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我受够你了,我要跟你离婚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看着沈秋冷笑一声:“我以为你打算一直在边上做看客。”
  “佟小姐可是说过你不是靠男人上位的女人。
  我只是很好奇,你打算怎么不饶过凌薇。
  总不至于说一套做一套的又要去找天爵或者涂总帮忙吧。”沈秋望着她的表情充满鄙夷。
  佟霏讽刺的一笑:“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找男人帮忙这种想法你是从哪儿来的偿?
  我佟霏手心里抓着的佟氏集团难道是摆着看的吗?”
  她说完望向凌薇:“你刚刚说物以类聚对吗撄?
  在我看来,你说的太对了。
  你跟沈秋能成为朋友我也一点儿都不意外。
  都自以为是的赖着不喜欢你们的男人,凌薇,你不觉得丢脸吗?”
  “佟霏,你说够了没?”凌薇不爽的喝了一声。
  佟霏眉心一扬:“还没,知道为什么你们身边的男人都不喜欢你们反而喜欢我和小初吗?那是因为你们太差劲儿了,完全没有吸引力。
  被喜欢是我们的错吗?我们也很烦恼的好吗?
  凌薇你尤其可悲,把一个男人绑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都不能让他爱上你,你得多没有魅力呀,我都替你可悲。”
  凌薇抬手就推了佟霏肩头一下:“你再说一遍。”
  小初顺手又将凌薇推了回去:“就算霏霏再说十遍又怎么样。
  凌薇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你他妈真当这些人不跟你一般见识是怕你了是不是。
  我只是不想跟你有过多的牵扯惹得一身*,更不想让你老公因此又来纠缠我。
  我不招惹你,你却不依不饶,你是真想逼老实人拿刀,那我也不介意奉陪到底。”
  佟霏看向气势尽显的小初,唇角勾出一抹笑意。
  二对二的战争算是势均力敌,谁怕谁。
  佟霏看向沈秋:“刚刚凌薇还说了一句话我非常认可,她说收拾小三儿天经地义。
  沈秋,我提醒你一句,当年你跟天爵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结婚,我那叫正当竞争。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掩藏我的想法,而且说白了,我先认识的天爵,对于我来说你才是后来介入我们感情的那个人。
  现在你回来了,目的也表达的很清楚,但我跟天爵没有离婚,我们还是夫妻。
  你的目的是要做小三儿,而刚巧你朋友说了,收拾小三儿天经地义。
  我这人的眼里,揉不进垃圾。”
  凌薇转身一脸气愤,“佟霏,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她抬手就要勾佟霏,小初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前一推。
  眼看着小初直接将凌薇按倒在了地上,佟霏立刻上前帮忙跟小初一起去打凌薇。
  沈秋上手一把扯住了佟霏的头发,佟霏吃痛被从凌薇身边拉开。
  凌薇翻身将小初压在身下,眼看着要吃亏的时候,小初狠狠的在凌薇手臂上咬了一口。
  而这边,佟霏身子向下一压顺利的拧过身子,虽然她头发还在沈秋手中抓着,可她却抬手就掴了沈秋一巴掌。
  另一只手高高的举起撕住了沈秋的头发。
  两人一翻身也滚到了地上,她们同时松手可很快又扭打到了一起。
  那边迷都会所的服务员保安全都上来拉架。
  能够进到这里来的客人他们谁也惹不起。
  最后架虽然拉开了,但是因为他们谁也开罪不起,只好请来了警察。
  当然,他们很聪明,巧妙的规避开了媒体。
  战天爵正在陪两个孩子画画的时候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听警察说,佟霏在迷都会所跟人打架被带到了派出所,战天爵第一反应就是问:“我爱人有没有受伤。”
  “二爷,夫人没受伤,不过别人受伤了。”
  “这就好。”战天爵挂了电话就让陈叔代替他照顾两个孩子。
  他直接出门开车往警察局赶去。
  他走进警察局的时候就看到偌大的警察局里一片静悄悄。
  包括警察局长在内的分局警员悉数都到齐了。
  佟霏和谭云初两人手拉手坐在警局左侧靠门边的长凳上。
  沈秋和凌薇正在里面做口供。
  谭云初和沈秋的脸上都挂了彩,佟霏头发凌乱不堪,凌薇就惨了,除了脸上挂了彩,胳膊上也被抓的全是猫爪印似的伤口。
  听到门边的动静,所有人都转头看去。
  见来人是战天爵,警察局长忙迎了上去与之握手。
  “二爷,您总算是来了。”
  佟霏侧头看了战天爵一眼后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看向小初不看他。
  战天爵在心中忍了忍笑意,还知道不好意思。
  战天爵抬手与警察局长握了握手:“抱歉,今天我爱人给你们添乱了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
  战天爵走到佟霏身边居高临下,声音很淡定:“怎么回事。”
  佟霏伸手挡着自己的半边脸不看他:“我…吭…打架了呗。”
  战天爵伸手拉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有没有受伤?”
