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涂卿阳这么多年不肯娶小初的原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start--
  佟霏望着涂卿阳:“那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你要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全都送走。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就这么希望我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吗?”
  “小初在,你就不孤独了吗?
  那么卿阳你告诉我,小初对你而言算是什么人?只是可以陪你解闷的人吗?
  小初…难道就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了吗?
  既然她想要的你给不了,那你我诶什么要因为她结婚的事儿而对我发脾气呢?
  你现在到底是在以什么心态来找我算的这笔账?”
  涂卿阳握拳:“即便她要嫁人,这人也不该由战天爵安排。”
  “人不是战天爵安排的,是我安排的。”
  “那又如何?你现在是他的妻子。”
  “所以,你就连我一起讨厌了?
  我做的一切事情你也都要反对,是这样吗?”
  涂卿阳握拳:“佟霏,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明知道我为什么来的。”
  这时,战天爵从里面拉开门走了出来,他走到佟霏身侧搂着她的腰:“来了客人怎么也不请进屋里去。”
  “客人?你在说你自己吗?”涂卿阳冷眼望向战天爵。
  佟霏郁闷,她转头对战天爵道:“你先进去吧,我跟卿阳有话要说。”
  见战天爵不动,佟霏蹙了蹙眉心:“快进去啊。”
  战天爵耸肩,将自己搭在手腕上的大衣给她披到了身上:“外面冷,别太晚。”
  佟霏点了点头,他这才转身进了院落。
  她望向涂卿阳,唇角扯出一丝不自然的笑意。
  “你现在很幸福对吧。”
  佟霏犹豫了片刻后点头:“恩。”
  “是啊,看你的样子就是很幸福的样子,可是我为什么却这么痛苦呢?
  你家的大门,曾经无数次都为我敞开着。
  我以为总有一天我能熬成你家的男主人,没想到…”
  “卿阳,我知道你是个念旧的人,可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原来的涂卿阳拿得起也放得下,是我眼里的…”
  “够了佟霏,我不想再听你拒绝我了。
  那么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也不走心。
  我今天来就一个目的,劝劝小初,她不能嫁给凌淳庚。”
  “这是小初的事情,决定也是她自己做的,我没有权利反对,不是吗?”
  “那你为什么要把凌淳庚介绍给她?”
  佟霏无语:“我就不明白了,凌淳庚为什么就不行?难道就因为他是战天爵的朋友吗?
  涂卿阳,你老实说,你这样的反对到底是因为你对战天爵的排斥心里,还是真的在为小初着想?
  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小初,那你应该考虑的就不是凌淳庚到底是谁的朋友。
  而是小初嫁给这个男人会不会幸福。
  你以为,以小初现在的状态,留在你身边会比嫁给凌淳庚更不幸吗?
  你让她每天每天看着你,却不能拥有你,你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折磨吗?
  如果你不爱她,那么,她想离开的时候请你放手。”
  “你又凭什么认定那个凌淳庚就是最适合她的。”
  “就凭凌淳庚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爱上了她。
  就凭他们两人只第一次见面凌淳庚就说要娶她。
  如果一个男人愿意给女人婚姻,那就证明,他是真的在意。”
  涂卿阳咬牙愤愤的望向她。
  “所以,其实你心里什么都懂,你明白我想娶你是因为爱你,也知道我有多在意你,可就是一直在跟我装傻,对吗?”
  佟霏望着他,怎么话题又转移到她身上了呢。
  涂卿阳后退两步点了点头:“好,好,我明白了。”
  他转身拉开门上车。
  佟霏走上前,本想说些什么的,可是又觉得既然事已至此,有些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去慢慢的习惯吧。
  她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跟他解释。
  其实,她在装傻,他又何尝不是呢。
  他心里很清楚,她并不爱他,可却还要一味的纠缠。
  这难道不是装傻吗?
  涂卿阳开车来到酒吧,坐在人池中,他浑身透着一股森寒之气。
  有些女人认出了他想要上前来勾搭,可却被他狠狠的骂走。
  以至于两三次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靠近了。
  他一个人喝着闷酒,最近真的是一件顺心的事情都没有。
  小初要结婚…她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吧。
  呵,都要离他而去是吗?
  他摇了摇头,一杯威士忌瞬间下肚。
  樊旭赶来的时候,涂卿阳已经有些醉了。
  “你在电话里说什么?小初要结婚?怎么回事?”
  “她…呵呵,要嫁给战天爵的兄弟,哼,樊旭…女人果然都是…白眼儿狼。”
  “她要嫁谁呀。”
  “凌淳庚。”
  “淳庚皮业的小老板?”
