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小初病危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那就给警察施加压力,我没有别的要求,找出逃逸的司机,我要亲手撕了他。”
  涂卿阳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甩到了地上。
  樊旭帮他将手机捡起:“我去,你这脾气,还好这手机结实,怎么了?”
  “小初出事的那个路段根本就没有监控,撞她的司机逃逸了。撄”
  佟霏坐在一旁听到这话的时候叹了口气,交通肇事逃逸…
  真是什么事儿都能遇上。
  不过,小初大半夜的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南小景路那边也没有什么好逛的不是吗偿?
  手术还在进行,凌晨一点多,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几人一窝蜂的围了上去,涂卿阳有几分激动的抓住了大夫的双肩:“病人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望向涂卿阳:“病人颅内出血手术已经成功结束了,不过她因为失血过多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
  今晚是个很关键的时候,希望病人能坚持过去吧。”
  “什么叫希望?你是医生吗?我要个结果,她到底有没有危险?”
  一旁的胡宪冬上前一把将涂卿阳拉开:“医生也是人,不是神仙。
  我们的职责是尽力救人,至于她到底能不能醒,这就要看她自己的命了。”
  “作为医生你也敢说这种话,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这医院倒闭。”
  涂卿阳咬牙切齿的瞪向胡宪冬。
  胡宪冬抱怀冷笑:“那你就试试看。”
  佟霏上前挡在胡宪冬身前瞪向涂卿阳:“小初变成现在这样子谁也不想的。
  她现在还没有读过危险期,你倒有心情去找别人的茬儿。”
  她说完又转身看向胡宪冬:“现在大家心情都不好,你也别在这儿裹乱了。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今晚谢谢你在这里帮我。”
  “你倒是领情,可有些人呀实在是气人,我倒成了狗咬吕洞宾的了。”
  佟霏拽着他手腕离开抢救室的门口让他先回去休息。
  等到她再次回到抢救室门口的时候,小初已经被推到楼上重症监护病房去了。
  佟霏上楼去后,小初已经被安顿好了。
  涂卿阳和樊旭都在门口,重症监护室被隔离着,他们都进不去。
  佟霏走过去隔着玻璃望向里面,看着一直都像是小精灵般的小初现在毫无生气的躺在监护仪旁边,她心里不自觉的有些酸涩。
  她还没有结婚,还没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如果她真的就这么走了…这世界就真的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她的了。
  这么想来,岂不可怜?
  佟霏叹口气,额头抵在玻璃上。
  涂卿阳走过来,声音有几分弱:“佟霏,今晚你也辛苦了。
  不必大家都守在这里,今晚你先回去吧,小初这里…我守着。”
  佟霏没有看他,她还在生涂卿阳的气。
  不过她虽然没有回应他,却也还是转身离开了。
  小初的身体一时半会儿只怕也康复不了,总不能全世界的人都守在这里。
  她一直都是个比较理智的人,就算天塌下来,生活也还得继续。
  见佟霏离开,樊旭走到涂卿阳身侧指着佟霏离开的方向:“哇,这女人好绝情,你让她走她还就真走了呀。”
  涂卿阳转头白了他一眼走到一旁长椅上坐下。
  樊旭还不觉自己讨厌的跟了过去:“这个女人脾气这么厉害,你怎么看上她的。
  要我说,比起这些漂亮的泼妇,我还是觉得小初这种个性更适合你。”
  “别废话了。”涂卿阳叹口气:“你也回去吧。”
  “我在这儿陪着你吧,省得你一个人胡思乱想。”
  “行了,我没有弱到因为这点儿事儿就胡思乱想的地步。
  挺晚的了,你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不用全都留在这里耗费时间。
  该醒的时候,她怎么都会醒的。
  如果她不想醒…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在这里守着她,她也一样还是不会睁眼。”
  他说着话,双眸死死的望向对面玻璃房里的小初,心中觉得很痛。
  如果失去小初,他的生活好像就不完整了。
  她可是自己最在乎的亲人,没有之一。
  佟霏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两点半了。
  战天爵还没有睡,正在书房里做文件。
  听到外面走廊里的动静,他从书房出来就看到了她。
  “怎么样了?”
  佟霏惊讶的看向他:“你怎么还没睡。”
  “工作还没有忙完。”
  佟霏点了点头,身子一侧倚靠在了书房门边洁白的墙壁上:“天爵。”
  “恩?”战天爵站在她旁边注视着她的侧脸。
  佟霏的头微微一侧,直接枕到他的肩头:“人的生命真的好脆弱。
  你说,下午还在给我打电话咋咋呼呼的人,怎么才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躺在了病床上呢。”
  战天爵伸手搂住了她:“人的生命本来就是脆弱的。
  每个人既然会来到这世上,那就总有要离开的那一天,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像爸妈,像奶奶,将来,我们也会离开这个世界的。”
  佟霏闭目:“我真的很在乎小初这个朋友。
  从前我跟叶蓁做朋友的时候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可是却被她背叛。
  跟小初…我并没有付出太多感情,倒是后来发现小初对我很依赖。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友情这回事,不见得要认识的时间久了才会存在。
  只要两个人彼此之间真心相待就可以成为朋友。
  小初…我在她身上看到过我的影子,我希望她能幸福。”
  战天爵揉搓着她的双肩,他懂她此刻的心情。
  佟霏从小出生在豪门,身边围绕着的人对她多半都是善意的。
  也有些人是带着目的接近她的。
  但不管是哪种人,大家都会对她好。
  所以她从小对旁人也没有什么恶念,加上有对优秀的父母引导着她,所以她从小就很善良。
  善良的人往往容易被情所困。
  战天爵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你这么虔诚的为她祈祷,她会好起来的。”
  佟霏点了点头:“周日我要带两个孩子去一趟庙里,你一起去吗?”