  佟霏想了想伸手捂住了肚子:“我肚子被踹了两下,有点儿疼。”
  这年录口供的沈秋回头,这佟霏…她什么时候踹她肚子了,明明爱踹的人是她好吗。
  战天爵不悦:“谁踹的。”
  佟霏抬手往沈秋的方向指了指。
  沈秋这是目光正望到两人身上,眼神中带着凄楚和可怜。
  战天爵轻声在佟霏耳边嘀咕:“你跟沈秋打架还会输?”
  佟霏瞪他:“你什么意思呀。”
  看着她敏感的样子,他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只会赢。”
  沈秋站起身望向他,咬唇眉心带着一抹伤心:“天爵。”
  “我考。”小初站起身:“你这贱人婊能别这么叫吗,恶不恶心人呀。”
  小初吼完,整个屋里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应答。
  沈秋就这么委屈的望着战天爵。
  战天爵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佟霏:“到底怎么回事。”
  “反正就是一群女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了呗,没怎么回事。
  谁都有理,可谁也都有错。”
  “什么都有错,明明是你们的错。”那边凌薇指责道:“反正我今天就倒霉,出门竟然碰上你们这些扫把星。”
  “凌薇,你最好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再让我听到你说佟霏一句,后果自负。”战天爵森寒着脸望向她,凌薇缩了缩脖子回过身去坐下赌气心里犯恨。
  佟霏抿唇忍了忍看向他:“以后我们女人打架的事情你别管了。
  不然沈秋又要说我是靠男人活着了。
  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自己搞定。”
  “你有男人为什么不靠男人,不用管别人说什么。”他说完看向警察局的局长:“局长,这位是我爱人,那位沈秋是我嫂子,这位谭云初是宁海集团涂总的养女,这三位我要带走。”
  局长连连点了点头,“那那位…”
  “那位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你们看着处置吧。”
  沈秋忙道:“天爵,凌薇是我朋友,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
  “你,我已经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帮忙了,凌薇有自己的家人,会有人来救她的。”
  他话音才落,苏靖哲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先将目光落到了小初的身上。
  他走到小初身边:“小初你没事吧。”
  “苏靖哲,你要死是不是。”那边凌薇怒吼一声。
  小初抬眼望向苏靖哲:“苏先生,我想你关怀错人了。
  还请你去照顾一下你自己的爱人吧,我可不想再在外面听她骂我是小三儿,勾搭她男人的婊子了。
  还有,请你务必跟你爱人解释清楚,我跟你之间从今天开始连朋友都不是了。
  让她不要再这么恶心我了。”
  “小初你说什么呢,我不会让我的婚姻影响我们的友情。”
  “友情?告诉你苏靖哲,你这辈子就这样儿了。
  只要凌薇还在你身边,你就没有资格拥有我的友情。
  因为你我已经受够了,我不会再因为你这可怜的婚姻而同情你了。
  你有今天的结局全都是你活该,谁让你优柔寡断。”
  “苏靖哲,你赶紧给我滚过来,你再跟那个贱女人多说一句,我就让你家企业…”
  “凌薇。”苏靖哲虽然叫着凌薇的名字,可目光却还是在小初身上打转:“我受够你了,我要跟你离婚。”
  他话音一落,警察局再次陷入了一阵死寂般的安静中。
  小初抬眼惊讶的望向苏靖哲,“你疯了啊。”
  苏靖哲闭了闭目:“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
  我本以为,只要不是你,那别的女人都一样,反正是无爱的婚姻,忍一忍就是一生。
  可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无爱的婚姻,这完全就是被奴役的婚姻。
  如果我连交朋友的自由都没有,那我还要这样的婚姻有什么用。”
  小初有些无语的望向他:“你要不要离婚是你的事儿,别跟我说这些。
  我就告诉你一点,以后离我远点儿,真是受够了你这个泼妇老婆了。”
  凌薇从座位上离开走了过来,她一把拉住了苏靖哲的胳膊往后拽了一下:“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你要离婚,你确定?”
