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佟霏的恐惧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他将佟霏打横抱起放到了大床的正中央,自己栖身在她的左侧。
  他的手轻轻的抚mō着她的脸颊,眼神中满是爱恋。
  “佟霏,你好美。”
  佟霏咬唇,这家伙今天是个什么套路,总是这样夸她,她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了。
  他低头轻轻的攫住她的唇,吻由浅入深。
  他的手在她的脸颊上来回游移,佟霏能感受到他手下的温柔偿。
  慢慢的,他身子微微调整姿势,翻身到了她的身上紧紧圈抱着她,吻更加缠绵了,也更不安分了。
  从唇,到耳畔,一路向下蔓延至他的全身。
  所到之处只让佟霏觉得这个世界都轻盈了起来。
  他温柔的要了她,她伸手紧紧抱住了他。
  那种灵魂深处的指引让她只想放纵自己,只想在他身下燃烧自己。
  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所以她坦然的接受着,放纵着。
  战天爵今晚格外的强悍,一直在她身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他拉扯着她变换了无数个姿势,直到佟霏终于有些腰酸,战天爵这才饶过了她。
  两人紧紧相拥,厚重的呼吸声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谁的。
  战天爵将自己埋在她的身体中身子一旋两人就这样勾缠着保持着黏着的姿势。
  佟霏窝进他怀里,眼皮一直在打架。
  “天爵。”
  “恩?”
  “我明明好困,可是却又有些莫名的恐惧睡不着。”
  “恐惧?为什么?”
  “今天两个孩子知道你是他们的爸爸了,他们似乎比想象中喜欢你。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家庭和睦,这种感觉很好,对吧。”
  战天爵轻声应下,点了点头。
  “我爸以前说过,他是个人生大赢家,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一辈子事业顺风顺水,娶到了想要的女人。
  结婚以后又有了一儿一女凑成了个好字。
  他的人生似乎圆满的不能再圆满了。”
  “爸的确是个人生大赢家,一辈子都是浑身充满正能量的生活着,这辈子似乎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不顺遂。”
  “在你看来也是这样的对吧。”佟霏抱他抱的更紧了一些:“可是,这么顺风顺水的我爸,人生却终结了中年时代。
  他跟我妈一起走了,虽然对于我爸妈来说,他们是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愿望实现了,但对我和我哥来说,这却是一辈子的痛。
  其实我特别害怕,我们现在这么幸福,终有一天,会不会也有什么不可抗的因素来拆散我们。
  我不怕像我爸妈那样一起被带走,但我却真的害怕,终有一天…我们会被一些事情干扰分开。”
  他的手轻轻的抚mō着她后脑勺的发:“不会有这样的一天的,这辈子,我说什么都不会松开你的手。”
  佟霏闭上双眸,唇轻轻的在他xiōng膛上亲吻了一下。
  战天爵勾起了唇角宠溺的mō了mō她的脸:“别胡思乱想,好好是睡吧,起码这一刻我们还能尽情相拥,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恩,晚安,天爵。”
  “晚安,老婆。”
  佟霏紧闭的眼睑微微扬起几分,老婆,多好听的两个字呀。
  重新回公司上班,佟霏办公桌上有堆了满满当当的文件。
  看着这么都等着自己签字的文件,她第一次觉得生意做太大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大清早的,她喝了杯咖啡提了提精神才开始专注的工作了。
  要说她为什么要咖啡替身…想起来都是泪。
  昨晚半夜她忽然醒来,看着月光下性感的战天爵的睡颜,她没忍住的亲了他一下。
  结果那家伙睡眠非常的浅,竟然一下子将她抓了个正着,狠狠的把她给虐了。
  明明是他爽了,可他却跟她说,这是在提醒你,千万不能招惹沉睡中的野兽…
  什么野兽吗,哼。
  佟霏甩了甩头将文件翻开开始专心致志的工作。
  看完几份文件后,她将陈恭河叫了进来把一份里面有问题的合同书给挑了出来。
  “去问一下负责富华合作的金经理,这合同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跟富华建筑合作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种大规模的让利。
  之前我们一直是七三分的,现在忽然给他们调整到五…这完全就是没有盈利了。”
  “知道了佟总。”佟辰拿着文件出去打了一通电话,很快他就回来了。
  “佟总,金经理说这次合同是涂总下令修改的,具体事宜金总也不是很清楚。
  金总也纳闷呢,我们为什么要让利,因为这样我们就相当于是在白忙了。”
  涂卿阳?佟霏凝了凝眉:“我知道了,文件放在这里你先出去吧。”
  “好的。”陈恭河将文件放下后转身出去。
  佟霏拿起手机拨打涂卿阳的电话。
  那边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喂。”
  “卿阳,关于跟富华建筑合作的事情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把佟氏的利润降低两成?