  涂卿阳端起一杯酒又要喝,樊旭将他手中的酒杯抢下放到一旁。
  “行了,别喝了,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
  “不然让小初嫁给你吧,”涂卿阳望着他:“我用心养大的孩子,怎么可以交给战天爵的哥们儿。
  这是对我的羞辱,我无法接受,不能接受。”
  “那你也不能把她嫁给我呀,她又不爱我。
  而且卿阳,我觉得是你想太多了,凌淳庚跟战天爵的关系再好也没什么的,只要小初愿意,你是拦不住的。”
  “可我就怕她在作践她自己啊。
  我怕她是为了逃避我而随便找一个人成家。
  我怕她因为我而毁了人生。”
  涂卿阳伸手支着额头:“我那么担心她,她却并不领我的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初跟我再也不是一条心了。
  我把她养大…不指望着她报答我,我就希望她能够好。
  她爱我,我知道,可我涂卿阳要是娶了她…那像什么样子。
  我当年…那么爱她妈,最后却娶了她,樊旭你说,那像什么样子。”
  “好了卿阳,你醉了,别说胡话了,我送你回去。”
  樊旭再次将他的杯子夺了出来随手放到了桌上,接着他双手搀扶着他双肩要拉他离开。
  “醉?我没醉,只是有些头晕,我的心清醒着呢,真的不能再清醒了。”
  他抬手扫开樊旭的双手:“那个家,我不想回去,我不想看到小初见我时小心翼翼的样子。
  从前她不是这样的,她不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她变了,一切都变了,她再也不会想从前那样跟我掏心掏肺了。
  是因为那个凌淳庚吧,你送我去凌淳庚那里。
  我要去好好的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娶走我养大的小初。
  他有什么资格…”
  涂卿阳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刚刚佟霏的话。
  因为那个凌淳庚愿意承诺给小初一个家是吗?
  小初想要的家,他给不起。
  “卿阳,你怎么了?”见他忽然怔在那里,樊旭有些担心了起来。
  涂卿阳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虽然他的笑声很快就被酒吧里震耳yù聋的音乐声掩盖,但却依然犀利。
  “卿阳。”
  涂卿阳望向樊旭:“小初要的家,我给不了,因为当年我答应过她妈,要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养大。
  我是小初的监护人,我怎么能…做那种违背常理的事情。”
  “是你给你自己设定的枷锁太沉重,其实…”
  “比说了,”涂卿阳摇了摇头起身往外走去。
  樊旭跟上前:“我送你回去。”
  这一次,涂卿阳没有再反对。
  樊旭将涂卿阳搀扶回家的时候,小初在屋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自打出院以来,为了行动方便,她一直住在一楼的卧室。
  听到声音她推开门出来,就看到了醉醺醺的涂卿阳。
  她上前吃惊的望向樊旭:“卿阳舅舅怎么喝成这样了。”
  “还不是因为你吗,你这丫头就不能让他省点儿心吗?”
  “我…”小初郁闷的望向樊旭,她怎么不让人省心了。
  还不让她结婚了啊。
  涂卿阳摆了摆手:“行了樊旭,你走吧。”
  樊旭叹口气看向小初:“跟你卿阳舅舅好好谈谈,别再惹他生气了。”
  “行了你赶紧走吧。”
  嘿,这小白眼儿狼,樊旭白了佟霏一眼后转身离开。
  小初叫进了两个佣人帮他将涂卿阳搀扶进了屋里。
  在涂家,晚饭过后佣人是不可以随便出现在别墅主楼的,安顿好涂卿阳后,两个佣人给打了点洗脸水就连忙出去了。
  涂卿阳躺在那里,小初坐在床侧拧了湿毛巾帮他擦脸。
  “卿阳舅舅,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跟我说,何必这样作践你自己呢,你明知道我会心疼的。”
  “心疼?你还会吗?”涂卿阳微微侧目望向她。
  小初眼眶有些湿:“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你心里还有我吗?”
  小初专注的望向他,眼睛里的泪珠聚集的更浓了。
  “这也是明知故问的问题。”
  “那为什么要嫁给别人?”
  “我想嫁给你,你会娶吗?”小初吸了吸鼻子,声音很淡。
  涂卿阳就这么打量着她,她身上有她母亲的影子。
  很多年前,他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如果早知道的话,他不回答阿英她母亲的请求。
  “所以,我要嫁给别人,你又何必在意呢。”
  说着,她眼中的泪滴落,她连忙别过头去想去将眼泪擦掉,可涂卿阳却忽然拉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床上一扯。
  小初的身形不稳直接躺倒在床上,涂卿阳翻身压在她的身上。
  “只要我给你一个家,只要我娶你,你就会永远留在这里了吗?
  好啊,既然这样,那我娶你啊?”
  他说着就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小初愣了一下,他…在吻她,说要娶她?
  她脑袋有些发热,可却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她头微微一侧:“卿阳舅舅你喝多了。”
  涂卿阳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伸手撕扯开她的衣服:“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他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小初躺在那里望着此刻有些疯狂的涂卿阳,心里更是痛了。
  “卿阳舅舅,你的心不会痛吗?”
