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费舒雅杀人的原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start--
  佟霏吃完中午饭本来打算小眯一会儿的。
  昨晚被战天爵折腾的够呛。
  她一直没想明白,这个老男人到底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精力。
  每天晚上不把她啃的嗷嗷求饶都不罢休。
  她时常都在怀疑,难不成他真打算把之前的十年欠下的都弥补回来
  天哪,想想她的小腰就觉得有些疼
  她刚起身准备往休息室去就听到门口传来吵闹声。
  接着门被推开,佟辰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佟霏,你到底想干嘛给我甜枣再甩我一巴掌是吧。”
  佟霏纳闷的望着这位冲动成疯的哥哥:“我又怎么了。”
  “你把我的秘书给我送走了,就让江梦音来代替是吗
  我天天晚上回家看到她还不够,白天还得对着她那张苦瓜脸是不是。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怎么就这么会折磨我呢。”
  佟霏重新坐回到座位上:“你是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跟她八字不合。”
  佟霏笑了笑起身上前拉着他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她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水:“来,这水是凉的,喝了扑扑火。”
  “佟霏,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你还真是折磨人都不带重样儿的呢是吧。”
  “我不是折磨你,我不知道我这样安排你会生气。
  不过既然你生气了,我就把我的目的解释给你听听。
  你听完再决定用不用小江可以吗”
  佟辰抱怀瞪向她,他这个妹子最近总是出这种幺蛾子对付他。
  他得打起一百二十万分的精神才行。
  “你说。”
  “你现在身上的责任重大,我把一部分事业交给你,你是打算往好了打理,还是打算往倒闭的路上打理”
  “别废话,捡重点说。”
  “像是韩文轩那种人都能撑起一个集团公司,我相信你比他肯定强了千百倍。”
  “也别拿我跟他比。”
  佟霏在心中坏笑:“我不是要把你跟谁比。
  我只是举这么个例子,在我眼里,你的潜力还是很强的。
  我希望你能够把公司管理好。
  你找的那些个秘书真的不行,她们只会托你的后退。
  当然,小江也不见得就是最好的选择。
  但有一点小江比任何人都强。
  小江现在是咱们佟家人,佟家的利益不,应该说是你的利益跟她息息相关。
  你好了,她才会好,我把她调到你身边来,她一定会全心全意的辅佐你的。
  当然,她没有做过秘书,有些事情可能做不来。
  我不是只给你安排了她一个秘书。
  要只有她一个人的话,我也会心疼她的,毕竟是我的亲嫂子,我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干这么重的活儿。
  你放心,另外一个秘书我这一两天就给你安排。”
  佟辰沉默了片刻,佟霏的话似是也有道理。
  “你倒也是说说那个女人,她天天看见我就板着一张脸,好像我欠了她多少钱一样。
  这种秘书我看着糟心,没法儿专心工作。”
  “公事是公事,家事是家事。
  工作上,她若不严谨我肯定说她。
  &nbp;但是你们两口子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好可不能赖我吧。
  说真的,你啧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又怎么了。”佟辰瞪她。
  “看你在泡妞这方面挺擅长的,可你怎么却就是搞不定自己的老婆呢。
  我是觉得我自己以前真的高估你了,所以才觉得失望的。”
  “我去,那个女人还能称之为女人吗
  跟别人可以有说有笑的,可以看到我就冷起了脸。
  这些表面功夫我本来也不需要,可她总得有点儿能拿得出手的吧。
  起码床上功夫也得过硬吧。
  可我都懒得说,我天天的跟在碰块木头有什么区别。”
  “她之所以像木头是因为看不上你。
  你有本事就别光把她的身体拿下,要把她的心拿下。”
  “说的倒简单。”
  “嘶”佟霏挑了挑眉往他身侧凑了凑:“哥,咱们打个赌吧。”
  “赌赌什么”
  “一千万,我赌你搞不定你老婆。”
  佟霏说着挑眉坏笑了起来。