  “没错,我要离婚,我宁可一无所有也要跟你离婚。我不要你了,我很确定。”
  “好,好你个苏靖哲,你最好不要后悔。”
  她说完只想小初:“你个贱人,你给我听好,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门口传来涂卿阳的声音:“你不放过她还想怎么样?”
  小初愣了一下转头看去吃惊的眼睛都瞪圆了:“卿阳舅舅,你…你怎么来了。”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又打算像上次一样被白白的打一顿。”
  小初嘟了嘟嘴未做声。
  涂卿阳没有看佟霏和战天爵径直走向凌薇和苏靖哲的身前。
  “凌薇,上次你动小初,她求窝看在苏靖哲的面子上放你一马。
  这一次你又敢动她,怎么,当我涂卿阳是吃白饭的?”
  凌薇咬唇垂眸:“涂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有你苏靖哲,给我把耳朵竖起听好,以后再因为你的个人感情问题影响到小初的生活,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
  涂卿阳说完也不管别人的眼色,回身拉住小初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警察局长甚至都没个机会上前打个招呼。
  这出闹剧就这么不欢而散。
  战天爵拉着佟霏的手出了警察局。
  沈秋、凌薇和苏靖哲在后面。
  凌薇拽着苏靖哲上了车,两人继续吵架去了,完全忘了沈秋的存在。
  小初被涂卿阳带走,涂卿阳的车从她们身前经过的时候停都没有停一下,亲自开车的涂卿阳甚至没有看车外的佟霏一眼。
  她们走了,只身下这三人站在原地。
  其实佟霏知道,现在的空气里有些尴尬。
  可是她却故作镇定,等着战天爵开口。
  “佟霏,我们也走吧。”战天爵拍了拍她的肩膀。
  佟霏点了点头,上了副驾驶座。
  战天爵上了车,沈秋一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车子发动后,战天爵啧了一声,他将车窗放下望向车窗外的沈秋。
  佟霏心一沉,而沈秋却是微微扬起了眉心。
  这时只听战天爵道:“沈秋,如果你是回来惹事的,那你就回美国去吧。
  如果你不肯回去,那我就一个要求,不要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夫妻现在很好,不希望被人打扰。”
  他说完将车窗缓缓升了上去后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驶离数十米,佟霏从后视镜中看去,只见沈秋不知何时已经蹲在地上蜷缩着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看着那个小小的影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佟霏侧头望向一脸平静的战天爵。
  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他势必也是看到了的。
  远远的看去,她都觉得那个沈秋挺可怜的,难道他心里就真的一点儿也没动恻隐之心吗?
  战天爵感受到她的目光,也转头看她。
  她快速将视线闪躲开。
  战天爵笑了起来:“哟,还知道害羞呀,之前跟人打架的勇气去哪儿了。”
  佟霏嘟嘴:“不是我和小初先动的手,是那个凌薇先动手的。”
  “不管谁先动手的,你不觉得丢人吗?”
