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沈秋的下马威,佟霏的回马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二胎?”佟霏惊讶的望向他:“你还想要孩子?”
  “为什么不要?”两人说着已经进了电梯,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颊:“只要我们两人的爱情结晶,生十个我也不嫌多。”
  “我嫌,”佟霏摇了摇头,像是拨làng鼓一样。
  “怎么了?”
  佟霏瞪他:“你不知道怀孕的初期会反胃到什么也吃不下去吗偿。
  你不知道怀孕的后期连睡觉都会觉得费劲,每天顶着个好像随时都会掉到地上的肚子有多难受吗?
  你不知道我怀孕七个月之后就是在床上度过的吗撄?
  你可真是说大话不嫌腰疼,还十个八个呢。
  生孩子很痛的好吗。”
  听着她抱怨一大堆,战天爵叹了口气将她揽进怀里。
  “是我不好,让你一个人受了那么多的苦。”
  怪不得她每次总要吃事后药,原来是因为怕生孩子。
  他都不知道这些,竟还要让她继续生。
  佟霏笑着推开他:“眼下小达和小初还不够你折腾的吗?
  我可是每天都被他们折磨的很累呢。”
  “这件事听你的,毕竟最受苦的人是你,你最有发言权。
  你完全可以拍板决定。”
  他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的目光满脸的宠溺。
  “对了,有件事…得跟你商量一下。”
  战天爵看着她:“说吧。”
  电梯门打开,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
  佟霏挽着他的手腕出了电梯:“一会儿上车再说。”
  到了车上,战天爵发动车子,佟霏系好安全带看向他道:“我打算去把两个孩子的名字改一下。”
  “改名字?”战天爵望向她:“怎么想起来改名字了?”
  “他们终归是战家人,我总不能自私的让他们一直跟着我姓。
  再说我当年答应过奶奶,要帮战家传宗接代的。
  所以,我要给他们改姓呀。”
  战天爵望着她,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呢。
  没有想不是因为不想。
  只是他不忍心。
  小达和小蜜是她受尽苦难生下的孩子。
  当年她怀孕的时候他甚至没能在身边陪伴。
  他也没有见证两个孩子的成长,按理来说他是没有资格要求两个孩子随他姓的。
  现在这件事佟霏竟然自己提出来了。
  他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
  佟霏看着他望着自己发呆忍不住笑了起来:“干嘛,傻了呀。”
  战天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战友达,战溪羽恩,听起来似乎不错。”
  她说要改,他又很期待,自然不会矫情到说不愿意。
  两人都是行动派,第二天就去公安局办理了更名业务。
  之后战天爵将佟霏送回了公司,而他则去了奶奶的坟前,拿着小达和小蜜的户口本给奶奶看。
  他没有多说什么,这本来就是奶奶一直在期待的,如果奶奶在天有灵,看到这些的时候,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战家有后了,这是一个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呢。
  转眼,秋去冬来,安城在这个不算寒冷的冬天也迎来了第一场雪。
  雪不大,但却让许多人激动了很久。
  据说好多人的朋友圈都被安城难得一见的初雪给刷爆了。
  下雪的时候,佟霏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穿着单薄的连衣裙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抱怀,目光沉沉的望向窗外。
  很长一段时间,战天豪都没有联络她。
  前几天他却忽然又找到了她。
  他知道她现在正被棘手的事情缠着,所以愿意给她一段时间。
  可是不会太久。
  她不知道战天豪都知道些什么。
  但是她隐约间能感觉的到,他知道自己正在跟战天爵联手对付韩文轩的事情。
  沈秋在韩文轩回国的第二个月也回国了。
  听说她没有回战天豪的住处,而是自己单独在外面租了公寓。
  而且,为了不被战天豪*扰,她时常换居所。
  至于后来她到底有没有再跟战天豪之间有过多的纠缠,佟霏并不知道。
  只是在刚刚,她接到了胡宪冬这个八卦大王的电话。
  他说,沈秋今天去找他了,她说自己刚刚跟战天豪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
  换言之,沈秋现在是自由人了,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侵入佟霏的婚姻了。
  胡宪冬给她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很明显,他是为了她和战天爵好,他想提醒她小心沈秋。
  可是说真的,沈秋现在对于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心爱之人的前女友这么简单的身份了。
  她脑中的沈秋还多了另一层身份,与父母的死有关的嫌疑犯。
  可气人的是,她现在跟韩文轩是绑定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
  韩文轩不倒,她就不能贸贸然的动沈秋。
  佟霏的咖啡还没喝完,手机就在桌上嗡嗡了起来。
  她过去将手机拿起看了一眼,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她不屑一笑。
  刚刚跟胡宪冬报备完就开始有所行动了,沈秋这个女人还真的不是普通的不安分呢。
  她都没有去找沈秋,沈秋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她将手机接起:“喂。”
  外面的雪依然在下,佟霏转身倚靠在办公桌上,视线继续注视着外面的落雪。
  “佟霏,我是沈秋。”
  “我存了你的号码,有什么事吗?”
