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接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楚铮口中的临时安置房,仔细说来就是北方比较常见的大院儿,独门独户,若是往高级上说,就是一套一进的四合院儿。
  楚铮带韩子禾来的这片安置区,一共有九、十户人家,因为大院儿与大院儿之间间隔较远,倒是留出不少私、密空间出来。
  看着绿植密布的安置区,以及被绿植掩映、犹若点缀其中的房瓦,韩子禾身心都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许多。
  大院儿总体来说就是红瓦白墙,看着还挺喜庆。
  楚铮分来的这套院子,位置还不错:从院门儿往左转,往前走百十米,再右转走百十来米,就进入了通往部队操场的曲径;从院门儿往右转,往前走百十米,再右转走百十来米,则是通向了往部队接待中心走的大路。
  任凭楚铮开道,韩子禾慢慢悠悠地跟在其后,也不着急,只管欣赏着地面上光影的斑驳。
  注意到自己小妻子满意且带上几分享受的表情,楚铮不自觉地松口气: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咱们的院子,因着可能会住得稍久一些,所以上面允许咱们小规模地改装……”嘿嘿地笑着,楚铮指着院子中的一块儿空地,规划道,“你不是想要独立的卫生间么?我就在那儿给你盖一个,顺带再盖一个洗浴室!”
  韩子禾瞅瞅,又指着另一处空地:“一事不烦二主,你再给我盖个厨房,嗯,这里可以通煤气不?”
  楚铮mōmō下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个小妻子:“你还会做饭?”
  韩子禾无语地望望天,她这个前身和楚铮之间,对彼此到底是要多无知啊!
  不过,也好,他们越是彼此不了解,她才会更愿意保留眼前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配偶。
  不行,不行!韩子禾摇摇头,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既然前身走得不留痕迹,那她也要摆脱前身的影响,说什么以后也不可以再想她啦。
  心中有了决断,韩子禾面对起楚铮来,就更轻松自如:“拜托,楚中校,你得对你的妻子多么陌生啊,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妻子曾经留学四载?外国那些吃食,冷口儿尝尝倒有几分新鲜,可不能常吃……有时候,执念是最好的老师,你妻子我对咱们华夏美食的执念,造就了几分不错的手艺,等回来秀给你吃哦!”
  看着小妻子带着几分调皮的冲着自己眨眼,楚铮乐呵呵地期待起来:“啊,一言为定啊!嘿嘿,我倒是有口福喽。”
  许是气氛正对,也许是伴着夕阳的晚霞太美,相对仍旧还处在接触阶段的这对儿夫妻,很自然地,让彼此相近的那只手牢牢地牵住了对方。
  金红色的光,在二人相依偎下,仿若背景图一般,将这幅看上去仿若油画的画面装饰得如梦似幻,时间静静地流淌着,空气中萦绕的那一缕缕若隐若现的情丝,仿若温柔了这个时刻这幅画面的每一个角落……
  韩子禾与楚铮所在的这个尚未修整的临时安置房,正是因为他们,在这时这刻好像摇身一变,成为了桃源一般的存在;而他们二人,又是因为这桃源一般的存在,而对彼此共建的婚姻生活,乃至后半生的幸福,渐渐产生了信任、期许和……欢喜。
  临近处鸟雀低鸣、夏蝉轻歌,又有远处传来的军人们的饭前歌声,韩子禾和楚铮渐渐地从彼此的“梦”里走出,相视一笑。
  “先回去吧?明天咱们再过来,顺便将修整的方案定下来。”搓搓双手揉揉脸,楚铮仍抹不去嘴角挂着的傻笑。
  韩子禾觉得好笑,又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轻易地对一个人安心,安心到愿意和他分享一辈子。
  “也好……不过,明天你有时间?”做过军人的韩子禾,眼中露出不信任。
  楚铮拍着xiōng脯保证:“我又家属探亲,怎么着也能申请两天的假期啊!”
  嘿,这理直气壮地,希望他能继续保持。
  耸耸肩,韩子禾不置可否:“我们去哪里吃饭?”
  楚铮眨眨眼,表示:“食堂……好像,这会儿不太方便啊!”
  见他在自己眼神下,终于改口,韩子禾表示还是先回宿舍表较好,主要是她可不想成为被围观的对象。
  想当初,她还在地球上时,和她们同属一个特种大队的男兵中,有一个赶上媳妇探亲,好家伙,那群单身汉们跟围观稀有动物似地,那场哄起的,那是相当壮观。
  “也好,等我们队的队员拉练回来,我介绍你给他们认识。”楚铮拉着媳妇儿的手,往回走,“至于晚饭,呆会儿我去食堂给你打回来。”
  “拉练?”韩子禾的注意力没在饭上,虽然两天都没怎么好好儿吃东西了,“你没跟着去?”
  “呃……”楚铮舔舔嘴唇,决定还是实话实说,“这不,我妈来电话,说你过来找我了……我这不是担心你,才没去的么。”
  韩子禾踮起脚,理解地拍拍楚铮那宽厚地肩膀:“都不容易啊!……一会儿回去,你给妈回个电话,就说我先去借调的学校报到,今儿才过来找你的,免得大家担心。”
  楚铮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媳妇儿潇洒的动作,脑子头一回有些转不过来:‘都不容易’指的是啥?还有,这个‘都不容易’和回电话,以及编瞎话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快带路啊,磨蹭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韩子禾已经迈出了十来米,回过头来对着傻呆呆地楚铮招呼着。
  ……
  夜晚降临,被以“考验”为名,暂时剥夺了享受鱼水之欢的楚铮,苦哈哈地躺在地铺上面,鼻尖上萦绕着从床铺上慢慢飘来的幽香,好不纠结;迫于太座的威严,楚铮转而想着自己那群弟兄也苦哈哈地走在回来的路上,瞬间,自己那颗一直左右摇摆不定的心,平衡啦!
  ……
  宿舍里,一个一夜好眠、一个险些一夜无眠的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起床号响起的刹那,猛地坐起身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