  涂卿阳解衣扣的手顿了一下望向她。
  小初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可却并没有哭出声音。
  涂卿阳闭目呼口气,翻身从她身上滑下坐到了她身侧。
  他要她的时候,她不挣扎也不反抗。
  如果他没有停手的话,她真的会从了他。
  可是她明知道他是为什么才要她的,为什么不反抗呢。
  为什么要让他这么难受。
  小初慢慢的衣衫不整的坐起身。
  “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
  小初艰难的笑了笑:“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巴不得你哪天忽然喝多了而要了我。
  这样,我就可以又哭又闹的让你对我负责了。”
  听着她半开玩笑的话,涂卿阳摇头笑了笑。
  在他沉默的时候,小初忽然整理好了情绪开口:“凌先生他明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了你,可却还是愿意娶我。
  他说,他会用他全部的努力来让我爱上他,他的诚意打动了我。
  你问我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他是吗?
  因为他懂我,我相信,他既然能包容我的过去,就一定可给我未来。”
  “你想要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涂卿阳没有看她,而是目视窗外。
  小初抬手擦了擦眼泪:“我的未来不能是孤单一人的。
  那里有我爱的人,有我们的孩子,是我想要的家的样子。
  在我的家里可以有争吵,但却会很快和好。
  我想要的别提有多简单了,平淡就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要的那个家是她跟他的家。
  “如果这个家,我给你呢?”涂卿阳望着她:“如果我娶你呢?”
  “你是真心的吗?那我真是求之不得,你不是都知道的吗。”不知道为什么,小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恐慌。
  若是在从前,她一定会脸不红心不跳。
  这样的改变让她有些慌乱。
  “真心的,我可以给你婚姻,但你想要的爱情…”
  小初站起身:“明天上午九点,我跟凌淳庚约好了要去领证。
  八点半我会在民政局门口等你,如果你来,我就嫁给你。”
  “即便不爱你也没有关系?”
  小初淡淡的笑了笑未做声,有什么关系,她爱他就好了。
  “你有些醉了,早些休息吧,晚安,卿阳舅舅。”
  她说完理了理自己被撕碎的衣衫走出了他的房间。
  他不爱她,而她不爱凌淳庚。
  这样嫁给凌淳庚,她也会觉得对不住他。
  因为这婚姻从一开始就对他不够公平。
  她不想祸害凌淳庚。
  至于卿阳舅舅,他虽然不爱她,但却很疼她,不是吗?
  回到房间,小初抬手抚mō着自己的唇角。
  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初吻的滋味。
  难道是这梦想已经憧憬了太多年,她都忘了初心了吗?
  真的要嫁给卿阳舅舅吗?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份兴奋感。
  小初闭了闭双眸,心里很是难受。
  这一晚,她和涂卿阳都失眠了。
  小初睡不着,是因为这一切都来的太不真实,她有些像是在做梦。
  这一天经历的太多,她都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而涂卿阳则是在纠结。
  他明知道自己跟小初不合适,明知道自己对她母亲的那份感情。
  可却还是在刚刚冲动的答应了要娶她的事情。
  在外人的眼里,他跟小初应该本来就是那种关系吧。
  他们都说他圈养了小初不是吗?
  佟霏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了,他总也不能一辈子都这样下去。
  既然小初这样爱他,这样的想要嫁给他。
  那他何不成全小初呢?
  起码这样她会幸福不是吗?
  天慢慢泛起了温和的光亮。
  小初一早就起来洗漱打扮,她还难得的画了个精致的妆。
  她出门的时候涂卿阳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
  她故意早早离开家里的,其实就只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
  她在涂卿阳房门口贴了一张纸条,‘我去民政局了。’
  她是为了提醒他,他昨晚答应她的事情,这样他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上了车,司机惊讶道:“小初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
  小初笑了笑:“恩,去民政局。”
  “是。”
  车里驶离别墅区,小初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掏出来看了一眼,竟是凌淳庚。
  “昨晚我一夜失眠,莫名的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小初,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一会儿见。”
  小初的心狠狠的缩了一下,慢慢的将手机关上放进了包里。
  她深呼口气,目光望向车窗外,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昨天跟凌淳庚见面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
  其实不得不承认,凌淳庚是个有魅力的男人。
  起码他有让人相处过后就很难忘的本事。
  只可惜,她先遇到的人不是他,不然…
  小初摇了摇头闭目,真的要嫁给卿阳舅舅了吗?
  卿阳舅舅现在起了吗?
  他…应该会准时来的吧。
  车子在民政局门口停稳,小初看了看时间,七点二十。
  她握着手机心情很是焦虑。
  想到什么,她拨开屏幕快速的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八点,涂卿阳并没有出现。
  八点十分,八点二十…八点四十。
  小初的心从未如此焦灼过,这似乎是她人生中最难熬的四十分钟。
  她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通往民政局的那条路。
  每一辆过往的黑色轿车她都会留意车牌的后三位数。
  可是失望之后还是失望,她隐约有些不安。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激动的拿起看了一眼,可却瞬间失望。
  电话是凌淳庚打来的,不是涂卿阳。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