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成功劝服了佟辰,回去的飞机上,她的唇角始终是上扬的。
  她跟佟辰两人多少年没有达成过这种一起合作的共识了呢。
  在她看来,这其实是件值得庆祝和高兴的事情。
  回到安城的时候已是深夜了,佟霏没有让陈恭河安排车,本来打算打车回去的,结果出了机场却看到了战天爵安排来接站的商务车。
  一行四人一起上车,因为实在是太晚了,佟霏就让司机将三人一起送到了酒店岑。
  至于她则最后跟着车回了家。
  战天爵竟然还没睡,一直在等她欢。
  回家后,她先去儿童房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睡的很好。
  进入卧室,佟霏被一直藏在门后准备给她惊喜的战天爵一把抱住。
  佟霏当真吓了一跳,歪头看他:“吓死我了你,你怎么还没睡呢。”
  房间里一片漆黑并没有开灯。
  战天爵在她耳畔亲吻了一下:“不是说过会等你了吗。”
  他顺手开灯望向一脸疲惫的她:“今天累坏了吧。”
  佟霏走到床边坐下,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身体不累,心累。”
  战天爵走到她身前,手温柔的抚mō着她的头:“怎么了?看你好像多了心事。”
  她伸手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的小腹前。
  “天爵,我爸妈可能根本就不是自然死亡的。”
  “什么?”战天爵惊了一下,他松开她的手蹲在她的面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自然死亡的。”
  “佟辰之所以去马来西亚找韩文轩,是因为他怀疑韩文轩害死了我爸妈。”
  “我记得爸妈出事那天,是爸自己开的车呀。”
  佟霏点头:“是这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都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可是我哥那样子看起来很笃定。
  而且事实上,韩文轩的确很可疑,我问他发达后为什么不跟安城的商人做生意,他说是因为怕被别人知道他曾经做过司机。
  我问他为什么当年不参加我爸妈的葬礼,毕竟我爸妈对他这的很好。
  他说是因为我,我爸妈出事的前一晚,他向我爸提过亲,说要跟我在一起。”
  战天爵瞪眼望向她:“韩文轩娶你?他一个司机,哪儿来的那么大的雄心壮志。”
  佟霏咬唇:“其实…我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韩文轩跟我告白过的。”
  “这事儿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佟霏耸肩:“这些年,我们的关系并不好,我20岁生日那晚去找过你,本来是想借着我过生日的契机跟你重归于好的。可你并不搭理我,我很伤心,当晚听到了韩文轩的告白,我也没有心情告诉你。
  而且,当年我即便告诉了你,你应该也不会在意的,那时候的你不是一心在为沈秋鸣不平吗。”
  佟霏呼口气郁闷的闭了闭眼:“你说,如果我爸妈真的是被人谋杀的,我该怎么办…”
  她伸手掩唇:“觉得心里好难受。”
  战天爵伸手抱住了她:“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调查吧。
  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我们就着手调查。”
  “可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怎么找证据呢。”
  她虽然是用这套说辞将佟辰给带回来的,可事实上,她还是很没有底气的。
  “当年爸妈出事的事故车辆并没有被销毁,我也没有让人修理。
  只是那么放在了我们4s店的旧物仓库里。
  我们先去将车找出来,从车身上排查一下原因。
  只要我们有心,老天爷不会辜负我们的。”
  “你怎么会想起来留着事故车辆的?”佟霏很是惊讶,她以为事故车辆早就已经被销毁了呢。
  “当年爸开的那辆车,是佟辰工作后用爸给的钱攒出来给爸买的第一份礼物。
  我记得当初爸跟我说过,他很珍惜那辆车。
  我想,既然那车对爸来说是有非凡的意义,那就不能把它给报废了。
  别的我没有,放车子的空地方多了去了。”
  佟霏从他怀里出来望着他:“我们一定要找到真相。
  如果我爸妈真的是被人害死的,那我绝对不会饶过凶手的。
  就算我不能亲手杀了他,也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战天爵点头:“放心,我会帮你的。”
  他重新搂住了她:“不早了,今晚我们就先休息吧,别的事情明天再说,好吗?”
