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随军这件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楚铮为了节省脚力,带着韩子禾挑了小路来走,直奔他的宿舍而去。
  宿舍大楼在操场的另一面,小路正好儿要从操场边儿的草地穿过去。
  这会儿许是因为士兵们都到专门的训练场地训练去了,倒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清静。
  韩子禾便是在这清静中有些恍然。
  眼前有些熟悉的场地,渐渐地多了些看上去有点儿朦胧的身影,那些矫健的身姿,看上去竟然格外的熟悉……
  “子禾?子禾!”
  楚铮的呼唤让韩子禾从恍惚中醒来,蓦地,便是一阵今夕何夕的错觉。
  “怎么啦?”楚铮发觉他自己好像又在不知不觉间领先自己媳妇儿两三米,立即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几小步。
  “你……”韩子禾正要开口,忽听不远处的草丛那儿传来一阵哭叫:
  “你就是个骗子!……当初,我嫁给你时,你就是上尉副营了,当时就可以分房随军了,你偏偏不吭声、不申请,我那你没辙,又想着刚结婚,不逼你;可你看看,现在都多少年过去了,你都少校了,我怎么就不能过来呢?!孟明,你听着,要么我这回就不走了,你把随军事宜给我办下来;要么,你就提交专业报告,去我爸给你看好的单位,上班儿去!我告诉你,你别不知足,你要是到了地方,有我爸的面子,怎么着混个副处级不是问题!”
  有些尖锐的女声沉没下去,接着便是一个沙哑的又带着些许疲惫的男声响起:“何梦,有事儿咱们回宿舍说,成不?”
  女声再度响起,带着气急败坏般的不甘和气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回去?回宿舍了,咱俩什么也谈不成!”
  孟明声音里满是无奈:“何梦,你要讲些道理!我知道你希望我能像大多数人的丈夫那样,天天下班就回家,可是,我是一名军人……咱们俩交往之初我就和你说过,为了能成为一名职业军人,我付出了太多,所以这辈子,我都不会脱下这身军装……何梦,转业的事儿真没得商量。”
  何梦倒是见机快,话头儿一转:“孟明,我给你俩选择了,你若是不愿意去地方,我不难为你,省得将来你怨我……可你也得给我交代吧?随军的事儿,你得给我办下来!”
  “办下来啦!我说了很多遍啦,都已经办下来啦!”
  虽然没有看到孟明二人的表情,韩子禾也不难猜出他脸上的表情。
  孟明大概恨不得举手投降,对于女人的胡搅蛮缠他实在是甘拜下风,就是训练那些刺头儿兵蛋子们,都没这么累、这么无力的。
  “都跟你说过啦,上面儿给咱们配房名额啦!批准信,你不是也都见着了么?”
  “信,我是见着了,可那配房名额不是让出去了么?”
  “那不叫让!人家三队的副队和我是老乡,只是没有我命好,能娶你这么个好媳妇儿,他媳妇儿也是我们那儿的,人家拖家带口的,不容易;我又想着你也不喜欢住旧房子,干脆让给他,他的名额呢,就留给我,这眼看着新的家属大楼就要开建了,很快咱们就能住上新房子,多好?”
  大概是前一句的吹捧让何梦稍稍释怀,她的情绪倒是稳定下来些:“你啊,也不用拿好话来哄我,我现在,这心气儿让你雕磨得,也不似过去啦,什么新房旧房的,我还真不在乎!你那老乡不容易,我就容易啦?你知道体贴旁人,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心疼老婆?哈,我真就想不明白,咱俩这么多年都是聚少离多的,你就不想我?”
  “想!我能不想么?……”
  “快拉倒哈!我不想再听你嘴里那些没用的话啦,我就一个要求:和你老乡换房子的事儿,我不追究了,你现在手里不是有交换过来的名额么?你给我再换一个去!”
  孟明快被逼疯了:“梦啊!谁也不傻,哪有你想得那么轻松,说换就换啊!”
  “呵呵!”一声冷笑,何梦恨得只咬牙,“你也知道你自己傻啊!”
  反问之后,何梦气哄哄地转身跑了出来。
  “嘎?”
  四目相对,哦不对,应该是八目相对啦。
  追出来的孟明和他媳妇儿一起,与韩子禾楚铮夫妇撞了个对脸儿。
  说不出的尴尬啊!何梦立即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让人家听了个全面,不由得又羞又恼,跺跺脚,低着头跑开了。
  孟明看见楚铮,先是满面通红的挠着头。
  抓耳挠腮的孟明,很快意识到自己应该先敬个礼。
  敬礼毕,接着抓耳挠腮的孟明,磕磕巴巴地说:“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哟,这一开口就是替媳妇儿说话,这人还不错么!韩子禾微不可见的挑挑眉。
  楚铮的大掌排在人家孟明的肩膀上,豪爽地一笑,根本没有任何听墙角时被抓包的羞愧:“行啦,小子!赶紧追人家去吧!”
  “哎!”估计孟明这哥们儿早就恨不得开跑了,连喯儿也不打。
  刚跑没两步,孟明又猛地回身儿,红着脸冲着韩子禾招呼了声:“嫂、嫂子好!”
  看着没几步就飞奔得没影儿的人,韩子禾失笑:“你的这个战友还挺有趣儿的。”
  楚铮自然而然的趁机揽住韩子禾的肩膀,拥着她继续步行:“是吧?你这才是刚来,等你在咱们这儿呆住了,就会发现,这军营最大的好处,就是最可爱的人最多!”
  韩子禾对楚铮的某些动作,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也怕自己若是认真了,楚铮那厮很可能也吃不消。
  ……
  楚铮在部队的待遇还不错,自己一间宿舍,有小小的卫生间和阳台,虽然不能和正经的居民房相比,却也让韩子禾方便了许多——总算不需要在需要方便时,让楚铮给守门儿;也不用等没人的时候,才能使用洗浴室。
  纤纤手指划过被整理成豆腐块儿一样的被子,韩子禾眸中闪过一刹那的怀念。
  楚铮将韩子禾的行李放好,自己搬着小板凳坐到韩子禾腿边儿,笑呵呵的搓着手:“那个……子禾,随军的事儿,我想和你好好儿说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