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佟涂大战一触即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我去,这位大爷怎么想起来给你打电话了?”胡宪冬望着战天爵不善的脸色:“怎么着,接还是不接呀。”
  “接,为什么不接呢。”
  战天爵话音才落就将手机划开接听。
  电话那头瞬间传来一声阴冷的笑:“我亲爱的弟弟,你接电话的速度真是令人伤心呀。”
  “能接你就该感恩了。撄”
  “说话还是那么刻薄。”战天豪声音很随性,好像两人之间真的是关系非常好的好兄弟一般。
  “你也还是那么的虚伪。偿”
  “啧啧,真让人伤心,原来我在我亲爱的弟弟眼里竟然是这种人。”
  “别拐弯抹角了,你到底要说什么。”战天爵大概能猜到几分,几年间两人从来不联络,现在忽然联络,必然是跟沈秋有关的。
  “沈秋跟我说回去找你了。
  我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嫂子回去找自己的小叔子是要做什么。
  不如,你给我一个答案?”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嫂子回来了。
  你刚刚的问题真是令我好奇。
  我也想知道,一个嫂子回来找我做什么?
  你们才是夫妻,这种问题,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战天爵唇角亦是冷冷的勾起邪魅的弧度。
  “不管我嫂子要找我做什么,还是都通过你来传话吧。
  毕竟我现在也是个有老婆孩子的人。
  霏霏这个人你也知道,嫉妒心比较重,我不想让她因为别的女人吃醋。”
  “霏霏呵,没错,你说的对,那丫头我的确很了解。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明白你的意思了。
  看来你在忙,那我就不影响你了。
  我亲爱的弟弟,你可要注意身体,咱们…下次见。”
  战天豪说完就将电话挂断。
  战天爵将手机放到了大理石台上。
  胡宪冬往前凑来:“怎么样怎么样,他说什么?”
  战天爵冷笑:“能说什么,无非就是示威罢了。”
  “他有什么威好示的,一个被家族驱逐的人,还妄想反了天不成。”
  战天爵晃了晃酒杯,眼神中带着一抹戾气。
  就因为他是被家族驱逐,所以他才会更想示威吧。
  战天爵放下酒杯:“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就到这儿?这才几点呀。”
  战天爵勾唇:“我这个有老婆孩子的人,能跟你比吗?”
  胡宪冬拉住他:“诶对了,提起孩子我忽然想起来。
  你真的确定不做亲子鉴定了吗?
  万一那两个孩子真的是战天豪的,那他不是得意死了吗?”
  “那又如何?他们名义上的父亲只能是我。
  所以我不在乎,只要他们的母亲一天是佟霏,那他们的父亲就只能是我。
  没有任何悬念,所以我不会再纠结于这种事情了。
  你也打消这个念头吧。”
  战天爵勾唇一笑离开。
  胡宪冬耸肩摇了摇头,走进爱情里的男人…真可怕。
  真的是连最基本的理智也没有了。
  他就没想过吗,如果他真的帮战天豪养大了两个孩子,将来这两个孩子来争他的家产…那他这半辈子不是白白奋斗了吗。
  真是疯了,徐暮年为了黎乐瑶变成了疯子,战天爵为了佟霏变成了疯子。
  啧啧,爱情这东西太可怕了,他还是只远观吧。
  佟霏好不容易将小达和小蜜两个小家伙搂睡,刚打算要去洗个澡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陈叔的敲门声。
  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是急切:“大小姐,你能出来一下吗。”
  佟霏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两个孩子走出了儿童房。
  “怎么了陈叔。”
  “你快去二爷家门口看看吧,出事了。”
  “出事?二爷怎么了?”佟霏紧张了一下拔腿就往楼下跑。
  来到家门口,就看到这条路上停了四五辆车。
  涂卿阳的跑车正好停在战天爵家门口,而后面的都是商务车。
  战天爵家门口被里三层外三层的黑衣人给层层的包围了起来。
  那阵势似是要把战家给掀了一般。
  佟霏快步跑上前。
  听到脚步声,涂卿阳转头看去,他眉心微微一扬勾唇:“是还没睡呢,还是我们这边动静太大惊动你了?”
