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你帅,你最帅,宇宙超级无敌帅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小初周三回国,中午,佟霏约她一起吃饭。
  因为她腿脚不方便,佟霏亲自开车去宁海集团门口接她。
  如果是从前,她就直接上楼去了,可现在…她跟涂卿阳的关系有些尴尬。
  所以她决定还是远远的等着比较好。
  小初拄着拐杖从公司出来,佟霏拉开车门下车去将她搀扶到了车上撄。
  上车后,佟霏将她的拐杖扔到了车后座发动车子离开。
  “你知道吗,远远的看去,你现在的样子真的是太励志了。偿”
  佟霏边开车边转头看着她笑了起来。
  小初白了她一眼:“我怎么听到了嘲笑的味道。”
  “那是你鼻子失灵了,这绝对是表扬。
  真没见过你这样儿的,明明可以带薪休假,却非要来公司受累。
  难不成你不来工作,卿阳还不给你发工资了?”
  小初耸肩一笑:“我只不过是想让我自己的这份工资拿的更加心安理得,仅此而已。”
  佟霏点了点头:“卿阳要是知道你是这种万年难遇的好员工,他做梦都能笑醒。”
  “她不知道吗?”小初也是笑了起来:“那我得去告诉告诉他,邀一下功了。
  诶,你跟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在闹别扭吗?”
  佟霏耸肩:“闹别扭那是小情侣们才会做的事情。
  我不跟他闹别扭,我们现在的关系正在慢慢的变成普通朋友。”
  “那我卿阳舅舅心里一定很不舒服。”
  “怎么说?难道不是我不舒服吗?”
  “你有什么好不舒服的,我卿阳舅舅只喜欢你一个人。
  你不理他,他只有伤心的份儿。
  而你呢,你现在身边不是有二爷作陪吗。
  说真的,平常你不是也想不起我卿阳舅舅这号人吗。”
  佟霏呵呵一笑:“倒也有道理。”
  “所以说呀,佟霏你就是个小没良心的。”小初说着摇了摇头:“幸亏我不是男人,要是我也是男人,肯定也会被你的美色所迷。
  然后呢…也会被你甩的很难看的。”
  “你要是男人呀…我早就从了你了。”佟霏对她挤眼一笑。
  小初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没想到这女人开起玩笑来也是挺能豁的出去的。
  “那今晚我就翻你牌了,记得来把我伺候舒服。”
  “行呀,不过咱俩谁攻谁受?”佟霏看向她笑的可暧昧了。
  小初再次抖了一下:“天哪,我竟然被你打败了。”
  佟霏边开车边呵呵的笑了起来。
  小初侧身看向她:“诶,对了,正经事儿还没问你吗。
  你知道那个沈秋为什么会去马来西亚见韩文轩了吗?”
  佟霏摇头:“不知道,不过天爵已经能在调查了,我相信真相很快就可以浮出水面了。”
  小初嘶了一声:“真相…也不知道我车祸的真相什么时候才能浮上来。
  我现在真心觉得很想知道那个真相呢。”
  “还没有进展吗?”
  “没呢,我去过两次警察局,警察说那个肇事者就好像已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无从下手查找。”
  “车子也没找到?”
  “车子是找到了,肇事者的画像也被警察发布到了全国通缉,现在只能坐等结果了。”
  佟霏将车停在一家西餐厅的门口,她先下车来搀扶小初进入餐厅。
  两人饭量都不是很大,各自点了一份牛排和一份沙拉几份点心和两杯西瓜汁之后就开始聊天了。
  小初一手握着西瓜汁杯,另一只胳膊支在桌上撑着脑袋侧头看向窗外。
  “佟霏,我好久没有出去旅游过了。
  等我身体好了,你陪我出去来一趟闺蜜对闺蜜的心灵之旅吧。”
  佟霏嘶了一声:“既然你这么盛情邀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小初笑了一声白了她一眼:“你天天这样,二爷不会跟你学坏吗?”
  “什么呀,分明就是我跟他学坏。
  你没有发现吗,从前我可是个温婉善良的好女子。”
  小初笑着点头:“对对对,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是善良温婉。”
  佟霏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牛排上桌,佟霏顺手帮小初将牛排切了推到她面前。
  小初眉心一扬:“这么美的大美人儿忽然男友力爆棚,我竟然想花痴你。”
  “随便花痴…诶不对,我今天跟你出来还有正事儿要找你呢。
  你先不能花痴我,因为我要给你介绍男人。”
  小初噗嗤笑出了声:“你在逗我呢吗?我现在这样儿,你给我介绍男人?你可别坑这个男人了好吗?”
  佟霏边切牛排边道:“这事儿呀,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必须要跟你说,我这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小初纳闷:“卿阳舅舅托你帮我找婆家了?”