  佟霏撇嘴,丢人,怎么不丢人呢,人生中头一遭因为自己的问题进警察局。
  可是那又怎么样,总不能白白挨打吧。
  “那个凌薇我真的看她不顺眼很久了。
  在高中的时候揍她没能揍过瘾,这次才觉得解气了。”
  战天爵又看了她一眼:“我这个老婆呀。”
  “怎样?”
  “原来身体里还隐藏着这样的暴力因子呢,不过不管怎么样,别让自己吃亏是对的。”
  佟霏听他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笑。
  “你把沈秋自己丢在那里就不会觉得心里很愧疚吗?”
  “又不是我把她带过去的,我为什么要愧疚?”
  佟霏笑了:“话是这么说,可你们好歹也是老相好,你不觉得她可怜呀。”
  “啧,老相好呀,对,有道理,要不我现在回去接上她?”战天爵虽然这么说着,可却完全没有掉头的意思。
  倒是佟霏拍了他手腕一下:“你倒会顺杆儿爬,你回去接一个给我看看的。”
  “啧,我家老婆是个母老虎,我又是个气管炎,想想还是算了吧。
  我怕你今晚会在床上惩罚的我下不了床。”
  “切,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低级呢。
  我是个早就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好吗?
  以后请叫我高大上小姐。”
  “你分分钟就把姓儿给改了,咱爸会不开心的。”
  佟霏听他说着冷到家的笑话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车子经过路边摊,佟霏拍了拍他手臂:“诶诶诶,停一下车,我饿了。”
  “饿了在这停车?”
  “我看那边有路边摊,我过去将就着吃点儿。”
  “不干净吧,回家吃去吧。”
  “偶尔吃一次无伤大雅的,回家吃顿饭还得让李嫂他们忙活,哪儿有这儿方便。”
  战天爵将车停稳当,佟霏下车走到路边摊去点餐。
  过去一看是麻辣烫店,倒也省事儿了。
  她在正中央的位置坐下,从里面边抽串儿出来边吃着还顺带问站在一旁的战天爵:“你吃吗?”
  “我不吃。”
  佟霏吃的很爽,一个人吃了十几串还不罢休。
  战天爵问道:“今天被涂卿阳忽视的感觉如何?”
  佟霏白了他一眼:“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今天你说要小初小心费舒雅是什么意思呀,你到底知道什么呀,能不能跟我分享一下。”
  “跟你分享了,那谭云初也就知道了。
  这可是我手中的一张牌,暂时之内我还不能出,所以也就先不告诉你了。”
  佟霏瞥他,小气。
  吃完饭,佟霏要结账,老板娘说一共二十二,佟霏掏出钱包就递过去一张卡。
  老板娘盯着佟霏看了半响,像是看怪胎一样。
  佟霏纳闷:“怎么了吗?”
  “小姐,我这是路边摊,不刷卡的。”
  佟霏愣了一下转头望向战天爵:“你有钱吗?”
  战天爵耸肩:“没有,只有卡。”
  佟霏挠了挠眉心望向老板娘,这尴尬的气氛…
  明明有钱,却把自己一下子混成了个吃霸王餐的,什么节奏。
  佟霏想了想将卡收了起来对战天爵道:“我在这儿等着,你去取钱吧,看看哪里有提款机。”
  战天爵也是无语一笑,看来他们这习惯真的得改改了。
  这年头,竟然还有吃饭不许刷卡的地方,也真是长了见识了。
  他转身上车去提钱,佟霏坐在一旁边等他边看着老板娘收拾桌椅板凳准备打烊。
  她看老板娘一个人费劲儿,正想着上前帮帮忙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江梦音,她走到一旁将手机接了起来。
  “喂,小江,这么晚了怎么打过来了。”
  “佟总不好了,佟辰他偷了我收起来的银行卡跑了。”
  “跑了?去哪儿了?”佟霏急了。
  “他今天下午找我要钱说要去马来西亚,我没有理他,刚刚我给别墅那边的佣人打电话,他们说他下午急匆匆的回去拿了护照就走了,我猜他会不会是去马来西亚了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