  佟霏点了点头,今天一天往返马来西亚一趟,她也实在是有些累了。
  “我不想洗澡了。”佟霏嘟嘴看向他。
  “那就不洗了。”战天爵搂着她躺下,佟霏没多会儿就睡着了,他倒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tang,两眼直勾勾的望向天花板。
  他一直都知道佟霏很聪明,身边不乏追求者。
  这么多年来,佟霏执着的追在他的屁股后面,他早就忘了佟霏有多优秀了。
  如果不是佟霏足够的执着和专注,只怕她早就被旁人拐走了。
  他现在真的觉得有些庆幸了。
  岳父岳母的事情,他得好好的谋划一下了,如果这真的不是一场普通的事故,那真相必然会让佟霏兄妹俩痛苦不堪。
  这件事他得好好的想想处理办法了。
  清早战天爵醒来的时候佟霏还正在熟睡,他悄声起身将佟霏定好的闹钟关掉才出门去客房洗漱后去了儿童房。
  两个孩子也都刚醒,小蜜睡眼惺忪的问道:“爸爸,我妈妈有没有回来呀。”
  “回来了,在她房间里睡着呢。”
  “真的呀,我要去看妈妈。”小蜜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战天爵走到小蜜身前揉了揉她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宝贝,妈妈昨天晚上回来的特别晚,她忙了一天,还没有休息过来呢。
  你让她再睡一会儿,等到她睡醒了你再去找她好不好?”
  小蜜懂事儿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好了,爸爸要去上班了,你们两个下楼跟陈叔吃饭去。”
  战天爵将两个孩子带到了楼下,他随口吃了几口饭后就离开了。
  佟霏一觉醒来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很高了。
  她睡眼朦胧的mō过手机看了一眼后就放下又闭上了眼睛。
  可瞬间,她脑子就清醒了,她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看了一眼。
  十一点了?佟霏眨巴眨巴眼连忙将衣服穿上。
  快速洗漱后她就冲下了楼。
  小达正在楼梯口坐着玩儿拼图。
  佟霏一阵风的跑下来差点踢坏了他的拼图。
  “霏霏你慢点儿,不然你都要飞起来了。”
  佟霏在他身前停下亲了他一下:“宝贝,妈妈来不及了要去上班了,你跟小蜜要乖乖的在家里听话哟。”
  正斜在沙发上跟布娃娃玩儿过家家的小蜜盯着:“妈妈你怎么了啊。”
  佟霏跑过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妈妈要去上班了,你们乖乖哟。
  陈叔,我先走了啊,今天起晚了,公司还有事儿呢。”
  “哎哟大小姐,你慢点儿。”
  “知道了。”
  佟霏将车开到主路上后将蓝牙耳机戴上拨通了战天爵的号码。
  “喂,早晨你起床怎么也不叫醒我呀,我起晚了诶。”
  “睡到现在?”
