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八年前,沈秋离开的真相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战天爵一把拉住她停步。
  佟霏回身望向他,说真的,这个秘密她想带进坟墓。
  毕竟当年她答应过奶奶,绝不会说出当年的秘密。
  可是现在她真的背负够了这份所谓的愧疚了。
  战天爵浅浅的看着她勾起唇角欢。
  “霏霏,我已经不在乎过去的那些事情了。
  都过去了,它已经不足以影响我了。岑”
  “可是我这里过不去,我受够了。
  我再也不想让那个沈秋以一副受害者的姿态站在我面前了。
  如果不说出真相,那我这里就永远都过不去。
  就当是为了我,跟我来吧。”
  佟霏反拉起他的手往酒店外跑去。
  两个在安城本该高高在上的人,此刻却疯狂的奔跑在酒店的长廊上引来无数的目光。
  到了地下停车场,佟霏要开车,可战天爵却将她推到了副驾驶座上安顿她坐好。
  “去哪儿,我们这就出发。”
  “去奶奶的墓地。”
  战天爵要发动车子的手顿了片刻:“为什么去奶奶的墓地?”
  “一会儿到了那里之后,真相你不就全都知道了吗。”
  战天爵看着她,不再有半分犹豫的出发了。
  一路上,他不是转头看佟霏。
  可她却很是沉默。
  好半响后,战天爵问道:“今天沈秋的出现还是影响到你的心情了吗?”
  佟霏垂眸没有做声,战天爵并不知道沈秋一直都没有离开的事情。
  因为她是拉着他从后门离开的。
  有些事情解释起来很是复杂,倒不如,直接从源头将这个肉瘤给切除的好。
  到了墓园,佟霏在前,战天爵在后,两人一起来到了奶奶的墓碑前肩并肩而立。
  战天爵看着墓碑上奶奶的照片纳闷的转头看向佟霏:“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为什么非要来这里。”
  佟霏慢悠悠的在墓碑前蹲下平视着奶奶的照片。
  她声音不大却态度虔诚:“奶奶,对不起,当年的承诺,我可能无法实现了。
  有些真相憋在心里太久真的刺的我好痛。
  我没有办法再隐瞒了,因为我不想再让任何人用那些可恶的话来扼住我的喉咙。对不起,奶奶。”
  佟霏说完后站起身面向战天爵。
  “那年,你跟沈秋正爱的如火如荼,谁也阻拦不了你想要跟沈秋在一起决心。
  奶奶很是伤心。
  因为她一直都想将公司交给你打理。
  她了解战天豪的个性,他太狠,太毒,根本不适合经营一家企业。
  所以奶奶一直想让你跟门当户对的我结婚。
  一来,我们两家联姻后对双方的股市发展都有好处。
  二来,你就有了强大的后盾,这可以让那些个对战天集团蠢蠢yù动的人望而却步。
  三来,我是真的喜欢你,相比起沈秋,奶奶更喜欢我。
  奶奶跟我说过,沈秋可以跟你共富贵,但若有一天你穷困潦倒了,她却不见得会愿意跟你共患难。
  本来如果我能够成功的追到你,那奶奶也就不必为你费那么多心了。
  可当时的你偏偏…执迷不悟。
  所以…奶奶就只能想办法强硬的拆散你们。”
  战天爵望着佟霏:“这些我都知道,奶奶不是对外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我们两家联姻的事情了吗?”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其实…奶奶在宣布联姻之前还做了些别的事情。”佟霏抬眼看他:“你应该不会记得了,其实,在我们两家宣布联姻之前,我有两个多月没有去找过你。
  而那两个月,你甚至都没有给我打过一通电话。”
  战天爵抿唇:“我记得。”
  “你记得?”
  战天爵点头:“当然,一个一直围在我身边乱晃的女人忽然间就人间蒸发了。
  我怎么可能会完全毫无察觉呢。
  我是记得的,只不过当时…我正在跟家里斗争,所以没有联系你。
  但那两个月,我时常从暮年那里打听你的消息。
  所以你在做些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佟霏笑了笑:“这一点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呢。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从你身边消失两个月吗?”
