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战天豪,他回来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马来西亚?
  佟霏莫名的就想起了今天下午跟佟辰说韩文轩的事情时佟辰的表情。
  当时他走的很急,还说不让她管韩文轩的事情。
  她明明就记得当年佟辰跟韩文轩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可为什么他的反应这么激烈呢偿。
  很显然,他绝对不会是去找韩文轩叙旧的。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撄?
  佟霏抬手轻轻咬着右手手背的指关节。
  电话那头江梦音显的很自责:“佟总,真的不起对,我没有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现在怎么办啊。”
  佟霏笑了笑:“没关系小江,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反正钱是在佟辰手里,又不是被偷了抢了,别担心了。
  这么晚了你好好休息吧,佟辰这边我负责联络就好了。”
  “可是…”
  “别可是了,没关系的,挂了手机睡吧。”
  江梦音心里很不安,不过还是听了佟霏的话。
  挂断电话后,佟霏立刻给佟辰打电话,可电话那头提示手机关机。
  佟霏呼口气,这个佟辰,真是一天都不让人省心。
  战天爵没多会儿就回来了,他交给老板娘一百块钱,找零后两人一起离开路边摊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佟霏不像刚刚那么爱说话,明显沉默了许多。
  战天爵伸手握住她的手问道:“怎么了?”
  佟霏嘟嘴望向他:“你记不记得我家以前有个司机叫韩文轩?”
  战天爵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怎么有印象了,怎么了?”
  佟霏想了想道:“今天佟辰去了马来西亚,好像就是去找那个韩文轩了。”
  “找一个司机干什么?”
  “之前小初在马来无意间认识了韩文轩,还在他落下的钱包里看到了我家的全家福。
  然后今天佟辰去我办公室找我看到了那间全家福,我告诉他那张照片是韩文轩那边发现的,佟辰就开始有些反常了。
  刚刚你去取钱的时候,小江给我打电话,说佟辰拿着钱去了马来西亚。
  我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佟辰找韩文轩干什么呢?”
  “之前他们有什么过节吗?”
  佟霏摇头:“并没有,相反的,当初韩文轩还在我家做司机的时候跟我哥关系不错,我哥经常带他出去玩儿。
  哦对了,我听小初说,韩文轩现在在马来西亚做生意做的很厉害。
  但他有个规矩,很少跟中国人合作,从来不跟安城人合作。
  所以小初在他那里也是吃了闭门羹的。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在外面发达了不是应该想着回来发展故乡的吗,他为什么这么排斥安城呢。”
  战天爵扬眉:“两个可能,要么他在这里被伤害过,要么他伤害过这里,你觉得哪个有可能?”
  佟霏忽然就想起了当年韩文轩跟自己求爱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她?不,怎么可能呢,在那之后韩文轩可是在她家又工作了很久的。
  要是想要回避的话,他为什么不早点儿回避呢。
  这一点根本就说不通。
  “韩文轩的事儿让你很在意吗,如果你在意的话,我可以派人去帮你调查一下。”
  佟霏咬唇犹豫片刻后摇了摇头:“等佟辰回来以后再说吧。”
  “那你就先不要胡思乱想了,在我身边的时候多专心的陪陪我,我会更高兴的。”
  佟霏转头看向他,专注的盯着他看:“这样行了吧。”
  “不错,我很满意。”
  因为时间太晚了,车子开回家后,虽然战天爵要她去他那里,可她还没看到孩子,所以推辞了他。
  他失落的眼看着她一个人回了家后也将车开到了家门口回家休息了。
  深夜两点多,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深更半夜打来的多半都是紧急电话。
  战天爵mō黑将手机接起:“喂。”
  “二爷,我是老陈,我家大小姐有些不对劲,劳烦你过来一趟行吗。”
  战天爵的觉意一下子就觉醒了。
  他立刻从床上弹起身打开灯换了衣服就出去了。
  陈叔来门口给他打开了大门,见到陈叔他急问道:“霏霏她怎么了?”