  降了利润之后,跟富华的合作我们就是空忙了,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富华的主要合作商是我们宁海集团。
  在富华与佟氏合作之前,他几乎承揽了我们宁海集团所有楼盘的建筑。
  后来为了帮你,我把跟富华的合作让给了佟氏。
  这样一来,当年你们承建的工程才能及时完工。
  这些年,富华与你们合作他们只收取三成的利润,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也是白干,你以为他们是为什么要亏本跟你们合作的?”
  佟霏纳闷了一下:“难道是你…”
  “没错,是我承担了他们利润的供给。
  可现在,你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了,我想我这笔钱也没有必要继续花了。”
  佟霏呼口气,这是要给她下马威的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这些年隐姓埋名的做着好人。
  你把你这些年给富华支出的利润告诉我,我会让财务给你开支票的。”
  “怎么?要跟我撇清关系了?”涂卿阳的口气冷落了几分。
  佟霏叹口气:“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我忽然间发现,我真的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你。
  所以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从前不知道你为佟氏做过这些事情也就算了。
  现在既然知道了,那我自然没法儿装作不知道。”
  涂卿阳冷笑:“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我还欠了你什么?卿阳,别总是站在高处俯视我。
  我承认,当年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对你来说不公平。
  可是既然是合作,就总有盈利多的一方和盈利少的一方。
  我没有逼你,当时是你自己决定要跟我合作的。
  后来,我们没能在一起的这件事我很抱歉。
  可我从来没有说过要你等我。”
  “你的确没有说过,是我涂卿阳蠢,被你耍的团团转。
  你一方面告诉我你绝对不会回到战天爵的身边,享受着我对你的一切优待。
  一方面又背着我偷偷的跟战天爵往来,佟霏,做人最基本的底线你都失去了吗?
  我自认为这些年待你不薄,可你这样耍我的时候有没有愧疚过。”
  佟霏知道涂卿阳的心结是什么,有些事情,她的确做的不够好。
  可是这世上没有完人,感情的事情从来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的。
  她知道涂卿阳现在正在气头上,有些事情根本就争论不出结果的。
  她没觉得自己错,当然,她也没做对什么,她只知道,她对他从来就没有过恶意。
  “或许我真的伤害了你,我可以道歉,你也可以不接受,但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嫁给你不代表你对我来说就不重要。
  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你可以选择从经济上制裁我,也可以选择不再帮我。
  我不会因此对你而有半句怨言。
  我还是那句老话,不管到什么时候,你涂卿阳都是我生命力最重要的人。”
  “够了,别再糊弄我了,你真把我当傻子了吗?
  重要有什么用,我要的是你,是一辈子能跟你在一起。”
  佟霏的心不自觉的怵然一缩,他明知道,她给不了他想要的,从一开始就知道。
  涂卿阳咬牙:“不说话是又想着要怎么糊弄我吗?