  “恩。”佟霏郁闷极了:“邪门了,我怎么记得我睡前把闹钟给订了呢,怎么就没响呢,真是气死我了。”
  战天爵勾唇一笑:“是我给你关了,我看你太累了,所以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你?啊,天哪,战天爵你害死我了,我今天上午还有事儿呢。”
  “没关系,我都已经帮你推掉了。”
  佟霏嗔目结舌:“我去,那可是好几千万的合同呀。”
  战天爵勾唇:“这点儿钱我补给你,正好我现在在佟氏,你赶紧过来吧,今天中午一起吃饭。”
  “啊?你跑佟氏干嘛去了。”
  “来找佟辰问点儿事情。”
  “那我很快就到了。”
  佟霏到了公司后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佟辰那儿。
  她进去的时候,两个男人都正沉默着。
  她看了看两人:“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我在等佟辰的回答,他说韩文轩是杀人凶手总不会是空穴来风,依据是什么?”战天爵对她招了招手,她坐了过去也望向佟辰。
  这一点她也挺好奇的。
  佟辰烦躁的凝了凝眉:“佟霏,咱爸妈出事的时候,你已经是战家的儿媳妇了,所以那时候你应该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其实,出事的前一晚上,我曾听到韩文轩在爸的书房里跟爸吵架。
  他说他这辈子非你不娶。
  爸爸说他胡闹,让他收拾东西离开咱们家。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跟爸要了钱后出去跟哥们喝酒去了。
  我一晚上都在酒吧过的,第二天早晨才被送回了家里。
  那天代驾把我送到家门口后我就让他走了。
  因为实在是太困了,我不想动,所以就先躺在车上睡了会儿觉。
  过了没多会儿,我听到车前面咱爸的车门响了一声。
  我睡觉一向深沉,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下子醒了。
  当时我坐起身,就看到韩文轩鬼鬼祟祟的从那辆车上下来后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还不时的四下张望着,
  似乎是在躲人的样子。
  他毕竟是家里的司机,动家里的车子也没什么不对,所以我没有多想,又倒下睡着了。
  我也没想到,那天爸妈就开那辆车出去了,而且还再也没能回来。
  如果我早知道…我早知道会出事,我一定会去检查一下那辆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
  佟辰说着右手遮掩到了眼睛上。
  “那天…我甚至都没能看到爸妈的最后一面。
  我不知道爸妈什么时候出门的,只是当家里的下人冲进我房间里告诉我爸妈出事了的时候,我心里只剩下了悔恨交加。
  头一天晚上,妈说让我在家里吃饭,可我却说…我得去跟哥们喝酒不在家里吃。
  妈当时看我的眼神我现在还记得。
  我去跟爸要钱,爸那又悔又恨又慈爱有加的样子我怎么也忘不掉。
  他们走的太突然了,真的太突然了。”
  佟辰这么说的时候声音明显是哽咽的,佟霏也双眼掩住双眼哭了起来。
  佟辰虽然一向吊儿郎当的,但在父母面前,他其实算是一个孝子。
  他心里的悔恨佟霏又何尝没有呢。
  在爸妈身边时,她被爸妈当成公主一样养大。
  只要似乎她想要的,爸妈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的给她。
  爸爸常说,既然她奔着他家的门儿来的,那他就会一直宠着她,让她做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当年她说要追战天爵,那时候的战天爵并不是战天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可是爸爸对于她的选择却很支持。
  爸爸说人生苦短,如果他的子女连自己想要的生活都不能追求。
  那他这些年来努力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目标就没有实现。
  而当初她能那么执着,那么不遗余力的发挥自己赖皮的功力黏住战天爵,也正是因为有爸妈这样强大的精神支柱在支持自己。
  爸妈去世后,她一直在自责,那些年,为什么没能多陪陪他们二老。
  为什么没能好好的孝顺他们,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回家给父母做顿饭,洗洗碗,捏捏脚,陪他们一起看看电影聊聊天。
  她真的很后悔,后悔的每每想起爸妈的时候都觉得心被掏空了。
  佟辰说,爸妈走后他觉得天都塌了这种想法当年她也是有的。
  她觉得爸妈不在了,她可能这辈子也就完了。
  因为她很清楚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能像爸妈那样纵容自己了。
  加上那时候她跟战天爵的关系真的很不好。
  她都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多少次跑到父母的坟前去伤心的一坐就是一天了。