  “大小姐从一点多就开始恶心呕吐,刚刚又开始肚子痛,我给她量了一下体温,她还有些低烧。
  我说带她去医院看看,她就是倔,说没事儿,可能是冻着肚子了,挺挺就过去了。
  可我刚刚去她门口的时候,听她哼哼的,好像是很遭罪。
  大小姐自打在医院送走了老爷和夫人后本来就很怕去医院。
  加上这几年小蜜几乎一直在医院泡着,她说她这辈子最恨的地方就是医院了。
  我又不敢自作主张的送她去医院,所以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陈叔你可真是胡闹,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儿怎么办。”
  战天爵边说着边往楼上跑:“你在家照顾好两个孩子,我带她去医院。”
  “哎哎哎,好的二爷。”
  战天爵推开门进了佟霏房间,她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看到他的时候,她眼睛用力的睁了睁,可是看起来还是只有一点点:“你怎么来了?”
  连她说出口的话都透露着虚弱。
  战天爵二话不说上前掀开被子将她打横抱起。
  佟霏蹙眉,用没什么力气的声音叫到:“怎么回事,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去医院。”
  佟霏头微微靠在他肩头:“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没事儿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许说话,听我的安排。”
  战天爵说着已经把她抱出门放到了副驾驶座上。
  他将座位调低,让她尽量躺的舒服,这才开车去到医院。
  今晚医院里不是胡宪冬值班,所以胡宪冬并不在。
  有医护人员专门陪佟霏做了检查后将她扶到了病房休息。
  战天爵一直陪在她身边,不多会儿后,医生进来将战天爵叫了出去。
  战天爵问道:“怎么样?”
  “二爷,夫人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这是急性肠炎。
  不过你们把她送来的很及时,只要给输点儿液就没有问题了。”
  想到她今晚吃的兴高采烈的麻辣烫,战天爵啧了一声:“行了,赶紧输液吧。”
  医生去下了遗嘱,有专门的护士进来帮忙输液。
  佟霏输液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战天爵就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
  也幸好不是什么大毛病,不然他一定会疯掉的。
  佟霏痛意减轻后就沉沉的睡着了,再睁开眼的时候,她的精神明显的好了很多。
  她的手被紧紧的拽在另一只温暖的大手中,她暖暖的扬了扬唇低头望向累的趴在床边睡着的战天爵。
  她微微动了动身子,本想着换个姿势侧身看他看的更清楚的。
  可是旁侧的战天爵却握紧她的手猛的坐了起来。
  见她醒了,他的手抚上了她的额头:“醒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舒服一些?”
  佟霏暖暖的看向他:“我没事了,你怎么坐在这里睡,去那边睡多好。”
  “我怕在那里会太安逸,万一我睡沉实你醒了我也不知道。”
  佟霏感动了一下:“昨晚辛苦你了。”
  “还好意思说,以后什么路边摊的你不许再吃了。
  昨晚看着你疼的死去活来的样子,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佟霏,以前不知道失去一个人的滋味,以后我也不想尝试。
  所以你别再胡闹吃那些脏东西了。
  我已经让尚义派人去举报那个路边摊了,她这哪里是卖的食物,简直就是卖毒。”
  佟霏努了努嘴:“太夸张了,那么多人吃了都没事,我可能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肠胃不适应而已。”