  “我在等你给我答案,”战天爵不知道,所以他现在也很是好奇。
  “我听奶奶说,你曾带着沈秋到她面前跟她说让她不要再多管你的闲事。
  你宁可不做战天集团的继承人,也要拥有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
  战天爵笑:“现在想起来,我年轻的时候竟也幼稚过。”
  佟霏这会儿可
  tang笑不出来,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她那两个月有多难过。
  “奶奶说,看你那副为了爱情甚至打算豁出一切的姿态就知道,你的个性遗传了你爸爸。
  在感情上,如果你专注错了人就容易吃大亏。
  但是你的个性又很倔,奶奶知道她是拦不住你了。
  所以就跟我商量,要我这两个月不要找你,然后配合她演一出戏。
  你既然时常问暮年哥哥我的消息,那你应该知道,那两个月我跟战天豪走的很近。
  奶奶甚至在家族聚会上放出狠话,你们两兄弟,谁娶了我,谁就可以做战家的继承人。”
  战天爵扬眉:“对,这事儿我知道,听到了消息后,我还去跟奶奶吵了一架。
  当时我还不知道奶奶是在演戏,我只以为她是因为太喜欢你而差点儿错误的把你推进火坑。
  因为我很了解战天豪的为人,他的确喜欢你,但得到后他却不会懂得珍惜。”
  佟霏目光忧郁了几分:“其实,那只是奶奶设了一个圈套而已。
  当时,奶奶停了你所有的银行卡,即便你再有能力,两个月也不可能拥有可以跟战天集团相匹敌的财富。
  我记得你的卡刚停了的那段时间,是暮年哥哥,宪冬和连福一支援你的。
  因为暮年哥哥在外面当兵,他的房子空着,所以那段时间你一直住在他那里。
  那段时间,花着别人的钱,每天无所事事的感觉应该并不好受吧。
  当时你以为奶奶只是为了用这种手段威胁你对吗?
  其实并不是的,因为了解你的个性,知道你不撞南墙不回头,所以奶奶要撕的不是你,而是沈秋。
  你知道吗,那两个月,沈秋表面上虽然跟你爱的你死我活的,好像离开你就会死去一样。
  可是背地里却跳进了奶奶的圈套。
  很长时间,奶奶对你不理不睬,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战天豪的身上。
  你没办法为她买任何她想要的东西,也没有办法再让她像从前那样过那么虚荣的生活。
  你别否认,我知道在你心里沈秋是个冰清玉洁的女人,她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你的东西。
  可是你仔细想想,你到底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每次你送她礼物的时候,她是不是表面上会嫌你花了钱,可你买的所有东西她全都照单全收,而且还用的得心应手?
  甚至在你不知道的她的同学聚会,姐们下午茶时间,你给她买的名牌也成了她炫耀的谈资。
  这世上或许的确有女人是不为钱财所动的,但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沈秋。
  冷冻你四十多天后,有一天,沈秋通过奶奶一个好朋友的孙子那里得到了一张晚宴的邀请函,那晚,她果真就背着你去了那场宴会…”
  “这也是圈套?”战天爵惊讶于奶奶的精密布局。
  佟霏点头,“对,这也是圈套,而且这圈套中我也是催化剂。
  那天,我也去了宴会,而且还是跟战天豪一起。
  沈秋大概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到我,所以她表现的很是慌乱。
  整个宴会过程中,她一直都因为自己穿的是两个月以前的礼服款式而被上流社会豪门圈子里换衣服如洗脸般快的大小姐和贵夫人们用鄙夷和嘲讽的目光看着。
  后来,我就跟战天豪说,‘那沈秋也真是可怜,以前还有战天就给她当靠山,现在她靠山落败了,她像不像是只丧家犬?’
