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轻点儿,好疼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胡宪冬犹豫间,战天豪也已经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邪魅勾起的唇间,一股凉意袭入胡宪冬的骨髓。
  他迈步走向胡宪冬:“胡医生,这是多少年没见过了,你还是那么英俊潇洒。”
  胡宪冬回了几分心神勾笑:“战家大哥,的确很久不见了,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听说霏霏生病了,我来看看她。”
  胡宪冬双眸微眯:“原来大哥是来看你弟妹的呀偿。
  只可惜,你也知道天爵的脾气,他把他这太太保护的太好了。
  没有他的命令,她的病房不允许人探视。”
  “保护?”战天豪侧眸一笑:“在我看来,说保护有些夸张了。
  这难道不是控制了佟霏的人身自由吗?”
  “战大哥这样说太夸张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天爵和霏霏都是身价无限的商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觊觎着他们的财富呢。
  天爵这样也只是怕有人会因此而盯上霏霏,这绝对是保护。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自己家人,按理说是可以通融的。”
  胡宪冬说着从包里掏出手机:“天爵不在的时候,我就是佟霏的监护人,所以我帮你向天爵请示一下。”
  他说着已经快速的拨通了战天爵的号码。
  战天爵难得的很快就接起了他的电话。
  “干嘛?拣重点说。”
  “嗨,你这急脾气的,跟你汇报点儿事儿。
  大哥回来了,想要探望一下你老婆。
  你不是说,就算是个苍蝇要飞进病房去看你老婆都得给你逮到征求你同意吗。”
  “大哥?”战天爵脸色冷了几分:“你要是敢把他放进去,我跟你绝交。”
  “是啊,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的呀。”胡宪冬装作没听到后面这句话的样子。
  “这样吧,你跟大哥亲自聊两句。”不等战天爵同意,胡宪冬已经把手机递到了战天豪的面前:“来大哥,你亲自接吧。”
  烫手山芋顺利甩掉。
  战天豪拿起手机放到耳侧:“亲爱的弟弟。”
  站在他对面的胡宪冬看到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如果不是战天爵,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对付的了这样的妖孽。
  幸亏当年战天集团不是落在他手里,不然天爵恐怕早被他不知道折磨死几次了。
  “我要探视一下我的弟妹,怎么要求还这么严格。
  虽然弟妹的滋味的确不错,可你还怕我在这种公众场合吃了弟妹不成?”
  胡宪冬简直就是大跌眼镜,他似乎已经能够想象电话那头战天爵想要杀人的表情了。
  什么叫弟妹滋味不错,这摆明了就是他跟佟霏有过一腿呀。
  “战天豪你给我听好了,佟霏的病房除了我,医生,其余男人休想踏足。
  我不管你是打的什么算盘才回来的,你给我离佟霏远点儿,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
  战天豪冷笑一声:“对我,你何时有过半分情面。”
  他说完就将电话直接挂断。
  胡宪冬始终保持着招牌微笑望向他:“怎么样大哥?”
  “如你所料,我这个弟弟的防人之心还真是…”他将手机递给胡宪冬。
  “不过也无妨,既然他不让我在医院里见,那我就在外面见好了。
  这花儿劳烦你帮我送给她吧,我就先告辞了。”
  他顺便讲话也塞进了胡宪冬的怀里。
  两个大男人站在电梯口,一个送给另一个玫瑰花,这种画面,有些奇怪。
  不过胡宪冬还是抿唇笑着:“行,这任务交给我吧,那大哥你慢走,我还有事就先不送了。”
  战天豪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勾唇一笑转身离开。
  胡宪冬看着他离开后笑容收敛了几分,他回到护士站将玫瑰花放到了那里:“这玫瑰花插在护士站吧。
  记住了,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人想要探望21床的战夫人,必须要经过战二爷的同意。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丢了饭碗是小,以后永远都捡不起饭碗是大。”
  “知道了,胡医生。”
  几个护士面面相觑各自点头。
  战天爵二十分钟后就出现在了病房。
  佟霏正在看奔跑吧兄弟,被里面的王祖蓝逗的咯咯直乐。
  战天爵推门而入,佟霏看了看墙上钟表的时间:“才两点多你怎么就过来了。”
  战天爵直接走到她面前一把楼抱住了她。
  佟霏愣了一下才用还在输液的手搂住了他:“怎么了吗?”
