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别墅中的神秘女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佟霏浅浅勾起了唇角:“阿姨,好久不见了。”
  中年女人连忙将手上的土渍在围裙上擦拭了几下后上前来将铁门打开:“佟小姐,请进吧。”
  佟霏垂眸对她点头笑了笑后自己回身将大门关上。
  “阿姨,我能在这里吃顿晚饭吗?”
  “好,我这就去做。”女人说完就匆匆转身要进屋。
  佟霏抬手就握住了女人的手腕:“阿姨,我想吃碗鸡蛋面,只要鸡蛋面就可以了。逼”
  感受到了她手上的温度,女人慌乱的心终于平静了几分对她笑了笑:“好。”
  女人进屋后,她也一起跟了进去。
  这两层的别墅只住了阿姨一个人,可是却一直都被她打理的很干净。
  一走进屋里,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这是茉莉的香气。
  转头看向落地窗边,那里摆放着几盆茉莉花。
  佟霏走到厨房门口,阿姨已经换了一个围裙在给佟霏下面。
  她侧头看向佟霏抿唇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
  佟霏也只是淡笑着望向她,两人之间都沉默着,好像此刻两人本来就该如此安静一般。
  没多会儿,阿姨将面端到了餐厅的桌上。
  佟霏走过去嗅了嗅:“哇,好香呀。”
  阿姨慈爱的笑着将筷子放到了她的右手旁:“趁热吃吧。”
  她说着解下围裙走到了佟霏对面坐下。
  佟霏没有多说什么,拿起筷子低头慢慢的吃起了面。
  边吃着,她的眼眶也有了几分湿润。
  阿姨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递上了一张纸巾放到了她的面前。
  佟霏吸了吸鼻子,拿起纸沾了沾眼角:“只是因为太好吃,所以吃的太急了,所以烫的舌头有些疼。”
  “既然知道症结在哪里,那就慢慢吃,别再烫到了。”
  佟霏嘴角抽搐了几下忍住了自己难过的心情:“最近过的好吗?”
  “挺好的,每天都很好。”
  她吸了吸鼻子点头继续吃面,有许多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所以,她决定给自己一碗面的时间,让自己好好冷静冷静。
  她吃着,阿姨看着,两人没有人再打破沉默。
  她将一碗面吃了个精光。
  阿姨起身拿起碗要去洗,可佟霏却快她一步拿着碗转身进了厨房。
  “我来吧。”
  她洗完擦干手出来抬眼望向阿姨。
  阿姨淡淡的笑了笑:“霏霏,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做好准备了。”
  佟霏咬唇闭目拳心紧握:“阿姨,我…对不起你。”
  阿姨走上前轻轻的抱住她:“傻孩子,你对得住我,你在任何方面都对的住我,所以别难受,需要我做些什么你告诉我便是了。”
  佟霏也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我在浙州帮你物色了一处新的别墅…”
  “好,我一会儿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过去。”
  阿姨这么一说,佟霏的心倒是更难受了:“真的对不起。”
  老无所依,她现在做的一切,几乎就是在阿姨的心口捅刀子。
  阿姨松开她,抬手轻轻的抚mō着她的头:“是我该谢谢你。
  只要你们两个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霏霏,别担心,我很好,不能再好了。
  谢谢你能在这时候来提醒我,这样,起码我不会成为你们人生中的累赘。”
  佟霏离开别墅的时候,手上多了两件孩子穿的马甲。
  这都是纯手工缝制的,是阿姨为小达和小蜜亲手做的。
  她将衣服放到了副驾驶座久久未能发动车子。
  转头望着灯火通明的别墅,她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
  “奶奶,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回到家的时候,战天爵正好带着两个孩子从小公园里遛弯儿回来。
  见到佟霏,小蜜小跑着来到她面前求抱抱。
  “妈妈,我刚刚就说你是不是快回来了呢,原来我们真的是心灵相通的呢。”
  佟霏将自己的心情掩藏,一把抱起小蜜笑了起来:“宝贝女儿,干嘛去了?”
