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决定性的一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抿唇随手端起咖啡杯:“交易?好啊,说来听听。”
  “我知道你家想要跟战天集团联手无非就是为了商业利益。
  你帮我一把,让我能够顺利的嫁给天爵。
  结婚后,你们佟氏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只可惜,你要是真的嫁给了天爵,那你什么都条件都不满不了我。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奶奶说过,绝不会让你成为战天集团的正牌少奶奶偿。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战天爵若娶了你,那他将失去一切。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衰,如果你们真的结了婚,那我就只能祝你们自求多福了。
  我是佟氏集团的大小姐,即便不嫁给战天爵,等着娶我的豪门贵胄也已经排起了长龙任我挑。
  我跟你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所以你跟我做的交易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价值。”
  “既然那么多人等着娶你等帮佟氏集团,那你为什么还非要来跟我抢天爵。”
  “两个原因,一,我爱他。二,你配不上他。”
  佟霏表情淡淡的将咖啡杯放下,双手交叠,一副高傲的姿态望向沈秋。
  这是与她二十岁的稚嫩模样完全不搭调的稳重与成熟。
  也是旁人所不曾见过的她睿智的一面。
  佟霏勾唇:“你想说的应该说完了吧,那么现在轮到我了,你要不要跟我做笔交易?
  与你找我做交易只是让我负责吃亏这一点不同。
  我跟你做交易,完全是本着互帮互助互相都得到该有的利益的心来的。”
  沈秋蹙眉望向她:“你先说说看,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
  佟霏笑了笑:“答应奶奶的要求,离开战天爵,奶奶会给你一大笔钱,这笔钱,你这辈子都花不完。”
  “这就是你说的让我得到我该有的利益?
  即便你不跟我做交易,这笔钱我也能拿到。”
  佟霏笑:“沈秋,你太心急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除了奶奶那里,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条有利的线索。
  奶奶在英国成立了战天集团的分公司。
  她虽然并不看好战天豪做接班人,但却并没有想过要亏待他。
  都是奶奶的孙子,奶奶不会厚此薄彼。
  只要你离开了战天爵,奶奶会宣布让他成为战天集团的接班人。
  而战天豪则将完全拥有英国分公司的继承权和管理权。
  虽然不是什么战天集团的正牌少奶奶。
  但以你的家庭条件,成为分公司的总裁夫人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佟霏说完后,沈秋并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相对无言整整十几分钟,就在佟霏打算离开的时候,沈秋忽然悠悠的道:“佟霏,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机竟然如此深沉。
  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我的确是输了。
  如你所愿,我会离开天爵,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佟霏扬眉:“说。”
  “绝不可以告诉天爵那晚我去酒店找战天豪的事情。”
  佟霏侧头一笑,沈秋这女人的确狠,即便要离开了也要把她踩在脚底是吧。
  不过无所谓,她相信自己的真心一定能够打动的了战天爵的。
  她不靠这些虚的东西搏爱情。
  “可以。”
  沈秋拉起自己的包就甩着脸子离开了。
  佟霏讲完抬眼看向战天爵:“所以我才说,我才是压垮沈秋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听完过去的这些故事,战天爵摇头笑了起来,他自以为是的认为掌控了全局。
  可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想到年他不要佟霏,那么拼命的护着的女人竟然水性杨花到那种程度。
  现在想起来,女人狠起来也真的是够毒的。
  如果佟霏今天不告诉他这一切,那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沈秋是那种人。
  “所以,你就因为沈秋的要求把这件事在心里埋藏了这么多年?”
  战天爵上前拉住她的手,这些年她所受的委屈全都因此而起,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
  他真的不懂,为什么要为那种人保守秘密。
  明明当年只要她说出真相,他们的关系就可以得到缓和的。
  那么…后来的许多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这个佟霏怎么就这么傻呢。
  “为沈秋?她在我心里没有那么重要,我不说,是因为你,也是因为奶奶。”
  佟霏转头看向墓碑上奶奶的照片。
  “那边,我从咖啡管回来后就去老宅找奶奶,把沈秋的话告诉了奶奶。
  奶奶斟酌再三后才决定要替沈秋保守这个秘密。
  她说你骨子里是个要强的人,一直都深信不疑的人或事忽然被否定,你一定会很痛苦。
  毕竟当时你对沈秋也是投入了真心的。
  如果你知道你爱的人其实骨子里是个骗子,你恐怕会很难受。
  奶奶说,为了你这件事就让我们当成秘密放在心里埋藏一辈子。
  我答应了,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言而无信。
  现在沈秋回来了,她那么强势而又坚定的说是我毁了她的幸福。
  还敢放言说当年她离开你都是因为我从中作梗,说要把你抢走…
  我真的觉得太恶心了。
  她凭什么这么舔着脸厚颜无耻的将责任全都推卸到我的身上?
  我是给她布了圈套,可如果她真的爱你,真的意志力足够坚定,她会上钩吗?
