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梦想圆舞曲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揉揉有些酸胀的鼻子,韩子禾笑着推了推楚铮有力的小臂:“合着,等咱俩都老啦,就光坐着啊!”
  “那哪儿能啊!”楚铮立时拍拍xiōng口,“就凭咱这身板儿,杠杠滴!别说退休以后啦,就是七老八十啦,咱老楚都能小跑着用拐杖揍人!”
  刚刚的感动,让楚铮弄得七零八散,可他描述的场景,却让韩子禾笑得花枝乱颤。
  楚铮一看把自己媳妇儿逗乐了,更是动力十足地描述起来:“那时候啊,我就带着你,咱们全国、全世界的转,把年轻时候转过的地方,重温一遍;再走走没去过的地方。
  海边、山川、森林、古堡、还有各种名胜古迹……等等等等,咱都走过来!
  哦,对啦,媳妇儿,你不是文笔好么!到时候啊,咱们找一个中转站,那里鲜花成片、绿草成原,那里有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屋子不远处就是一片汪洋。
  在汪洋和屋子之间的海岸上,有那打造得极其结实的木质岸渚。
  咱们俩,每天到岸渚上,看夕阳和晚霞。
  我和你啊,倚在栏杆上,遥遥远望……
  噢,对啦,那时候,你穿着漂亮的长裙,戴着好看的花草帽儿……”
  听到这儿,韩子禾笑啦:“都多大岁数儿啦,还穿裙子?”
  楚铮辩道:“我媳妇儿多大岁数都漂亮,穿裙子怎地啦?到时候,咱还得穿时髦的长裙子嘞!……哎呀,你别打岔!”
  “好好好,我不打岔,你接着说。”韩子禾用手把嘴一捂,笑着看楚铮一本正经的设想。
  “诶?说到哪儿啦?喔,对啦……那时候啊,你穿着漂亮的长裙子,戴着好看的花草帽;我呢,我就、就……就带着墨镜,也带着草帽!
  咱俩啊,依偎着,一起看着天边飞鸣的海鸥,在那落日的天际翱翔。
  到时候,你要拿起笔来,写个故事,写咱们俩人的故事……”
  韩子禾嘟起嘴,摇摇头:“不好。”
  “不好?”楚铮愣住了,挠挠头,想了一会儿,也没觉得哪里不好。
  韩子禾见他不解,很是认真地讲:“是啊,不好。写故事嘛,得有波折转承才好看;可是,过日子又不是去写故事,难道你还愿意咱俩的生活里有波折啊!”
  楚铮闻言,赶紧摇头,接着说道:“我怎么可能那么想?又不是神经病!……生活吗,平平淡淡才是真!
  而且,咱俩的故事,一定是只有甜蜜蜜的、能把人齁着的故事……
  至于写出来好看不好看……我想是应该好看的,谁不愿意看幸福的故事?
  再换句话说,旁人爱看不爱看的,与咱俩何干?故事写出来,是给咱俩看的!旁人想看,我还不一定舍得给他们看咯!
  我想着啊,将来等咱们俩老的走不动啦,咱们哪,就一个人念给另一个人听……
  等咱俩都念不动的时候,就叫咱们的孩子给咱俩念着听!”
  楚铮的设想太美,一时间,韩子禾竟有些控制不住眼中的晶莹。
  楚铮大概也被自己的设想感动,他也吸吸鼻子:“那时候,你写故事,我出主意……你一边写,我一边看;你写着写着,我就不乐意啦,我说某某某个地方,不应该这么描述,应该那样写!
  到时候,你这小脾气啊,肯定自有道理,一定会与我分辨。
  咱俩分辨分辨着,就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些小细节来,接着,咱俩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的,就又描述出一段好玩儿的情节。
  ……
  等你把书写好,咱俩就一起对校,对着对着,我发现了错字,然后就笑你;
  你呢,也不甘心,接着,又发现我纠正的字,也有毛病,然后又开始笑我,笑着笑着,咱们俩就甜蜜的对视着,手拉着手,继续笑。
  咱们一定不能只写一本书,各种角度、各种故事……
  咱们也不一定只写过去的故事,不一定只写年轻时候的事儿,咱们可以把退休后的见闻、旅游时的见识,都一一的写出来。
  写着写着,也许有一天,咱们突发奇想,就转而写想象中的故事,在故事里,有各种各样的地方、千奇百怪的人物,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有一个你和一个我,咱们俩啊,依旧是那么甜蜜的走在不同的世界里……
  等书写成啦,故事也编好啦,咱们俩啊,就拿着录音机,照着书,一人念一遍,录下来,然后刻成盘。”
  听到这里,韩子禾开始笑楚铮,笑他一会儿一个想法儿:“刚不是还说让孩子们给咱念么?”