  “跟爸爸去散步了,陈爷爷去看他儿子了,我和哥哥今晚不用练太极拳了。”
  佟霏望向战天爵:“陈叔什么时候走的?”
  “我一回来他就走了,说是陈恭河生病了。”
  “恩,感冒发烧,我让陈叔今晚过去照顾他了。
  她走到的时候给恭河准备补汤了吧。”
  “倒没见着他带什么东西。”
  佟霏抬手敲了敲脑袋:“陈叔一向不拿家里的东西往外去,也是我脑袋不好,竟然忘了多嘱咐李嫂几次了。”
  “大
  tang男人的不过感个冒,别想那么多。”
  战天爵上前将小蜜从佟霏怀里接过看了她一眼后顺手拉起她的手往家里走去:“陈叔照顾自己的儿子总有自己的方法,走了,回家去吧。小达,自己跟进来。”
  “知道。”小达潇洒的双手抄进口袋里一起进屋。
  “吃过了吗?”佟霏穿越庭院的时候看着她的脸,有些憔悴。
  佟霏点头:“这个时间了还不吃饭可不是我的作风,放心吧。”
  进了屋,小达和小蜜去背笠翁对韵,战天爵和佟霏在一旁陪同。
  两人挨在一起坐在沙发上,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怎么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
  佟霏点了点头:“恩,好像是。”
  “那你一会儿上楼去休息吧,孩子交给我来照顾就可以了。”
  佟霏看着他:“你照顾孩子,我休息?”
  “怎么,不相信我呀?
  我今天下午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很有吃软饭的潜质。
  吃软饭的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你看你都在外面累成这样了,我照顾孩子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放心,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事儿能为难到我呢。”
  听他这么一说,佟霏原本的坏心情瞬间被扫去了大半。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专注的看着他笑。
  他点了点她的鼻尖:“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难题。”
  佟霏摇头:“就是想这么看着你。”
  他邪魅的扬唇:“你这么看着我,我可是完全吃不消的。”
  她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既然吃不消,那就别吃了,我先上去洗澡,一会儿出来带两个孩子休息。”
  “好,去吧。”
  佟霏上楼后,战天爵让小达和小蜜先玩儿会,他自己拿着佟霏的包出了院落来到门口打开了她的车。
  上车后,他直接打开了她的行车记录仪。
  这行车记录仪记录的内容是从开往农村的一条泥泞路那里开始的。
  之前的纪录都被后面的内容自动替换了。
  他大致看了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重新出发一直回到了家里。
  按照回来的线路来看,战天爵大致猜到了她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他看完纪录就快速的下来回了客厅。
  佟霏还没有下来,战天爵坐在车上纳闷。
  她今天的情绪很消极,刚刚她是去了什么地方。
  消极的情绪是从那里带出来的吗?
  他抱怀陷入了沉思。
  在那个小乡村里竟然还藏着这样一栋别墅,不奇怪吗?
  还有,佟霏为什么会去那里,别墅的主人她认识?
  正疑惑间,佟霏出现在了楼梯口:“小达小蜜,不早了收拾一下上来准备休息了。”
  “知道了,”小达应了一声。
  小蜜嘻嘻一笑:“妈妈,我哥好厉害呀,你让他背的笠翁对韵他已经快要背完了。”
  “那你呢?”