  她走到涂卿阳身前:“卿阳,你这是干什么呢?”
  “干什么?这恐怕你就得等到战二爷亲自来给你解释了。”
  “他应该不在家,他的车不在。”
  “那我就等到他回来再说。”涂卿阳脸色阴冷了几分。
  而这时,一辆出租车在路口处停下,费舒雅从车上跑了下来来到涂卿阳身侧。
  她紧紧的拉着涂卿阳的手臂:“卿阳,我都说了,跟战二爷没有关系。
  我拜托你,你就别闹了,快跟我回去。”
  佟霏听的稀里糊涂,不过看到费舒雅,她倒着实吃了一惊:“费小姐,你不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佟总,对不起,这件事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请你帮我劝劝卿阳吧。
  他以为是二爷绑架了我,其实…不是的,真的不是。”
  佟霏抬眸望向涂卿阳。
  她鲜少看到他这样怒气冲冲的样子。
  今天他会生气,想必是真的被惹到了。
  可是他怎么会误会战天爵绑架了费舒雅呢。
  战天爵根本就不认识费舒雅啊。
  “卿阳,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战天爵有什么理由绑架费小姐呢。”
  涂卿阳咬牙望向她:“佟霏,有的时候,男人之间解决问题,女人不该掺和进来。”
  “可你现在的行为…”佟霏往旁侧看了看,一群打手…“真的很让人费解啊。”
  “我令人费解?”涂卿阳叹口气:“你跟战天爵的行为难道就不令人费解?
  佟霏,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了?
  最近几天我虽然没有时间来看你,但不代表我没有关注你。
  有句话我其实一直都想问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来她是来解决问题的,可却徒添了矛盾。
  她似乎成功将涂卿阳的怒气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
  佟霏看着他,一时这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毕竟这里人太多,有些话不适合在这里挑明。
  “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曾经答应我的事情还有没有效。”
  涂卿阳双眸微眯望向她,见她不说话。
  他一把握住她双肩反身将她抵在自己的跑车上:“回答我。”
  佟霏愣了一下,涂卿阳第一次吼她。
  远处,战天爵的车开进了巷子里。
  看到这边的情形,他快速将车凑近下车。
  因为他车灯刺眼,大部分人都侧过视线躲避车灯的照耀。
  而战天爵就是在这时候下车的,他快步上前,一把将涂卿阳推开把佟霏拉到了自己身侧。
  因这动作,一群打手涌了上来,涂卿阳站稳。
  他迎着光,而战天爵背着光。
  这个位置此刻对他来说有些被动,不过他依然保持风度勾唇冷笑:“很好,你终于回来了,现在你可以给我,给佟霏一个解释了。”
  “解释?啧。”战天爵扬眉勾笑:“涂总这话倒是把我问迷糊了,我做了什么还需要解释的事情吗?涂总搞这么大阵仗过来,还请涂总明示一下。”
  涂卿阳微微侧身将费舒雅拉到了自己身侧:“关于舒雅,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呵,这位女士,我认识你吗?”
  费舒雅咽了咽口水摇头:“不认识,我们不认识的。”
  “舒雅。”涂卿阳转头呵斥她。
  费舒雅伸手紧紧的握住涂卿阳的手臂:“卿阳,别这样,真的拜托你了,快跟我走。”
  她的表情很急,带着几分哀求。
  眼看着两边大战一触即发,佟霏上前道:“卿阳,有什么话就好好说,你这样把大家都弄糊涂了,我看费小姐似乎很为难,要不你们先回去谈谈再说怎么样。”
  涂卿阳将佟霏扫开走到战天爵身前。
  佟霏身形不稳踉跄两步,战天爵咬牙,抬手就勾了涂卿阳一拳。
  他竟然敢推佟霏,不可饶恕。
  涂卿阳也不是省油的灯,上手就跟战天爵厮打了起来。
  两个在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扭打到一起的样子。
  佟霏还来不及上前拉架,涂卿阳带来的人已经拥了上来将两人分开击中攻击战天爵。
  战家的保镖闻声也出来参与了战斗。
  佟霏急了,上前拉着被带出人群已经安全的涂卿阳吼了起来:“卿阳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我干什么?战天爵明知道舒雅是我最好的朋友结果还要动她,他对舒雅动手就是跟我过不去。
  你说我要干什么?