  我对她的确有几分愧疚,因为我当年万万没想到她跟了战天豪后会一直挨打。
  可现在她的行为和言语让我厌倦了,就连我对她的那一点点愧疚也被一并抵消了。
  所以,我不打算再做声很么冤大头了。
  我想,那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如果你真的爱我,真的想要跟我在一起的话,也一定不会再因为那件事儿心痛了。
  对于没能遵守跟奶奶的承诺,我的确很对不起她。
  可我觉得,说出真相才是我真正该做的事情。”
  战天爵伸手将佟霏拥入怀中:“真是个傻丫头,这件事你早该告诉我的。
  兴许我会难受一段时间,可我相信我自己,我有那份能力消化这份屈辱。
  而且,你现在可以将这包袱放下了。
  按照你说的来看,当年即便你不给沈秋提供战天豪要去英国的消息,她应该也不会放过战天豪。
  没人逼她非战天豪不好,是她自己自愿的。
  难不成卖东西的告诉客人这东西多少钱,客人就一定要掏钱买吗?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战天爵说着侧头看向墓碑上奶奶慈爱的笑容在心中默念着。
  奶奶,谢谢你当年为了保护我所做的一切。
  谢谢你,用那种手段将霏霏送到了我的身边
  你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好了,这件事其实你不必到奶奶面前来告白的。
  今天可是你哥大喜的日子,我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
  佟霏淡淡的抿唇点了点头:“奶奶,我们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来看你。”
  两人回到佟家别墅的时候发现家里冷清清的,只有佟辰、江梦音和几个佣人在家。
  佟霏问在帮忙的陈叔:“怎么新郎新娘的朋友们没有过来?
  一会儿吃饭完不是还要闹洞房的吗?”
  陈叔凑近佟霏轻声道:“人本来已经来了,不过被大少爷给赶走了。”
  “赶?”
  陈叔也是一脸纳闷儿的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大少爷在想些什么。
  我记得这几个人以前跟大少爷关系都不错来着。”
  佟霏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已经换了便装,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佟辰,又转头看向厨房里正在帮忙的江梦音。
  “那小江那边的朋友呢?也没有过来吗?”
  “大少奶奶说她没有请人,本来她也没打算办什么婚礼。
  她说中午的时候您帮她筹备了那么盛大的婚礼已经像是在做梦了。
  晚上想要简单点儿度过就可以了。”
  佟霏耸肩回头看向战天爵:“看来我们是白操心了。”
  战天爵勾唇笑了笑未回应。
  佟霏走到佟辰身前问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你不忙了吗?要是不忙的话,就陪我去书房看段视频吧。”
  “视频?”
  “电脑硬盘里的内容修复好了。”
  佟霏立刻就转身往书房走去:“那还等什么。”
  佟辰从沙发上起身看向战天爵:“二爷也一起过来看看吧。”
  战天爵没有拒绝,跟着一起进去了。
  佟辰已经将影像拷贝到了u盘中,他将u盘插上后找到了爸妈去世那天清早他车上行车记录仪中的影像。
  “这是最后一天的内容,过了这一天之后,我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容就没有人再拷贝了。
  那天,工作人员拷贝的时候应该是爸妈刚出去的时候。
  如果他们一早得知爸妈出事的消息,可能我们也就没法看到视频里的内容了。”
  佟霏双目炯炯的望向电脑中已经开始跑秒的视频画面。
  虽然时隔五年,可是视频依然清晰。
  因为行车记录仪有自动关机,遇震动自动开机的功能。
  所以最后一天的记录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
  而最后一次画面点亮出现的就是韩文轩进入车门的画面。
  可是即便两个车的车距很近,他们也无法从视频里看清楚韩文轩在车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不过按照行车记录仪上的时间来看,韩文轩在车里呆了有五六分钟后才出来。
  佟霏本以为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刚要跟佟辰说这根本就是无意义的画面。
  可视频里接着就又出现了韩文轩的身影。
  他左右看了看之后就走到了车前打开了车前盖不知道动了些什么。
  之后他便回到门口提着一个行李箱离开了佟家别墅大门口。
  佟霏呼口气,心里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她茫然的望向佟辰,而此时佟辰也是拳心紧握着望向她:“看到了吧,韩文轩分明是对那辆车动过手脚的。”
  佟霏闭目,心中一阵痛,韩文轩怎么可以这么做。
  爸妈对他有多好,她不说,可韩文轩难道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在这佟家别墅里真的一直在享受着佟家少爷的待遇。
  爸爸是个好人,觉得他可怜生怕委屈着他。
  可他怎么能…怎么能做这么恶毒的事情呢。
  人见凡有良心,都不能动自己的恩人呀。
  “佟霏,我们报警吧,这个韩文轩已经逍遥法外太久的时间了。”
  佟霏点了点头,眼眶有些湿润:“好,我们报警。”
  “不行。”战天爵上前将视频关闭:“视频保留好,现在还不是报警的时机。”
  佟辰满口的不甘心:“那难道就由着他继续逍遥吗?”
