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道歉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是郝清!”楚铮不等出屋,就肯定地对韩子禾说。
  韩子禾弯眉一挑,笑道:“你这耳力真好,这叫什么呢?闻声知来人?”
  她捏着自己精致的下巴,取笑一句,又道:“赶紧给人家开门去!”
  楚铮“嗯”了一声,刚走两步,停下来,冲着外面应道:“就来!”
  接着,回头儿对准备跟出来的韩子禾说:“你回屋儿里去吧!”
  “怎么?我还见不得人?”韩子禾虎视眈眈地瞪过去,一副等着楚铮将话吞回去的模样。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楚铮很有颜色,赶紧说:“你这不是新衣服么,别回来弄脏了!”
  白了他一眼,韩子禾催他去开门,自己一转身,往回走:“我换身衣服去!”
  楚铮嘿嘿地干笑两声,三步化作两步走、两步变作一步行地,蹿出去,将院门打开。
  “楚哥!”郝清即使等在外面,也是一副标准的军姿。
  “快进来!快进来!”楚铮将他让进院子,拉着他就往里走。
  郝清老老实实地跟着,嘴里还说着:“我、我是过来,跟嫂子和楚哥你道歉的。”
  “嘿!臭小子,一码归一码,我和你嫂子都不是记仇的,事儿过去就过去啦,你再没完没了,当心我抽你啊!”楚铮作势要踢,那郝清特别老实,当真乖乖地站在原地,闪也不闪。
  眼见楚铮停下动作,双手叉腰,好像气得没脾气的望着他,郝清极为认真地说:“楚哥,你揍我吧,没管好媳妇儿,是我的错,她胡闹到嫂子那儿,还玩儿起了诬陷,我心里难受……楚哥,你揍我出出气吧!我心里也好受点儿!”
  看着郝清眼底那浓浓的青色,楚铮嘬着牙花子,直摇头:“合着你这几天,不见人影儿,就着憋着劲儿呢!至于么!”
  见郝清跟头犟驴似地,站在原地不动,楚铮也气乐了,抬起胳膊就是一拳,不轻不重地砸向郝清的肩头,朗声说:“行!你有挨揍的瘾,等赶有空儿啦,咱们到训练场练练手儿,到时候是拳是掌、是踢是踹,你想怎么受着,你楚哥我就怎么招呼!”
  “行啦!走吧!”刚刚还捣在郝清肩膀的拳头,直接往旁一伸,楚铮勾着郝清的脖子,哈哈笑道,“你小子快跟我进屋吧!……怎么着,就这么轴啊!非得在这闹出动静,吓到我媳妇儿才高兴么……嘿,你小子是跟我到前来,还是给你媳妇儿报仇来啦!”
  郝清被楚铮说得满脸通红,耳根子都红得比韩子禾嘴上的唇膏还深。
  “我、我不是……”不善言辞的老实人,被楚铮挤兑的直着急,偏偏一着急还说不出话来,这大热天儿的,楚铮眼见着郝清刚刚还清爽的额头,这一会儿工夫,就跟让人泼了水一般。
  “老子我是跟你开玩笑呢!呃……”
  难得在自己家里说句粗话,就被自己媳妇儿听个正着,楚铮没好气儿的瞪了郝清一眼,愣是拉着郝清进了屋。
  “快进来,喝口水,今儿早上刚煮好的酸梅汤,晾凉了,搁冰箱里冰过的,正适口呢!”此时,韩子禾已经换回平时的过膝连衣裙、首饰也摘了、妆容也抹了、头发也高高地扎起来了。
  可就是这样,一见面儿,还是让郝清看得一愣。
  那老实人心里还纳闷儿,咋前后两次见到的楚嫂子,看上去不大一样呢?
  韩子禾端来凉汤,笑着让郝清安坐,便打算回屋。
  反正她耳力好,在哪儿听都一样,回屋了,正好看看楚铮那家伙在外人面前,是个啥样儿。
  “嫂子留步!”郝清一听韩子禾要走,就跟听到领导喊“起立”一样,噔的直瞪瞪站起身,标准地行了个军力,接着又是快180°鞠躬了。
  这突兀的动作,还真吓了韩子禾一大跳:“郝队,您这是干嘛啊!”
  “嫂子,对不起!”直起身,直视着韩子禾,郝清高声道了声歉,接着,又是一个几乎是180°的鞠躬。
  “嗨,您快起来,真不用这样!楚铮!”好么,面对着这么实诚的大兵,韩子禾都被他闹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她想伸手把人家拉起来吧,那楚铮还虎视眈眈地看着,气得韩子禾瞪过去,眼里尽是威胁:你再敢看热闹,等人走啦,咱俩再算账!
  楚铮也郁闷,他在一边看着,明明是想让自己媳妇儿安然接受么!
  楚中校一声气,脾气也有些上来:臭小子,老子拿自己媳妇儿没辙,还能疼惜你啊!
  想着,他就大掌一把揪住还准备鞠躬的郝清的后脖领,一下就拉起来,直接摁着郝清坐下,跟韩子禾说:“没事儿,你回屋吧,不是还得赶稿么?!我在这儿就行啦!”
  嘿,他这谎话说来就来啊!韩子禾用眼神儿点了点楚铮,笑着跟郝清说:“郝队,我这人脾气虽然急,可事儿过去,大家说开了,也就行了,不记仇的。您不用这样,真的……其实,我还担心自己那么闹,会影响你和我们家老楚的关系,说实话,我回来细想,还挺后悔的呢,其实,多大事儿呢!……您今儿过来,我也放心了,不影响你们战友关系就好。”
  “没影响!没影响!”郝清急忙摆手,他面对着韩子禾,莫名有些紧张,比对楚铮紧张多了。
  韩子禾笑道:“那就好,您今儿的道歉,我接受了……不过,咱们说好了,这过了今儿,咱们彼此可都把这事儿忘了,再不能道歉个没玩啦……行,您坐着,我先回屋儿啦!”
  “啊,好好好!”郝清刚刚一听韩子禾开口说“不过”,条件反射的就是心里一抖,待韩子禾说完话,他在心里才松口气,跟个小学生对着老师一样,小鸡儿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韩子禾笑着走开,可楚铮的话还断断续续传到她耳朵里:“哈哈哈哈,这回心里好受了吧!……你啊!别往心里去,我媳妇儿就是这么直脾气!……前两天我也说过她,在部队,可不能还像在家里那样,想发脾气就发脾气,要懂得团结军属……”
  blabla,那些话听得韩子禾直撇嘴,不过撇嘴过后,却不由得又轻笑出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