  佟霏,你现在就表态吧,我跟战天爵你只能选择一个,你选谁。”
  佟霏握拳:“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你赶紧让你的人住手。”
  “怎么,打他你心疼了?
  你不是恨他吗,我只是在帮你解气。”
  “我的气为什么要你来帮我解。”佟霏也不悦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让我选择是吗,好啊,在我选择之前,得你先选择清楚了。
  我和费小姐,你选谁?
  选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就永远绝交,你选吧。”
  佟霏高傲的扬起下巴。
  涂卿阳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中有阴冷。
  佟霏见他不说话继续道:“我也不是因为没有苦楚才不为难你的。
  只是因为你帮过我,所以对你心存感激。
  我从很久之前就告诉过你,我感激你,但是不爱你。
  现在我依然还是这样说。”
  涂卿阳紧紧的握住她的双肩:“所以你就想回这个男人身边吗?”
  “这是我的事情。”佟霏吼了一声:“涂卿阳你清醒一点儿吧。
  你现在是在为另一个女人来找战天爵的麻烦。
  何必把所有的过错和怒气都撒在我的身上。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派人跟踪我的事情。”
  佟霏话音一落,一旁的费舒雅紧张的握了握拳头看向涂卿阳。
  涂卿阳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看到了,我在你办公桌上看到了被人跟踪的我的照片。
  我也不是因为不伤心所以才一直没有找你谈这件事的。
  我之所以选择隐忍,是因为我相信你。
  即便你派人跟踪我也不会伤害我。
  但你对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最起码的信任,不是吗?”
  涂卿阳沉声,一时间没有说话。
  佟霏沉沉的呼口气转身冲向打斗的人群。
  她上前去拉其中一个打手,那打手一甩臂直接将她扫了出去。
  女人的力量到底是不行,她直接被甩到了车旁撞击了一下。
  她身侧的涂卿阳连忙弯身将她扶起:“佟霏,你怎么样。”
  她不搭理他,甩开他的手继续冲向人群。
  这时只听涂卿阳一声怒喝:“都住手。”
  他带来的打手全都停了手,不少人已经挂了彩。
  战天爵可不是吃素的。
  他从人群中走到佟霏身侧搂住她:“没事吧。”
  佟霏摇了摇头:“你呢,有没有哪里受伤?”
  “放心吧,我也没事儿,好着呢。”战天爵说着讽刺的斜向涂卿阳:“涂总带来的几个人实在是弱了些,这点儿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出来混…”
  涂卿阳咬牙走到战天爵和佟霏身前,他没有看佟霏,而是双目死死的盯着战天爵:“这件事我不会就此罢休的。”
  战天爵邪笑:“涂总想怎么闹,放心,我随时奉陪。”
  他说着目光中略带几分警告的望向费舒雅。
  费舒雅上前拉住涂卿阳:“卿阳,别说了,我们走吧。”
  涂卿阳被费舒雅拉上车前他又看了佟霏一眼。
  佟霏这时视线也正在他的身上。
  他冷冷的道:“佟霏,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看着他们的车一辆一辆的驶出这条路。
  佟霏抱怀转身望向战天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这群人来了很久了吗?”
  佟霏蹙眉:“你还想骗我吗?我了解涂卿阳,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做这种蠢事儿。
  你老实跟我说,之前费舒雅的失踪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如果你骗我的话,那我以后就不会再理你了。”
  “这么严重啊。”战天爵顺手将她搂进了怀里:“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如何?”
