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战二爷你很懂得谈判之道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好,我知道了,你再密切关注一下那边的动态吧。”
  战天爵将电话挂断。
  佟霏抬眼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有些凝重,她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吗?你这脸色忽然变的好严肃。”
  战天爵勾唇:“公司里出了点棘手的问题。
  我们快点吃吧,吃完饭我回去一趟。撄”
  佟霏见他的样子有些担心:“是很严重的事情吗?”
  “还好,都很容易处理。偿”
  “不管大事小事,你还是先回去处理一下吧。”
  “不行,我得看你吃完才能走,谁知道我走了之后你是不是又要一个人伤心难过食不下咽了。”他看着她暖暖的抿唇:“天大的事儿也没有你重要。”
  佟霏看着他内心深处感动了一下,如果没有他,真的不敢想象人生会有多灰暗。
  多庆幸他当初没有爱沈秋爱到不能自拔,多庆幸当年他跟叶蓁不是真的。
  佟霏垂眸安静的吃了起来,战天爵吃了没几口。
  他今天的任务似乎只是为了监督她吃饭的。
  她吃的饱饱的被他送回了公司后他就离开了。
  一回战天集团,他就将尚义叫进了办公室。
  “怎么回事。”
  “今天是大少主动去找的涂总。
  他们之间到底谈论了些什么我们并不知道。
  但他们见面的时间并不长,一共二十多分钟。
  正常来说,是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够的。”
  战天爵双眸微眯,手轻轻的mō索着下巴。
  尚义道:“二爷,如果这两个人联手的话,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当然知道,只是这战天豪的确够聪明,知道找他的对手联合。
  涂卿阳现在恨他恨的一塌糊涂,恨不得抽他筋骨,他们现在见面,想要结盟并不难。
  “二爷,现在我们怎么办?”
  战天爵眉心一扬:“既然他们有可能会结盟,那我们就给他们制造事端,让他们自顾不暇,没有时间联手。”
  “请二爷明示。”
  战天爵随性冷笑一声:“将我们新产品已经跟别的公司合作发售的消息传出去。”
  尚义不解,“二爷,消息公布的这么早,只会减少宁海集团那边的亏损吧。”
  战天爵扬眉看着他,“减少?当然不会,宁海集团投入大量的资金来跟我们抢地盘。
  我们的新产品商业机密被泄这件事,涂卿阳摆明了就是说给我听来刺激我的。
  可他肯定没有想到,我们的新产品那时候已经大批量的生产了,不能压库,所以在他消息发出来的第二天,我就跟别的公司联合一起将新产品改名发售了。
  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量的投入新产品的生产。
  现在他们的电脑产品应该大部分都是半成品了。
  这会儿将消息泄露出去,完全不会减少他们的亏损,反而会增加他们的压力。
  他们的成本已经投入了,电子产品不是别的东西,半成品是卖不出去的。
  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把这批次的产品生产出来。
  虽然亏损个几百万对涂卿阳来说不算什么。
  但他引进设备这一系列的初期投入也都不少,所以这一次,涂卿阳受到的教训应该不少。
  现在将消息散布出去,刚好可以让他没时间管战天豪的事情。”
  尚义点头扬唇:“二爷英明,那…大少爷那边…”
  战天爵的手轻轻的捏着下巴,“想办法把他赶回英国去才是正道。
  这件事我得好好斟酌一下,你先出去吧。”
  “是,二爷。”尚义离开后,战天爵从老板椅中站起走到落地窗边往外看去。
  战天豪不想给他好日子过,那他就也别想痛快了。
  这次,他得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才行。
  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但绝不能让老婆孩子跟着他受丝毫的委屈。
  他走到门边拿起手包离开公司自己开车去了成天集团见果老。
  只是果老这几天在家里休息,他又从成天集团直接来到了果家的老宅子。
  这些年,果老一直都一个人住在这里。
  他请人通报后,果老便让人将他带了进去。
  在安城,如果说他和涂卿阳是一方霸主的话,那果老就是不灭的神话。
  在这偌大的城市黑白两道没有人敢不给果老面子。
  他曾经想过,有钱不是终极目标。
  真正的目标就是到老了,也能被称呼一声佟老。
  那才是真正的身份地位的象征。
  他进去的时候,佣人正将果老从书房里推出来。