  “既然会有人不适应,那就证明那些东西还是不干净。”
  见他义愤填膺的样子,佟霏也不愿意跟他顶撞,毕竟他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她好。
  “明天我可能去不了公司了,你还要上班,赶紧睡一会儿吧。”
  “公司那边我会给陈恭河打电话让她有情况跟我汇报的,放心吧,你就好好在这儿休息。”
  战天爵往外看了看,天边都已经翻出鱼肚白了,他侧身上了病床躺在她身侧:“时间不多了,我赶紧眯一会儿,你也休息吧。”

  清早再次醒来的时候战天爵已经离开了,不过他请了高级护工在照顾她。
  半晌午的时候江梦音又打来了电话,问佟辰的情况。
  佟霏这才想起自己把佟辰的事儿给忘了。
  “佟总,佟辰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
  “我这就派人在那边打听,他的事儿你暂且不用管了好好工作吧。”
  挂了电话后,佟霏给陈恭河打了过去:“恭河,帮我调查一件事。”
  “佟总您说。”
  “调查一下在马来西亚做皮鞋业的一位叫韩文轩的老板,一会儿我会把他公司的名片发给你,上面有公司名称。
  然后顺便在他周围查一下佟辰的踪迹,佟辰现在应该在马来西亚。”
  “好的佟总。”
  挂了电话后佟霏闭目又躺下了,没多会儿,病房的门被推开,小初将头探了进来。
  看到小初,佟霏抿唇笑了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我去公司找你,你那个男秘书跟我说你急性肠炎住院了,所以我就找来了呗。”
  小初走了进来,从身后拿出一小把包装精致的小花儿。
  佟霏也叫不出名字,只是觉得看着赏心悦目的。
  “怎么搞的,竟然急性肠炎。”
  “昨天回去的路上我饿坏了,吃了点路边的麻辣烫。”
  “哎哟,你这娇贵的肠胃呀,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小初在床边坐下:“我还第一次听说有人真的能吃麻辣烫吃进医院的。”
  “行了,你就别笑话我了,昨天你回去怎么样?卿阳没骂你吗?”
  “没有,不过不搭理我了。”小初耸了耸肩:“他生气的时候就会这样,不过他大概也知道不是我的问题,所以今天早上还特地跟我一起吃了早餐。
  我怕他继续跟我生气,所以我今晚死活都不回别墅那边住了。”
  佟霏笑了起来:“不过之前你真让那个凌薇欺负过你呀,你怎么这么弱。”
  “那就是个泼妇,我是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好吗。”
  小初刚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直接挂断。
  佟霏扬眉:“你怎么不接。”
  “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
  可接着,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再次挂断。
  这样一来二往的,小初也有些烦闷了。
  佟霏道:“谁呀,不会是苏靖哲吧。”
  “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烦。”
  “万一他真有急事呢?”
  “佟霏,我比你了解他,他无非就是道歉,然后说下次不会让凌薇再伤害我之类的话。
  这些话我都听了无数遍了,可他只是说而已,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身上背负着一个整个家族的利益,他根本就不敢莽撞。”
  佟霏扬了扬眉:“所以…他昨晚说离婚的那种话也只是说说?”
  “不然呢?”
  佟霏想了想道:“我来帮你接吧。”
  小初将手机丢给了她,佟霏将手机接起。
  “小初,小初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苏先生,我是佟霏。”
  苏靖哲那边愣了一下:“你怎么会接小初的手机。”
  “苏先生找小初有什么事吗?”
