正经的说着情话,佟霏抿唇垂眸,眼睑中现出一抹羞涩。
  他说完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霏霏,人生其实挺短暂的。
  再厉害的人物也会有犯错的时候。
  我人生中已经犯过一次错了,在你身上,我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的。”
  佟霏点了点头偎依进他的怀里。
  “比起果老,比起暮年,我不知道幸运了多少。
  佟霏,在我们还能珍惜彼此的时候,我们好好的过。
  这辈子经历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接下来,你就负责幸福便可以了。”
  佟霏犹豫片刻后咬唇:“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你发现,我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你会怎么做。”
  “能怎么做,这世上无完人,有缺陷才是人,没有缺陷的要么是神仙,要么就是鬼。
  我们都是平凡人,就在平凡人里寻找平凡的、有缺陷的爱情吧。”
  佟霏无语侧头一笑。
  战天爵抬手点了点她额头:“你笑什么。”
  她摇了摇头抿唇,“没什么。”
  这样的战天爵很接地气,她觉得两人的关系似乎真的更进一步了。
  比之前做完那种事后更亲近。
  送佟霏回家后,战天爵没有回去休息,而是给胡宪冬打了一通电话约他出来喝酒。
  两人坐在灯红酒绿的酒吧不时有人来搭讪,战天爵显的很烦躁,胡宪冬相比起来就惬意多了。
  又送走了一位瘦女郎后,胡宪冬拍了拍他肩膀:“我说你这人,你约我出来喝酒,怎么倒是一直板着个脸吓人。
  你看你脸上写着生人勿近的样子,哪有女人敢靠近你。
  出来玩儿就高高兴兴地,你干嘛…”
  “你什么时候见过沈秋。”
  胡宪冬眨巴着一双大眼望向他:“什么?厄,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用不用我提醒你?你不是还跟她说我和佟霏过的不好,已经离婚了吗?”战天爵摇晃着杯中殷红色的酒望向他。
  “我没说你们离婚了,我就说你们两人过的不好,好像快要离婚了。”
  战天爵斜他,胡宪冬嘴角抽搐了两下:“那个…呵呵,其实吧,几个月前我不是去国外出过差吗。
  我在去做脊柱侧弯手术的那个医院里遇见了沈秋。
  当时她被战天豪打的骨折了,我问她需不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有不需要。
  后来她问我你跟佟霏的情况…
  你看,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看到她怪可怜的,为了让她心里能舒服点儿我才说你们过的不好的。”
  “恩。”战天爵冷眼:“你倒是当了好人,现在给我引狼入室了。”
  “什么意思?”
  “沈秋回来了。”战天爵喝了一口闷酒。
  “啊?”胡宪冬吃惊一下:“真的假的。”
  “你以为我闲着无聊来找你说假话的吗?
  我好不容易跟佟霏走近了一些,好不容易快要把她拉回我身边了。
  这时候沈秋回来…明显就是对我不利的。
  你说你去国外做手术就做手术,说什么废话呀。
  你真得去烧烧高香,如果你不是我哥们,真的,我撕烂你的嘴。”
  “那我也没成想她就会回来呀。
  你说沈秋这时候回来干什么呀。”
  战天爵瞪他:“你说呢?”
  胡宪冬挠了挠眉心:“是不是…我说你们离婚了,所以她想回来钻空子?”
  战天爵哼的一声懒得搭理他。
  “那沈秋去见过你了?佟霏知道她回来了吗?
  佟霏要是知道了的话,心里肯定会不好受吧。”
  战天爵斜了他一眼,“你现在倒是知道了。”
  “吭。”胡宪冬呲牙嘿嘿一笑:“好了天爵别生气了,我这不是知道自己错了吗。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佟霏见过她了吗?”
  “她今天约佟霏见过面,说过她的目的了。”
  胡宪冬郁闷:“我艹,佟霏受打击不浅吧。”
  “说实在的,我还是挺高兴的。”
  “你高兴?”胡宪冬这就听不懂了,他高兴什么呀?
  战天爵勾了勾唇角:“今天佟霏来找我时的样子,真的很紧张我。
  看到她的表情,我知道她的心里一直都有我。
  这么久以来的痛苦和付出,我觉得真的值了。”
  “你可真变态。”
  战天爵笑了起来:“男人爱女人的时候,女人也刚好爱着男人,这种时机对了的爱情就是最好的爱情,这种爱之间揉不进沙子。
  我跟佟霏现在就是这样的。
  沈秋回来兴许的确会让事情变的有些麻烦,但也无所谓,就权当考验了。”
  胡宪冬扬了扬眉:“你倒是坦然了,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你们两个因为沈秋而闹了分歧来的好。
  天爵你可得对佟霏好点儿,你要是跟佟霏再因为沈秋出点儿什么事儿,那我真的可以去死一死了。”
  “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一死了。”
  角落里传来一阵打闹的声音。
  坐在吧台前的两人同时转头望去。
  隔着人群,胡宪冬轻声吹了声口哨:“哟,这不是佟霏那个败家哥哥吗。”
  战天爵脸色有几分冷的注视着那边的情况。
  佟辰跟两个男人打了起来,旁边围着一群穿着性感的女人在看热闹。
  而这其中也有个穿着格子衫牛仔裤吊着高马尾的另类。
  战天爵见过那女孩儿一次,叫江梦音,她去找过佟霏。
  “我说,你的大舅子哥被人揍,你都不管的吗?”