  “什么呀,跟卿阳没关系。
  前段时间我跟天爵去参加了一次他的朋友聚会见到了以前老市长的孙子。
  你应该听说过他,他作为商业圈的后起之秀在这个圈子里发展的很好。
  现在有几家自己的皮包公司已经是上市,资产早就过十亿了,是个很有前途的潜力股。”
  “这个人我好像听说过,但具体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就不知道了。
  听你这么说,他的条件好像的确不错。”
  “当然,我见过他本人,虽然不如你卿阳舅舅长的文雅,但也绝对是男人中的佼佼者。
  哦对了,他叫凌淳庚,个子很高,比你卿阳舅舅高,我估mō着,怎么也得有一米八七左右了。”
  佟霏人生头一次做媒,说真的,有些小期待。
  如果她能把这媒保成了,那她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转行了?
  小初叹口气很正经的看着她。
  “你说你,不能因为要照顾半残疾人就把人家这么好的男人往火坑里推呀。
  你说我现在这德性,有什么能力给人幸福呢?
  身体不能,心也不能,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别祸祸人家了呢,你说是吗?”
  佟霏打量她:“你怎么了?在我看来你好着呢。
  再说,不是我非要把他塞你手里的。
  是他主动来找我,请我帮忙说媒的。
  之前他无意间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你一次,当时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他说他知道你出了车祸的事情事情特别的着急。
  他还去了医院好几趟,只可惜,你的病房是不经同意禁止探视的。
  当时他知道你不认识他,也不敢贸然打扰你。”
  小初偷笑:“是吗,原来我以前不残疾的时候这么有魅力呀,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啧,你正经点。”佟霏瞪她:“说真的考虑一下,别把自己囚死在自己的心里。
  你现在拥有大好的年华,能够遇见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是幸运。
  不管你们会不会成,总要先见一面看看。
  如果不喜欢,你们做个朋友也不错。
  战天爵这个人看人一向很准,他说那哥们不错,所以我觉得值得你考虑。”
  小初犹豫了片刻,正经了些摇头:“不见了。”
  “为什么?”佟霏表示很吃惊,她以为她自己说的很真诚了。
  “说真的佟霏,我其实…没打算结婚。
  现在想想,生活一个人过也是可以的。
  我这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我不想拖累任何人,也不想做谁的累赘。
  我享受现在的自由,也喜欢一个人无忧无虑的感觉。”
  “真的喜欢?”佟霏扬眉看她:“小初,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过五年。
  我知道所谓的自由是什么滋味。
  不见得身体自由了,心也会自由。
  我想,别人或许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你懂的,对吧。”
  小初垂眸抿了抿唇后抬眼白了她一记:“你就喜欢这么戳穿我的谎言,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你明知道我是为你好,”她也笑了。
  小初呼口气:“可是,你觉得我真都能给别人幸福吗?”
  “你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自己能不能给别人幸福,而是能不能去接受别人给予你的幸福。
  如果你能,那你就勇敢的接受。
  自己爱自己,也给别人爱你的机会。
  慢慢的,当你再次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其实…这世上如果真的能有一个人懂我是那么好的感觉。”
  “说的简单,你呀,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佟霏呵呵一笑:“所以呀,我在给你这个饿汉推销男人呀,你倒是点头答应一下。”
  小初还在犹豫,佟霏见缝插针道:“诶,好歹你也得先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关键是凌淳庚的诚意真的是满满的,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试一试。
  这世界这么大,每天都千变万化的,人心也一样,兴许运气好,你就是可以碰到那个对的人呢。”
  小初眉心微扬唇角:“要不我就身残志坚的去见见这位凌少爷?”
  佟霏兴奋的拳头一握,很是兴奋:“我似乎闻到了你要做新娘子的味道。”
  小初也是无语了:“如果按照你这夸张的程度,我在十年前就应该嫁出去了。”
  “十年前?不行,不合法,快吃吧,肉都凉了。”
  下午,战天爵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到自己手机上有一通未接来电。
  他将电话回拨,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连福一的声音。
  “天爵,忙完了?”
  战天爵随手将桌上的文件翻开,边看边‘嗯’了一声。
  “调查出来了吗?”
