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一言不合就开车的二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从头到尾都没有猜到他要送她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送礼物总要去商场买吧,结果他却带她来到了他们公司。
  今天是周六,公司的人并不多。
  战天爵一路拉着她的手进了他的办公室。
  他的行为真心让她觉得有有些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了偿。
  “我们来公司干什么呀。”
  “不是说了吗,要送你礼物。撄”
  “在公司送?”佟霏纳闷不已。
  战天爵看着她勾唇而笑:“谁规定礼物就不能在公司送了。”
  他将她拉到了她的办公桌前按着她坐下。
  佟霏纳闷的望着他:“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呀。”
  “有吗?”
  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有。”
  战天爵笑了起来,伸手拉开了办公桌边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份文件,他将文件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放到了她的面前:“签字吧。”
  佟霏将文件拿起:“什么东西呀就让我签字?”
  战天爵伸手按住文件:“霏霏你相信我吗?要是相信我的话,什么也别管,只管签字就是了。”
  她坏笑一声:“不信,万一你喜欢够我了,要把我给卖了呢。”
  他嘶了一声:“那估计得在我下辈子吃错药的时候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他说着头微微一低停在了她的耳畔:“你说,我放着你这么个追你的男人都能排成长龙的女人不要,那我是不是疯了?”
  佟霏拍了他手腕子一下:“你看你,怎么又来了呢。”
  “来?想让我来一次?”
  佟霏无语了,这位一言不合就开车的战二爷是什么时候炼成的?
  “那你得现在这上面签字,我才能成全你的小心愿。”
  “谁要跟你来一次了,”佟霏羞红脸嘟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非要让我签字。”
  “绝对不是卖你的卖身契就对了,签吧。”
  “我不。”
  战天爵笑了起来:“你只有在这上面签了字我就立刻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佟霏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我的签名可是很值钱的,说吧,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呀…是我的卖身契。”
  “什么意思呀。”佟霏一把从他手中将文件抢过。
  看到上面写着股份转移合同的字样时,佟霏直接就傻眼了。
  “这…这什么东西,”不等他说话,她就已经往下看去。
  当看到大概的时候,佟霏不置信的抬眼看向他:“你疯了吧。”
  战天爵弯身将她揽进怀里:“对,我疯了,我卖身契都给你了,以后你可得好好对我。
  如果你以后不要我了,那我可就成穷光蛋了,知道吗?”
  佟霏的心一阵乱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战天爵所谓的礼物竟然是将他所拥有的战天集团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转移给她。
  这意味着什么她自是不必多说。
  现在的男人,恨不得把自己财产都私藏起来,可他却将财产都给了她…
  她实在是想不通,他这么做的目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战天爵想了想:“为了让我自己更安心,也为了牢牢的锁住你。
  我知道你是个有责任心的女人。
  我把股份都转移给你,你就不会抛弃我了。”
  佟霏蹙眉:“难道…一直以来你都觉得我会抛弃你?”
  “当年你不是已经抛弃我一次了吗。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我必须要小心点儿才行呀。”
  佟霏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怎么还倒打一耙呢,当年明明是你抛弃的我啊,是你说要跟我离婚的。”
  “我都说了好多次了,我只是要吓唬你,要让你跟我求个饶。
  谁知道你那么硬骨气,就是不肯求我,还招惹那个涂卿阳。
  当年我怎么告诉你的,涂卿阳你招惹不得,你就是不听话。
  你以为我那么多年的饭白吃的呀。”
  佟霏瞪他:“这能怪我吗?佟家的子孙本来就都是硬骨头。
  你明明了解我的脾气还要那样对我,摆明了就是要赶我走。
  我脸皮才没有那么厚呢,你都赶我了,我还对你死乞白赖呀。”
  “当年我说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可以死乞白赖的吗?”
  佟霏切了一声:“那时候年少无知不懂事,不可以吗?”
  战天爵看着她又变成了那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的样子,他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高兴。
  其实自打将她找回来之后,她的笑容中鲜少有几分真心。
  他总觉得她不快乐,总觉得她在压抑内心深处的小情绪。
  他不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还是当年对她的伤害太深,以至于她找不到安全感。
  做出这个将财产转移给她的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
  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如果说这世上必须要找到一个永远都不会背叛他的人,那他身边就只有佟霏了。
  把财产交给佟霏,他内心深处竟然无比的欢喜。
  当他跟连福一说这个决定的时候,连福一一再嘱咐他,让他深思熟虑。
  连福一是个不相信爱情的人。
  在他眼里,钱比爱情更靠得住。
  战天爵心里很清楚,连福一担心的到底是什么。
  可他还是相信,佟霏可以。
  而且,财富都是身外之物,感情才是一辈子可以追随自己不离不弃的宝物。
  所以,连福一在一阵感叹他疯了的声音中拟好了这份合同。
  财富或许无法给佟霏安全感,但他的心意可以。
  这就是他对佟霏满满的爱的表现。
  他相信佟霏是懂他的。
  他将合同卷起来收好往她包里放。
  佟霏将包别到身后:“我不需要你这样做的。
  我从十五岁就开始仰望着你,我了解你。
  我敢说,这世上没有女人比我更懂你,所以我不需要你这样做。
  我知道,你只是想要让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所以这合同你撕掉,我不要。”
  “佟霏,听我说。”战天爵一手握着合同,一手搂住了她。
  “别想太多,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们不会分开,所以这份合同对我们任何人都不会构成丝毫的威胁。
  相信我,我们我们未来的感情有信心。”
  战天爵说着在她耳侧亲吻了一下,接着他松开她将合同放进了她包里。
  “回去找个保险柜锁好。
  你要知道,普通的家庭里,男人挣钱回来也都是给女人保管的。
  所以你就当我们是在体验生活吧。”
  佟霏无语的笑了:“那你现在可就是在为我打工了。”
  战天爵扬了扬眉:“没错,那你可是要给我发工资的。”
  “发工资?吭,没问题呀,你说吧,你要多少月薪?”