  他们走了,除了她的世界被掏空了之外,她好像再也找不到地方撒娇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原本这个世界都是你的,然后忽然有一天有人跳出来跟你说,其实你是在做梦一样。
  战天爵侧身将佟霏搂进怀里。
  他神情平淡的望向佟辰,这么些年,他还是头一次看到佟辰哭。
  佟辰这人的确可恨,可是可恨之余也很可怜。
  这应该是自打岳父岳母离世后,这兄妹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缅怀他们吧。
  “别哭了。”战天爵在她头发上亲吻了一下:“爸当年说过,做他的女婿,最基本的标准是要懂得他女儿的喜好,吃饭的时候剥鸡皮是基本,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男人不能让他的宝贝女儿哭。
  你现在哭成这样,爸在天之灵会生我气的。行了佟辰,你也别哭了。
  现在开始后悔,早干嘛去了。”
  佟辰擦掉自己的眼泪:“爸车技不错,我绝不相信他会无缘无故的把车开到山沟里。
  那天早上,韩文轩从车里出来分明就是有问题。
  他一定是对那辆车动过手脚,不然不会出那种事儿的。”
  佟霏泪眼模糊的看向他喝道:“既然你早知道有这种事儿为什么没有早说。”
  “当时听到爸妈走了的消息,我整个人都傻了,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爸妈烧了头七之后,我才忽然间发现家里少了个人。
  我问陈叔韩文轩去了哪儿。
  陈叔说韩文轩辞职回老家了。
  当时我就有些怀疑,我想着,当时你心情也不好,就不跟你说这事儿了。
  然后我就暗中派人去韩文轩老家调查。
  结果听说他好像在回家的路上也出车祸死了。
  人都死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这事儿也就搁浅了。
  直到前几天,我在你办公室里看到了咱们家的全家福。
  你跟我说那是从韩文轩那儿拿回来的,我才猛然惊醒。
  韩文轩一定有问题,他明明没有死,可却制造了车祸死亡的假象就是为了误导我们。
  那天,他跟爸去提亲说要娶你,爸不同意,他肯定对爸怀恨在心所以才会动了杀心。”
  佟霏握拳,如果这是真的,那爸妈岂不是被她害死的。
  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怎么都止不住。
  战天爵伸手把她擦眼泪,却是擦不完:“佟霏,事情都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先不能太自责。
  不管真相是什么,爸妈都知道你是爱他们的。
  你现在这样,我很心疼,真的,别再哭了好吗?”
  佟霏闭目伸手抱住了他,“呜呜呜,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我竟然都不知道,你们可能是被陷害的。
  这些年,我竟然都没有想过要调查一下当年的车祸是不是有什么端倪。
  爸妈,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战天爵轻叹一声,岳父岳母都是好人,如果真的是被人陷害,那这世界当真是没天理了。
  他一定要帮佟霏找到真相,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岳父岳母白白死去。
  将佟霏从佟辰办公室带出来的时候,佟霏的眼眶还是通红的。
  这两兄妹难得的没有吵架,却都哭的没了样子。
  战天爵觉得这件事儿以后还是少提起为好。
  他先自己派人去调查好了。
  他带佟霏下楼去吃饭,饭菜都上了,佟霏却并没有胃口吃。
  他亲手将牛排切好推到她面前:“霏霏,吃饭。”
  “我…没什么胃口。”
  “没胃口也得吃,听话。”
  佟霏抬眼看向他,眼神有些伤感。
  “佟霏,如果爸妈真的是被那个韩文轩谋杀的,那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当年如果我能够早早的发现自己的心意跟你一心一意的在一起,不给那个韩文轩可乘之机,那他就没有机会去找爸求亲。
  如果爸不支持我,而是支持他,那他针对的人就不会是爸妈了。
  所以说,不管怎么算,罪魁祸首都是我。”
  “才不是。”佟霏摇头:“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别为了安慰我而说这样的话了。”
  “我是按照你的逻辑来想的,如果你不想让我多想,那你也不要多想了。
  等真相调查出来我们再从长计议好吗?”
  佟霏点了点头。
  “吃饭。”
  佟霏听他的话拿起叉子吃他切好的牛肉。
  战天爵满意的笑了笑,他才吃了两口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秘书室打来的电话。
  战天爵将手机接起:“尚义,怎么了?”
  “二爷,今天中午,宁海集团的涂总跟战大少在一起吃饭。”
  战天爵蹙眉抬眼望向佟霏,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