  “我…也背了很多了呀,”小蜜说着上前抱住她大腿:“妈妈,洗澡吧,别说话了。”
  佟霏揉了揉她的头笑了起来,真是个鬼灵精。
  她看向战天爵暧昧一笑:“你先上楼洗澡吧,我马上就回房去。”
  战天爵勾唇:“那我就静候夫人了。”
  娘儿仨上楼后,战天爵走到阳台上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
  接着,他拨通了尚义的号码:“明天去调查一下从市里往东走的方向,看看哪个村子里有一套二层的别墅,别墅到村口的有一段土路,调查到后查一下别墅的主人是谁。”
  “是,二爷。”
  第二日中午,佟霏因为一些公事去找佟辰。
  来到他办公室门口,她不禁火冒三丈。
  她才几天没来找佟辰,他竟然又换了一个女秘书。
  这女秘书的身材比之前那位电影学院毕业的美人儿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佟霏过来的时候她站起身,xiōng前的衣扣像是随时都能爆开一般,而下面穿了和没穿是一样的,因为长度…她真都不忍直视。
  她盯着秘书看了半响,这秘书大概是认识她,没有像之前那位那样莽撞,而是安静的低下了头,拘谨的扯了扯自己的裙子。
  佟霏叹口气没有搭理她,而是上前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佟辰正在打游戏,玩儿的如火如荼的。
  她进来,他只是抬眼瞅了一记:“来啦,找我有事儿?”
  佟霏慢悠悠的走上前将一沓文件放到了桌上,声音极尽柔和:“哥,我来找你帮我个忙。”
  听她这样说,佟辰略显惊讶,他抬头望向她:“
  找我帮忙?”
  佟霏指了指电脑:“先占用你十分钟的时间,跟我谈谈吧。”
  他眉心一挑:“可以。”
  他起身将电脑屏幕关掉望向她:“坐吧。”
  佟霏将一份文件递给了他:“这是佟氏科技的所有资料,你有没有兴趣管理?”
  “你要把佟氏科技让给我?”佟辰讽刺一笑:“还是你听说我又换了新秘书,所以来恶心我的。”
  “门口的那位新秘书我的确不满意。
  可我对她不满意,我会直接将她换掉的。
  我没打算再因为这些外人的事情影响我们兄妹的感情。
  我是真挚的来邀请你跟我一起打理公司的。”
  佟辰蹙眉望着她,似乎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看你的表情,如果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抢公司,你是不是根本就不会相信?”
  “如果是真的,那你的言行实在是太不统一了。”
  佟霏笑了笑在他办公桌对面坐下:“我毕竟是已经嫁出去的女儿,不可能帮你一辈子。
  不管你接受的速度快还是慢,我都希望你能够逼自己一把。
  我会慢慢的,一点点的从佟氏脱离。”
  佟辰嘶了一声打量着佟霏:“你没事儿吧。”
  佟霏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儿,不过就是想从现在开始相信你而已。
  爸以前跟我说过,你是他的儿子,即便你现在还有些混,但只要你认真起来一定会很惊人的。”
  “爸说的?”佟辰望着她,有些惊讶。
  “不然你以为我会愿意闲着没事儿夸你?”佟霏将资料往前推了推:“你的秘书…即便你生气发疯我也一定要给你换掉。
  我不希望将来你带着秘书出去谈公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你秘书的xiōng器上。
  我更不想让别人说你是个酒色之徒。
  你是这佟氏真正的主人,别人羞辱了你,就是在羞辱爸妈。”
  佟辰望向她,没有反驳她的话。
  佟霏抿唇淡淡的对他笑了笑:“如果没什么事儿你就先看看资料熟悉一下,新秘书我会让她尽快过来的。”
  她说完起身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她想到什么似的道:“哥,你已经结婚了,不管做什么事儿的时候也考虑一下你爱人的心情吧。
  即便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可你们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
  同作为女人,我似乎能够理解她现在心中的痛。
  还有,我会让她把银行卡还给你的,她是个好女人,希望你能善待她。”
  佟辰凝视着佟霏,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丫头这是怎么了,看到门口的秘书,又看到他在屋里玩儿游戏,竟然不跟他蹦高了?
  她还把公司的事情交给他管?
  嘶,这丫头…难道得了什么绝症?
  佟霏走出佟辰的办公室后望向秘书,她上前点了点秘书的桌子:“你跟我来。”
  这个秘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听话的,起身跟佟霏一起离开了佟辰的办公室。
  佟霏带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在办公桌前坐下望着站在那里的女秘书。
  刚刚一路走来,见凡看到她的男人都不忘多看了她的衣服一眼。
  佟霏拉开抽屉掏出一张支票在里面填了十万递给她。
  女秘书看了一眼不解问道:“这是什么?”