  “你让她听,我有话要跟她说。”
  佟霏嘟了嘟嘴:“如果她想听,现在接电话的人就不会是我了,你如果有话要说的话就说吧,我可以帮你转达。”
  “我只是要道歉。”
  “小初已经猜到了,你打来电话无非就两件事,一是道歉,一是保证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她说她听够了,已经不想再听了。”
  佟霏将目光落到小初身上,小初似乎很不在意的样子。
  “那小初想要我怎么样,一定要我跟她离婚才能原谅我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离婚是你昨晚在警察局里自己说的,跟小初好像没多大关系。”
  苏靖哲犹豫片刻:“我也有我的为难。”
  “小初知道你有你的为难,所以才不想让你为难。
  可是苏先生,作为小初的朋友我真的想提醒你一句,别用你的为难伤害一个你曾经真心爱过的女人。
  小初之前挨打也是为了你才忍的,她曾经也在乎过你这个朋友,可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将这个朋友渐渐的从你身边越推越远了。
  如果你真想让小初好,以后不要再给她打电话了。”
  小初对佟霏点了点头,佟霏直接将手机挂断。
  小初笑了笑道:“你信不信,他马上就会打回来。”
  果然,她话音才刚落,手机又响了。
  佟霏连忙将手机扔到了一旁:“啧,这苏靖哲怎么这么执着。”
  小初将手机调成静音扔到了包里:“这不叫执着,这叫有病。
  他把自己心中的‘愧疚’强加到了我的身上,可你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对我愧疚的,因为我们又不是恋人的关系。”
  佟霏扬了扬眉:“小初,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就像你爱卿阳爱的无法自拔一样,苏靖哲也爱你爱的疯狂。
  正因为疯狂,他才会无法自拔,才会这样执着。”
  小初抿唇:“佟霏,我也打从心底里跟你说句真心话。
  当年,如果他不是忽然娶了凌薇的话,我本来已经做好了要跟他结婚的打算的。”
  佟霏沉默着没有应声。
  “你还记得吗,当初你说过,如果不想走上你的老路,我该找个爱我胜过我爱的男人嫁了。
  那时候我以为他苏靖哲就是这样的人,而有段时间,我们也的确走的很近,可他有一天却忽然跟我说,为了家族的生意,他必须要娶凌薇。
  一个可以为了家族生意而放弃所谓的‘心中挚爱’的人,我只能说他的爱不够深,所以她根本就不是那个我该嫁的男人。”
  佟霏点了点头,小初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有权利发言,她是外人,无权说太多的。
  小初陪她坐了一会儿后就先离开了。
  佟霏一个人躺在屋里休息,虽然生病纯属偶然,但好歹也是来之不易的休假,她干脆就直接坦然接受了。
  昨晚没睡好,此刻病房里正好安静,她索性就好好休息了。
  胡宪冬上午有半天门诊,下午才得空上来看她。
  一进门见佟霏在边输液边看电视,他调侃着笑着走了过去:“我说我的小表妹,你怎么又来住院了。”
  “什么叫又,我已经多少年没住过院了。”佟霏瞅他:“你怎么有空上来了。”
  “上来看看你呗,你家战天爵同志忙的很,一上午给我打了四五个电话催着我上来照顾你。
  你看看你,生龙活虎的,哪儿需要人照顾呀。”
  佟霏白他:“行了,别跟我抱怨了,知道你忙,你快去忙你的吧,我好着呢,没事儿。”
  她现在还挺享受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的感觉的。
  “那可不行,好歹也得在这儿陪你一会儿才行。”胡宪冬说着已经在她床侧坐下:“正好有件事也得跟你道个歉。”
  他一说道歉,佟霏也不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没关系,不关你的事儿,其实我早就想通了,许多人,许多事,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他们一直在那里,不是她不愿意面对就可以不面对的。
  从第一天看到沈秋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想通了。
  与其一味的埋怨别人,责怪别人,倒还不如坦然接受和面对呢。
  胡宪冬耸肩:“可不管怎么说,还不是因为我说了你跟天爵不幸福她才会回来钻空子的吗,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佟霏白了他一眼:“都说没关系了,道歉也不能解决事情,所以别做这些没用的事情了,ok?”
  “好吧,看在你这么强烈要求的份儿上,我就原谅我自己了。”胡宪冬打哈哈的笑了起来。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护士站在门口看着胡宪冬道:“胡医生,急诊呼叫你呢。”
  “行了我这就过去。”胡宪冬站起身拍了拍她肩膀:“一会儿再上来,你先看电视吧。”
  “你忙就行,不用管我了。”
  胡宪冬没有搭理她,已经转身出了病房。
  他刚走到护士站,就看到电梯里走出一个抱着一束红玫瑰,身形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出来。
  看到那人的时候,胡宪冬本能的脚步僵了一下,看着那男人的眼神满是不置信。
  战天豪,他回来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