  不必了佟霏,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征求你的意见。
  我想要的,我会靠我自己的手段去争取。
  我不怕告诉你,即便你与战天爵联手也没有用。
  别忘了,我在佟氏可是占股的,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还有…等着跟我合作击败战天集团的合作商数不胜数。
  打败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佟霏闭目:“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你就核算一下富华那笔钱吧。
  我今天下午就会给你转账的。
  还有,如果你还做了别的这种事情只管全都告诉我便是。
  我不会欠着你这份人情不还,我会再让我的秘书联络你的。”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翻看着手下的合同,佟霏犹豫了片刻后直接将门口的陈恭河叫了进来。
  “恭河,通知金经理,立刻停止跟富华的合作。
  当然,如果富华有意向继续合作的话,那就让金经理去重新谈利润的分配问题。
  如果打不成共识,那就从今天开始重新招标,务必在保重工程质量的基础上保住公司的利润。”
  “好的佟总。”
  “还有一件事,”佟霏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敲击着:“一会儿你给涂卿阳打电话问他那边的费用算好了没有,不管他那边提出要多少钱都让财务准备,今天下午给他划过去。”
  “好。”陈恭河点了点头:“佟总还有别的吩咐吗?”
  佟霏摆手:“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是,”陈恭河恭敬离开。
  佟霏抬手揉捏着眉心,涂卿阳说要对付战天爵的时候她才忽然发觉,最近她跟战天爵好像很倒霉。
  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一起了。
  战天豪,沈秋,涂卿阳…还真是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呢。
  因为涂卿阳的突然疏离和破坏,原本不那么忙碌的佟霏一夕之间多了好多的工作。
  周六早晨,佟霏在战天爵怀中醒来,她郁闷的嘟了嘟嘴:“今天真的好不想去公司。”
  “那就不去。”
  “可是…公司里现在一团乱,我不去的话不就更乱了吗。”
  战天爵揉了揉她的头:“别把自己逼的那么紧,你还有我呢。”
  佟霏呼口气坐起身打个懒仗,她知道她还有他。
  就因为还有他,她才不会懈怠,她必须要让自己成长为强大的女人。
  只有这样在他需要的时候她才能骄傲的站在他身侧与他相互扶持。
  她洗漱完毕要下楼去吃早餐,拉开门的时候,小达和小蜜已经整整齐齐的穿好了衣服站在门口了。
  佟霏纳闷的:“你们两个小东西起这么早干嘛?”
  “霏霏,我跟小蜜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不是说周六要带我们出去玩儿的吗。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发啊,我们都在等你和爸爸呢。”
  佟霏蹙眉,这才想起本来约好周六要跟战天爵一起带着两个孩子参加社区活动的。
  她为难的摇了摇唇:“那个…小达,今天妈妈可能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小达脸上的表情瞬间失望了许多,而小蜜也眼泪汪汪的望向她:“妈妈每次都这样。”
  佟霏叹口气蹲下身将小蜜抱进怀里:“小蜜,真的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有好多工作等着妈妈,妈妈没有办法,所以只能…”
  “我不喜欢妈妈了,我从好几天之前就在期待妈妈带我出去玩儿,可妈妈总是在骗人。”
  战天爵从床上走下来上前将小蜜抱起:“小蜜真的这么想跟妈妈一起出去玩儿?”