  “还真被你说着了,我调查到的结果跟你预想的一样。
  八年前,沈秋的确有一笔五百万的款项汇到了韩文轩的名下。
  因为这笔款项,我还调查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战天爵眉心挑出好看的弧度,翻文件的手也顿了顿:“说。”
  “韩文轩的公司里有两个大股东,其中有一个是从没有人见过的,也从来不参加公司的会议。
  公司里所有的股东大会,他的举手权都交给了韩文轩,而这个大股东据说就是姓沈,还是一个女人。”
  战天爵嗤声一笑,还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天爵,忽然觉得这些年我们都小看沈秋了。
  原来她还有这么深藏不露的一面呢。”
  “福一,这件事暂时不要让佟霏知道。”
  连福一笑:“放心,你们夫妻间的事情自己奔走相告,我是不会掺和进来的。
  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找我,现在…我也得忙咯。”
  “好,那你忙去吧。”
  挂了电话,战天爵将手机放到一旁,眼神微眯起在算计着些什么。
  手机响了的时候他侧头看了一眼,见识佟霏,他直接接起。
  “喂。”
  “天爵,跟你说个好消息,小初答应去跟凌淳庚见个面了。”
  “那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可是我没有凌淳庚的电话,你把他号码发给我,我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我来告诉他就可以了。”
  佟霏嘟嘴:“那多麻烦呀,以后我还要帮他们约见面时间之类的,你总不能一直在中间传话吧。”
  “我为什么不能?反正别人休想得到我老婆的电话。”
  她没忍住噗嗤一笑:“战天爵,你好幼稚。”
  战天爵邪魅,随便她怎么想。
  那天聚会过后,凌淳庚给他打电话跟他说:‘二爷,嫂子可真是个大美人儿,比照片中可漂亮了千百倍。’
  当时他就觉得,带她出去抛头露面的参加聚会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他老婆的确漂亮,所以最好还是藏起来比较好。
  免得被别的男人欣赏了,他的心里会非常的不爽。
  “这不是幼稚,这是多一道人帮凌淳庚把关,他得感激我。”
  佟霏忍不住笑了起来。
  战天爵知道佟霏在笑什么,也没有理会,只是问她:“你觉得凌淳庚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我又不了解他,说不出来些什么。
  但你不是说他人不错的吗,我相信你。
  所以我把他介绍给了小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过的了我的法眼的。
  他长的挺帅的,至于人品,全靠你鼓吹了。”
  “帅吗?他帅还是我帅?”
  佟霏抿唇忍笑:“我觉得…不相上下吧。”
  “你如果够胆,就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我保证今晚儿回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我想想啊…”佟霏说完‘恩’了起来。
  “战天爵你说多奇怪,我刚刚好像间歇性失忆了呢。
  我竟然想不起来我刚刚说了些什么。
  你再重复一遍你的问题,你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你,我跟凌淳庚谁帅。”
  佟霏呲牙一笑:“你帅,你最帅,宇宙超级无敌帅。”
  听着佟霏不走心的谄媚,战天爵点头笑了起来:“算你识相。
  看在你这么崇拜我的份儿上,今晚上我就屈就一下,好好伺候伺候你。
  你晚上早点回家洗洗躺床上等着我。
  我会…很卖力的。”
  佟霏瞪眼,没错,她走的最深的路,就是战天爵的套路。
  横着竖着都能把她算计个精光,也真是服了他了。
  也幸好她跟他不是仇人,不然真不知道会被他折腾成个什么样子呢。
  挂了电话后,佟霏在办公桌前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工作。
  下午,她参加了两个会议,又带陈恭河一起去服装厂视察了一圈。
  从服装厂回来的时候,陈恭河一直在咳嗽。
  他这几天生病发烧,一直在带病工作。
  “恭河,一会儿你就直接回家吧。
  这几天别来公司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陈恭河摆了摆手:“不用佟总,我没事儿。”
  佟霏递了一张湿纸巾给他:“这不是以佟总的身份跟你说的,这是以你霏霏姐的身份说的。
  我晚上让人给你煲点儿补汤让陈叔给你送过去。
  今晚你就让陈叔在你那儿照顾你吧。”
  “真不用霏霏姐,我一个大男人,这点儿感冒算什么呀。”
  佟霏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笑了笑:“你发烧了吧。”
  “吭…”陈恭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行了,你别多想了,我是怕我自己会被你传染。
  你就听我的吧,明天不用来了。
  我让胡宪冬帮你在医院开个vip单间,你去输两天液休息两天。
  满血复活后赶紧回来工作。”
  “可是…这几天公司这么忙…”
  “再忙少一个人也能转,你这么遭罪的工作也出不了效益,所以休息一下。”
  “那…好吧霏霏姐,谢谢你。”
  “行啦,跟我就别客气了。”
  到了公司楼下,佟霏自己下车,他嘱咐司机将陈恭河送回家去。
  车子离开后她才转身上楼。
  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将陈恭河的资料交给了李楠。
  “李秘书,恭河发烧了,我让他回去休息了。
  这是他的工作,你先接受一下。”
  李楠起身恭敬的接过:“知道了佟总。”
  “辛苦了,”佟霏对她抿唇一笑转身要进办公室。
  李楠连忙道:“对了佟总,刚刚我帮你收了一个包裹放到了你的办公桌上。”
  “包裹?”佟霏纳闷的扬了扬眉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推开门进了办公室,李楠盯着忽然增加的工作无奈的叹息一声坐下加班。
  佟霏进屋将自己的包挂到了架子上后回到了办公桌前。
  桌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快递盒子。
  她将盒子拿起看了一圈儿,这是什么东西?
  犹豫了一下后她将快递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录音笔。
  她无语一笑,谁会送她这种东西?
  她这辈子还真是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东西呢。
  等一下,录音笔?
  她脑子里闪过一丝什么念头连忙打开录音笔中的录音记录,里面的内容她只听了两句就让她浑身一震寒毛竖起。
  她将录音笔关掉删除了里面的内容后有些慌乱的翻出手机拨通了战天豪的号码。
  电话比想象中的更快被接听:“真是新鲜,霏霏你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
  “战天豪,你少来这一套,你到底想干什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