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经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那时,正值我就读博士研究生的最后一年,当时我已经完成毕业答辩,就等着学校发毕业证了。”
  韩子禾倚在楚铮身边儿,徐徐回忆着脑子里的那段记忆。
  “我在那个国家呆了四年时间,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没有说什么玩儿就能轻松拿到毕业证……那里的学术环境、或者说,竞争环境,非常地激烈,不管你曾经多优秀,到了那里,随便一回首,就能看到不一般的人才,嗯,很多人管他们叫‘天才’……
  到了那里,你会发现,只靠天赋拼杀,实在是太天真了,因为你身边的人不比你笨,却比你努力……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我在硕博连读的那两年,几乎是以图书馆为宿舍,几乎没有几个夜晚是躺在床上度过的。”
  楚铮听得心中感叹:能头戴光环的人,都不容易啊!
  尽管感叹又心疼,他也没有冒然插话,其实心思比较细腻的楚中校很明白,像他媳妇儿这样喜欢编故事写文章的人,在讲述一件事儿时,通常不会直入中心,他们会绘声绘色地通过铺垫,慢慢讲述。
  当然,对此,他不会反感就是啦!
  【一大队全体士兵(控诉脸):队长胡说!明明他要求我们叙事必须简洁的说!明明为了这个,他体罚过我们好多次的说!】
  【楚铮:╮(╯▽╰)╭傻菜鸟们,老婆和手底下的兵蛋子们,能等同么?!】
  楚中校由衷的表示:有老婆依偎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啊!那滋味儿,简直恨不得彼此都忘记了时间才好。
  韩子禾不知道楚铮满脑子的遐想,她细声细语地说:“你也知道,群集的天才同学中,总有些怪才存在……这些人,跟疯子没什么区别,他们眼里只有目标,至于旁的,都不知道要顾忌;我们宿舍就曾有人受过此害……”
  当然,韩子禾对她那个同学也确实同情不起来,那分明是一个不作死就不会死滴例子啊!
  “那个同学啊,他本来是要参加信息技术方面的比赛的,比赛前,他就放出风声,说:他做的程序,没有一个人能够突破,他肯定能拿no.1的……
  估计他也没想到,就这一句话,就跟在身上刷了蜂蜜一样,招来那些马蜂!
  他那计算机安全系统被人家攻克的,都快成了筛子!
  结果,不但程序被破解,连他备用的几个方案都泄漏出去……
  结局很显然,连比赛他都不用去啦!”
  楚铮挠挠头:学霸的世界,可真让人搞不懂呀!
  “那件事像是打开堤坝的口子,破解优秀师生电脑的风潮,就像洪水一样,冲遍了学院的每个角落,几乎无人可以独善其身……
  因为,不想让别人得逞,所以,我在编程的时候,加了一个隐匿、转移、追踪的功能。”
  楚铮眉头一挑,他听出来啦,他媳妇儿增加出来的那个程序,估计是这个事情的关键。
  “因为有追踪功能,我才隐匿身份查到屡次想破解我电脑的人……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丫的!竟然是我同桌!亏了我曾经借给他100当地币呢!那个混蛋的家伙——一个该国土生土长的欧罗巴!
  这事儿想起来都叫人生气,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一气之下啊,我就顺手破解了他的电脑,顺带将他作为转移的目标……
  哼哼,只要是来自黑客的攻击,都会转移到他的电脑上!”
  提到这个,韩子禾便有些小得意,不得不说,能成功重生到这幅身体上来,两个韩子禾的思维想法,很多时候还蛮相合的,这种手段,韩子禾本人在地球上,也曾经干过。
  不过接下来,楚铮就听到小妻子的声音里,带着些不甘:“也不知道是我赶得时候不对,还是他运气太好!竟然就在我辛苦设定好之后,学校出面,严肃处理了这些情况,一时间,大家都老老实实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再去破解别人的电脑!”
  韩子禾说这话时,习惯性地皱起小鼻子,脸上带着不乐意,那有些刁蛮的小模样,看得楚铮心底一个劲儿的大呼可爱。
  真是个小孩子!楚铮瞅着自己媳妇儿的神情,不禁在心里笑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他媳妇儿博士毕业时,才二十岁啊。按照时间算,这件事儿应该是发生在博士毕业之前。
  是啊,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个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可不就是孩子气么!
  韩子禾下面的话,像是印证他的结论一般:“这件事儿是发生在我念硕士的时候,因为想法没有得逞,我也懒得再去关注他……后来,慢慢地就把这件事儿抛在脑后,这一拋,就是约么两年时间。
  一直到博士答辩结束,我早不记得当初那段事儿的时候,事情发生了转折!”
  像是故意停到这里掉他胃口一般,楚铮看着小妻子冲他眨眨眼睛,笑得有些调皮。
  呆呆地眨着眼睛回应,楚铮突然发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肢体灵活性,在媳妇儿面前就失灵啦。
  眨一只眼睛这个动作,媳妇儿坐起来那么灵动诱人,咋他做起来,就跟俩眼皮都要抽筋儿似得?
  韩子禾被楚铮呆萌憨傻的举动,逗得捧腹,偎在楚铮身上打着滚儿的笑,知道感受到对方xiōng膛发出的轻颤,韩子禾突然就呆住了,静静地感受着,突然,在这个炎炎夏日的午后,她切身感受到了“岁月静好”的意韵。
  楚铮好像感受到了妻子的感受,双臂轻轻一拢,享受着彼此之间难得心意相通的时光。
  时间静静地过了一刻钟。
  “哎呀,好热哦!”韩子禾呼扇着手,嘟着粉.唇,噌噌噌地坐到了床的另一边儿,盘着腿儿,面向将近两尺远处满脸无奈的楚铮。
  “我接着往下说。”有些赧然,韩子禾面上堆笑,希望自己赶紧忘记自己刚刚的表现。
  楚铮随坡就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韩子禾笑着扬起白嫩的拳头,威胁似得隔着空气摇了摇,这才接着说道:“在等毕业证和毕业典礼的那几天,突然,我接到了院系办公室的电话。”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