  “你的退职金。”
  “您要辞退我?为什么?”
  佟霏将支票放到了桌上往她的方向推了推。
  “公司有规定,秘书的裙子不可以过膝。”
  “可这是佟总让我穿的。”女秘书嘟了嘟嘴有些为难。
  “那你告诉我,你知道秘书都要做些什么吗?”
  女人犹豫了片刻没有做声。
  佟霏笑了笑,“刚刚我带你进来的时候,你应该看到了我女秘书桌上堆积成山的文件了吧。
  我要辞退你,不是因为别的,我希望我支付的每一分钱工资都能够物有所值,我的公司里不养花瓶。
  这个是你的退职金,如果你想要,就拿着,不想要我也不勉强。
  总之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走了。”
  秘书犹豫了一下将支票拿了起来:“谢谢。”
  秘书离开后,佟霏身子向后靠去用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果老的号码。
  “果叔。”
  “霏霏呀,在办公室呀。”
  “恩,果叔,我想求你件事儿。”
  “你这丫头倒是学会跟我客气了,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
  佟霏笑了笑:“那个…我可不可以让小江到我们公司来上班呀。
  佟辰身边缺个秘书。”
  “你要让
  小江给佟辰做秘书?
  霏霏,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夫妻两个感情再深,每天坐在一起工作都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不是,我看佟辰这几天还算是上道,所以想要让小江就近来监督他一段时间。
  不都说趁热打铁吗。
  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会给小江在公司里谋个别的职位的。”
  果成林点了点头,“我就说吗,你不是个莽撞的孩子。
  行了,我明天就安排小林过去报道。”
  “谢谢你啊果叔。”
  “跟我你就别客气了,你知道果游恺那小子最近的下落吗?”
  “我过生日那天他给我打过电话,说是地处偏僻。
  之后就没再有消息了。
  不过我听他那样儿似乎过的还不错。
  果叔你就别担心他了,你别看果果平常吊儿郎当的,其实他做事可有分寸着呢。”
  果成林点头笑了笑:“也就你呀,还能看到他那点儿隐藏的很深的优点。”
  挂了电话佟霏笑了笑,果游恺的优点隐藏的很深吗?果叔还不是照样什么都知道吗。
  战天爵吃完午饭后给佟霏打了个电话。
  本来打算打完电话后睡会儿的,可是尚义进来汇报事情了。
  “二爷,昨晚您让我调查的别墅我找到了。
  可是我去的时候别墅里一直没有人。
  我到村子里打听了一下,村子里的村民说,那别墅里常年住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除了到附近买点儿东西外,几乎从来不出门。
  她在那儿住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往来过,所以村民们并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战天爵沉默着抱怀,眼神微动:“那房子就是那个女人的?”
  “这个…倒不是,我调查了一下,那房子的产权是…老太太的。”
  “老太太?你是说…奶奶的?”
  尚义点了点头。
  战天爵心中的疑惑更大了,他怎么不知道奶奶什么时候在农村盖了栋别墅?
  住在那里的女人又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住奶奶的房子?
  而且看起来,佟霏是认识那个女人的,不然为什么她要去见那个女人呢。
  “所以,你并没有看到住在房子里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是。”
  战天爵眉心微挑:“那就再回去守着看看。”
  “二爷…那个房子里现在好像是没人住。”
  “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那儿呆了一上午,见一直没有人出来,所以就翻墙进去看了看。
  里面的家具都用白布罩了起来,可是白布上并没有落上灰尘,房主人应该是刚离开了不久。”
  战天爵站起身踱步走到窗边,脸色有几分严肃:“去查,查住在那里的那个女人的下落和底细。”---题外话---明天要给小初安排个归宿,亲们可以当成一个小番外来看哈是个暖人的小番外,值得一看哈,吼吼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