  那时候战天豪很喜欢我,对我几乎说是百依百顺
  然后,我就仗着自己在他面前还有几分脸而让他帮了我一个忙。
  就是这个忙…彻底的把沈秋给击垮了。”
  战天爵望着她,以目光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佟霏抬手挠了挠眉心:“恩…其实我的手段有点儿卑鄙诶。”
  “既然要让我知道真相,那不管你当时做了什么都告诉我。
  这样才能在以后再有人指责你的时候,我光明正大的告诉对方,你活该。”
  佟霏笑了笑将耳前的头发顺手捋到耳后继续娓娓道来。
  当时她跟战天豪说:“我很讨厌沈秋,你能不能帮我整整她。”
  战天豪看着她邪肆的笑着:“你讨厌她是因为战天爵那小子,你知道这样我会吃醋的吧。”
  佟霏扬眉,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反正他又不要我,你吃的哪门子醋呀。
  你到底帮不帮我呀,不帮就算了。”
  她说着就从他身边走开了几步。
  他快步上前拉住了佟霏的手腕:“我要是帮了你有什么好处?”
  佟霏抿唇一笑:“好处就是…一会儿陪你出去吃晚餐。”
  战天豪听到这个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佟霏回到休息室,将自己的新款白色呢子大衣取出来交给了等
  在休息室门口的战天豪。
  这大衣是三天前出的新款,整个安城只此一件。
  “我看那沈秋穿的很寒酸,你帮我把这件衣服给她披上,别说这是我的。”
  “你这是…”战天豪眉心微扬:“什么路数。”
  佟霏坏笑:“刺激她的路数被,她沈秋没有钱,但我有,我就是要炫耀一下给我自己看不行吗?”
  “行,你这点儿小心愿我来帮你满足。”
  战天豪将大衣结果后就拿着出去了。
  他找到了沈秋,直接将衣服披在了正在羞愧的无地自容的沈秋身上。
  战天豪出去后,佟霏没有再跟出去,如果她也出去了沈秋可能会多疑,所以她主动避开了。
  虽然当时她没能看到沈秋被‘英雄救美’后脸上的得意。
  但她后来听那些人提起过,他们说那会儿沈秋别提多得意了。
  她以为佟霏走了,所以就一直跟在战天豪的身边,柔弱又楚楚可怜的姿态让人看的心疼。
  后来,佟霏给战天豪打了一通电话将他提前叫了出去。
  战天豪离开后不久,沈秋就也离开了会场。
  佟霏说着淡淡的扬唇望向战天爵:“你知道为什么战天豪离开后沈秋也走了吗?”
  战天爵抱怀看着她:“为什么?”
  佟霏挠了挠眉心:“因为我把大衣交给战天豪之前,在口袋里放了一张纸条。
  里面写着…战氏国际大酒店,1808房,晚上九点,不见不散。”
  战天爵侧头无语一笑。
  佟霏白他:“你笑什么呀。”
  “笑你聪明,然后呢?”