  “不行。”
  战天爵想了想道:“那你跟我进屋来吧。”
  他拉起她的手进了他家,这是今晚她第二次过来了。
  战天爵带她上了楼,佣人热了两杯热牛奶送了上来。
  他让佟霏坐在床边,他搬了个椅子坐在她对面。
  “我不骗你,有什么跟你说什么,这样也是为你好,让你对一些人可以警惕一些。”
  “你说。”佟霏双手握住透明的牛奶杯望向他。
  “我是抓了费舒雅软禁了她两天。”
  佟霏吃惊:“真是你?为什么呀,你们又不认识。”
  “因为她派人跟踪你。”
  “她?跟踪我的人是她?为什么?”佟霏有几分吃惊。
  “我吊打了跟踪你的几个人,调查到了他们的交货方式后当场将费舒雅抓了个现行。
  不过费舒雅这个女人嘴很硬,前面几天就是不肯承认。
  后来还是我用了点儿手段她才承认的。”
  “那她跟踪我的目的是什么?我跟她并没有仇怨啊。”
  战天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我的傻丫头,你的脑子是不是又不灵活了。
  城门司火殃及池鱼,你身边的涂卿阳和谭云初就是城门,费舒雅跟踪你的目的有两个。
  一个是因为你现在是涂卿阳心尖儿上的人。
  她好不容易从狱中出来,涂卿阳是她唯一能攀附的稻草,她不容许涂卿阳落到别的女人手里。
  另一个原因是你跟谭云初走的太近了。
  在涂卿阳那里,你已经是她的敌人了,她不确定在谭云初这里,你到底是敌是友,所以她必须要用这种方式来确定你的好坏。”
  佟霏垂眸,眼神中带着几分考量。
  “在想什么?”
  “既然是费舒雅监视我的,为什么我会从卿阳的桌上看到我被监视的照片。
  按理说监视我这件事,费舒雅应该不会敢表现在涂卿阳面前的。”
  “所以刚刚费舒雅看到我才会那么害怕。
  她为什么一个劲儿要带涂卿阳走?
  还不是因为怕我会在涂卿阳面前说漏了。
  以涂卿阳这样冲动跑来找我算账的情况来算,他应该并不知道是谁把我们的照片发给他的。
  我推断,应该是在跟踪你的过程中,费舒雅发现你跟我走动的很近,她觉得这样的画面不该只由她一个人欣赏。
  所以就将这些照片匿名给了涂卿阳。
  那样一来的话…不就可以将你从涂卿阳身边分离出来了吗。
  你没有发现最近涂卿阳鲜少来找你吗?”
  战天爵这样一提醒佟霏发现还真是这样的。
  涂卿阳最近的确是经常跟她说他很忙的。
  他抱怀啧啧两声:“你说说你,怎么莫名其妙的招惹上了这么多对手。”
  “这个…不能怪我吧。”佟霏也显得有些无奈。
  她喝了一口牛奶,唇角上还沾染着牛奶渍。
  战天爵看着她的样子扬了扬唇角:“我有洁癖你知道吗?”
  “啊?”佟霏莫名其妙的看向他,怎么忽然就转移话题了。
  他身子前倾,双臂支在床沿,将她束缚在双臂之间唇凑上前在她唇角舔了一圈。
  佟霏眨巴眼睛看向他:“你…干嘛呢。”
  “你说呢。”他的将唇移到她耳边吐气如兰。
  佟霏浑身打个机灵警铃大作,这家伙不会是又要…
  “喂,我们不是在讨论问题吗?你这样也太不专心了。”
  战天爵邪魅一笑直接将她推倒:“有些问题可以边做边讨论,这叫巧妙的利用时间。”
  佟霏觉得头脑有些发热,她就说吗,傍晚他没有将她吃干抹净,她还以为他忽然变成正经的谦谦公子了呢。
  原来他是憋大招等着晚上收拾她呢。
  她还想说什么,可是唇已经被他的吻紧紧的封住。
  ---题外话---http://novel365xsorg/a/1315957/indexhtml首席夺爱,腹黑上司的宠妻占坑求收藏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