  “能跟我见个面吗?”沈秋的声音显的很是轻松。
  佟霏勾唇,满脸的讽刺:“可以啊。”
  沈秋跟胡宪冬说自己离婚的事儿本意该是为了让胡宪冬帮她暗暗的跟战天爵报信的。
  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胡宪冬竟然会先一步告诉她。
  她其实挺好奇,沈秋接下来的戏打算怎么演的。
  应承下来,也不过是因为最近心情太过郁闷,所以想去看看小丑的演技而已。
  “那我们定在什么地方?”
  佟霏想了想:“萨酒吧,下午四点,谈完了我还要赶回家。”
  “好的。”
  挂了电话,佟霏冷冷的笑了笑。
  她按了一下内线电话,门口的李楠快速的接听起来:“佟总。”
  “李秘书,你现在帮我去依麦尔女装店让他们的设计师帮我挑选一套华丽的短裙。”
  “那需要提供您的尺寸吗?”
  “不用,他们店里有我的记录,还有,高跟鞋一起搭配好带回来。”
  “知道了佟总。”
  挂了电话,佟霏回到了桌前坐下翻开文件身心投入的工作。
  刚刚沈秋的电话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工作上的热情。
  李楠半个多小时后就将衣服送了过来。
  三点半的时候,佟霏去休息室将灰白格子的礼服和八公分的白色高跟鞋换上。
  她自己将头发简单的束了起来,又化了个淡淡的装。
  她四点从公司出发,抵达萨酒吧的时候刚好四点二十。
  她故意将车子开的很慢,就是为了让沈秋等自己。
  如果沈秋真的是有心跟她炫耀,那即便她五点去,沈秋也不会离开的。
  酒吧门口,她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后就走了进去。
  萨酒吧是连福一家的产业,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不认识她的。
  她一进去,就被当成贵宾招待了起来。
  坐在吧台上等的有些焦躁的沈秋看到佟霏被众星捧月的迎进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冷落了几分。
  再看到佟霏今天的装扮…
  沈秋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佟霏本来就出落的很美,即便不化妆,也可以把安城所有的女人碾压。
  现在又配上了这么漂亮的衣服做陪衬,画着淡妆的她在这酒吧里真的是光彩耀人。
  佟霏走到她面前,对身后的引路的工作人员笑了笑:“行了,我找到我要见的人了,你们可以去忙你们的了。”
  “是,佟总。”
  几人离开后,佟霏在沈秋身侧的空座位上坐下轻轻敲了敲吧台:“一杯鸡尾酒,随便调,我不会在这里呆太久。”
  “好的佟总。”调酒师手腕一甩开始给她调酒。
  佟霏转头看向沈秋,“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聊吧。”
  佟霏耸肩,“可以呀。”
  她抬手招来服务生:“找一间安静的包间。”
  “佟总请随我来。”
  佟霏敲了敲吧台:“一会儿我的酒给我送到房间。”
  “知道了佟总。”
  佟霏在前,沈秋在后跟着一起往包间走。
  佟霏的优雅大气吸引了来回的人驻足打量,而沈秋这边则是没人注意。
  沈秋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气场明显被佟霏碾压。
  从前就是这样,只要她和战天爵等人带着佟霏一起出门。
  佟霏永远都会高高在上的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陌生的也好,熟悉的也好,他们似乎都习惯了围着佟霏团团转。
  可是她真的不服气,除了不如佟霏漂亮,她到底哪里比她差了。
  凭什么她总是要抢自己的风头呢。
  进了包间,佟霏翘着二郎腿坐下,可姿态依然优雅。
  服务生将她的酒送了进来,佟霏端起酒杯晃动着望向沈秋。
  既然是她约自己出来的,那自己就沉住气好了。
  沈秋坐了片刻后眉心扬了扬:“我约你出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说。”
  “我跟战天豪离婚了。”沈秋说完嘴角微微扬起,看着她的目光也多了一分挑衅。
  佟霏挠了挠眉心略感为难:“按理说,离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你却说的这么自豪…
  你说我是恭喜你好呢?还是…同情你好?”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你不是知道吗。
  所以,同情我就不接受了,你还是恭喜我吧。”
  佟霏笑着对她举了举杯子:“恭喜你离婚,即将变成大龄无后代的二婚女。
  啧啧,怎么听起来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过既然你坚持,再恭喜你一次。”
  她说完抿了一口杯中的酒:“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事情?
  这种小事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约我出来的。
  我没有你那么闲,公司里一堆事等着我去处理。
  家里又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怎么也喂不饱的老公。
  你别看我现在挺清闲的,其实骨子里已经成了陀螺。”
  佟霏这么说的时候沈秋冷笑一声。
  “天爵…应该还不知道我离婚的消息了。
  我找你出来,主要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可以告诉他吗?”