  战天爵笑:“想管的话你过去管吧。”
  佟辰拎起其中一个男人的衣领:“你再给老子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说一百遍又怎么样?一个钱都得交给女人管的废物。”
  另一个男人上前帮忙,抬起拳头对准佟辰的鼻梁就是一记拳头。
  终于,站在一旁的江梦音不再沉默。
  她咬牙抓起桌上的啤酒瓶朝打了佟辰的男人后脑勺狠狠的敲了下去。
  酒瓶应声碎裂,男人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佟辰愣了,转头看向握着啤酒瓶残渣手颤抖着的江梦音。
  江梦音连连后退两步,将啤酒瓶一下子扔到了地上。
  她恐惧的目光移到了佟辰的身上。
  而这时,几个打手纷纷挤进人群将江梦音团团围了起来。
  “这个女人打伤了傅少爷,不能让她走。”
  佟辰咽了咽口水,“那个…有话好好说,她刚刚只是为了救我。”
  “佟少爷,这事儿恐怕你说了不算,我们要向傅老爷禀告才行了。”
  江梦音看向佟辰,眼神中尽是恐惧,似乎是在求救。
  佟辰本来想先溜,可两人既然对眼了,他倒不好意思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傅华润打我在线,他被我的女伴打也是应该的。”
  其中一个打手掏出手机就要给傅老爷打电话。
  战天爵站起身往人群中走去,胡宪冬纳闷:“嘿,哥们,你不是说你不管的吗。”
  他没有搭理胡宪冬,人已经走进了人群。
  在场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见他过来都自动让开一条路。
  打手见他过来了,连忙将手机放了起来。
  被佟辰揍的另一个阔少走了过来:“二爷。”
  战天爵勾了勾唇角:“邵公子,好久不见。”
  “妹夫,你来的正好,那个…你能不能帮帮忙,这个女人打了人,他们在这里纠缠不休的,我…”
  战天爵目光往他身上冷落的扫了一下:“行了,你闭嘴吧。”
  佟辰立刻闭上嘴巴。
  战天爵抱怀道:“邵公子,我刚刚大致听了一下,你们打架的主因是佟辰将钱交给女人管,很废物?”
  “吭,我们…闹着玩儿的,对吧辰哥。”
  佟辰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现在说跟他闹着玩儿了,刚刚打人的时候,他可是一点儿也不让着自己的呢。
  “原来是闹着玩儿,那就情有可原了。
  这世上把钱交给女人管的男人比比皆是。
  我的钱也在我爱人那里保管着,我并不认为这是废物的表现。
  相反,爱一个人,肯定是会愿意心甘情愿的付出所有的,你觉得呢?”
  “二爷说的有道理。”
  战天爵低头看向昏迷状态的傅华润啧啧两声:“你们闹着玩儿也玩儿的太大了,傅老爷子该心疼了。”
  周围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人做声。
  战天爵抬眼望向江梦音:“小江。”
  江梦音连忙上前:“是,二爷。”
  “以后咱们就是自家人了,按理我该叫你一声嫂子。
  可是你年纪轻轻,我也叫着别扭,就叫你一声小江吧。
  以后男人闹着玩儿的时候你不必插手,这会丢了你男人的风度。”
  “是,二爷。”
  “回头派人给傅少爷送上束鲜花,聊表一下你的歉意,这事儿就算完了。”
  江梦音咬唇抬眸忘了佟辰一眼,能完吗?他们会这么算了吗?
  “没事儿没事儿,二爷,我们闹着玩儿的,没关系的,以后只要小嫂子小心点儿就行了,那…我们先送傅少爷去医院了。”
  一行人将傅少爷抬走,周围的人散去,佟辰还要上来跟战天爵说什么,战天爵却是对江梦音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
  佟辰就纳闷了儿,他到底是来帮他的还时帮江梦音的?
  回到看了一出好戏的胡宪冬身边,他调侃道:“到底是二爷厉害呀,二爷出马,一个顶仨。
  不过我就纳闷儿了,你为什么要管这闲事呀。”
  “还用想吗?这事儿如果闹大了,势必得佟霏出来擦屁股。
  与其等到让佟霏因为佟辰闹心,还不如我提前把该解决的帮她都解决完,也省得她劳神费力了。”
  “哟,行呀你战天爵,你还真是个痴情种呢。”
  “少废话。”战天爵白了他一眼。
  他将口袋中嗡嗡震动的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时,他眉心紧蹙,眼神间带着阴霾。
  “怎么不接,谁打来的呀,让你战二爷都变脸了。”
  战天爵头也不抬,目光死死的锁在手机上:“战天豪。”
  ---题外话---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新文‘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占坑求收藏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