  小蜜点了点头:“爸爸你不是我的万能口袋吗,你让妈妈陪我出去玩儿好不好,我不是要妈妈每天都陪我出去,只是要她不要骗人呀。”
  佟霏为难的看向战天爵,他抬手拍了拍她肩膀:“今天我们出去玩儿,下午回来我陪你去公司办公。”
  佟霏想了想,貌似也只能这样了。
  她抬手揉了揉小蜜的头:“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言而无信,你们现在就去收拾你们想带的东西,听说今天隔壁社区有很有意思的活动,我们吃完早饭就跟着去参加。”
  小蜜惊喜:“妈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小达拉着小蜜的手:“好了小蜜,我们去收拾东西。”
  佟霏回身看着战天爵有几分无奈:“有了孩子之后有的时候真的很无奈。”
  “那又如何,我们赚这么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过上惬意的生活,让自己的子女能够幸福吗。
  如果我们连孩子这么点儿小小的心愿都实现不了,那我们不就失去努力的意义了吗。”
  佟霏点头,有道理呢。
  她重新换了一身休闲服,下楼吃早饭的时候给陈恭河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今天上午她不去公司了。
  吃过早饭后,战天爵抱着小蜜,佟霏拉着小达的手,一家四口溜达着来到了隔壁的小区。
  之前陈叔已经给他们报了名,他们只需要过去填一下表格就顺利的进了社区的活动中心。
  此刻活动中心已经算是人山人海了。
  正值周末,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凑热闹了。
  今天在这里设置了许多的比赛,佟霏对运动类的项目一向不怎么感兴趣,但她却支持战天爵报名参加了篮球比赛。
  与他们平日里参加的宴会不同,今天这里并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不需要面对旁人的恭维,只要开开心心的带着孩子体验社区活动的乐趣就好。
  看着战天爵加入小区爸爸们的篮球队伍,佟霏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篮球比赛开始,小达和小蜜兴奋的在一旁喊着爸爸加油。
  虽然许多年不曾好好打过篮球了,但有了儿女的鼓励,战天爵瞬间觉得斗志满满。
  佟霏好多年不曾看过他如此矫健的身姿了,一时竟还有些恍惚。
  他所在的红队最终以16:11的成绩完胜,夺得了中午包饺子大会的优先选择权。
  战天爵下了场,佟霏上前递上毛巾:“我这个拉拉队队长服务的不错吧。”
  战天爵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儿在她额头行亲吻了一下轻声道:“非常好,晚上我会好好的奖励你。”
  佟霏脸一红:“真不要脸。”
  战天爵揉了揉她的头低头看向小达和小蜜:“宝贝们,爸爸表现的怎么样?”
  “爸爸,你好棒呀,太帅了。”小蜜对战天爵竖起了大拇指。
  小达抱怀:“你打的还不赖,我也想学篮球,你有资格教我了。”
  战天爵忍住笑意:“能教我儿子打球,那还真是我的荣幸呢,要不以后我们晚上吃完饭学起来?”
  “没问题呀。”小达得意的扬了扬眉。
  佟霏拉着小蜜的手往人群那边走去:“走,赶紧过去看看吧,去挑我们喜欢的饺子馅。”
  “可是妈妈,你会包饺子吗?”小蜜表示担心的望向她。
  佟霏嘟了嘟嘴转身望向战天爵:“你会吗?”
  战天爵耸肩,显然,他不可能会。
  巧了,佟霏也不会。
  这两个在家里从来不开火的主儿怎么可能会吗。
  佟霏硬着头皮:“会,这有什么不会的呢,信手拈来,对吧,天爵。”
  战天爵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不过就是包个饺子,能有多难。
  而事实证明…真的很难。
  佟霏负责和面,她是第一次做这件事,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最后还是旁边家庭的一个大姐见她和的面能包二十人份的饺子了,连忙上前来帮忙才阻止了一场‘浩劫。’
  小达站在一旁抱怀不停的摇头,对吗,这才是他家老妈的真实实力。
  而这边战天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盐和糖都傻傻分不清楚还调什么馅儿吗。
  这边面搞定了,战天爵临时决定随意加了点调料进去。
  别人家都开吃了,他们才开始包,小蜜也上手一起帮忙,眼看着他们包的饺子丑的一米一米的,小达负责嫌弃。
  “你们包的这饺子真的能吃吗?看起来好丑。”
  战天爵笑:“儿子,看事物不能只看外在,要看内在,这饺子心里美。”
  佟霏与战天爵对望一眼,虽然两人现在的样子的确有些搞笑,但他们眼中却都弥漫着久违的幸福的笑意。
  ---题外话---明天有万字更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