  战天爵吁气:“佟霏,我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可现在却发现我多了一样会让我恐惧的事情,我害怕失去你,非常的害怕。”
  听到战天爵这样说,佟霏心里竟然觉得很开心。
  可他现在的情绪明显就很不稳定。
  “你这个时候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不然你不会这么冲动的。”
  战天爵紧紧的搂住她:“战天豪回来了。”
  佟霏眉心一紧,唇角的笑也忽然凝住了。
  “不过你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我再也不会让你在战天豪那里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了。”
  佟霏抱着战天爵的手臂也紧了几分。
  她不怕自己受伤害,可却怕他会受伤害。
  没有人知道,战天爵其实并不像别人眼中的他那样坚强和无畏。
  他也有深藏于心的秘密。
  他不是神,他只是个平凡到可以隐藏自己心事的人而已。
  “我也会保护好你的。”佟霏搂着他,心里莫名安心。
  如果他们两个人能紧紧的绑定在一起,那在这世上经历再多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考验而已。
  这世上,谁会不经历一些试炼呢,与他并肩,她愿意笑着面对。
  “今晚我们吃什么?”
  佟霏松开抱着他的手望着他:“其实我特别想吃你泡的方便面。
  我还记得我中考完的时候你给我泡过一次的。”
  战天爵扬唇笑了起来,怎么不记得,她还给他的泡面起名‘天爵牌爱心泡面。’
  而事实上,他人生活中只泡过那一次面,且还泡的半生不熟的。
  看着她吃的那么香,他被诱惑的忍不住也尝了一口,结果瞬间就全都吐掉了。
  泡面的味道真是难吃的让他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可他就没想明白,她怎么会说好吃呢。
  “泡面我是不会让你吃了,跟麻辣烫一样,这在我们将都得禁止。
  今晚的晚餐,我们就从酒仙居订吧。”
  佟霏点头,“那好吧,听你的,时间还早,你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吗?”
  “我让尚义给我把资料都带过来了,我以后在这里边陪你边办公。”
  佟霏侧眸一笑:“诶,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护妻狂魔吧。”
  “不行吗?”
  “求之不得。”她笑的眉眼弯弯,战天爵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呼口气:“不行,佟霏,我又忍不住了,得克制一下,等你出院再跟你算账。”
  尚义从外面敲门进来将办公资料全都送了进来。
  战天爵实在是忙,只能将就在茶几边忙碌的工作了起来。
  晚上,酒仙居的工作人员来给他们送了晚餐,胡宪冬也顺便来跟着一起蹭了个晚餐。
  吃过饭后胡宪冬在这儿当起了电灯泡,战天爵侧面赶了他好几次,他都装作不知道,他就故意逗这两口子呢。
  眼看着八点多了,他准备要走了,却接了个电话。
  骨科的护士给他打的电话,说是急诊送来一个病人,点名找他帮忙治疗。
  “点名找我?我下班了你们不知道吗?”
  “可她说她是您的朋友,胡医生,听说那女的挺惨的,好像是被家暴了。”护士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嘴了。
  胡宪冬一听家暴两字,头都大了:“病人叫什么名字?”