  战天爵的唇凑到她耳边:“我要的不是月薪,是日薪。”
  “狮子大开口,”佟霏勾唇笑着。
  “不要钱,只要你…每天喂饱我。”
  佟霏脸一红,抬手敲了他xiōng口一下:“战天爵,你又来了。”
  “好,那我们就来一次。”
  他将她抱起,身子一旋将她放到了办公桌上,就地正法。
  佟霏多庆幸这是周末。
  如果是平常她跟他在办公室里这样哼哼唧唧的,只怕是会把在外面工作的秘书给羞死的吧。
  中午饭两人是在外面吃的,战天爵带她在西亚会所做了美容捏了脚之后才舒舒服服的吃了午餐。
  之后,他带她去海边吹风。
  当两人惬意的坐在沙滩上的时候,佟霏的头侧到了战天爵肩上。
  两人都遥遥的望向海平面,许久之后,佟霏声音轻盈的道:“好久没有这么舒心了。”
  “我也是。”
  佟霏微微仰头看着他的下巴轮廓:“天爵,有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其实真都特别可怜。
  虽然我们什么都不缺,可是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享受够平凡的人才能拥有的那种幸福。”
  战天爵伸手揽住她的肩低头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
  “其实,在你离开安城之前,我一直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佟霏皱了皱眉嘟嘴:“原来你知道啊。”
  “一直都知道,”战天爵抿唇:“以后,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佟霏咬唇点了点头:“恩。”
  他低头攫住了她的唇,伴随着咸咸的海风,滋味好的不能再好了。
  两人是傍晚才回的家,佟霏不知道战天爵为什么要一直在外面耗着。
  一会儿带她去这儿坐坐,一会儿陪她去那儿玩玩的。
  不够他既然这么有兴致,两人又难得单独出去约会,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下了月色两人才回到家。
  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佟霏发现家里灯竟然是黑的。
  她有些纳闷的下车:“家里没人吗?怎么没有开灯呢。”
  战天爵停好车后下来走到她身侧往里看去:“今天陈叔说过要带孩子出去玩儿吗?”
  佟霏摇头:“没有啊。”
  “那就奇怪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先进去看看吧,如果家里确实没有人,那我们就给陈叔打电话。”
  他打开手机灯光揽着她往里走。
  推门的时候发现门没有锁,佟霏纳闷了:“门没锁诶。”
  “难道是停电了?”佟霏四下里看了看,到处都漆黑一片:“有可能,那我们快进去吧。”
  佟霏拉起战天爵的手就往院落里走。
  进了屋里,佟霏轻声呼道:“小达,小蜜,妈妈回来了哦。”
  可是房间里并没有回应声。
  手机灯光照进房间里的那一刻,客厅里的灯忽然全部亮了起来。
  由黑暗到光明,佟霏的双眼不适应的闭了闭。
  很快,她身前传来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
  当佟霏适应了光亮睁开眼的时候,就只看到小蜜和小达乖巧的捧着一个蛋糕,连福一和胡宪冬一左一右的跟着,后面是家里的四个佣人和陈叔一起在对她说“生日快乐”。
  佟霏恍惚了一下,“今天是我生日吗?”
  战天爵站在已经傻了的佟霏身侧搂住她肩膀一笑:“不记得了?”