  “当然,为什么不可以呢?”佟霏坦然的望着她笑了笑。
  “既然你觉得这是很光彩的事情,那你只管跟他说好了。”
  沈秋脸色不悦了几分,佟霏倒是觉得很爽。
  “啊…对了,我忘记了,我家天爵最近好像被我下了禁令,严谨与其她女人来往。
  这样吧,我帮你给他打电话。”
  她说着掏出手机找号码。
  沈秋脸色更白了几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告诉他。”
  “哎,他应该不会接你电话的。”
  沈秋不信,掏出手机给战天爵打电话。
  这种事儿她得掌握主动权才行。
  电话响了很久,战天爵果然没有接。
  佟霏灿烂的笑了起来:“你看,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兴许…天爵在忙呢。”
  佟霏嘟嘴:“有可能,”她边说着还是拨通了战天爵的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战天爵就接了起来。
  佟霏勾唇一向目光落在沈秋的身上:“天爵,你忙吗?”
  “不忙,怎么了?”
  “你刚刚怎么不接沈秋的电话呀,沈秋有话要跟你说呢。”
  佟霏说完,沈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战天爵没有做声,佟霏继续道:“其实沈秋有话要跟你说。
  她说这对于她来说是个好消息,很想告诉你,但又怕我不让,所以她这会儿特地约我出来征求我的意见呢。”
  “什么事?”
  “她跟天豪哥离婚了呢。”
  战天爵无语:“这种事情有必要特地把你叫出去告诉你吗?
  我看她是太闲了,就只会给别人找麻烦了吧。”
  佟霏笑了笑,“谁知道呢,她刚刚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
  我想她现在还是有话要跟你说的,你稍等。”
  她说完将手机递给沈秋:“电话通了,你跟天爵说吧。”
  沈秋一脸怨气的将手机拿过接听了起来。
  她看佟霏的眼神让佟霏觉得讽刺又好笑。
  明明是沈秋要约她出来给她个下马威的。
  结果下马威没立住反倒被她给杀了一记回马枪。
  现在沈秋心里的滋味,她大概能懂一些。
  “天爵,你刚刚…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呀。”
  “我只接重要的电话。
  你离婚的这种小事,为什么还要告诉我和佟霏?
  这些跟我们夫妻两个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沈秋脸色尴尬的看向佟霏,不过很快她就挑了挑眉扬起了笑意:“恩,我就是想要跟你分享这个好消息。
  当年的错误决定,让我失去了挚爱这么多年。
  现在我自由了,终于可以重新来过了。
  天爵,你也是为我高兴的对吧。”
  “我刚刚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你离婚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所以我也没有必要高兴或难过。
  沈秋,我知道你约佟霏出去的目的,不过你似乎弄错了,佟霏和我现在都对过去的事情不关心。
  作为曾经的老朋友,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总把自己放在过去的回忆里。
  不见得做过男女朋友就都能走进婚姻。
  有些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希望你能够自重一些。”
  “天爵,我知道你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
  可我也有我的人生规划。
  我失去的那些我最珍惜的人和事一直都是我的心结。
  我一定要把他们重新抢回来,不然我这辈子即便死都不能瞑目。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我知道你很忙,那我就先挂了。”
  沈秋说着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交还给佟霏。
  她看着佟霏笑了笑:“谢谢你帮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战天爵。”
  佟霏耸肩表示无所谓:“也不是什么值得感谢的事情。”
  “佟霏,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真的很无耻和不要脸。
  可是让我沉默我也做不到。
  我离婚是为了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佟霏摇头:“我并不清楚。”
  沈秋无语一笑,难道装蒜就可以回避这个问题了吗?
  “我是为了天爵。
  我刚刚跟天爵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我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要向你下战书的。”
  “战书?”佟霏说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现在是和平年代,下战书这种事情太老土了。
  我真的很忙,实在是没心情陪你玩儿这种你单方面发布的夺夫游戏。
  这样吧,既然你对我老公这么感兴趣,那你就使出浑身解数的追求他吧。
  如果他愿意跟你走,那我绝对不会做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拖着他不放手。
  我会很潇洒的从他的生命中退出成全你们的。
  可如果他不愿意,那我也真的没有办法。
  还有,以后这种事情你不必先来找我。
  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你只管爱谁就去找谁好了。”
  佟霏说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如果还要坐会儿的话就请自便,我先走了。”
  她起身将包抓起往外走去,手触到门的时候只听沈秋急急的喊道:“佟霏,战天豪知道的秘密,我也知道。”
  佟霏抓着门的手顿了一下。
  看着佟霏的反应,沈秋的唇角终于染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在家里不小心看到过战天豪手中的秘密。”
  佟霏踟蹰了片刻后转过身望向她:“那又如何?”
  “如何?”沈秋冷笑:“你会不知道吗?”
  佟霏坦然的点头:“对,我不知道,所以现在要你告诉我,即便那些秘密你都知道又能如何?”
  沈秋蹙眉片刻后阴笑了起来:“佟霏,别硬撑了。
  你我都很清楚战天集团的规矩。
  一旦秘密被公布于众,天爵将失去一切。”
  ---题外话---吼吼,剧情要进入大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