  他将礼物递给佣人后走上前:“果老,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了战总,请坐吧。”
  战天爵上前:“果老,我有些话想单独跟您谈谈,不知道…哪里方便。”
  “那就去茶室吧。”
  “好。”战天爵跟在果老和佣人身后走进了茶室。
  果老让佣人先离开,战天爵在茶桌对面坐下,果老亲自帮他泡了一壶黄山毛峰。
  “这黄山毛峰虽然不是很贵,但我却喜欢它的香气,你也尝尝吧。”
  战天爵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后浅笑:“在安城,论起茶道,只怕没人能比得过果老您了。”
  “哎,这话也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吹吹牛可以,真出去说,那可是要笑掉别人大牙的。”
  果老说着自己也品了一口茶香:“你今天来找我,肯定是为了霏霏的事情吧。”
  战天爵点头放下茶杯:“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果老。”
  “前些日子,我听我那儿子说他要把瑞士的事业搁下回国来,我才知道了你跟霏霏的事儿。
  要说那丫头也是嘴牢,来看了我好几次都没告诉我这件事儿。”
  “霏霏可能也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派你过来了?”
  果老边喝着茶边上下打量着战天爵:“现在的年轻,真是说一出就是一出。
  说爱了,就要结婚,说不爱了,就要离婚。
  反反复复的毫无章法可言。”
  “果老,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好。
  我知道你也是真心把佟霏当自己的女儿才会对我说那些话的。
  这六年,我仔细的反省过了。
  现在我好不容易回到了佟霏的身边,我打算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幸福?”果成林将杯子放下摇头笑了笑。
  “战二爷觉得什么是幸福。”
  “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幸福的,有妻有子女,生活富足,给的了我的儿女想要的生活。”
  果成林点头笑了笑:“你这想法倒是与你岳父的想法不谋而合。”
  战天爵眉心微扬:“我幸福的理解就是从我岳父那里得来的。
  很久之前,我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兴许是因为从前从来没有拥有过,所以当自己拥有的时候才会不知道珍惜。
  果老一定也听说过我爸妈的关系,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的我,错失了佟霏一次后才幡然醒悟。
  其实幸福挺简单的,平淡的生活,完整的家庭,足够了。”
  果成林又给战天爵倒了一杯茶,“其实我本人的意思呢是并不同意霏霏重新跟你在一起的。
  这件事之前霏霏没有跟我说。
  她其实并不是不知道要怎么跟我开口,而是怕开了口会被我反对。”
  “果老的心情,我跟霏霏都能理解。
  不过果老,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战天爵了。
  请你相信我,放心的把佟霏留在我身边。
  我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给你看,佟霏跟着我,一定会幸福的。”
  果成林淡淡的笑了起来,声音不大,有几分讽刺。
  战天爵倒也淡然,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澜。
  “能够给一个女人幸福不是用嘴说出来的,是用行动做出来的。”
  “果老放心,这一点我心里也很清楚。”
  果成林看他:“当年,乐驰一直都很尊重自己子女的意见和想法,作为一个叔叔,我自然没有理由反对佟霏寻找自己的幸福。
  所以战二爷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的来征求我的意见,只要你能对佟霏好,那我就不会动你。
  现在说说吧,你来找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战天爵平静的扬了扬唇角:“我想求果老帮我一个忙。”
  果成林侧头诡异一笑:“先说来听听。”
  “我想请果老与我强强联合。”
  果成林手中的茶杯慢慢的放到了唇角轻抿,满嘴的茶香气弥漫在口齿之间。
  他扬眉望向淡定坐在对面的战天爵,口气有几分不屑:“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跟你联手呢?”