  佟霏转头看向他,眼神中满是幸福和惊喜的笑意摇了摇头。
  “完全不记得了。”
  怪不得今天战天爵怎么也不肯带她回来呢。
  她的目光从众人身上落到了被气球和鲜花塞满的客厅忍不住双手掩唇,真的是好大的惊喜。
  “妈妈,生日快乐。”小达平常都叫她霏霏的,这会儿叫她妈妈,她还真有些不适应。
  “妈妈生日快乐。”小蜜也甜甜的跟着叫了起来。
  佟霏上前将蛋糕捧起:“谢谢两个宝贝,妈妈好开心。”
  小蜜急道:“妈妈你快看这蛋糕哦,这可是我跟小达做的呢。”
  佟霏低头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这蛋糕的装饰的有些…‘特别’。
  如果蛋糕店做出来的蛋糕是这样的,只怕早就关门大吉了吧。
  只是…这两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弄这些的。
  “好漂亮的蛋糕,”佟霏感动的眼眶有些红,她的两个宝宝才只有五岁,可她已经能够吃上他们做的蛋糕了。
  她该说自己有多幸福才好呢。
  “小达,小蜜,妈妈谢谢你们。”
  小蜜上前拉着她的衣襟:“妈妈,上面那个妈妈是我画的哦。
  下面的字是哥哥写的,我们很棒对不对。”
  “对,你们好棒。”
  陈叔上前帮佟霏将蛋糕接过放到了桌上。
  佟霏将小蜜抱起:“你们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这段时间你忙的时候我们就会学,还有去了果爷爷那里的时候我们也会学的哦。
  果爷爷那里有个阿姨做蛋糕很棒很棒的。”小蜜搂着她的脖子撒娇。
  佟霏点了点头:“谢谢你们,这是妈妈见过的最好的生日蛋糕了。”
  连福一和胡宪冬递上生日礼物,佟霏道谢后大家都被战天爵叫进了客厅。
  “其实今天最辛苦的是我,怎么也没人来给我捏捏肩呢。”
  胡宪冬走过去撇嘴:“你辛苦屁呀,你看看这屋里弄成这样,有你半分功劳吗。”
  “我是累心好吗?霏霏一个劲儿的要求回来。
  如果不是我定力十足,那估计早就被霏霏给拽回来了。”
  佟霏转头看向他:“你们都辛苦了,所以别邀功了好吗?”
  她在外面一直在纳闷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结果原来是这样的。
  现在想想,两人有家不能回在外面游荡实在是太傻了。
  吃过晚饭后,连福一将战天爵叫进了书房。
  两人有关于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连福一除了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之外,还是战天爵重金聘请的公司首席法律顾问。
  既然他们有事要聊,佟霏他们自是不会打扰。
  她在客厅里陪胡宪冬聊天。
  胡宪冬问她最近有没有见过沈秋。
  佟霏摇了摇头:“自打我哥婚礼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已经有几天了。”
  她说完转头看他:“怎么会想起来问我这个的。”
  “前几天她又去我们医院住了两天。
  毫无任何病症,但就是坚持要住院。
  当时我们医院还有几个医生问我,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因为她跟别的医生说认识我,明明没有病,却要医生给她开住院。
  还真当我们医院是旅馆呢。
  那几天我刚好忙,也没去问问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结果两天之后她就自行出院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玩儿什么鬼把戏。
  我就担心她会来影响你跟天爵的生活所以才会随嘴问问的。”
  佟霏点了点头:“这几天她是真的没有过来。”
  想来,应该是那天她去闹战天爵没有成功,所以有些害怕挨打才去住的院吧。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
  不过你家战天爵现在真的对你死心塌地的呢。
  前几天我本来想跟他说这事儿的,可一跟他提起沈秋的名字,他就让我别废话,挂了我电话。”
  佟霏听胡宪冬这么一说,心里倒是暖暖的。
  书房里的连福一跟战天爵聊完公事后就开始聊私事。
  他问战天爵关于那份转移股权的合同有没有给佟霏。
  看到战天爵默认,连福一摇头笑了起来:“看到你这样冷静的人都能为了爱情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
  我忽然觉得我得去打一针防爱疫苗了。
  不然万一哪天掉进了爱情的陷阱里,我岂不是要翻不了身?”
  “所以才说你这种人不懂爱情,活该遇不到爱情。”
  连福一冷哼一笑:“炫耀吧,你就尽情的跟佟霏秀恩爱吧。
  反正我这不懂爱情的人一点儿也没有羡慕的想法。”
  战天爵邪魅的笑了起来:“对了,我让你查的那个案子怎么样了?”
  “韩文轩的?”
  “有眉目吗?”战天爵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中显得随性又惬意。
  连福一沉声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有点儿棘手,因为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而且韩文轩现在国籍并不明朗,所以有些难办。”
  “难办也得给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办。”
  连福一笑了起来:“你放心吧,办你的事儿我从来都是尽心又尽力的。
  虽说这事儿有点棘手,但也不是没有突破口。
  我找到我以前一个师兄,他帮我调查到韩文轩的资金来源有些问题。
  我已经派专人去攻这个方向去了,你再给我几天的时间。
  兴许过不了几天就可以有好消息了。”
  战天爵嗯了一声。
  没多儿会,连福一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你那边怎么样,检验结果出来了吗?”
  战天爵沉默片刻后挑了挑眉:“两天以前出来的,我想等过几天再告诉佟霏。”
  “为什么?这有什么差别吗?”
  “这件事如果现在告诉了佟霏,那她肯定要犹豫该不该告诉佟辰而烦恼。
  反正你那里也是正在进行时,不急于这一刻。
  现在这种时候,这事儿告诉了佟辰只会让他更激动,所以我先把这秘密在我这里藏几天。”
  书房门外,佟霏端着两杯红酒推门进来,她抬眼看向战天爵纳闷问道:“你们在说什么秘密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