  楚铮摆摆手:“才不要他们破坏咱俩的甜蜜时光呢!”
  说着,又一叹气:“咱俩都是过来人,都明白,这人年轻的时候啊,心思都在工作上……现在咱们都这么地忙,将来的孩子们啊,说不定比咱们更忙!他们能顾得上咱们俩就不错喽!哪有时间给咱们俩念书啊!
  再说,凭咱俩的身子骨儿,等咱们念不动的时候,他们也有自己的子女要操心啦。
  咱们两口儿啊,就不给人家添乱啦!
  这叫什么……嗯,自力更生哈!”
  “瞧你说的,听得我心里又盼望又难受。”韩子禾将头倚到了楚铮的肩膀上。
  楚铮爽朗地笑道:“难受什么啊!”
  韩子禾捶了他一拳,轻声道:“你说的那么美,可是……那时候,咱们都老了啊!”
  “唉,是啊,老啦!”楚铮难得的来了一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夫妻俩得意洋洋的设想暂时告一段落,心意相通的二人,有一起陷到微微有点儿忧伤的感叹里。
  “咕噜噜噜”一阵饥饿声传来,将二人静谧的氛围打破。
  韩子禾好笑的看着楚铮:“你们几点出发?”
  楚铮红着脸,挠着头:“夏天天儿长,队里都是吃过晚饭再过去。”
  韩子禾点点头,抬起楚铮的手腕,看了看他腕表的时间:“快四点了,我做晚饭去。”
  正要起身,楚铮一把拉住她:“我去做,给你露露身手。”
  对此,韩子禾也不推辞,男人嘛,还是不要宠得太无法无天的好,像这么懂得疼人的习惯,还是要好好儿坚持下去啊!
  楚中校哇,你媳妇儿看好你哦,加油啊!么么哒!
  ……
  果然,楚铮楚先生的手艺,还是很不错哒。
  帮着打下手,直观了整个过程的韩子禾同学,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脸笑颜地给她老公点了个赞。
  不过……男人果然都是肉食动物啊!
  刚刚单炒菜时,还没有发觉,等所有菜品一齐摆上桌儿,亮相时,韩子禾才发现:
  这一桌子的都是肉啊!就木有一点点青色。
  色泽红亮,味醇汁浓的——东坡肉;
  皮酥肉烂,肥而不腻的——焖肘子;
  酥脆香滑、外焦里嫩的——溜丸子;
  调料味浓、皮酥柔嫩的——烤大虾;
  麻辣味浓、咸鲜醇香的——辣子鸡;
  原汁原味、皮滑肉嫩的——白切鸡;
  好家伙,这大热天儿的,整个桌子上,也就最后一个菜看着有点胃口。
  ……
  看着自己媳妇儿一脸菜色,刚刚还大为得意的楚中校,立时小心翼翼地问:“要不?我在拌个凉菜?”
  您是要拌浇汁肉冻么?
  韩子禾摇摇头,果断拎了两条黄瓜,洗了洗,分给楚铮一起干嚼。
  “不许挑食!”看着一脸苦哈哈的嚼黄瓜的楚先生,韩子禾叹了口气:“你以后,每天必须是一到两样儿蔬菜,以及,一到两样儿的水果。”
  对于楚铮而言,自己媳妇儿是强大的,他老妈都没给他立好的规矩,他媳妇儿做到了。
  以他的职业素养和直觉性,他深切地明白,若真是阳奉阴违,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他媳妇儿一定会让他铭记于心的。
  千辛万苦的吃下蔬菜,楚先生立时笑哈哈地拿起筷子,向各色肉菜发出精准攻击。
  “尝尝这个!怎么样?不错吧?”
  “来,你也吃口那个,手艺好吧?”
  “还有这个,味道好不?”
  ……
  楚中校不禁自己吃得大汗淋漓,还不忘记频频给媳妇儿夹菜。
  不想打击楚铮积极性的韩子禾同学,于是就被她老公夹过来的菜——撑着了。
  忍着一拳把楚铮挥趴下的冲动,韩子禾决定干活儿消食,可惜这一点,楚铮也没满足她。
  身为好好老公的楚铮,大臂一揽,兴冲冲的去厨房嘻唰唰啦!
  留在院子里的韩子禾,眼巴巴儿的看着自己被撑得鼓鼓的小肚子,yù哭无泪:明儿那裙子,还能穿进去么!
楚铮躲在角落里,一脸阴险的笑:嘿嘿嘿,明天老婆就不用穿那么漂亮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