  “开玩笑,这世上除了咱妈和你,没有我搞不定的女人,你哥我的魅力,老少通吃。”
  “吹牛皮,那你敢不敢跟我打赌,时限到今年年底。
  如果我输了,我心甘情愿自掏腰包给你一千万。
  可如果你输了我知道你败家,现在也拿不出一千万。
  那你明年就没有工资,你要白给公司工作一年。”
  佟辰冷笑:“切,赌就赌,当我会怕你不成。”
  他站起身吊儿郎当的往门口走去,“我走了,赶紧给我安排个顶用的秘书,哦对了,我只要女秘书。”
  “知道了。”
  佟辰转身离开,佟霏坏笑,就算是女秘书,也给他安排一个最丑的。
  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两个秘书中对比出美丑。
  最近佟霏得到了个经验,佟辰这样的糙汉子就得顺毛捋才行。
  这段时间他总是顺着他,夸着他,结果她发现他上进心竟然上升了十个百分点。
  而她越跟他对着干,他越是会炸毛。
  既然如此,她干嘛不哄着他呢。
  都说男人是贱骨头,现在看来这话真心一点儿也不假。
  下午,战天爵来接她一起下班。
  这几天李嫂有些不舒服,刘嫂又请假回了老家。
  陈叔每天都要照顾两个孩子,新来的两个佣人从没有管过买菜的事情。
  所以佟霏主动提出要去超市买菜。
  想到平凡家庭里,夫妻都是要自己买菜做饭的,佟霏便央着战天爵跟她一起去。
  战天爵倒要由着她,明明工作很忙却还是腾出了时间早点下班了。
  两人进了超市都有些陌生。
  战天爵平常是从不主动逛超市的人,佟霏在国外的时候倒是经常陪露萨去超市,但回国这还是第一次。
  她显的有些小小的兴奋:“诶,你买过菜吗”
  “这是第一次。”战天爵一手推着车一手搂着她的肩膀。
  “你多久没到超市来过了”
  战天爵想了想:“应该有几年了吧。”
  佟霏呵呵一笑,倒也是的,他要用的东西,秘书早就一应俱全的帮他准备好了,哪里还需要他出来买。
  佟霏环视四周:“卖菜的地方哦,这边吧。”
  她随手帮他一起推着车子往菜摊那边走去。
  两人男才女貌的,穿着又非同一般,所以在这超
  市里格外的吸引人的注意。
  佟霏挑了一颗西兰花放进了购物车里:“普通家庭里过的都是这种柴米油盐的生活吧。”
  “大概吧,”战天爵看着她道:“他们的时间大概太多了,所以才会愿意在这种地方làng费。”
  “如果我们家里没有佣人,那我们还不是一样得自己买菜做饭吗”
  战天爵摇了摇头:“我们家里不可能不用佣人。
  佣人的工资一个月才多少钱我们的财富可是以分钟为单位来累积的。
  雇佣佣人来照顾我我们的饮食起居,对于我们的生活才是最好的安排。”
  “不过你得承认,夫妻两人偶尔一起出来买买菜,散散步还是蛮开心的,对吧。”
  战天爵侧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会开心的。”
  “今天小初跟凌淳庚把证儿领了。”
  “你看,我就说他们两个有戏。”
  “可是你说多神奇呀,两个八竿子完全搭不着边的人怎么会结婚呢
  甚至只见过一次面呢,我才知道,原来小初也是个疯狂的女人。”
  佟霏说着侧头看着他甜甜的笑了起来。
  “你还乐,”战天爵看着她摇了摇头。
  “怎么了这不是高兴事儿吗,我笑不也正常吗。”
  “高兴事儿你不知道你已经因为小初而树敌了吗”
  佟霏纳闷:“树敌谁是我的敌人”
  “你呀”战天爵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涂卿阳不恨你吗”
  佟霏撇嘴:“他恨我有什么用,小初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的机会比任何人都多。
  如果他真想娶小初,哪用等到今时今日。
  昨晚他得知小初要嫁给凌淳庚的消息竟然还来找我算账。
  他还跟小初说要娶她。
  如果他能说到做到倒也无所谓,可他竟然骗了小初。
  小初为了他都决定要放弃凌淳庚了,结果涂卿阳竟然放了小初的鸽子。
  我实在是不明白,卿阳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却会做这种糊涂事儿呢。”
  战天爵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样子摇了摇头。
  “你倒是比小初还生气。”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
  在我眼里,卿阳不是个会做这种事儿的人,我对他有些失望。
  可是他对我那么好,我偏偏没有资格说他。
  你说多奇怪,他可以对我好,为什么却对小初这么残忍呢。”
  战天爵勾唇邪魅的笑了笑:“你跟涂卿阳认识这么久,有没有听他说起过他过去的事情”
  “过去过去的什么事”
  “看来是并没有,你的年纪稍微小一些,所以当年的事情你应该并没有太在意。