  “胡医生您稍等一下,我打内线问一下。”
  胡宪冬走到了门边,他没有挂电话,等到那边护士讲完电话后,他只听电话那头护士道:“胡医生,我问过急诊了,那病人名字叫沈秋。”
  胡宪冬烦躁的揉了揉眉心,真他妈为难。
  他看了战天爵一眼,战天爵正在陪他的娇妻,压根儿没搭理他。
  “行了我知道了。”他挂断电话对两人道:“天爵,霏霏,我得去趟急诊,那边有个病人点名找我呢。”
  “你去吧,不用回来了。”战天爵直接对他下了逐客令。
  胡宪冬白了他一眼:“个没良心的,过河拆桥这事儿没有比你玩儿的还好的了。”
  他离开后,战天爵揉了揉她的脸:“在这儿等我,我去弄毛巾帮你擦把脸。”
  “好呀。”佟霏笑嘻嘻的看着他走进了洗手间。
  说真的,看着他为自己忙里忙外关怀备至的感觉真的很好。
  战天爵帮她洗脸的时候很温柔,帮她擦了两下后,他又没忍住把她按在病床上好一通亲,直到她抬手拍了拍他肩头,他这才作罢。
  战天爵头抵在她肩头郁闷道:“啊你这个妖精,真是气死我了。”
  “战天爵,你上辈子是不是yù求不满死的。”
  听她这么一说,战天爵当真无语的笑了起来:“我要真是yù求不满死的,你还能等到29岁才跳上我的床吗?
  早在你十五岁看上我的时候,说不定我就把你上了。”
  “滚,你个没人性的,十五岁的我还是个孩子,孩子好吗?”
  战天爵眉心微微扬了扬:“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才处处避着你,尽量让自己以一个光辉四射的大哥哥的形象待你。
  就像徐暮年在你面前那样,对你温柔,对你宠溺。
  可是这几年我才发现,十五岁的你真的已经成熟到可以被我为所yù为了。”
  “你臭不要脸。”佟霏瞪他。
  战天爵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十五岁时想把我扑倒的你怎么算?”
  “你就不能不跟我聊那个话题了吗?你这中年老腊肉太不要脸了。”
  “中年?”战天爵的唇微微凑到她耳畔:“纠正一下,我是正当壮年,浑身精力无限,你不是很清楚的吗。”
  佟霏脸红了,抬手就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我不要跟你聊这个话题了,感觉是分分钟会被你带坏的节奏。”
  战天爵爽朗大笑了起来,她害羞起来的样子才是最诱惑人的。
  胡宪冬回到骨科病房医生值班室。
  进去的时候,沈秋正蜷缩成一团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她不让任何人碰她,看上去好像很脆弱的样子。
  他慢慢的走上前,骨科值班医生看到他瞬间松了口气:“胡主任,您可算是来了。”
  胡宪冬看了他一眼道:“行了,你们都出去吧,留一个护士在门口等我,其余的人都去忙。”
  “知道了。”
  所有人都离开,沈秋这才缓缓抬头望向他:“他不在门口的,对吧。”
  “他?你是说战天豪?”
  沈秋瞳孔微微缩了缩点头。
  “没有,放心吧,即便他现在来了也不敢怎么样的。”
  胡宪冬走到一旁随手抓了一件白大褂穿上后又回到她身侧。
  “他伤了你哪里?”
  沈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
  胡宪冬伸手轻轻一拉她右侧的手臂,只听她立刻疼的哼哼了起来:“啊…轻点儿,好疼。”
  胡宪冬叹口气,说真的,他这辈子只听说过家暴,亲眼经历家暴被打至骨折的情况也就只有沈秋这一例了。
  他上下打量她一眼:“去拍个片吧,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了。”
  “可我怕…在外面会遇到他。”
  “他跟你一起来的?”