  “我这种人不适合进庙里。”
  “为什么?”
  “身上戾气太重,佛祖不会喜欢的。”战天爵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不早了,去睡吧。”
  “你呢?”
  “我…一起吧。”战天爵关上了书房的门跟佟霏一起回了卧室。
  这一晚,佟霏没有睡好。
  这是自打回到战天爵身边后第一个辗转难眠的夜。
  她在担心小初。
  第二天她早早的就顶着一双熊猫眼起来了。
  她下楼让李嫂帮忙炖了点儿补汤,她喝了一碗后,又让李嫂打包了一保暖壶请陈叔送到了医院去给涂卿阳喝。
  熬了一晚上,总要补补身子才行。
  她这样做不是为了要缓和跟涂卿阳的关系,只是不希望小初醒来后看到的只是一个憔悴的像是老大爷的心上人。
  收拾妥当吃过早饭后,她跟战天爵一起送小达和小蜜去幼儿园。
  战天爵为两个孩子选择了国际学校。
  本来佟霏是想让他们就读普通幼儿园,过平凡人的生活的,可是战天爵并不同意。
  一来他们的曝光率太高,担心有人挖出孩子的信息,到时候孩子在普通学校读书安全没法儿保证。
  二来只怕有些有心之人会利用孩子来接近他们,到时候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很大的影响。
  他想事情总是那样的周全,让她无力反驳,就只能这样应下了。
  小达和小蜜毕竟是在国外长大,从小又被她散养惯了,所以并没有被隔代老人带大的那种孩子身上的娇气劲儿。
  他们到了幼儿园不哭不闹,很服从老师的安排。
  她跟战天爵跟着进幼儿园参观了一圈后这才放心的出来。
  国际学校学费虽然比别地方贵点儿,但贵总有贵的好处。
  这家幼儿园战天爵选择的很好,高尔夫,骑马,游泳等方面的硬件都很完善,有外教授课,这应该是小达和小蜜比较熟悉的环境。
  如此一来,她倒真的不担心孩子在这里会闷了。
  两人上了车后,佟霏让战天爵先送她去一趟医院。
  昨晚大夫说要看小初能不能撑过一晚。
  直到现在,她的心里都像是悬着一块大石,很沉闷。
  战天爵也没有反对,把她送到了医院门口后就在楼下等她。
  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佟霏先去了一趟护士站。
  “昨晚送进来的病人情况怎么样了?醒了吗?”
  “几床?”
  佟霏指了指走廊尽头:“我没有注意看,就是最里面东侧的那间。”
  “哦,1床呀,还没醒呢,今早她出现突发症状,又在抢救。”
  佟霏抬手掩唇:“很…严重吗?”
  护士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她早晨六点被送进手术室的,现在还没出来呢,我是七点半交接班的。”
  佟霏呼口气转身往手术室门口走去。
  走近走廊,老远她就看到涂卿阳一脸焦躁的坐在长椅上,费舒雅蹲在他身前,把饭盒递到他面前可他却不肯吃饭的样子。
  她在那里站了好半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
  正在踟蹰间,涂卿阳发现了她的存在。
  他眼眸深陷的望向她,四目相对,却无言以对。
  既然被看到了,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话反倒不好。
  她缓步上前,却并不走近他。
  她绕过他走向手术室门的另一边坐下。
  小初生死未卜,他却将小初最讨厌的费舒雅给叫来了。
  如果小初现在醒了,看到了费舒雅在这里,她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呢?肯定会非常伤心的。
  涂卿阳从来就不是个做事分不清轻重的人,可这一次,她对他真的很失望。
  即便小初在他眼里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可他也真的没有必要在这时候把费舒雅找来示威。
  这种行为真的实在是太可恶了。
  在小初眼里,他是全部,失去了他,小初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在他眼里呢,小初算什么?
  就在她一个人生闷气的时候,费舒雅缓步走到她面前,口气很是谦卑:“佟总,您…吃早餐了吗?我带了早餐,你要不要吃一些?”
  佟霏抿唇:“不用了,谢谢。”
  她话音才落,远处几个医护人员快速的往这边跑来冲进了手术室。
  佟霏一头雾水,看刚刚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连忙掏出手机给胡宪冬打电话。
  “你先别挂电话,我往手术室打电话问问是什么情况。”
  “好,快点。”
  没多会儿,电话那头传来胡宪冬的声音:“霏霏,谭云初可能不行了。”
  “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手术室那边说谭云初病危,生还希望不大。”
  ---题外话---求个月票呗哈哈,我豁出脸了,求月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