  涂卿阳这样做,其实不见得就是在折磨小初,兴许他也在折磨他自己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佟霏望着战天爵,他这话倒是把她给说糊涂了。
  难道他知道关于涂卿阳的事情吗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呀,告诉我呗。”
  战天爵挑了她下巴一下:“你这么想知道别的男人的事情吗,我会吃醋的。”
  “切,你就会吊人胃口。”
  “我不吊你胃口,不过呢,我可是个精明的商人。
  想要从我这里换到消息,你必须得把我伺候好了才行。”
  佟霏冷哼一声:“跟自己老婆都这么算计,我鄙视你。”
  战天爵在她耳边暧昧的道:“鄙视无效,我只接受你身体的贿赂。”
  br/
  佟霏挑眉斜向他:“那是不是今晚我贿赂了你,你就会告诉我了”
  “没错,不过你可得好好贿赂,贿赂的我不舒服我也有权保持缄默。”
  佟霏抬手肘撞了他一下,买蘑菇去了。
  两人大包小包的从超市出来回到家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吃过饭,两个小娃娃都睡了之后,佟霏果然是穿上了限制级的空姐制服跳上了床蹂躏他。
  事后,战天爵一直把她压在身下。
  “真没看出来呀,我老婆竟然还有这么深的潜力。
  以前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放荡起来也够狠的。”
  佟霏白他一眼:“我这叫一步到位,省得你说我服务的不好,不肯把秘密老实交代给我听。”
  战天爵一翻身在她身侧躺下将她搂在怀里,她的脸贴在他的xiōng前抱住了他的腰:“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说说你知道的关于涂卿阳的事情了”
  “涂卿阳的事儿其实我很多年前就听说过,只是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我也不爱管闲事。
  后来你找他帮你的忙他竟然欣然答应了,我就有些心里不爽,所以我又派人调查过一番,总算是把当年我没弄清楚的那些事儿给调查清楚了。
  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涂卿阳不是你能随便招惹的人。”
  佟霏点头:“我记得,而且这话暮年哥哥也跟我说过。”
  战天爵点了点头:“暮年跟我还有涂卿阳,我们大家都是同龄人,所以有些事情多少都是听说过一些的。
  涂卿阳高中的时候其实成绩并不是很理想。
  他的数学尤其的不好,所以升高三的时候,他找过一个家教帮自己辅导功课。
  而刚好,这个家教就是小初的生母。”
  佟霏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很久之前,费舒雅刚出狱的时候,小初告诉过我这件事。
  我还知道小初的妈妈是卿阳升大学的庆祝会上被费舒雅推进池塘淹死的。”
  战天爵点了点头:“恩,看来小初的确没把你当外人。
  不然这么晦涩的事情,她应该不会与别人言语的。”
  “那时候费舒雅一直在派人监视她,所以她压力很大。”
  “但你知道的也仅限于此了吧。”
  战天爵狡黠的垂眸看着他怀里的佟霏。
  她点了点头:“恩,所以才需要你补充你知道的东西呀。”
  “其实你知道费舒雅为什么一定要杀死小初的母亲吗”
  佟霏仰头看向他:“你知道这个连小初自己都不知道呢。”
  “当年小初年纪小,那些大人们之间爱恨情仇的事情她并不懂。
  就像当年这新闻在安城闹的沸沸扬扬的,可你却完全不知道是一样的道理。”
  佟霏嘟了嘟嘴,他是在炫耀自己老吗
  “我告诉你,费舒雅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当年涂卿阳看上了比他大很多的家教老师
  我看过当年警方发布在报纸上的新闻照片。
  那个女人是个很标致的美女。
  虽然不能跟你比,但在当时那个年代,以一个九岁孩子的妈妈而言,她绝对是美人儿中的美人儿了。
  加上她在社会上历经了很多年的风雨,谈吐间自然也多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气质。
  当年还在读书的涂卿阳很轻易的就被这位美女老师给吸引了。
  甚至听说到后来,他还要为了小初的妈妈跟费舒雅分手。”
  “那么,这就是费舒雅要杀人的原因”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小初就不会遇到现在的危险了。”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