  沈秋咬唇摇了摇头:“我从他手里逃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他追了出来,但他有没有跟着我坐的出租车追到这里我并不知道。
  宪冬,我知道,我不应该来找你装可怜的。
  但是我真的太害怕了,没有人知道战天豪有多可怕。
  这种时候,我又偏偏没有办法找天爵。
  他已经跟我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他已经有妻子了,不能因为我而影响他的家庭。
  那种插足别人家庭的事情我也做不出来,所以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在中国,能够帮我的人只有你了。”
  胡宪冬郁闷的挠了挠眉心,这事儿他真是帮不帮都赚一身腥。
  可是看着沈秋现在这么可怜的样子,如果他还能无动于衷,那他就真的不是人了。
  “起来吧,我陪你去做检查,放心吧,你既然指名道姓的找到了我,我会帮人帮到底的。”
  胡宪冬走到门边拉开门,沈秋犹豫了片刻后还是站起身慢悠悠的跟他往外走去。
  夜间得去急诊放射科拍片,胡宪冬把她送进放射科后,自己站在走廊里等。
  他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战天爵打电话,可想到战天爵跟佟霏两人在病房里恩恩爱爱的样子,他有真的于心不忍。
  这种气氛应该是战天爵期待已久的了,他要是这时候出面破坏了,那战天爵还不闹心死了?
  哥们一场,他实在是不忍心破坏战天爵电话奥心情。
  可这会儿什么都不说,他反倒要郁闷了。
  明明是战天爵这厮的事儿,为什么受为难的人却是他呢?
  沈秋慢悠悠的从放射科出来,胡宪冬指了指长廊上的椅子:“坐会儿吧,片子得等几分钟才能出来。”
  沈秋点了点头,胡宪冬走进去,没多会儿他就将片给取了出来。
  他带她走到急诊大厅将片子放到灯箱上看了一眼。
  她的右臂微微有些伤口,算是轻微的骨折。
  将片取了下来回到沈秋面前他问道:“除了右臂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吗?”
  沈秋咬唇:“头和心口都被他打了几下,当时觉得头晕目眩的,可是上了出租车缓了一会儿后就舒服了很多,现在已经不觉得难受了。”
  胡宪冬啧了一声,这都过的什么日子呀,她也真忍的下去。
  说真的,如果换作是他,他可能早就起诉离婚了。
  “你这胳膊伤的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我也得给你打一下石膏固定一下。
  咱们中国人讲究伤筋动骨一百天,接下来你就好好养一养吧。”
  沈秋点了点头跟他回了病房。
  包扎完后,胡宪冬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沈秋情绪有些激动,强烈的摇了摇头:“不,我不能回去。
  战天豪知道我住在哪里,我逃回中国来找天爵的行为已经激怒了他,他不会放过我的。
  再被他抓到,我应该就没有这么容易脱身了。”
  胡宪冬凝眉:“那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躲一辈子。”
  沈秋犹豫了片刻后问道:“宪冬,我带着银行卡出来的,你能不能帮我办理一下入院手续。
  我在医院里躲几天,等到过几天战天豪实在是找不到我应该就会放弃了。”
  住院?说的倒容易,她现在也是战家的大少奶奶,让她住普通病房,将来记者肯定会乱写。
  战家两位少奶奶同时住院,二爷的妻子住vip,大爷的妻子住普通病房。
  鬼知道会给天爵造成怎么样恶劣的影响。
  而如果让她去vip住,现在佟霏也在那里,这两人遇上,还不知道得闹出多大的事儿呢。
  胡宪冬看向她打着石膏的手臂,想到她刚刚的话,如果真的让她被战天豪逮住,那岂不是又是一场人间酷刑。
  犹豫了片刻后,胡宪冬拍了拍她肩膀:“你等我会儿,我打个电话看看楼上还有没有空病房。”
  “谢谢你,宪冬,你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忘记的。”
  这高帽子扣的。
  胡宪冬出来直接拨通了战天爵的号码,这件事儿还是跟战天爵商量一下的好。
  “喂。”电话那头,战天爵的声音很小。
  “佟霏睡了?”
  “刚睡着了?怎么了?”
  “有件事儿我得跟你商量一下,吭,那个,你别激动啊,这事儿可不是我愿意的。
  刚刚我接的急诊病人是沈秋,她被战天豪找到了,又遭受家暴了。”
  战天爵站在走廊里沉默着。
  “沈秋的右臂有轻微骨折,这几天要住院,因为是你们战家的儿媳妇,我也不敢直接把她安排在普通病房,怕你会受舆论的影响,所以…如果她去楼上的话,你那边会不会为难?”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