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要谈明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摆开架势,韩子禾可就真被大谈特谈啦。
  嘿嘿,说真的,比拳脚,她还得谦虚几分;可比口才,她韩子禾还真没怕过谁!
  想当初,地球上,她代理教导员时,底下那些新兵中的刺儿头儿到她手上,别管男的女的,都不敢作幺!那些被她关照过一次的队员,回去后都能争当小标兵!别人就是连踢带踹都关不住的,她谈话就能把对方谈崩溃!
  想当初,她出去执行任务去,扮演教授,敌方都没怀疑,为啥,她太能说!这完全颠覆了对方对于军人沉默寡言的刻板印象……
  “您看,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主要是魏嫂子的做法,我实在不能接受!我们家楚铮在外面拼杀冲锋,我这个做妻子的,没给他解忧就算啦,总不能因为别人莫名其妙的诬陷,就受委屈吧?!您看,我打印的东西,我带来啦,您看看、看看这里面是不是能有半点儿让人引起误会的地方?哪个词句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引起遐想、从而告密?”
  “你、你骂人!”魏芸啪的一声拍桌而起,刚要指向韩子禾的手指,在对方笑吟吟地目光下,颤抖着蜷缩了回去。
  小干部依旧不紧不慢乐呵呵地挥挥手,劝魏芸坐下:“魏嫂子坐下、坐下!有话好好儿说,咱们慢慢谈、慢慢谈,不急、不急哈!”
  韩子禾对于魏芸的不满,充耳不闻继续说道:“要是组织上有怀疑,现在就去我们家,电脑在那儿摆着呢,我也一直没回去,派技术部的人检查检查就是!”
  小干部自然不可能同意这种伤人心的做法,他拿着韩子禾放过来的稿纸低头速度了几页,连连点头:“楚嫂子好文笔!好文笔啊!您看看以后,可不可以给咱们部队写几篇哪?”说笑着,便笑哈哈地将稿纸退还给了韩子禾。
  “我也听小吴说啦,楚嫂子这两天足不出户地,可能就是在准备这稿件,忒不容易,赶紧收起来,回来寄出去可是收入啊!这种给小家庭创收的行为,咱们部队,可是大大地支持哒!”
  韩子禾笑笑:“我就说嘛,咱们部队最是明理;当初,我们楚铮还嘱咐我,有事儿要相信组织,也是……我这思维一下子没转换过来,竟自力更生,自个儿着急呢,要是想起他当初的叮嘱,也不至于闹得这么……”
  她好像尴尬、却又带着几分羞愧地低下头,腼腆的笑了笑;这般小姑娘的模样,让刚刚绝得她好像要吃人的魏芸,看呆住啦,这人比四川变脸都快啊!
  韩子禾举起早已拿在手中的瓷杯,举起来,对小干部道:“这水,就当是我以水代酒,向组织道歉啦!不管我多有理,闹出那般大的动静,都多少造成了影响……”
  这影响不就是你期盼的么?已经说不出话的魏芸,只想看看韩子禾究竟能说出多少这般堂而皇之的话来。
  “若以后,还有这种事儿,我一定先找组织申辩,相信,组织也一定能给我们公道,震慑那些宵小,让其不敢再犯!”
  这话说得小干部都有些笑不出来啦,这明明听起来那么谦虚明理的话,咋那么让他头疼呢?这话说出来,可教他如何处理魏芸?
  韩子禾余光瞅见魏芸要开口,立时将一饮而空的瓷杯兑满水,立时向魏芸敬道:“这一杯呢,我怎么也得敬魏嫂子一下儿,当时我也是气极了,既想着找您分说,又很怕旁人觉着我岁数小、好欺负,将来有样学样的学您诬告,不说我们应付不来,便是组织也得受扰,就想着干脆厉害些,权当杀鸡儆猴儿啦……”
  魏芸本是刚要开口,却被韩子禾顶的一口气不上不下就那么憋在xiōng间,两眼一翻,险些晕了过去。
  这也得亏是小干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才让她晕晕乎乎的安坐在沙发上。
  小干部也是苦笑不已,这楚嫂子可真敢说话,笑模儿吟吟地就将好话坏话全说了出来
  ……咱且不说魏芸做得如何不对,您当着她的面儿,直接说拿她做筏子,警告旁人,这搁谁谁都得气晕呢。
  “哟,魏嫂子,您可别激动,我这人说话就是直!”眼见魏芸缓过劲儿来,韩子禾却也没打算放过她,这可不怨她心狠,别的不说,就是让魏芸养成了欺负人的习惯,她那种愚蠢地胡闹劲儿,说不得楚铮的前途都能让她搅合坏了。
  既然魏芸一个高知分子敢这么不仁,那就别怪她飓风海啸般地不义啦!
  “我这个人吧,特爱国,尤其接受不了别人在这方面对我的否定……说来,我这能动手就不动嘴的做法儿,也是身在异国为异客时养成的,谁敢在我面儿说祖国的不是,不是让我驳倒、就是让我揍怕……所以,面对魏嫂子您这种诬陷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先把那胡吣的人的牙揍光啦!”示威一般地晃晃拳头,满意地看到魏芸眼眸瑟缩,韩子禾这才笑叹着,摇头“我当时痛快是痛快啦,却也忘记了自己受过的教育……您放心,等回去,我就好好儿研习咱们国家的法律,看看这无故构陷旁人,谁何种罪名,看看,能判多少载?”
  说着话,韩子禾敬酒一般轻轻示意一下,便一饮而尽。
  “这是道歉吗?这软话硬话可都让她说啦!领导?”魏芸不敢再直接找韩子禾的麻烦,扭头就向小干部“求助”。
  小干部一时也有些头疼,这把聪明的女人和蠢女人放在一块儿,滋味不好受啊!
  好不容易韩子禾放下瓷杯,看样子是不打算畅所yù言啦,小干部心里连连擦汗,准备赶紧开口调解,就听门外传来一阵有力的敲门声,接着便是一声震天吼般的“报告!”
  因为此时正值夏日,所以办公室的大门没有关上,反而用椅背儿顶住了敞开着。
  因此,三人一扭头,便看到一个脸上连油彩都还没来得及清洗的壮实男兵站在门槛之外,正眼睛发红地往里面怒视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