  “因为果老很疼爱佟霏,而我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我自己跟霏霏还有两个孩子的幸福做保。
  我是在赌,赌果老不会愿意看着佟霏好不容易重新找回的幸福再次被人夺走。”
  战天爵说完,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果成林忽然哈哈大笑两声:“不得不承认,战二爷你很懂得谈判之道,重点拿捏的非常好。”
  战天爵谦虚一笑:“果老的夸奖我实在是不敢当。”
  “说说看,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哥回来了,这几天正在纠缠佟霏。
  宁海集团的涂总也在对佟霏虎视眈眈。
  佟霏身边从来就不乏追求者。
  他们单独跟我对着干,我无惧无阻。
  可若他们联合起来…说真的我有些分身乏术。
  倒不是怕,只是他们在暗,我在明,有些事情的力度并不好拿捏。
  我怕佟霏和两个孩子会在这期中受到什么伤害。”
  “所以你就需要我做你最里面的那层保险锁?”
  战天爵点头一笑:“我对我自己很有自信,可这世上许多事情都说不准。
  如果真的有个万一,我希望果老你能帮我一把,起码不要让佟霏和两个孩子受到伤害。
  她们娘儿仨现在是我的底线。”
  战天爵说完,果成林笑了笑:“这件事容我考虑考虑,你先回去吧。”
  他点了点头起身告辞:“那我就不打扰果老休息了,以后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请果老尽管吩咐便是。
  当年我岳父说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比亲兄弟还亲,既然如此,我跟佟霏将来一定会好好孝敬您老人家的。”
  果成林扬唇看向战天爵,这小子很聪明。
  “果老,那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我就不出去送你了。”
  “果老留步就可以了。”
  回公司的路上,战天爵一直在纳闷,果成林明明会帮自己,可他为什么不当面应下他的请求呢。
  他是还有什么顾忌吗?
  这么算起来,果老还真是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果游恺跟他父亲比起来,真的是太嫩了。
  佟霏一下午都忙碌的很,战天爵把他上午的事情集中到了下午。
  因为行程突然改变,加上有他出面,原本该她亲自去拜访的客户都被他邀请到了公司来。
  她连轴转着终于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忙完了。
  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佟霏捏着脖子从会议室回到了办公室。
  她推门进去被坐在她座位上的佟辰吓了一跳。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她走上前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你不应该在去夜店的路上吗?”
  佟辰斜了她一眼:“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佟霏笑了起来:“我说的是实话,这么晚了找我干嘛。”
  “问问你跟妹夫有没有研究出对付那个韩文轩的方法。”
  “天爵打算先从事故车辆开始调查,之后的再从长计议。”
  佟辰点了点头:“有妹夫加入进来,我瞬间觉得有个一半的胜算了。
  如果你们再有什么计划一定要告诉我。
  只要是我无能帮上忙的,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佟霏纳闷的看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忽然变的这么懂事,我都有些不习惯了。”佟霏摇了摇头:“我晚饭还没吃呢,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听说最近战天爵天天来接你,我还是别去当电灯泡了。”
  “他今晚有应酬不过来了。”
  “去哪儿吃?”佟霏瞅着她,眼神高傲了几分。
  佟霏抿唇:“我家呀。”
  “你家那个小恶魔在家吗?”
  “在呢。”佟霏点了点头:“两个孩子都在,怎么,你怕小达?”
  “怕?谁怕谁还不一定呢,走吧。”佟辰起身跟着佟霏一起下楼。
  路上,佟霏一直在耷拉着脑袋玩儿手机。
  她将佟辰带回家的时候,小蜜好奇的打量着佟辰,她以前从没有见过这个亲舅舅。
  “原来你就是我舅舅呀。”
  佟辰一副高冷范儿,“没错,我就是你舅舅。”
  小达抱怀边盯着他看边对小蜜道:“小蜜,果爸跟我说过,咱们这个舅舅可不是个东西了。
  他总欺负咱们妈妈,所以不用给他好脸儿。”
  佟辰转头看向佟霏:“这果游恺在外面就这么败坏我的?”
