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笑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送走了郝清,韩子禾笑吟吟地请楚铮吃了顿“玉手拧肉”,吃得楚铮呲牙咧嘴、连连讨饶。
  笑闹归笑闹,韩子禾还是给楚铮把要带的东西,安排好。
  “你歇着,我来就好!”楚铮看不得媳妇儿忙活,老自觉的抢着收拾。
  迷彩色的军旅包,能装的还不少,衣物铺盖方面,不用韩子禾操心,用楚铮的话说,既然是疗养,相关方面就不会亏了他们。
  因此吃用什么的,都不用麻烦,大咧点儿的人,记得带上自己就行啦。
  韩子禾要准备的,是她在楚铮回来前弄得药粉。
  “这是我用我师父在时弄得方子研出来的。”韩子禾拿出一个圆形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好几个瓶瓶罐罐。
  “瓶子上贴着纸条呢,你用的时候,记得看看,别拿起来就使。”韩子禾指着几个长颈瓶,道,“浅色的,是外敷的;像是对伤口什么的,特别有效。”
  说着,她瞥了一旁听的认真的楚铮一眼,轻哼道:“就是已经愈合的伤口,也有效果。”
  一把抓过楚铮的手掌,翻过来,露出他指缝间的那处新伤疤,韩子禾板着脸,打开粉色的长颈瓶,倒出一点油状地药油,在那伤疤处轻轻揉抹。
  “嘶真舒服!”楚铮享受一样,眯着眼,呻.吟起来。
  这回可不是故意装样子,药油抹到伤疤那里,凉凉痒痒的,再加上韩子禾柔软的小手,有力道地按摩,那感觉,楚铮说不出的舒爽。
  韩子禾看他那股惫赖劲儿,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抓过一个浅黄色的长颈瓶,倒出些黄色粉末,抽了楚铮一眼,见他舒服得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身边儿凑,立时没好气儿的加重了手上的动作。
  “诶哟!”刚刚还眯缝着眼的楚铮,立时疼得哇哇叫,“媳妇儿!媳妇儿!手下留老公啊!”
  “别叫啦!”韩子禾笑拍了他一掌,“疼不疼的,我心里没数儿?你再乱叫,让那些耳清目明的听到了,还不知道要怎么乱说呢!”
  楚铮立刻一改刚刚的嗷嗷叫,无赖一样倚到韩子禾肩上,自己则跟八爪鱼一般,扒住了人家不放。
  韩子禾不理他一个劲儿往自己脸庞凑的脸,只是低头给他揉着手,顺便软声软语地说:“楚先生,你在这样,我可要用力喽!”
  立刻,楚中校恢复了标准的军人坐姿。
  满意地点点头,韩子禾道:“这药粉每天晚上抹一回,就像我今儿给你揉的一样,必须用力,等揉进去了,就好受了。”
  果然,待那黄色粉末渐渐消失,楚铮感觉自己这两天隐隐作痛的伤疤,竟然热胀胀的,还有点儿小舒服呢!
  韩子禾收回手,又指着其它几个瓶罐,说:“这个是内服的,专治内伤,虽然这回用不上,可以后带着,也能多份保障;这个也是外敷的,它止血镇痛的效果最佳,没有愈合的伤口,用它比刚才那个更好。”
  “嗯,到时候搭配着用。”楚铮一说话,就遭到媳妇儿一记白眼。
  “什么叫到时候!你还盼着受伤咋的?”韩子禾新恼旧怨袭上心头,言嗔眼睨,不再理他。
  楚铮一下子傻眼啦,他现在才知道,老婆要是打算算账,看着好像躲过去的,都能给夹带过来。
  挠挠头,楚铮有些手足无措,该怎么哄啊!
  别看他甜言蜜语说出来容易,可看着眼前怒气噌噌噌上扬的媳妇儿,他所有的话都憋住说不出来了。
  最后,楚铮只能笨拙的挪过去,用厚实的肩膀顶顶媳妇儿的肩膀,憨声憨气地说:“要不,你打我出出气?”
  韩子禾见他那副老实样儿,又和之前不同,噗哧一声笑出来,娇声地呸了他一下,又道:“哼,你这粗皮老肉的,想是也不怕疼,我还怕上了自己的手呢!”
  尽管这么说,还是用拳头捣到楚铮肩头,不疼不痒地捶了几下。
  楚铮也见识了,媳妇儿说恼就恼、说笑就笑,比四川变脸还快,真是捉mō不透。
  不过,老婆高兴就好!<( ̄︶ ̄)>
  跟着嘿嘿笑几声,韩子禾又陆续交代了剩下瓶子的用处,最后指着剩下的三个窄口瓶,道:“颜色最深的这瓶,是解毒用的药球,过去的时候,山人探险会遇到那些瘴气,将这药丸放到舌底压住,可以有效的抵抗那毒雾瘴气呢!身上带着它,那些毒虫都会远着你走开。
  这药丸用水化了,饮下去,虽说不一定所有毒都解,也不会有害处,相反,还能延缓毒性发作。
  这颜色适中的这瓶,涂在身上蚊虫不叮……还只是小作用……你平时把这瓶中的腻油涂在伤疤上,可以去疤呢,效果可好啦。
  还有这瓶,这个颜色最浅的这瓶,别看里面的药油少,可每次之用一滴就行……”
  看着楚铮好奇地打开瓶口,嗅了嗅,韩子禾叮嘱:“记住啦,一滴就行,多了可受不住!”
  楚铮连忙点头应是,韩子禾见他听进去了,满意地点头笑道:“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用这个,一直到痊愈,大概一个来月,保准能蹦能跳、啥事儿也没有。
  像你们这些高强度训练的,腰啊、腿啊,等老了都好受不了,现在就得时常保养保养。”
  这回,她看着楚铮乖乖应是,却是撇撇嘴:“哼,保养好了,出任务时也能利落些,免得又单手接匕首!这回是你运气好,若是刀身在深点儿,你这手还要么?”
  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啊!后知后觉的楚中校,终于呐么过味儿来了,敢情媳妇儿这一会儿笑一会儿恼的,是因为这个啊!
  好孩子(?)要勇于承认错误,楚先生立刻端正态度,拉着媳妇儿的小手,表示:“老婆,别气啊!我保证,在以后一定会小心小心再小心,努力争取消灭一切可能受伤的威胁哒!当然,万一有个不小心,我也不会再隐瞒不报啦!”
  举起手的楚铮,看上去特别诚恳,韩子禾也乐得放他一马:“算你识趣儿!”
  楚铮一见媳妇儿这回是真放下了,赶紧耍赖往床上一爬,表示:“媳妇儿,我腰疼!”
  “腰疼?好啊,正好适合睡硬床,以后,你就打地铺吧!”
  “啊?不要啊!老婆!对待伤员,你得人道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