  然后,她言而有信的跟战天豪一起吃完晚饭后就自己去了老宅找奶奶。
  奶奶跟她一起去了战氏国际大酒店的1808房坐等猎物掉进圈套。
  到了九点的时候沈秋并没来,她略显焦虑的道:“怎么还不来呢。”
  奶奶拍了拍她的手:“到了这个时间还不来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她是真的爱天爵,所以并不打算被天豪碰。
  第二,她是没有看到那张纸条。”
  佟霏听了奶奶的话点了点头,不过她内心更希望沈秋没有来是因为第二个原因。
  奶奶说,“如果她真的爱天爵爱到可以经得住这些诱惑,那我就考虑让他们在一起试试。
  霏霏,奶奶若是应下了这门亲事,你不会怪奶奶的对吧。”
  佟霏耸肩笑了笑:“我会很伤心,但是这跟奶奶没关系,所以我不会怪奶奶的。”
  奶奶欣慰的揉了揉她的头:“真是可惜,为什么天爵爱的人不是你呢。”
  佟霏笑了笑:“奶奶,九点一刻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她话音才刚落,就只听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那一刻,佟霏的内心深处是雀跃的。
  她跟奶奶对望一眼都不自觉的笑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佟霏搀扶着奶奶一起去开的门。
  当门口的沈秋看到奶奶的那一刻时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站在门口,她略显尴尬的叫了声‘奶奶’。
  奶奶态度很平和的让她进了屋。
  关上门后,奶奶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她说:“沈秋,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你,真的是太不巧了。
  有些话,我觉得趁着天就不在,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
  你跟天爵不合适,我不会允许你进我们战家。
  至于原因,你其实应该很清楚。
  我战家最不需要的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天爵现在是没有战家的支持,他是落魄了。
  可她落魄了不代表就不是战家的子孙了。
  告诉你,只要你留在天爵身边一天,我就不认他一天。
  我倒要看看,将来你们拿什么养家糊口。
  还有,今晚的事情,我会一字不落的告诉天爵。
  我要让我的孙子知道他喜欢上的是怎样的女人。”
  听奶奶那么说的时候,沈秋忽然慌张的跪在奶奶面前大哭。
  “奶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来这里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来跟战天豪说清楚,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奶奶上下打量着沈秋摇头笑了起来:“沈秋,我吃的米应该比你吃的盐更多,你小小的年纪骗人的时候却这么坦然…”
  沈秋可是穿着吊带短裙来的。
  性感的姿态并非一般,当时那种情况,谁能相信她不是为了来迎合战天豪的?
  佟霏不相信,奶奶自然也不相信。
  沈秋见奶奶不肯松口,于是就问她,“奶奶,我错了
  ,到底要怎么您才能放我一马。
  我是真的爱坚决,只是天爵现在生活落魄,我不想看着他这个大少爷受苦。
  所以才会一时想岔了。
  我以为,我可以从战天豪这里帮天爵拿回些什么…
  奶奶,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奶奶不要赶我离开天爵。”
  姜毕竟是老的啦,奶奶当年守寡后也是独立撑起了战天集团这一片天空的,哪有这么容易被糊弄。
  沈秋想要留下,可奶奶的目的偏偏就只是为了让她离开。
  奶奶沉声:“我给你两条路走。
  第一,你自己离开天爵,我给你一大笔钱。
  第二,继续守着天爵,等着天爵知道真相后亲自甩了你,那样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奶奶态度决然,沈秋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所以当时就说给她点儿时间考虑考虑。
  奶奶答应了。
  战天爵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所以算起来,是奶奶赶走了她,不是你。”
  佟霏摇头:“她离开决定性的一击是我给的。
  那次酒店谈话之后的第三天,她找到了我。”
  佟霏抿了抿唇垂眸,给他讲起了八年前让她一直没能忘记的夜。直到现在,她还能记起那家咖啡店的窗帘是棕色带金边的,桌子是透明玻璃的,玻璃上还镌刻着非常可爱的鲸鱼。
  可想而知,那个夜晚对她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那天她走进咖啡厅一眼就看到了一脸惨白的沈秋。
  看到她的时候,沈秋有些愧疚的站了起来。
  “霏霏,你来啦。”
  佟霏抿唇浅笑:“久等了,抱歉,我学校里还有点儿事情所以来晚了,请坐吧。”
  两人坐下后,沈秋有些紧张的双手握住了咖啡杯。
  她问:“霏霏,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佟霏莫名其妙的看向她,她对沈秋失不失望有什么重要的。
  重要的是战天爵对她失不失望。
  如果战天爵知道他爱的冰清玉洁的沈秋其实就是个骨子里风流的女人,想必真的会非常失望。
  “霏霏,那天,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是为了要跟战天豪发生些什么才去的。”
  “这些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沈秋,我跟你并不是可以坐在一起闲聊喝茶的关系。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虽然年纪小,但该懂的事情也都是懂的,别绕弯子了。”
  “好,既然你这么痛快,那我就不废话了,霏霏,跟我做笔交易吧。”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