  “这是败坏吗?明明就是事实。”佟霏说完对站在一旁的陈叔道:“陈叔,我有点儿饿了,让刘嫂帮我煮碗面吧。”
  “行,大小姐你稍等一会儿啊,少爷吃过饭了吗?”
  佟辰摆了摆手:“我不吃了,一会儿要出去嗨。”
  他说着双手握拳扭动了下身子。
  佟霏看着几人笑了笑上楼去换衣服了。
  她在楼上给战天爵发了个信息,告诉他已经回家了,接着又冲了个凉这才下楼来。
  面已经煮好了,陈叔叫佟霏去吃,佟霏才刚坐下门口的门铃就响了。
  陈叔去看了看,见是不认识的人,他刚打算出去看看的时候,佟霏就道:“陈叔,人是我叫来的,让她进来吧。”
  “好的大小姐。”
  佟辰也没关注那边,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呢。
  玄关外的门打开,江梦音走了进来。
  佟辰撇了一眼立刻坐正身子吃惊:“你怎么来了。”
  江梦音看到佟辰显然也愣了一下,接着她将目光落到了佟霏的身上:“佟总。”
  她没有搭理佟辰,将他直接忽略了。
  佟辰撇嘴,切,又把他当空气。
  佟霏笑,“小江你快进来吧,小达小蜜过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舅妈。”
  小达转头看了佟辰一眼:“我这不争气的舅舅结婚了?”
  “你小子…”佟辰上前轻轻敲了小达的头一下,小达瞪他:“你怎么打人呀,我要告诉我爸爸,我爸爸不会饶了你的。”
  佟辰一下子捂住他的嘴:“男子汉大丈夫的,你告状有什么意思呀,有本事单挑呀。”
  佟霏无语一笑,拉着跟小达和小蜜打过招呼的江梦音问道:“吃饭了吗?一起吃面吧。”
  “我吃过了佟总,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佟辰望了那边一眼:“行了,既然你们有事要谈,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约呢?”
  “等一下,你把你今天的约会都推掉,我打听了一下,这几天正好有新上的电影,你带着小江一起去看电影。”
  “凭什么呀?”
  “就凭她是你未婚妻,就凭你对不住她,赶紧的,还有,把卡还给小江。
  陈叔,给我哥和我嫂子安排车,送他们去电影院。”
  陈叔看了佟辰一眼后连忙转身出去安排车,这什么情况呀,大少爷要结婚了?
  江梦音忙道:“佟总,不用了,我其实不太爱看电影。”
  “这种兴趣都是慢慢培养的,你们彼此之间都不熟悉,正好几次机会好好聊聊。”
  佟辰双手抄进口袋里,颠着腿望向江梦音。
  见她似乎很为难的样子,佟辰撇嘴,不想跟他去看电影的女人还没有出生呢。
  他上前一把拽住了江梦音的手腕:“行吧,既然我妹这样安排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看一场电影。”
  江梦音看都不看他一眼,对佟霏点头道谢:“那就谢谢你了佟总。”
  她不想让佟总为难。
  “都说了以后是自己人了,别客气了,祝你们玩儿的开心。”佟霏拍了拍她的肩膀送两人出去。
  门的左右两侧各停着一辆车,左边的是她的专车,右边的是家里用的车。
  佟辰他们上了右边的车后,车灯一亮打到了对面她的专车上。
  有那么一瞬,她脑海里忽然就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两辆相对而停的车如果都有行车记录仪,那是不是就可以拍下彼此了呢?
  爸妈出事前一晚,佟辰的车就停在了爸妈的车对面,那是不是…会拍下些什么呢。
  ---题外话---亲们,明天有加更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