  战天爵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我能体谅你跟佟霏现在的心情。
  可越是慌乱的时候就越是要稳住阵脚。
  你们要知道,韩文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在你们家开车的司机了。
  他现在坐拥自己的企业,在马来西亚也是受政府保护的。
  如果你们贸然动他,只怕伤害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还会引起很恶劣的社会反响。
  这样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佟霏想了想点头,的确有道理。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战天爵上前拉住她的手:“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先不用想怎么把韩文轩抓起来,凡事都是要循序渐进的进行。
  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一个,把韩文轩引回中国。”
  佟霏摇头:“说的简单,如果他真的愿意回国早就回来了,怎么可能会等到今天呢。
  他现在的公司都在马来西亚,换做是谁肯定都不会回来的。”
  “我有办法。”战天爵宽慰的看着她扬了扬唇:“别问我有什么办法,我暂时不会告诉你们。
  你跟佟辰现在头脑都有些太激动了,有些事情不能让你们处理,这是为了保护你们。”
  佟霏感动的望向战天爵,她家战天爵果然是万能的。
  他说完对佟霏使了个眼色斜向佟辰,最后凑近她耳边轻声:“今天不讨论这件事儿了,毕竟是佟辰的大喜日子。”
  佟霏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今天这日子的确不适合讨论这种令人不开心的事情。
  三人一起重新回到了客厅,佟霏问佟辰:“哥,你今天怎么没找你那些狐朋狗友们来吃饭?”
  佟辰白了她一眼:“既然是狐朋狗友,那还叫他们干什么。”
  佟辰会说这种话,佟霏表示天大的震惊:“我去,今天太阳是从东面出来的没错吧。”
  战天爵笑了起来:“没错。”
  佟霏纳闷的望向佟辰:“哥,那你是中了什么魔怔吗?”
  佟辰撇嘴:“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跟那群人一起吃喝玩乐你不高兴,我不理他们你还说我。
  你说吧,你到底打算干吗呀?”
  “没,没干嘛,这样挺好,以后你就离那群人远点儿就对了。”
  她话音才落,江梦音就端着水果拼盘走了过来。
  “佟总,二爷,吃水果吧。”
  佟辰爱答不理的斜了江梦音一眼:“又不是让你来当佣人的,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了。”
  江梦音有几分尴尬,他的声音很大,后面厨房里的佣人都听到了。
  她上前走到佟辰面前压低声音道:“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刻薄。
  我就是想亲手切点水果给佟总和二爷吃不行吗?”
  “你可真是好赖话都听不懂,”佟辰冷哼一声:“既然你这么爱干家里的活儿,那以后你就不用去上班了,在家当佣人吧。
  反正你口中的这位佟总也能给你发的起工资。”
  佟霏嘶了一声:“哥你怎么说话呢,小江现在是你老婆,你这么酸你老婆有意思吗。”
  佟辰看了战天爵一眼,硬着胆子道:“想当年你跟二爷结婚,二爷也没少酸你。
  我看你还不是照样儿天天儿屁颠儿屁颠儿的乐的跟个傻子一样吗。”
  “那能一样吗,我跟天爵有感情基础,你可是欺负了人家小江的…”
  佟霏正说着,战天爵伸手拉住了佟霏的手腕对佟辰道:“所以,我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提个醒,如果你继续这么对你的妻子,将来总有你后悔的那一天。不知道吗?风水都是轮流转的。”
  佟辰侧目望向江梦音:“后悔?她是为了钱才嫁给我的,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又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江梦音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她将水果拼盘放下后对佟霏抿了抿唇:“佟总,你们聊吧,我去厨房看看。”
  “小江…不,嫂子,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你别再叫我佟总了。
  虽然你年纪小,但我就按照辈分叫你一声嫂子,你以后就叫我霏霏吧。”
  江梦音想了想点头:“好。”
  见江梦音离开,佟霏做到佟辰身侧低语:“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呀,天天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
  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也成家立业了,你能不能…”
  “行了,你怎么比妈还烦呀。”
  佟霏撇嘴:“你以为我愿意管你是不是,如果妈还在的话,她肯定不会愿意看你变成今天这德性。”
  佟辰吊儿郎当的站起身双手抄进口袋里就往外走去,走到战天爵身侧的时候他道:“二爷,韩文轩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你们慢坐,我出去散散心。”
  “喂,”佟霏回身喊他,可战天爵却对她摇了摇头,佟霏郁闷至极,这可是他的大喜之日,有什么好郁闷的。
  她侧头望向厨房中的江梦音,这么一看,她这嫂子还真是可怜。
  为了救家人嫁给佟辰这样的人,她后半生可怎么办呢。
  回家的路上,佟霏一直都有些沉默。
  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不少,她现在的脑子真的很乱。
  先是被沈秋找茬,接着又是跟战天爵告白过去的事情,还有韩文轩的事情…
  今天真的是个黄道吉日没错吗?
  她完全感觉不到这是个好日子的兆头呢。
  战天爵似乎知道她有心事,他也不烦她,开车回去的一路上,他的手几乎都握在她的手上。
  莫名其妙的,有战天爵的支持,佟霏就是觉得心里都很暖。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两人走进玄关听到提前回来的小达在问什么人问题。
  两人纳闷之余往里看去才发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竟然是战天豪。
  佟霏心一紧,下意识的就冲进了屋里指向战天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题外话---亲们,最近光有点儿小忙,好多留言都没有时间回复,亲们见谅见谅哈,么么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